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三百六十六章 裸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六十六章 裸奔(1 / 1)

老子不陪你们玩,李傲因说完这句话,朝着大阵内走去。

此时已经日落西山,阵法的威力已是最弱的时候。

看到李傲因离去,魔琴公子和狂刀也是化作一阵清风,飞一般的朝着金光斗姆阵内走去。

迷雾重重,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的雾气太过浓郁,浓郁到苏洵的神识根本无法延伸。

“人呢?”

苏洵有些惊讶的看着四周,心中一惊。

有人吗?苏洵喊了几声,发现根本没有人回他。

若是等到明日,只怕金光斗姆阵内金光闪动,众人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眼下,最为重要的便是找到出路。

苏洵心中有了打算。

当然,苏洵不清楚的是在失落之地的上空,东极太皇和焱护法目光灼灼的看着阵内的动静。

在东极太皇的身边,站着另外一名老者,老者目光闪动,对着身边的东极太皇开口道:“你可要考虑清楚。”

这个自然,东极太皇轻抚龙须。

老者微微一叹,道:“百年前,我也只能封印他,如今在失落之地,我也可以封印他,若是放他出来,可就……”

你是想说,蛟龙入大海是吧!

东极太皇目光看向老者。

老者不可否置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他很聪明,不会像百年前那样。

如今,也是有人约束他,东极太皇淡淡开口。

你是指那小子吗?老者疑惑。

自然,东极太皇目光似是穿过失落之地,看向苏洵。

他的修为普普通通,甚至连李傲因都不如,与忉利天更不是差一个境界,不知他身上有什么,值得你看重。

潜龙者,变化之物,以天地之气为引,阴气始盛,阳气潜藏,故而隐而未显。

你可不要小看他,他可是一条能够决定胜局的潜龙。

就像血老魔,被镇压了整整一百年,谁曾想,他一进去,便解救了此人。

百年里,也有不少海妖进入失落之地。

唯有他,成功了,难道你不觉得巧合吗?

东极太皇一席话,似是问出了老者和焱护法心中的疑问。

眼下,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东极太皇缓缓的开口。

一行三人,突兀的消失在失落之地上空。

此时,阵中的苏洵,渐渐走出金光斗姆阵的雾气。

在苏洵的面前,一面巨大无比的铜镜出现在苏洵的视野中。

铜镜之内,光芒极弱,倘若仔细的观察铜镜,便会发现,铜镜之中好似有人在走动。

苏洵分不清楚,铜镜中的人,是真是假,是虚是实。

这是金光斗姆阵中的铜镜吗?

铜镜巨大,反射的光芒很刺眼。

难怪可以将修士或者海妖轰成渣。

苏洵心中一凛。

如此巨大的铜镜也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金光斗姆大阵占地极大。

若是极小的话,铜镜便不会高数百米。

铜镜中,突兀的走出一道人影。

这人影走出来之时,便与苏洵一样的装束,一样的相貌。

这是幻境吗?苏洵摸了摸下巴,狠狠的咬了咬舌头。

他发现自己的意识仍旧是清醒,便立刻否定了处于幻境中。

若是他处在幻境中,便不会出现疼痛感。

但这种疼痛感是真实的。

苏洵眼眸突兀的凌厉起来。

这么说,铜镜的我,也是真实的存在。

他尚未理清头绪,镜中的人影面无表情的朝着苏洵攻击而来。

我靠,苏洵轻喝一声,准备躲闪。

只是,尚未退出数步,那人影便如约而至,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朝着苏洵刺去。

苏洵看到剑气,一阵无语。

这剑气,正是剑十三。

这个也会,苏洵愕然。

接下来,让他更加震惊,这人影此时竟然使出他的剑道。

更让他吃惊的是,剑道的威力在此人的手上,竟然比他使出的还要强。

或者说,这是完善后的剑道。

除了剑道,铜镜之中的苏洵更是使出了岁月境和不舍大道。

我去,苏洵只觉得头皮发麻,心中一阵瘆得慌。

等于说,现在的苏洵就是自己和自己战斗。

一道岁月境从那面无表情的苏洵手中使出,瞬间便袭至苏洵。

苏洵只能狼狈逃窜。

唰唰!

瞬间,风化之力,将他全身的衣服腐蚀的一干二净。

再看苏洵,哪里还有青衫,只剩下一件小裤衩。

不用这样对我吧!

苏洵苦涩一笑,当即穿着裤衩狂奔。

此时,铜镜外的迷雾中走出几人。

咦!

师兄,那少年怎会如此。

有教无类,斯文败类。

我原以为他还有几分书生气质,却不承想,竟然是一个喜欢穿着裤衩裸奔的青年,男子摇了摇头。

师兄,你看,铜镜……

几人目光不约而同的朝着这巨大的铜镜中望去。

这是哪里,突兀的铜镜中一道人影向着他奔去。

与他情况相似的则是剩下的几名青年,他们和男子所遇到的如出一辙,他们也是面对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不一会儿工夫,六道人影围绕着巨大的铜镜,四处奔跑。

苏洵穿着裤衩在队伍的最前面,而男子和剩余的四人,则是跟在苏洵的身后,继续奔跑。

怎么找不到衣服,苏洵此时看向四周,却发现那名面无表情的苏洵向着自己杀来。

算了,裸奔便裸奔吧!

此时,他已经顾及不到所谓的面子了,狂奔而出。只是,他的速度虽然快,但似乎怎么也甩不开跟在屁股后面的家伙。

咬了咬牙,苏洵回身,冷冷的开口:“大不了,老子跟你拼了。”

他当即持剑,朝着那面无表情的苏洵杀去。

两人手中的赤霄剑,狠狠的碰在一起。

苏洵的剑招漫天飞舞,一剑更比一剑凌厉。

尤其是剑招与剑招之间的衔接,更是天衣无缝,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不过他使出剑招后,男子也使出同样的招式。

自己如何和自己打,苏洵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怪的问题。

他的脸上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看来我必须想出我不会的招式,才能够胜利,苏洵一边应付,一边思考着。

苏洵虽然在攻击,但这青年,却比他更加凌厉。

尤其是那一道道的剑雨落下,让他头痛异常。

苏洵身躯爆退,面对着男子攻击,他不愿意与之硬撼。

呼——

他祭起不舍大道,他的头顶三尊青年围绕着玄胎小童,目光灼灼的看向场上。

那面无表情的苏洵冷哼一声,他的头顶之上,也是浮现出三道人影和一名玄胎小童。

两人同时祭出,同时朝着彼此攻击。

虚空中,苏洵持剑向后退去。

他这一退,暴雨般的攻击如约而至。

此时,他已然下定决心,不与面前的男子交手。

因为他惊奇的发现,即使他的剑道极为凌厉,但仍旧刺不到青年。

也就是说,他所有的攻击都是徒劳无益。

面对这种事情,苏洵心中憋屈。

同时他的脑海中一遍遍的想着应对方法。

从刚开始进来到现在,我所接触的无非是一面巨大的铜镜而已。

我进入的这片空间是真实存在,否则我也不能吸收真气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苏洵眉头微微一皱,继续思索道:“在这里我是真的,真气也是真的,包括面前攻击我的青年也是真的,那什么是假的呢?”

他心中疑惑万分,总有东西是假的。

当他看向地面,一切极为真实。

好像这一切本就是如此,看到这一幕幕,苏洵的神识毫不犹豫的展开。

一方面他避开青年凌厉的攻击,另一方面神识外放,朝着四周扫去。

四周的一切,尽收眼底。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这一切似乎都是真的,没有假的。

当真没有假的,苏洵有一些不甘心,他的神识继续扫视。

最终,他只能将神识收回,尽管他心中有一些不甘,但此时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

周围的小草、树木、都是有生命迹象。

镜子、镜子。

苏洵默默的念叨了两句,疑惑起来,我来到这里,除了见到这面铜镜,并没有见到其他的东西。

难道说我所遭遇的一切,与铜镜有关系。

这一刻,苏洵似是抓住了什么一样。

一定是这镜子中有什么古怪,才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我是真实的,那么这与我使出一样招式的青年,一定是假的,因为我只有一个,不会存在第二个。

他的脑海中飞速的推演的,仅仅是瞬间,他的嘴角轻扬,带着一抹微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似是发现了什么,他的目光看向虚空。

虚空中,云彩攒动,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一时之间,乌云密布。

苏洵就这么直视那面镜子,不再理会青年的攻击。

他心中空冥,目光远眺虚空,似是看透了。

一时间,乌云密布,周围一片昏黑,而那原本攻击苏洵的青年的身影突兀消失。

待到苏洵闭上眼睛的瞬间,再次出现时,却出现在一面巨大的铜镜前。

我所遭遇的这片天空就是铜镜的空间,攻击我的那名青年,便是我的影子。

思路客

影子自然也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这一切都是随着我的心中想法而改变。

这镜子,幻想出我心中的所想的一切,才会愈加的让我感到真实。

唯一能够破除那道青年的攻击便是遮天蔽日,我的心情阴沉无比,导致天空之中骤然间乌云密布,遮住光芒。

没有了光芒,铜镜中的影子也就没有办法显现。

果然金光斗姆阵并不是普通的阵法。

若是我走不出这铜镜,早晚等到明日烈阳照耀,只怕镜子中的金光威能绽放。

苏洵想到此处,便觉一阵后怕。

他丝毫不怀疑,铜镜之中的金光倘若反射,一定能够将自己轰成渣。

苏洵扫视了一眼身体,看着穿着大裤衩裸奔的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自纳戒内取出一件衣服,穿在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