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一百一十九章 师徒重聚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一十九章 师徒重聚(1 / 1)

你是谁,为首的一名黄衫男子目光冷冷的看向邋遢老头。

邋遢老头左看右看,好似在找什么一般。

哪里有酒,我要喝酒,你们有酒吗?邋遢老头看向三人。

找酒喝,我看你是找死,满嘴的胡言乱语,另外一名男子脸上带着怒色。

我怎么胡说了,我是真的真的过来找酒喝。

这邋遢老头有些畏惧的开口道,他看上去有些畏惧几人。

哼,给你一秒钟,若是你在不走,可别怪我不客气。

最后一名蓝衫男子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阴沉。

这里有酒,拿去喝吧!

苏洵自腰间拿出酒葫芦,朝着那糟蹋老者扔了过去。

邋遢老头连滚带爬的接住苏洵的酒葫芦。

他敲了几下酒葫芦,又晃了晃酒葫芦。

目光落在这酒葫芦上,这酒葫芦上系着一块玉佩。

玉佩上写了一个洵,酒葫芦乃是普通的材质做。

邋遢老者摇了摇头,酒葫芦质量……质量……太……太差,玉佩不错。

就是不知道这酒怎么样?

邋遢老者立刻将酒葫芦的瓶塞打开。

往嘴里灌了三大口酒,而后哇的一下,全都吐了出来。

这,这哪里是酒,就是水,完全兑了水。

这不是给人喝的酒,邋遢老者将酒葫芦扔向苏洵。

忘了带一些好酒,苏洵尴尬一笑。

哼,还不快滚!

蓝衫男子的目光之中带着几丝不善。

我不走,我要去哪里看看,邋遢老者傻里傻气的朝着苏洵的方向走去。

此刻,三人正准备动手。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碾压而来,三人骇然。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骡子啊邋遢老者的身上。

此人,气息感觉太过深沉,遇到这样的强者,他们可不敢随意乱动。

定了定神,还是那名黄衫男子率先反应过来,他有些诚惶诚恐的开口道:“前辈,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不识的前辈手段,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

嘿嘿,我的名字,我的名字连我自己都快忘记。

哦,前辈说话可真是幽默,黄衫男子一脸的赔笑。

另一名长衫男子也是立刻奉承。

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苏洵站在高坡上,不由的眉头紧皱。

看到这几人都在拍马屁,一个劲的说着邋遢老者的好话,洛璃的美目之中泛着一丝憎恶。

洵少,高手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

就连马屁功法都是出神入化,得入道之精髓,说的人飘飘欲仙,我要是有这么一群小跟班,我也高兴,银花姥姥淡淡一笑。

baimengshu.com

显然,邋遢老者对几人溜须拍马并不反感。

前辈,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误会,我们并非有意得罪你老人家。

我一看到你老人家,就觉得您老人家是一位隐士高人,单单是您老人家站在哪里的气质,便不是一般人所拥有。

“吃饭,吃饭……”

我有点饿了,我们还是先吃饭的好,邋遢老者突然开口道。

吃饭,三人一怔,道:“前辈,这荒山野岭的,可也没有什么炊具和食物可以吃。”

没吃的,那要你们干嘛。

你去给我抓两只鸡过来,邋遢老者对着黄衫男子开口道。

你,去给我砍点柴火来,他用手指了指蓝衫男子。

至于你,去山下河道里,弄两条鱼过来。

几人心中憋着一口气,甚至感觉到羞辱,但脸上依旧陪笑。

我的手段你们可是知道,这次我已经格外开恩。

若是你们耍什么花样,或者半路上逃跑,我抓回来,可是要挫骨扬灰。

三人一听,吓得有些发怵。

片刻后,三人便吓得离开。

这块玉佩,妙成龙看向酒葫芦上挂着的那块玉佩,轻轻抚摸。

往事种种,回忆在心头,妙先生只觉五味杂陈。

你,终于证明了自己,成为了四代新秀弟子,为师很是欣慰。

妙先生看向洛璃,又看了一眼苏洵,道:“若是遇到喜欢的人,还是应该珍惜,想当年,我便是错过了。”

洛璃一听,脸颊微红。

苏洵叹了口气。

感情之事,极为复杂,不是当局者,谁又能够真正的体会呢?

苏洵的眼眸中经历了数次复杂的变化,而后变得极为清澈。

师徒三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

不一会功夫,那三名修士将柴火、野鸡、鱼弄了回来。

妙先生呵斥了三人一番。

你们此行目的我已经清楚,回去告诉你们家主,这位小友乃是我的朋友,谁要向他出手,我便对谁不客气。

你是……你是妙成龙,三人眼眸中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

若是说在沧海城最为霸道的则是呼延世家家主呼延庭。

此人虽然断了一臂,但神通极为霸道,出手后,少有活口。

与呼延庭齐名的则是妙先生。

三十年前,在沧海城建立了妙家,并且快速站稳脚跟。

妙先生行事全凭性格,性情古怪。

若说他不喜欢杀人,却也因为有人杀了几名妙家长老,他便出手一口气屠杀几十名天相境修士。

那一战,让妙成龙名声大噪,妙成龙这三个字也在沧海城流传出去。

但从那以后,他渐渐淡出,据说是游历大各处。

不过这一战也给所有想要打妙家主意的各方势力,很是忌惮。

妙家纵然实力不强,但只要有妙成龙在,便没有人敢轻易的吞并。

还不快点滚!

三人一听, 一溜烟的跑了。

他们为何如此忌惮师父,苏洵眉头微皱。

没什么,年轻的时候,多杀了几人,得了一些虚名而已,现如今,我已经须发花白,再无当年的斗志。

来,喝酒,苏洵将酒葫芦递给妙先生。

你这酒,我不喝,全都是水掺杂的假酒。

言罢,妙先生从纳戒中拿出一个阴阳葫芦。

此酒过于刚烈,不知你可敢喝上一口。

有何不敢!

苏洵神情微动,深深的看了一眼妙先生。

他当即接过阴阳葫芦,只觉得葫芦入手极寒极热,他掀开壶口塞子。

顿时一股气体自酒葫芦内冒出,这股气体快速的渗入到苏洵的鼻息间,他只觉得灵魂一阵颤抖。

好冷,苏洵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