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两百二十七章 琉璃玉树道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两百二十七章 琉璃玉树道(1 / 1)

他缓缓的走出这片独立的空间,目光朝着四处望去。

俞沧雨已经在不远处站着。

苏兄速度不差,这么快就出来,俞沧雨淡淡的看着苏洵,缓缓道。

苏洵眼中放出光芒,笑道:“俞兄比我还快。”

俞兄是我在决赛中最不愿意碰到的人。

我也是一样,倘若碰到你,我也会感到头痛。

两人相视一眼,淡淡一笑。

很快,其余辩论空间里,也相继走出了胜者。

最终成功走出五人,进入下一场辩论。

不过,这一场,苏洵的运气不错,轮空。

不出苏洵所料的是俞沧雨也成功晋级,另外一名叫白云霄的青年也晋级。

在太学府休息了一日。

次日,举行的便是三强名次之争。

这次,苏洵的运气可不太好,令他苦笑不得,他抽到的正是俞沧雨。

俞兄,看来你我注定有这一场对决。

独立空间内,俞沧雨点了点头,道:“苏兄,出题吧!”

出题,我若是与兄辩论,定然是一场激烈的辩论。

你我可能辩论到最后,也无法分出胜负。

也对,口才好的人倘若在去辩论,也实在是无味,俞沧雨点了点头。

不过既然是辩学,你我二人总不能干坐在地上,如此是分不出胜负。

我们论论道法吧,苏洵看向俞沧雨。

道法?

对,只论道法,想必俞兄的道法也是不差。

看来苏兄已经智珠在握。

我正在一步步的落入你的圈套中,俞沧雨别有意味的看着苏洵。

苏洵老脸一黑,赔笑道:“这是哪里的话,苏某也是一介文人,文人与文人惺惺相惜。”

如此便是最好,不过,若是论道,少不得伤筋动骨,俞沧雨眉头紧皱。

这又有何妨,文人之间的争斗,则更有趣味。

况且辩学不分范围,全看你我。

在规则之内,又独立于规则之外,是为更高境界。

好,既然苏兄提出论道,若是俞某人在拒绝,也就太不识大体。

为了不让小小的空间里有过多的牵连,你我还需要入梦才行。

这有何难,苏洵点了点头,两人躺在这片空间内。

两个大男人的手紧握在一起,纷纷入睡。

睡梦中……

一片广阔的天地呈现出来。

俞兄,这片天地你看如何,梦中,苏洵缓缓道。

这样看上去好多了,纵然是打的天翻地覆,外界也是相安无事。

从俞沧雨的脸上,苏洵看到了一丝狂热之色。

苏兄,论道,便是论拳脚,你可考虑清楚了。

咱们不讲道理,只讲拳脚,俞沧雨提醒道。

来吧,苏洵的脸上也是带着一丝兴奋之色。

他的话音刚落,俞沧雨已然动手。

在他出手的一瞬间,苏洵也出手。

两人都是不服输的人,无论是论道还是辩学,他们都会竭尽全力。

刹那间,便是数十种神通相互交织。

这些神通早已经被苏洵炼在心中,信守拈来。

轰轰!

纯粹的肉身碰撞在一起,两人的身影快速的分离。

俞兄的修为果然不差,年纪轻轻,便有此修为。

苏兄的修为也是不差,战力更是恐怖。

苏洵,我出手了,俞沧雨面带冷色,看向苏洵。

苏洵点了点头,放马过来。

此刻,俞沧雨筋躯狰狞,那消瘦的肉身,也是渐渐隆起。

他的周身,仿若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将周围的真气统统纳在身旁。

灵光闪现,一张巨大无比的浮图显现。

浮图之上,又有五兵、角羝、麒麟、凤凰、仙人、长蛇、白象、白虎、鱼龙……

诸多的异象显现,鬼怪浮现。

与其说俞沧雨动用的宝物乃是一件浮图,还不如说浮图便是一张活生生的百兽异象图。

百兽齐鸣,响彻天地。

俞沧雨的气势,快速提升。

苏洵面带凝重之色,轻喝道:“功德轮盘!”

他的头顶上功德轮盘转动。

功德轮盘上,佛陀诵念佛法,一股冲天之光闪烁,极为震撼。

古佛口中,诵念一句,虚空的气流便会搅动。

两件宝物狠狠的在虚空中撞在一起。

这一击,当真是霸道绝伦。

两人将自己的修为演绎的淋漓尽致。

苏洵还是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劲敌,他没有想到俞沧雨一介文士的背后,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战力。

这倒不是说俞沧雨的修为比他高很多,而是两人对于战斗技巧上的理解,不相上下。

故而, 两人交手起来,都是大开大合,行动迅速无比。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传出,苏洵的功德轮盘被打的咣当响。

同时,俞沧雨头顶上的浮图也被击的破碎不堪。

两人的身影交错而过,鲜血飞溅。

他们各自晃了晃身躯,竟然在同一时刻遭到重创。

噗——

苏洵咽喉间一股热血喷涌,他的肉身被浮图打的支离破碎。

百兽之威,又岂是普通人能够轻易接下。

俞沧雨也不好受,功德轮盘对他的修为有着天然的压制。

被轮盘袭在身上,他只感觉身体一阵火辣辣的生疼。

此时,两人的肉身已经恢复原样。

就连身上的伤也已经完全恢复,毕竟在梦境中,他们并不会真正意义上受伤。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再来!

俞沧雨的眼中闪过一丝战意。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法宝,而是靠着自身的修为与苏洵一较高下。

苏洵何尝不是如此,与俞沧雨一战,可谓酣畅淋漓。

不舍大道!

苏洵的眼眸中露出浓浓不舍。

果然不凡,以不舍入道。

俞沧雨心念一动,头顶之上,一棵玉树缓缓浮现。

玉树绿叶森森,色泽光鲜。

苏洵看向玉树,远看之时,便有四象之变化,有无穷之妙。

当他凝神看去,玉树摇摇欲坠,其上硕果累累,芳香四溢。

待苏洵神识向着玉树扫去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树便是山,当他的脑海中想到水,树便是水。

思山即山,思水即水!

苏洵眉头紧皱,深深的呼了口气,像这种以植物为大道的道法,苏洵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什么道法,苏洵惊讶万分。

琉璃玉树道!

我以玉树为参考,参悟出琉璃玉树。

植物系的大道,苏洵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时,玉树叶片渐渐的肥厚,叶形也渐渐发生改变。

苏洵的目光朝着俞沧雨的身上扫去,在玉树的增持下,树的枝干似乎变得柔软异常。

但苏洵能够感受到,这股柔软的背后,则是一股极为强大力量的蓄势。

他不敢大意,轻喝一声,不舍大道轰击而出。

此时俞沧雨头顶上的玉树树冠挺拔秀丽。

一股浩然的生机,蔓延在俞沧雨的身上。

树枝苍劲古朴,玉树在俞沧雨的催动下,愈发凝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