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三百一十七章 致远大帝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一十七章 致远大帝(1 / 1)

且不说陈恒陈昭如何。

宁致远夺了皇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废除了奴隶制度,提倡人人平等。

若有贩卖奴隶,开角斗场者,杀无赦!!!

他的这第一条命令下达, 顿时引起了角斗场和奴隶市场的动荡。

那些有钱的富人自然是恨透了宁致远。

但那些奴隶和穷人,却极为拥戴他。

不过对于这一切,宁致远并不在乎。

他手握军权,很少有人敢不听令。

他将这些有钱的富人逼上了绝路,要么缴纳高额的认罪款,要么充军发配边疆。

整个皇城内何时出现过这样的肃清,人们从这肃清的动静中,感受到一股改朝换代的面貌。

似乎新生的力量,就要取代陈旧的制度。

三日后,宁致远废除陈恒元号,改为宁纪元年。

宁致远自称宁王。

宁纪元年,宁王颁布的第一条政策,便是讨伐乱贼陈恒、陈昭。

陈昭陈恒势单力薄,只能合兵一处,约莫八万大军。

看着面前的诏令,陈恒狠狠的将这诏令扔了出去。

如今,朕倒是成了反贼,这狗杂种,倒是成了正义的化身。

陈昭微微一叹:“大哥,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成王败寇,唉,陈昭叹了口气。

朕要发兵讨伐这天杀的狗杂种,陈恒冷冷的开口。

看着陈恒快要疯掉的样子,陈昭当即吼:“大哥,你冷静点,如今我们都快成了反贼,你又能如何讨伐宁致远。”

皇城丢失,我们的根据地都没有了,拿什么和他拼。

陈恒的脸上带着一丝颓然,有气无力:“军营里的事情,你多多操心,朕累了。”

看到说话有些消沉的陈恒,陈昭点了点头。

皇城内,苏洵每天都会按时来到羽沁的天香楼。

每次他都是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看着羽沁跳舞。

渐渐地,这也形成了他生活中的习惯。

日子久了,他倒是也与陈玲彤和羽沁熟识起来。

主人,宁王要亲讨贼子,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一旁的小蛮蛮缓缓的开口。

苏洵沉默,笑:“宁王如今已经是真正的君王,他的身边文有姬元秋、司隶、杨靖等人,

逆天邪神

武有郭大石、秦玄、这些都是能征善战之辈。"

其次,以宁王如今的文攻武略,更加不需要我的辅佐,苏洵叹道。

自从攻下皇城,他便已经很少参与到宁致远攻击反贼的计划中。

似乎,君臣之间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渐行渐远。

宁王已经很久没有找我喝过酒,下过棋了,苏洵感慨。

他似是回忆:“以前无论我的棋艺是多么的烂,宁王总会在一旁悉心的指导,只是这样的日子只怕会越来越远。”

这些日子,宁致远多次征讨陈恒陈昭。

最终二人被迫无奈,只能自杀,不过这一场场战斗中,黎爷爷也已死在这战场上。

宁致远口中的黎爷爷,正是当初陈恒身边的那名老者。

因为与陈恒生活了近十年,不忍他继续疯狂下去,黎爷爷劝他回头是岸。

不过陈恒并不听,而且一怒之下,将老者杀了。

听到老者遇害,宁致远悲愤交加。

起大军加快了征讨二人的步伐。

数月,边平定了皇城的内乱,统一了皇城。

宁纪三年,改国号为宁,称帝于皇城,封为致远大帝。

皇城深处,两名老者相视一笑。

绿袍老者淡淡:“果然我还是不如你这老家伙老辣。”

不过数短短时间,便将罪恶之都改朝换代,致远不愧是心性沉稳之辈。

我原以为,这皇帝的位置是陈恒的,却不想,他只不过是个过客,而不是最终的宿主,绿袍老者略显惋惜。

一步错,,步步错,这也没什么,不过如今的罪恶之都焕然一新。

酒楼内,苏洵依旧喝着闷酒。

这一日,宁致远身穿便装,缓缓的走入酒楼。

直到他走到苏洵的身边,苏洵方才发现。

他当即准备起身:“陛……”

微服私访,省了这些世俗的礼仪,宁致远淡淡道。

苏洵点了点头:“陛下怎么有这等闲情雅致来到这里。”

朕这些日子偶会想起当初与苏兄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所以便来这里寻寻你,不想你果然在这里。

苏洵点了点头。

听闻苏兄天天来这家酒楼,是看上了这里的姑娘,还是看上了这里的酒,宁致远淡淡的笑。

苏洵哑然一笑:“陛下说笑了,陛下知臣的。”

若是苏兄不介意的话,我将舍妹陈玲彤嫁与你,如何。

你如今也已经快有三十二了吧!怎么还单身一人。

一个人习惯了,苏洵淡淡一笑。

多谢陛下盛意,臣暂时不考虑婚姻大事。

劳陛下费心。

是一块玉,就要雕琢,爱卿就是一块美玉,追随朕以来,立下赫赫战功,朕心甚慰。

如今四海升平,不知爱卿还需要什么赏赐,朕也可弥补一二,宁致远缓缓。

苏洵当即摇了摇头:“臣 不要什么赏赐,若是说赏赐,若陛下愿意,就痛痛快快的在陪臣喝上一回酒便可。”

当真不要赏赐,宁致远不由的发问。

陛下还是不信臣啊,臣当初跟着陛下,本来就不是图荣华富贵,只是看重陛下难能可贵的品质。

只是如今,陛下渐渐统一了罪恶之都,难免心中有更好的想法,臣的思想腐朽封闭,只怕跟不上陛下的步伐。

宁致远叹了叹口气:“爱卿这又是何苦呢?”

走吧,陛下,我们去山顶上好好的喝一场酒。

宁致远点了点头:“今日便陪爱卿痛饮几杯。”

皇城的一处山顶上,日落西山,微风轻吹。

两人的发丝在空中微微荡漾。

苏洵自腰间掏出酒葫芦,闷闷的喝上一口酒。

而后将酒葫芦递给了宁致远。

宁致远看了一眼酒葫芦,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口。

苏兄,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宁致远缓缓。

苏洵莞尔一笑:“如今陛下身边贤才众多,臣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陛下了。”

这次与陛下一别,臣就离开罪恶之都,苏洵缓缓。

宁致远瞥了一眼苏洵:“苏兄何故要离开朕。”

臣已经说过了,陛下已经成了君王,再也不需要臣辅佐,况且我臣是一闲云野鹤,受不了朝中那些规矩束缚。

可是论治理天下,朕却需要苏兄的辅佐,宁致远语重心长的开口。

陛下抬举我了,臣没陛下想的这么重要,臣只想过闲云野鹤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是臣所追求的,还请陛下答应。

既然苏兄执意如此,我便答应了,宁致远微微叹息一声,脸上流露出几分不舍。

多谢陛下,苏洵正色。

两人就在这残阳下喝着酒。

不知不觉中,一大壶酒已经喝完了。

宁致远竟也有几分醉意。

两人皆是躺在石壁上。

待到宁致远醒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苏洵和小蛮蛮的踪迹。

在他身边,绿袍老者瞪着眼睛,冷冷:“宁小子,你就这么放他走。”

宁致远晃了晃脑袋,有些清醒:“本来是想杀他的,不过他很聪明。”

看了看石壁上留下的一行字,宁致远不由的嘴角处带着一丝笑意。

陛下请放心,臣绝对不会成为你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你是臣的陛下,更是臣的兄弟,苏洵留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