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三百一十四章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一十四章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1 / 1)

不一会儿时间,姬元秋便带着一只盒子匆匆前来。

看了一眼姬元秋一幅书生模样,司隶嗤笑:“难边关无人,派一儒生前来。”

姬元秋听了司隶的话,不由的淡淡道:“非是我边关无人,只是我边关实在无闲杂人等前来谈判,只能派在下这种末流之辈外加闲人前来谈判。”

好一张铁齿铜牙,阁下莫非便是宁致远手下头号军师——姬元秋。

姬元秋优雅的挥了挥扇子,嘴角处带着一丝笑意:“在黑山军军师面前,我就不堪一提了,您才是真正的军师。”

我听闻宁致远扼守三关,兵马不过三万,可用之将不过数人,除了姬军师,好像麾下还有一名叫苏洵的先生。

姬元秋点了点头:“为将者,不在于兵将多寡,在于军士否有士气,将是否有谋略,我军虽少,但却无一不是精锐,以一当十。”

好大的口气,司隶冷哼一声。

军不过三万,将不过数人尔,竟然也敢妄称以一当十,阁下莫非自欺欺人,司隶不由嗤笑。

姬元秋摇了摇头:“军师可记得夺取武阳关、火烧壶口关。”

姬元秋此言一出,司隶紧握拳头,轻咬嘴唇:“记得此事又如何。”

这一战,虽说我军败了,但却未曾伤及根本,或者说,我军还有一战之力,胜负尚未可分。

姬元秋听着司隶的话,不由的点了点头:“的确如军师所说,贵军仍有一战之力。”

但同样也说明了,我军无论是二皇子还是叶先生绝非军师口中所说的无能之辈,姬元秋铿锵有力回应。

哈哈,不愧是姬军师,舌辩之术令在下折服。

听着这句颇为讽刺的话,姬元秋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计较。

姬军师以为我军如何!

雄壮、威武、军纪严明,能在短短几年之内培养出这样一支军队,除了黑山军首领有着宏远的目标和远大的志向外,辅佐他的军师,也是一代杰出之人。

司隶听着姬元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摇了摇头,直到听到那几句话,方才感觉到几分受用。

的确,黑山军能够维持到现在,靠着便是首领的智慧,以及黑山军六人的存在。

首领没有太强烈的束缚力,去约束他们每一个人,但每一个人时时都不敢忘却首领的大恩。

能够培养出这样一支军队,是首领的睿智,也是黑山军全军上下团结一致的结果,身为黑山军一员的司隶,更是感到无比自豪。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每每他从书中读到这句话,总感觉豪情万丈,在这乱世中,大丈夫就该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身份低下,又有什么可丢脸,甚至是抬不起头。

纵然曾经他是一名要饭的,吃不饱,甚至差点饿死街头。

纵然他是一名奴隶,被人称为最下等的人,但司隶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

每当他受到酷刑时,他总会想起这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难,因为身份卑微,就要一辈子去做奴隶,难因为身份低下,就永远抬不起头。

曾经,他也曾绝望过,但当他遇到了首领,遇到了那个仁慈的老者,就仿若见到了一缕光芒,老者就像是给他一缕希望,让他有活下去的勇气。

从那一刻,他便坚信,靠着老者的睿智,靠着黑山军的凝聚力,他们只要努力下去,就会成功。

所以从黑山军创立之初,便一直信仰着老者,信仰着他们的首领,因为首领代表了希望,代表了平等。

他们要推翻的便是罪恶之都这种虐待奴隶的制度。

因为每一个黑山军士兵的背后,可能都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辛酸故事。

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妻儿、自己的后代子孙,一辈子都是卑贱低下的奴隶。

所以,他们要靠着自己这一代的努力,彻底推翻这种制度。

这也是他们拥戴首领,狂热的追捧首领的原因。

司隶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姬元秋。

姬军师来此何干,司隶问。

特地备上一些薄礼,还请军师转告首领,姬元秋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笑容。

控卫在此

是什么样的礼物,司隶追问。

旋即,姬元秋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司隶。

司隶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姬元秋,而后目光落在那精致的盒子上。

他掂了掂分量,不由的冷笑:“贵主可是毫无诚意,这般礼物也拿的出手。”

军师何不打开盒子看看。

不用看了,我也知这盒子里装着什么,司隶冷冷的哼了一声。

军师既知唇亡齿寒的典故,更应该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理。

若是没有三关天然的屏障,这一切的安全又从何说起,一切皆为空。

巣毁卵破,还望军师将实情告诉首领。

司隶面色铁青,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案头上,冷哼:“我就知你们是一滴水也榨不出来,拿个空盒子。”

军师果然睿智。

这个自然,若是我连着盒子之中有没有东西都分不清楚,我也不配当黑山军的军师。

三关清苦,这一箱子宝物,便当是我黑山军的诚意,你们收下,招兵买马,也好稍壮声势。

原来一切都在军师的算计之中,在下佩服,姬元秋看了一眼这一箱子珠宝,点了点头。

突兀的,他的口中发出一声笑声。

姬军师因何故而发笑。

没什么,只是感叹有趣,有意思!

哦,这又如何有趣,还请明示,司隶追问。

当真要我说,姬元秋正色。

自然!

那我便说了,姬元秋深深的呼了口气:“在我来这里之前,整整逗留了一日,只怕这一日的时间里,军师已经见了陈恒的使者吧!”

司隶瞳孔猛然间一缩,何以见得。

猜的,姬元秋。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三关虽小,但却关系重大,谁掌握了三关,便掌握了主动权。

想必陈恒以重金贿赂黑山军,约黑山军共取三关。

军师自然是乐意的答应下来,而我来此,军师知我三关将士清苦,自然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赠我钱财,以结好三关。

至于哪种空头承诺的话,什么条约等,即使黑山军不履行,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若是陈恒动怒,总不能越过三关,直接进攻黑山军。

总之,一切有三关挡在前面,而黑山军则可以坐收渔人之利,是否,姬元秋睿智的看着司隶。

司隶见姬元秋说穿,也没有丝毫尴尬,点了点头。

没错,这本就是最有利于黑山军的选择,我自然走好走的路。

姬元秋点了点头:“军师考虑的极为周全,但你可知陈恒心中怎么想。”

这个却不知,司隶迟疑的开口。

姬元秋笑:“我曾经在朝中当过太傅,对于此人也是有一定的了解,此人表面忠厚老实,实则嫉恶如仇,野心极大。”

这又如何!!!

若是有三关在,他定会徐徐图之。

但若是没有三关,他定然睡觉都睡不安稳,因为没有了三关,皇城便等于在悬崖边上。

司隶听着姬元秋的分析,不由的点了点头。

况且现在正是进退维谷之际,他只有两条路可走,姬元秋眯着眼睛开口。

愿闻其详,司隶眼睛一亮。

姬元秋正色:“他花重金那一刻,便已经料到你们不会按照他所说的去做,甚至不发一兵一卒,两边都不帮。”

只要能够稳住黑山军,甚至让黑山军不援助三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很有可能奇袭三关,夺下三关,便可扼守住黑山军的进军之路。

这是眼下他最为强烈的想法。

有理,司隶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那这第二条路呢?

这第二条路,那就更加冒险,那就是三关需要人守,一旦三关攻皇城,黑山军必定紧逼三关,三关自危,二皇子自然不敢全力攻打皇城,况且如今的三关不过三万兵马,后有黑山军的威胁,根本不可能攻下皇城。

陈恒不是一直被陈昭攻打,他可以假意议和,一者议和也可让三关和黑山军胆寒,其次也可麻痹陈昭。

一旦议和,陈昭撤兵,很有可能遭到陈恒倾巢出动,给予致命一击。

从来都是陈昭攻打皇城,还没有人想到,陈恒也会反戈一击。

但若是陈恒主动出击,胜率也是极大。

他的这种性格注定他不会怕输。

这种情况下,殊死一搏,只要消灭了陈昭,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三关,那么黑山军还能独自存活吗?

姬元秋说此处,不由的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显然透过陈恒给黑山军送钱财,麻痹黑山军行动,从这里面,姬元秋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障眼法,好一个皇城君王,果然有些手段。

他的眼中带着一丝异样之色,而后缓缓的开口:“多谢姬先生提醒。“

司隶没有称呼姬元秋为姬军师,而是称呼他为先生,显然他已经认可了姬元秋的才智。

之前他称姬元秋为军师,却是因为姬元秋虽然贵为宁致远帐下的军师,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他的那句姬军师颇有嘲讽之意。

我会尽管让两军结成联盟,以促进进攻皇城的方案。

姬元秋点了点头:“事态紧急,有劳军师了,我也要早些回去整顿军马,早日御敌。”

恩,司隶点了点头:“我送送先生。”

多谢!!!

司隶一直将姬元秋送到山下,看到远处已经消失的姬元秋,发出一声感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