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魔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日光入海,水晕荡漾。一丛丛或姜黄,或奶白的鱼群在水中慢悠悠地交叉嬉闹,突然一头矫健的九眼海鳗暴起杀入,正要大快朵颐的时候,巨大的阴影蔓延过来,迎面撞上了九眼海鳗,鱼儿们也四散逃开。

    九眼海鳗笔直地下沉,好一会儿才翻身起来,看清那抹阴影的全貌,原来是一艘古朽的楼船。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大海凄冷幽深,这艘肃穆的古朽楼船本就诡异,船上居然还不时传来气若游丝的沙哑书声,更叫人不寒而栗。

    楼船顶上立着一裘长衫,手捧一卷开线的竹简,看不真切面貌。他脚踩朱履,腰环白皂带,披着宽大的素色长衫,水波荡漾,衣摆款款飘动,还环绕着几只奶白色的小鱼儿。

    九眼海鳗气恼地抬头看了一眼,负气游开。这方士还在摇头晃脑:“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

    突地山呼海啸,船身发生了剧烈的颠簸,方士一个没抓稳,手中的《大学章句》脱手掉下,他下意识伸手去抓,露出袖子下面五根尖锐朽烂的指骨。

    鱼儿也被惊得四散逃开,再瞧这人面貌,只见他头顶着长脚幞头,可脸上干瘪的皮肉紧贴着骨头,鼻骨和牙齿都露着,两只黑森森的眼眶当中烧着一团黄豆大小的火焰。这分明是一具不知在水下浸泡了多久的枯骨!

    “哎呀,多误事。”

    白骨方士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竹简落入礁石缝隙里下颚骨恼得格格作响。

    他仰起头只见目力所及的边缘,隐隐约约见到一黑一金两团巨大的光芒厮杀在一起,看不真切。能勉强辨认出炽烈光辉中的晏公和麻灵。

    “麻灵素来恬静,何以于晏公兵戎相见呢?”

    白骨方士用手指搔了搔下颚骨,然后轻拍了一下栏杆,海水中气泡涌动,楼船也加速上浮,不知升了多少丈,整个天母道场阡陌交错的楼阁**的光景尽收眼底。

    只见一条曲折蔓延的蓝色水线鲜明可见,途经望珠阁,哭丧穴,鱼骨寺……连毒龙潭和七星宝刹也被突破,此刻那蓝线已经逼近中央正殿去了。

    “今天不是过海的日子,道场居然有客人?”

    方士伸出指骨搔了搔了下巴。紧跟着,浩大悠长的钟声响彻整个道场,铛铛之声震耳欲聋。

    他这才大吃一惊,只见悬浮的中央正殿大门张开,伟力更是架起一张张白玉阶来,两个小黑点几个纵跃,没入了正殿当中。

    方士见状赶紧架起楼船,可楼船臃肿缓慢,又容易刺激恶斗中的二怪,他干脆跳下船,自己往正殿方向赶去了。

    ……

    李沃二人入了正殿,入眼直觉富贵逼人,殿中陈设,无一不有宝光,李阎眼中泛起涟漪,却都是一片???的字样。

    他面上不显,心中却泛起些涟漪,通常来讲,连忍土都认不出的,多半都是好东西。

    “妈祖传承快有六百年不见天日,今日近卫既然寻得天母道场,合该完璧归赵,何必踌躇不前?”

    李阎心头一紧,他眼见天母道场虽规制奢华,却处处被妖魔占据,本以为这里只剩下些遗迹,最好是剩些只认妈祖近卫气息的宝贝才好,却没想到还有活人。

    黄帘后面走出一人,圆领长衫,方顶幞头国字脸,腰带嵌着一枚浓色翡翠,气度不凡,有久居人上的贵气。

    来人满脸欣慰,朝李阎拱了拱手:“擎天见过近卫。你总算来了!”

    这人本来还是一身问号,但随着自我介绍,忍土终于有了显示。

    擎天真人

    南宋名臣骨肉执念所化,逢天母收留,代为主持天母道场。等待妈祖托付之人继承道场,方能自由。

    李阎只是回礼,但言多必失,他这天母近卫来的蹊跷,可不敢乱说话。

    这位擎天道人见状笑道:“近卫不必顾虑,妈祖飞升之前早有旨谕。泉浪海鬼的血脉又千真万确,不必计较出身。”

    李阎思虑一会儿终于开腔:“在下和这位朋友实为晏公挟持而来,只为活命才误闯此地。”

    擎天摆手:“不必多言,这必是天母的缘法。二位随我来吧。”

    说罢,这位擎天道人前面领路,李阎看着前人的背影,眼珠一错,出声试探道:“先生平时便是一人在此?这天母道场既然是妈祖遗留,何以有众多妖魔?我长居海上,时常听人说起天母过海的传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擎天道人侃侃而谈:“除了我还有一位捧日道人,与我一般出身。除了我两个,倒再无旁人主持这道场了。”

    “至于这些妖魔,俱是昔日妈祖降服,又不忍夺其性命,才困豢此处。便说挟裹你来那晏公丽姜,此妖实属天母所降服的第一大妖。她时常荼毒沿岸百姓,以齐国正裔的名头索要酒肉供奉,又要百姓给她搭神庙,做歌舞,后来天母虽然击败了丽姜,可丽姜是混沌托生,天母也没有能力杀死她。”

    顿了顿,擎天又说:“于是,天母使了个巧儿,和丽姜订下了一个十杯之约,只要丽姜能喝完十杯玉净酿,就放她自由,在这之前,丽姜必须待在天母道场,看守群魔。只有短暂的时间能上浮出海,嘿嘿,她哪里知道玉净酿的厉害?这玉净酿第一次喝,要醉过去昏睡一天,第二次喝,就要醉十天,第三次喝,要醉足足一百天!丽姜算术不好,只当自己酒量不够,我看过几个月她又要闹着喝酒,这次是第五次,我估计你这辈子是瞧不见她醒咯。

    “至于世人所说的天母过海嘛,昔日海上有日月同辉的异像,天母驾驭道场环绕四海,流泪飞升。从此世上再无天母的踪迹,那天,每次海上有日月同辉的异像,我和捧日便做法叫道场上浮,在海上搜寻偶尔也履行和丽姜的十杯之约,希望能找到天母。”

    李阎正在消化擎天所说,与自己过去所见一一印证,只听擎天突然在一面黄帘前停下说:“正是此处。“

    说罢他扯开黄帘,只见黄帘后面供奉的神像位置空空如也,供台上却有十几件物事儿。

    其中有三柄华贵的蓝纹卷轴,一只白玉瓶儿,和一本黄皮的线装本,一枚巴掌大的白玉贝壳,底下有些许殷红。这些东西李阎都不认识,可其余随意摆放的边角料李阎却眼熟的很,正是点化万宝的龙井铜符,肉白骨的白湖圣泉,修补魂魄的长生种子。

    长生种子,李阎心中一喜,自己可还是有一魄没有补全呢!

    再看其他几件宝物,开始还是???过了一会儿终于变化,显示出文字来。

    【阎浮传承:妈祖】(三件全)

    【玉净酿】

    类别:传说!

    妈祖窖藏珍馐,每次服用后可获得海量的觉醒度(不少于600%),但会昏睡一段时间。

    【秽跡金刚秘法】

    六司级法典

    天妃黛:拥有它将成为天母道场新的主人。

    “近卫请。”

    擎天道。

    李阎一时心神激荡,却有些迟疑。

    擎天露出哀求的神色:“我已经在此等候近卫几百年,须得你执掌天母道场,我方才自由。”

    “近卫何必顾虑?昔日妈祖曾有旨谕,天母道场规制太高,用度太奢,要我和捧日散尽物华,造福万众。天母对世人尚且垂怜,何况是近卫您呢?拿着罢!”

    说罢拿起一卷妈祖传承往李阎手里塞,李阎眼中涟漪不断,那传承已经到了手中,却毫无异样。只是看擎天脸色,心中疑虑更重,

    李阎端详了一会儿手里的一卷卷轴,确认是妈祖传承不假,擎天却更加热情,拿起几枚白湖圣泉塞进李阎的怀里。李阎抱着宝物,仍旧没有异样,紧跟着擎天又拿起秽跡金刚秘法和那白玉瓶子往李阎怀里搁。

    李阎盯着天妃黛,心里想着他拿起天妃黛的时候,自己就要后退逃跑,坚决不收。

    圣沃森一直双眼呆滞,貌似神游。此刻却突然开口:“别碰这个瓶子。”

    李阎当即飞退,不料那擎天突然目露凶光,朝李阎脸上掷去。

    李阎躲闪不及,当即拿出龙子大剑向上一挑,整个瓶子应声开裂。

    擎天见状哈哈大笑,忽地狂风大作,周遭华贵陈设一齐化为泡影,擎天先是飞入裂瓶中,紧跟着一股赤红气自宝瓶裂口冲天而起,掀开正殿屋顶,在大海中炸开一团巨大无匹的骷髅头。口中诵道:

    八百年前退沙陀,

    六丁六甲受金帛。

    一口咬断赵社稷。

    气比黄天不较多。

    快哉!快哉!

    说罢炸成一团消失不见了。

    李阎再看周围,只有手中的一卷妈祖传承,两枚白湖圣泉是真的,至于剩下什么秽跡金刚秘法,长生种子,天妃黛统统没有!整个大殿空空如也!

    李阎再看向那碎瓶子。也根本不是什么玉净酿!

    【天乙伏魔瓶】(损坏)

    品质:传说

    天母囚禁罪孽深重之妖魔的法器。

    李阎只能苦笑:“原来惊鸿一瞥也未必全准。”

    当即拉过圣沃森:“我们惹祸了,别等主家来找,快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