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此土佛法不足言(中)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胡叔叔说的都是真的?”

    郑秀忍不住站起来前进几步,雪白的氅衣沾染泥土也顾不上。

    胡百灵脸上的指印未消,闷声闷气地说:“那天海上起了台风,我们逃出去好远都差点被卷进去。我们后来抓了舌头,说是一个大漩涡卷走了官府很多铁船,他们伤亡惨重,但天保哥也不见了。”

    说完,胡百灵往上瞧了一眼,这精灵儿似的女孩后面立着四个包红头巾的白瘦汉子,一个个五官紧绷,太阳穴高隆,透出一股说不出的煞气,正是红旗高里鬼。

    他心中一凛,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十夫人和天保仔的面目来。

    十夫人在位时,把高里鬼的秘法看的很重,只收养孤儿自幼教导,待及成年,再要求他发下世代效忠郑氏的巫蛊毒誓,才肯以秘法炼制。所以包括徐潮义在内的老一代高里鬼,忠心和能力都无可挑剔。

    红旗帮四万余人,竟无一可以指染高里鬼的秘法。且十夫人的刑威极重,动辄诛伐属下,加上巫蛊的恶名,红旗帮众大多是敬畏。

    可天保仔做了龙头,做到了赏罚分明,可以说风气为之一新,帮中作战勇猛的人论功行赏,财货不必说,天保仔甚至会考较资质,助其成就高里鬼之身,无论其出身如何,也无论和天保仔的关系远近。

    红旗的十四位统领,仅赵百灵知道的,便有赵陀,薛霸,赵小乙三人成就了高里鬼之身。

    今日查刀子不费吹灰之力便在百军当中擒拿了自己到岸上,他恐怕早被天保龙头和郑秀赏赐了高里了罢?

    一念到此,胡百灵顿时有点灰心丧气。他祖上就追随郑国公,是红旗帮的老资格了。早在十夫人刚统领红旗海盗的时候,胡百灵就当上了统领,他指挥过近万人的船队,对海上的天气变化尤为敏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在薛霸甲板上出言搅乱,并非是有反骨。

    当初查刀子不过是个天保仔手下的北佬,来历也不清不楚,这些年他依仗和天保龙头的关系当上了统领,俨然和自己平起平坐,大屿山遭逢剧变以后,这姓查的拱卫大盟主左右,更有居于自己之上的势头。就连赵小乙这个黑旗外人,都成就了高里鬼之身,胡百灵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未有寸进,难免心中不忿,这才想要打压一下查刀子的气焰。

    可没料到,自己居然被他当众捉拿,灰头土脸地来见大盟主,只怕从此沦为笑柄。

    这边郑秀听到天保仔失踪的消息,整个人跌在椅子上,但没一会儿便反应过来:“叔叔的弟兄上了岸没有?”

    查小刀开口:“船没靠岸,我叫薛霸他们听信儿。”

    郑秀神色一松,她挺起身子打量了一会儿,突然咦了一声,几步走到胡百灵身边,惦着脚去摸他的额头:“叔叔的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不碍事,不碍事。”

    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摸到脸上,胡百灵有点手忙脚乱,当初郑秀还在襁褓,自己还抱过她,郑秀是五旗的大盟主不假,但也是自己的侄女辈儿,现在询问,自己哪儿还有脸回话。

    查小刀只得开口:“我见到海上有打咱旗的船来,为了打听龙头消息,一时孟浪独自登船,胡统领以为是贼人,与我发生了一点推搡。对不住了胡老哥。”

    郑秀一扭头等着查小刀,颦眉道:“查大哥这样鲁莽,是觉得我们郑氏旧门好欺么?”

    查小刀无奈,只得连连作揖赔罪,没等他说话,胡百灵急忙开口:“都是自家兄弟,事急从权,我理解查统领的难处。”

    郑秀鼓着腮帮子,半天才勉强说:“这便罢了。”

    她一手拉查,一手拉胡,眼圈发红:“眼下红旗正值危急存亡,天保哥下落不明,叔伯们零散各方,婆罗岛是宝船王林阿金的地盘,这一去凶吉未卜,秀秀方及金钗,一点谋断心思在大人眼里不值一哂,能维持局面,全赖哥哥伯伯爱护宽容。眼下你我若不能合力一心,红旗五代基业,只怕要毁于一旦了。”

    这番话听得胡百灵心胸直欲喷薄,满脸涨红,他如何应对不提。

    查小刀颇为赞叹地看了郑秀一眼,他早知道这女孩年纪虽小,却能独当一面。单凭她能瞒着红旗诸老另起炉灶,私底下笼络了阮氏兄弟这样的安南异人就可见一斑。这次三言两语就安抚了胡百灵,更显出不凡。

    “胡叔叔,你和薛小哥回来的正好,我正有一桩要紧事没合适人手,现在你们回来,真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打算叫你们先行去婆罗岛,替我问候宝船王。也探一探他的口风还有婆罗岛的虚实。”

    郑秀嘴上不说,心里还藏着一层意思,是尽量延缓天保仔失踪的消息扩散,虽说纸包不知火,但对于久经海上的红旗海盗们来说,在暴风雨中失踪,这几乎可以宣告天保仔的遇难,现在的红旗,还是不要承受这样的噩耗的好。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胡百灵连连点头,又皱眉说:“不过宝船林氏昔日叛出郑国公门下,和我们这些郑氏遗将素来不睦,小霸的性子又粗梳,我怕”

    郑秀对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感兴趣,顺势点头“既然如此,我想叫查大哥陪你去。”

    查小刀本来在想李阎在大漩涡失踪的事,听到郑秀要自己做去婆罗岛的先锋,一时为难,李阎可是要他看好郑秀的。

    可没等查小刀说话,郑秀率先道:“我身边有高里鬼守护,一干弟兄忠心赤胆,反倒是婆罗岛,我听说婆罗岛上除了宝船王的势力以为,还有信奉邪神的各种土人部落,连东印度公司也有军队驻扎,局势错综复杂,查大哥你若不能在婆罗岛为我红旗开辟一片新土,我等真成了丧家之犬了。”

    查小刀眯了眯眼,眼见郑秀坚持,好半天,他才点了点头。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查小刀把那几个和自己一起瞭望到薛霸船队的海盗都带在身边,一齐上了薛霸的船,朝婆罗岛方向去了,至于郑秀的大部队,因为有许多辎重和笨重的大船,恐怕要比查薛的队伍晚个七八天才到,加上郑秀有意淡化天保仔失踪,估计要慢慢试探其他人的口风,估计还要慢上一些。

    郑秀本来想拨五十个高里鬼给查,被他严词拒绝了。

    虽然被牟尼一口啃到删号重练,伊尹的阎浮试炼又失败了,查小刀现在的全部实力不足全盛的三分之一,但放眼当今南洋群盗,仍旧没人是现在查小刀的一合之敌。

    这也是李阎放心把郑秀和红旗大部分资产家底都交给查小刀的原因。

    查小刀抱着肩膀眺望乌云,神色沉郁。他回想起上次遭遇天母过海的时候,自己才是个九宫十都的杂鱼水平,但瑰丽妖冶的过海万象还是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尤其是一触手斩断百米大船的晏公。虽然李阎今非昔比,但如果对上那样的神怪,恐怕也讨不了好。

    当然,要说李阎就这么死了,那绝不会,查小刀不相信,一来同行者死亡,忍土是会发出警示的。

    二来嘛,李阎这人胆大心细,也确实有股子邪运。

    有一次闲聊,李阎告诉查小刀,他在燕京娘娘庙的时候求了一卦,批是穿山透海,后知后觉,李阎几次捋八苦的虎须,依然活蹦乱跳。有时候福祸相依,到今天来看,卜卦确实灵验。

    没准明天李阎就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能把晏公拐到水宫去,谁说的准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