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参悟石壁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参悟石壁(1 / 1)

修行之人,若没有一颗修世之心,又如何能够披荆斩棘,克服重重险阻。

重力不够,远远不够,苏洵呼了口气。

他的眉心之处,玄胎小童猛然间睁开眼睛。

小童缓缓的睁开眼睛。

他似是看了一眼苏洵,苏洵也看了一眼玄胎小童。

既然压力不够,你便想办法将压力增大。

突兀的,玄胎小童缓缓的开口。

苏洵点了点头,当即将自身的修为封住,他取出赤霄剑,将这把剑背在后背。

剑入后背,苏洵只觉得这把重剑背在背上差点将他的身躯压垮。

分量刚好,不多不少,玄胎小童缓缓的开口。

苏洵点了点头,有些佝偻的身躯往前走。

单单是这把重剑,便足足有上百斤,苏洵即使是运转真气,也觉颇沉。

此时他又自封真气,更加觉得,背着剑就像背着一座大山行走。

眉心处的玄胎小童淡然一笑:“若是坚持不住,我便出手帮你一把。”

不必,苏洵坚定的开口。

他虽然步伐沉重,甚至是额头上泌出汗珠,但却并没有放弃。

小童淡淡一笑,有毅力,这才是你。

苏洵继续行走,每一步,他的双脚都在颤抖。

他的后背,衣衫浸湿,但双目之中,露出坚定的目光。

罪恶之都的浮浮沉沉,让他的心性非比常人,他的毅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思路客

一步步迈出,每一步在地面上都留下脚印。

在这第二层空间,一待便是半月的时间。

半月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行走,在没有真气的情况下,他此时的力气比之前要大很多,就连耐力也提升不少。

原本颇为瘦弱的他,此时更加的瘦弱。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苏洵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缓缓开口。

回头看去,那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尽是他走过的路,走过的脚印。

沧海桑田,不过一粟,就如同我在这试炼之地,不过是其中一粟。

都说路在脚下,但有路不去走,又怎知其中艰辛。

这一路走来,我心我,日月可鉴。

在面对困境的时候,苏洵没有放弃,而是直面困难。

希望这第三层,也不要让我失望。

他的身影陡然间消失在第二层空间里。

进入第三层空间里,苏洵依旧感觉比之前更加沉重的重力。

这股重力极为恐怖,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

在看一旁,也有不少的弟子。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行走。

待他来到那石壁上,却看见石壁有不少刀斧砍过的痕迹。

这一关,考验的便是大家的参悟答辩能力。

突兀的,一声淡淡的声音将沉醉其中的众人惊醒。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着那声音源头看去。

却发现一才残影漂浮在虚空中。

若你们能够参悟其中理,便来答辩,那声音淡淡传出。

不少的北域莽牛弟子听到这句话摇了摇头,他们也是被卡在这一关上面。

答辩需要熟读这峭壁上一切东西。

若是答辩不通过,便会试炼失败,一旦失败,便等于失去一次机会。

所以这些弟子,轻易不会去答辩,若是上前答辩,必定是有了把握。

苏洵的目光也随着那淡淡的声音而转移到面前的峭壁上。

这峭壁上的东西,倒是和当初苏洵参悟的吾生涯有点相似,都是刻着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过吾生涯前,参悟的乃是神通,而这里,却要答辩论证。

他的目光细细的打量着石壁。

石壁上,有剑痕,也有刀斧砍过的痕迹,更是一只锈迹斑斑的铁锄头挂在石壁上,也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

苏洵心神宁静,一边不断的适应着身体的沉重感,一边将目光放在石壁上。

他的眼球渐渐迷离,很快便沉浸在这种状态中。

与别人看到的刀斧痕迹不同的是,苏洵看到这些横七竖八的痕迹,却发现一直在变幻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的找到了一些奇特的感觉。

他的眼前,不在有北域莽牛一族那些青年,也不再感觉身体背着沉重的赤霄剑。

在他的眼里,那把锈迹斑斑插在壁上的斧头也不再是斧头,而是一把流动的剑。

剑气纵横,游荡在石壁上,每次都会在石壁上留下错综复杂的痕迹。

这剑影之中,与苏洵以往所看到的大开大合或霸之极的剑法有所不同。

那把斧头时而快慢相兼,刚柔相含,又时而停顿在虚空之中,微微一滞。

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苏洵眉头紧皱,将精神集中,继续看着石壁。

陡然间,那把斧头化为一人影,人影手中持的并非是剑,而是指法。

一指指上石壁,便见石壁中出现几不规则的剑痕。

这虚影时而以身带指,时而以剑随身走,时而手持斧头……种种异状,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剑与身合,身与气,气与神合。

也就是说,手、眼。身、法、只要做到这些,便会出现神形,神似形不似。

形意合、意气合、气神合,行剑法如流水,又有蛟龙出海,滔滔江水之势。

静,则需步神形相辅相成,身藏环宇,步踏九宫,内分阴阳,外分气合。

原来如此,苏洵好似瞬间明白点什么。

他已经大致了解这石壁上的虚影所表达的意思。

只是对于答辩,他仍需要时间去好好琢磨。

此时的他,对于剑的认知也多了几分。

原先的他,认为无形之剑,便是心剑,无形之刀,便是意刀。

心意相通,则剑可无剑,刀中有剑,剑中有刀。

可如今,他却被这石壁上所展示的纹理吓了一跳。

这就好像,三千大,取一瓢水的理,一瓢水,足以让人参悟一生,甚至一生的时间都无法参悟。

但同时,也有说,大尽头,便是殊途同归。

理的辩论,往往是正反两面,对待事物的观点不同,所得到的结论不同。

没有正确,没有所谓的错误,只有接近或者远离答案。

就像这剑招中,有指法,也有斧功,融合了几家之长,最终衍变出一种剑。

若是从另外一种观点去看,这也是教人如同使用斧头,也可衍变成教人如何使用指法,具体则是要看观看的人,从其中看到了什么。

但终究其根本,其上所要表达的宗旨便是殊途同归。

苏洵闭上眼睛,将脑海中的种种统统整理一遍。

在去看那石壁上的一行行字,这些字也并非是字,而是写的斜斜歪歪。

字非字,剑非剑,有意思,苏洵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弧度。

他面带肃穆之色,缓缓的去看这石壁上的字。

他的心神缓缓的进入入定的状态。

那一字,写的龙飞凤舞,在苏洵的脑海中浮现。

一声音响起,仿若诸天仙魔诵念心经一样。

除了这些,大量的杂音,也一并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其中有人的吵闹声,也有琴音摄人魂,更有玉箫催人泪下,也有天雷雷罚的雷鸣声,更有传到授业解惑的声音。

是真是假,是假是真,苏洵都觉得有些分不清楚。

突兀的,他听到一声吟诵,是妖是魔是人是鬼是神。

这是……

苏洵面带肃穆之色,在听到这一声后,陡然间觉得心中烦闷。

却是哇的一口,喷出一口鲜血。

听到此处,他如同经历了一场噩梦,软到在地。

“好强好乱!”

苏洵深深的呼了口气,擦了擦汗,这一次听下来,他如同浴血奋战,经历了一场场战斗。

虽然有些乱,但却听出了一句真音。

是妖是魔是人是鬼是神,或着说,是心中有几成魔,几成妖,几成人……

一时之间,他竟无言以对。

因为他不知怎么去解析这句话,所以被这声音扰乱心神。

倒是有趣,似乎这试炼之地,第三层修为越高,受到的限制和参悟理解的东西,便会越强。

在这石壁前,又仔细的看了两日,苏洵方才将心神收回。

他叹了叹口气:“虽有几分理,但对于我而言,却没有仰高山而止的境界。”

苏洵自身的境界.asxs.太高,高到也只能吸收一些理。

也许,是我所走的与这些终究不是一条,苏洵看到那心中一辈浑浊酒水,酒水下面则是一倩影。

他长长的发出一声叹息。

良久,他将自己的情绪收回,眼中露出一丝清澈,缓缓的向着那答辩台前走去。

这一次,他已经准备好了,好好答辩。

你准备好了吗?

虚空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道虚影。

苏洵重重的点了点头。

哇,这小子竟然敢去答辩,一些北域莽牛世家的青年看到苏洵前去答辩,疑惑万分。

这小子好像不是北域莽牛世家的弟子,该不是是外人吧!一名修士有些疑惑。

当然,即使是外人,他们也没有权利去管束。

看他一身妖气冲天,和我们北域莽牛世家的气息决然不同,一定是外人,一名修士肯定的开口。

没错,他一定是外来的修妖者,另外一名北域莽牛世家的弟子随即附和。

不过,他才来几天,就敢去答辩,又有一名修士疑惑的看着苏洵。

管他呢?他自己找死,答辩没有把握,可不是失败就会被传出去这么简单。

上次我那位兄弟贸然答辩,结果耳朵被震得失聪,大口大口的吐血,养了半年,耳根子才养好,一名修士略显恐惧的回忆。

唉……别管他了,我们还是好好参悟,这样才有把握度过答辩。

一干人等的话,被苏洵听在耳中。

他郑重的对着那道虚影道:“答辩吧!”

虚空之中,那淡淡的虚影,大手一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