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此土佛法不足言(完)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阎再次见到丽姜时,它庞大的身躯卧在阴影当中,看不真切。

    捧日先生深深施了一礼:“我已把人带来,请晏公现身吧。”

    不难看出来,丽姜在道场的法力和地位都属于第一档。虽然是被天母困锁在道场里,但捧日以礼相待,她和麻灵酣战,捧日也不敢第一时间去阻止。

    突然水流涌动,一只庞大的乌贼头颅伸出海沟,冲向李阎,直到昏黄色的窝形器官和李阎的距离不足半米才堪堪停下,压迫感十足。

    李阎仰脸后退了几步,看清丽姜的全貌。只见一道数十米的伤口从丽姜的口器向两边斜斜蔓延开,十分醒目,她的许多暗金色的触手上都有残缺,皮肉蜷缩成一团,有几只触手甚至打根儿处断裂,在他身上留下难看的紫黑色伤口,不难看出,和麻灵的厮杀十分惨烈。

    “你那只猪婆龙呢?他不敢来见我么?”

    丽姜的语气与过去无二,仍旧暴烈沙哑,听不出一点虚弱。

    李阎摊开手:“杨子楚死了,你亲眼见到的。”

    “一派胡言!他偷了麻灵头上的转生浆果,故意诳我假死。好让你找机会逃跑,等我回过神来,你俩早就逃之夭夭,我上了你的恶当!”

    李阎学着捧日先生施了一礼:“请晏公明鉴,我和他主仆一场,情谊深厚,眼见他曝尸异乡怎能不顾?如今杨子楚的尸体就躺在我的水宫里,我正张罗为他打一副好棺椁嘞,这还能有假的不成?”

    丽姜极为人性化的眯了眯眼:“那必是他吃下转生浆果,遭受不住猛烈的法力。才陷入假死。却机缘巧合激我和麻灵争斗。”

    要是麻灵在这儿,恐怕要把大腿拍断:“你可算明白过来了,我的大妹子!”

    李阎故意板着脸:“这却是我不知道的说辞了,天母宫的玄妙向来是我不能揣测的。”

    “哼哼。看在捧日老匹夫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丽姜没再和李阎纠缠,期期艾艾了一会儿,又开口道:“我听说捧日答应你,可以带走道场中几位大妖,助你降服那劳什子九斗教主?”

    “确有此事。”

    丽姜傲然道:“你瞧我如何?”

    李阎没想到丽姜居然毛遂自荐,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你别高兴的太早,我可是有条件的。”

    丽姜的触手轻轻甩动着,没注意李阎的神色,自顾自地往下说:“我想过了,你既是妈祖近卫,又来自飞升上界,叫你做我的义子干儿,是有些不应该。这样吧,我认你做干弟弟,你分一丝血脉给我,我依旧许你一颗七星宝刹,让你齐桓公并列,总不算辱没你了吧?”

    “还有啊,我在这天母道场待的久了,到处宫阁楼宇美轮美奂,我向来是任意进出的,如今换了居所,你也要在你的水宫给我起一座大殿,我知道你不如天母阔绰,这大殿占地只要两万顷,仆从只要五百,两年内盖起来就可以了。

    “我禁足许久,不爱受人约束。一月中我要有两旬的自由时间,此外我听说上界很富有,佳肴美酒取之不竭,你得时时供奉不能马虎敷衍。还有,若那杨子楚死而复生,我看中他的得力,他得侍奉我左右……”

    “不行。”

    丽姜话说到一半就被李阎打断,顿觉不悦。不过也没有发作,闷闷道:“啊,有哪儿一条你觉得不好,提出来我们再改。”

    李阎似笑非笑:“晏公明鉴,道场中诸位前辈都说不愿意和你共事,它们说如果我选了你,它们断然不会和我离开,所以我不得不慎重考虑。”

    丽姜默然一会儿,忽然冷哼一声:“那群废物,要他们有什么用?”

    “呜呼呀~”

    李阎学着捧日的口气叹道,却没直接说什么。按丽姜的条件,他这是请了一尊祖奶奶回去,那还不如带着吞金魔蟾他们离开呢。

    丽姜脸上有点挂不住,只得勉强道:“这样吧!前面的都不做数,你敕封一个九千岁的王爵给我,我与你共治水宫,若是遇到足以致命的强敌,我自会出手。这总可以了吧?”

    李阎干咳一声:“说起这个,何谓水官敕封,还要向晏公大人讨教。”

    上次遭遇思凡,冯夷就嘲笑过杨子楚跟着李阎,连个正统敕封都讨不下。这次又听到晏公提及水官敕封,李阎连忙询问。

    丽姜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李阎:“你是神州华胄,九州水官。居然没有天帝分封四渎的敕封水符么?

    李阎摇头:“从未听说。”

    丽姜哼哼冷笑:“我见过的华夏水官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像你这般弱小的水官,要排在倒数了。又没有敕封水符,就算我心甘情属仆于你,你那小小水宫,只怕我进去没几天便崩坏了。等你讨到正式的天帝敕封,再来想收服我吧,否则绝无可能。”

    她话音刚落,李阎个人印记中的白泽百怪图忽然一动,居然向李阎发布了一项阎浮事件。

    寻找天帝遗落四渎的敕封水符

    范围:一切存在“龙宫”“龙王”的阎浮果实

    发布对象:一切水属阎浮传承。

    当前阎浮果实中一切龙宫龙王已灭绝。

    备注1:水属阎浮传承大圆满以后,同样可以在大千阎浮寻找进步的路。

    备注2:敕封水符对神庭之路同样有所帮助。

    瀚海龙元剩余使用次数:96/100

    李阎把阎浮事件接下,冲丽姜拱了拱手:“多谢晏公大人指点。他日我若有幸获得水符,再来邀请大人便是了。还请晏公把我的水属还来,我好去人间一遭,早日擒拿九斗教主。”

    丽姜仰天长啸:“你那些属下土里土气,没甚稀奇,若是你肯做我的干弟,还你也无妨,眼下话不投机,还想拿回去么?也行!只要你把杨子楚送给我。我立即放了它们。”

    “杨子楚已死,晏公何必为难我呢?”

    “尸体我也要。”

    丽姜居然对杨子楚如此执着,可李阎还是回绝道:“适才我说过,杨子楚与我情谊深厚,我绝不可能拿他去作交换。既然晏公不乐意,李某告退。”

    丽姜犹豫了一会儿,突地一根触手往深沟中摸索着,再伸出来,居然捧着两个巨大的金色气泡,里面陈列着各色珍奇,散发潋滟的宝光,大多数都有传说的品质。

    “只要你把杨子楚送给我,这些你可以随意挑选。”

    李阎缓缓摇了摇头,不过目光还是在各色宝物中间浏览了一会儿。

    丽姜暴跳如雷,几根完好的触手也不自觉舞动起来:“小水官儿,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莫非你以为我软弱可欺么?今天杨子楚你必须交出来,否则捧日也护不住你!”

    李阎掏出召令金牌在丽姜面前晃了晃:“我绝非晏公大人的对手,不过这次有心防备,逃跑恐怕也不难。到时候一拍两散,可是三败俱伤。”

    捧日也急忙摆手:“请晏公看在我家天母面上,看在天下苍生的面子上,止怒,止怒。”

    丽姜呛声道:“止个屁!区区九斗小虫,大不了我亲自出手!捧日小儿你把天母誓约开个口子,哪怕搜山检海,我一定把九斗给你抓回来!”

    “呜呼呀~”

    捧日以手抚额。

    丽姜的脾气暴烈,真叫她上岸去抓九斗,不知道要生出多少祸事。丽姜轻松一句搜山检海,恐怕生灵涂炭就在眼前了。

    李阎也不想大好局面就此葬送,给丽姜递了个台阶。

    “晏公看中杨子楚,无非是因为机巧得力,可如今他生死不明,又如何为你效力呢?我向你保证,有朝一日杨子楚死而复生,我一定带他来见你,这样如何?”

    丽姜这才略微平静下来:“此话当真。”

    “李某人对天起誓。”

    “好说。”

    丽姜抬起触手向李阎袭来,李阎心中一惊,但当下并未动作,果然,丽姜的触手在半空中折断,落入李阎手中。

    “这枚触手寄托我过去开辟七星宝刹的心得经验,对你这小水官也有裨益,你若违誓,或者试图丢弃他,都算背誓,我不会放过你。”

    李阎捏了捏黏滑的触手。

    晏公之触

    类别:阎浮秘藏

    品质:传说

    记载大成之水君宫“七星宝刹”的动物器官。

    借其观想,可使以下阎浮传承获得秘藏强化“七星宝刹”:无支祁……(已入手的传承会排列在最前面)

    -------------------------------------

    “婆罗洲的西南方向,是爪哇恶海,那里常有黑茶潮肆虐,当初蓝旗的千钧标被联合舰队追杀,不得已冲入了黑茶潮,从此杳无音讯。多半已经死了。所以我们必须绕过这片海域,这才耽误了时辰,不过,总算到了!”

    查小刀已经能瞧见岛摊上扎起的联排草庐,海面上漂着青黑色的浮藻,一只孤舟上站着个带斗笠的小姑娘,正指着自己的方向,向岸边的大人们呼喊着什么。

    “黑茶潮是什么?”

    他好奇地问胡百灵。

    胡百灵面色沉着:“我也没亲眼见过,只听老人提起,据说黑茶潮出现时,日月失色,伸手不见五指,一旦遇上必死无疑,我猜测是暴风雨一类的吧。传说,古时候有一位圣僧从天竺取得佛法,走海路归国时,在婆罗洲岛遭遇黑茶潮,除了圣僧全船上下无一幸免。这位圣僧在婆罗洲上待了半年,后来回到故土,为这座岛命名婆罗洲,别人问起上有什么,圣僧却说,此土佛法不足言。”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