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邢和白蕊5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唐邢和白蕊5

    唐邢被白蕊的话打击的体无完肤,他赤红着双眼说:“为什么?”

    白蕊被他看的缩成了一团,然后说“我不相信啊!那样的三年都是假的,唐邢,你说的我都不会信。”

    唐邢猛地站了起来,白蕊赶紧抱住头,闭紧双眼。

    唐邢抖着手问:“你以为我会打你?”

    白蕊惊地瞪大眼看他,唐邢受伤道:“你是有多不信我,才会认为我会动手?”

    白蕊依旧不怕死地刺激道:“就是不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

    你走!”

    听到里面的动静,白父赶紧带着妻子和儿子冲了进来,看着白蕊在那激动,赶紧推着唐邢出去,当着唐邢的面关上了门,唐邢从门外看见了白蕊对着这边那带着憎恶的眼神。

    门被关上,唐邢被关在外面,隔开了他和她的世界。

    白蕊出院那天,唐邢就在医院门口的那棵树下。

    看见唐邢,白蕊对他温柔地笑了笑,然后上了白父开来的车里。

    那个笑容又恢复成了在班里,她对着他们笑的时候,没有爱意,也没有恨意。

    唐邢知道,这是白蕊的坚强,她永远也不想在家人面前露出柔弱,她害怕家人的担心。

    家人是她最后的底线。

    唐邢也知道,这便是白蕊的拒绝。

    她连憎恨都不愿意在自己面前表达,唐邢看着白蕊的车开走了,他才上车离开。

    回到家,唐邢拜托唐父查的结果出来了,白蕊报的是京都十分偏僻的一处京都理工分校。

    唐邢便问:“学校好吗?”

    唐父想了想说:“专科学校,在京都排到27。”

    唐邢皱眉问:“27?

    挺靠后的。”

    唐父点头,抖抖手里的报纸继续说:“是挺靠后的,京都一共就29个专科学院。”

    唐邢:“”

    唐父没有问唐邢他的感情,也没问怎么走到这个地步,唐邢希望他查的,他也都没有拒绝。

    后来,唐邢在报志愿的时候放弃了唐父给他安排的国防科技大学,转而报了离白蕊最近的武警指挥学院。

    唐父知道的时候没说什么,唐母知道时直接懵了,指着唐邢的鼻子大骂:“你是猪脑子吗?

    成绩分数能够上国防科技大学,为什么报了武警指挥学院?”

    唐邢低头不说话,唐母让他改报志愿,他便嘴硬地说:“我就想上这所学校。”

    唐母除了瞪眼,只剩下喘气的份了。

    报完志愿后,唐母就把唐衍从房间里拉出来,一个月唐衍瘦了很多,每天在房间里醉生梦死,送去的食物除了保证存活的量,基本都不动其他的。

    唐母让他去美国,他没有说好不好,跟着唐母整理行李走了。

    走前,唐母还和唐父说:“看好唐邢,别让他乱来。”

    唐父点头,表示没问题。

    等唐母走了,他就摸着下巴想,什么样的叫乱来?

    唐邢考完了,就跑去白家,白家是市区边缘的一栋小房子,带院子,种了不少树。

    两人刚恋爱时,唐邢还爬过白家的树。

    所以这次来,他很快就找到了靠近白蕊房间的树爬了上去 ,他喊了两声,他想告诉白蕊他会一直跟着她的。

    但是来开门的不是白蕊,圆滚滚的身体,白子杭站在阳台那里看着他说:“你回去吧!我姐姐说知道你会来,让我告诉你,她不会见你。

    她不恨你,你给了她最好的,她感谢也感激你。

    我听姐姐说了,初中的事情,如果没有你,我姐姐初中三年可能熬不过去,或者发生更加恐怖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上我很感激你,帮我姐姐渡过了那三年。

    她没跟我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能让她这样,一定是你不对。

    以后,你不要再来了,我知道你们家很厉害,我姐姐也高攀不上你们。

    你回去吧!”

    唐邢抓紧手下的树枝,看着白子杭说:“你帮我告诉她,我考了和她同一个区的武警指挥大学,我不会放弃,我会一直来,我等她出来见我。”

    白子杭没有应他,转身进去关了门。

    接下来的日子,唐邢果然如他自己所说,他每一天都来到白家的这棵树上等白蕊出来,白天就带些馒头矿泉水,就这样在上面一呆就是一天。

    夏季本就多雨,唐邢一天没落的去了,躲在树上,看着白蕊房间那拉上的窗帘。

    可惜,开学来临,这之前白蕊也没有拉开那个窗帘看外面一眼,也从来没有走到阳台上过。

    唐邢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等待到的是白蕊的坚持,一种绝不回头的坚持。

    白蕊去报道那天,唐邢跟着去了,白蕊的学校比较混乱,很多考试不理想的学生都来了这里。

    白蕊去报道的时候,除了白父和白子杭跟着,他们身后5米处跟着的就是唐邢,穿着一身绿色军装,回头率高达100。

    白蕊宿舍,唐邢更是一路跟了上去,因着他的服装,也没人敢拦,主要是唐邢跟着白家人一起进去,人家把他们当成一家人了。

    白家父子送白蕊到宿舍和大家问好,他就站在门口看着,等白父和白子杭离开。

    唐邢才看了白蕊一眼跟着走了,这就是唐邢给白蕊的保障,他要让全校都知道白蕊身后有人。

    否则,依白蕊的体制,大学生活不一定就能安宁下来。

    唐邢只要有时间必定要去看白蕊,慢慢地,全校都知道白蕊有个军人男友。

    这本也是两人之间的平衡,可惜平衡也有被打破的一天。

    唐邢就这么跟着白蕊,在第二年的秋天收到了白蕊交了男朋友的消息。

    那一瞬间,唐邢只觉得天崩地裂,再也无法找回他和白蕊的曾经。

    一时,唐邢重复了唐衍的老路,他把自己关起来,每天醉生梦死,就是不愿意走出那个房间。

    除了啤酒,他甚至连最基本的食物都不愿意吃,终于在一个星期后如愿以偿地住院了。

    唐父看着插在他手臂上的针头,那瘦到骨头凸出的手臂,他问:“你想过我和你妈吗?”

    唐邢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吃不下去,不是不愿意吃。”

    唐父继续面无表情,问:“你要怎么才能吃下去?”

    “能让她来见我一面吗?”

    唐邢问。

    唐父点头,他让司机送他去了白蕊的学校,他约了白蕊出来,两人坐在学校的树下。

    唐父露出一个随和的表情说:“你的事情,我调查过了,对于唐邢做的混事,我很抱歉。”

    白蕊赶紧摇摇手,唐父继续说:“对于你后来的态度,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错。

    今天,我会来这里,不过是因为唐邢是我的儿子,我以父亲的身份来,想问你一句:你能去医院看看他吗?”

    白蕊一愣,她没有问唐邢怎么了?

    为什么住院?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能去看他,不然他会以为我还念着他。

    我不会跟他一起了,所以不能给他这个想法。”

    唐父叹口气,问:“即使,他快死了吗?”

    白蕊便笑了:“他不会死的,人在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有两个至亲之人。

    我为了我家人,挺过来,他也会。”

    白蕊起身离开,藏好颤抖的双手,唐父其实已经注意到了,他保持着交谈的姿势,问已经准备离开的白蕊:“你和其他人恋爱的事情是假吧?”

    白蕊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唐父扶额:“真是孽债,怎么会想到用那种方式分手?

    唉,有时候有些真相真是不知道的好。”

    比如,不要让唐邢知道,白蕊嘴上再怎么说感激他,其实心里是恨的。

    比如,不要让唐衍知道,沈贝贝离开这里,不过是因为心里不爱也不在意了。

    爱情中,最让人崩溃的两种情绪,他的两个儿子各占一个,是因为自己的感情之路走的太顺了?

    最后也确实如白蕊所说,唐邢还是熬过来了,他没有死,他只是更加的沉默,也不在打听白蕊的消息了。

    他不是不爱,只是唐父告诉他,他不放手,白蕊这辈子不会幸福,这也是白蕊为什么骗他有男友的原因。

    于是,唐邢便放手了,即使放的撕心裂肺,放的行尸走肉,他还是要活下去。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吃着美味的食物,做着高强度的训练,他都如机械一般重复着。

    他的人生多么的完美,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去招,又为什么分手。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唐邢在大学毕业的前一年,再一次在路上碰见了白蕊,深夜11点,她穿着她所喜欢的白色连衣裙,站在路边等车。

    路上的车来来往往,唯独没有她要等的公交和的士,甚至没人停车。

    毕竟,深夜时间,雨天白裙长发的少女,确实让人觉得忌讳。

    唐邢的车在那里看了有30分钟,他才开过去,他摇下车窗问:“打不到车吗?”

    面无表情的样子,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平静冷淡,不想再给她添麻烦了。

    白蕊微微一愣,最后点点头,唐邢便说:“坐我车吧!我送你回去。”

    白蕊犹豫了一会儿,坐了后座,她说:“对不起,我身上有点湿,可能弄湿你的车座了。”

    唐邢摇摇头说:“没关系,后面有外套,你先披上吧!还住原来的地方吗?”

    白蕊沉默了一会儿说:“亚齐小区,我们搬到那里了,你只要帮我送到市中心,在那里我就能打到车了。”

    唐邢没问为什么搬家,只说:“亚齐小区是吧?”

    他低头用手机搜了位置,然后说:“和我现在要去的地方顺路,我直接送你过去吧!”

    白蕊没说话,唐邢就当她应了。

    一路帮她送到了小区楼下,唐邢注意到这个小区很破旧,停车位没有几辆车,进去出来一次收5元,白蕊没让他进去,他还是开了进去。

    看着白蕊上楼,唐邢这才开车离开,之后的日子里,他总是无意中会碰见她。

    后来才知道,她实习的地方刚好和他实习的武警部队很近。

    白蕊的毕业证不太好用,没找到好的公司,现在这家位置很偏,刚好靠近他的部队,他三天能够回家一次。

    大概是因为这样,两人相遇的次数比过去两年都多。

    白蕊经常打不到车,因为作为新人常被要求加班。

    唐邢从一开始的偶遇,到后面的特意去等,这一送就是几个月。

    再后来,唐邢便干脆早上也给她送去,白蕊拒绝了两次后,便也同意了。

    这么半年后,两人便正式交往了,唐邢先提出来的。

    他说:你还没有男友的话能考虑我吗?

    白蕊回:就是一起了,我也不能保证如曾经那样了。

    唐邢笑了:这就够了。

    连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改变她?

    于是,两人便正式交往了。

    关系确定的第一天,唐邢就高兴疯啦!

    他给他家还在失恋的弟弟打电话:“我和白蕊复合了,唐衍。”

    随着传来的嘟嘟声,唐邢又给爸爸打电话,同样的话,唐父倒是很给面子,回了两个字:“恭喜。”

    然后挂了电话。

    唐邢傻笑了三天后,才发现,白蕊并未送过他千纸鹤。

    唐邢第二天傻乎乎地去要:“小蕊,你怎么不折千纸鹤了?”

    白蕊便微笑着说:“长大了,已经不折那个了。”

    唐邢想着自己还差一只就1000只了,就说:“那你给我折一只吧!”

    白蕊摇摇头说:“我已经不折了。”

    唐邢犹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他和她缘起千纸鹤,缘止千纸鹤,白蕊不愿意折千纸鹤的行为,是在拒绝对他敞开心扉。

    唐邢只觉得周身刺骨寒意,但他还是笑着说:“哦,那便不折吧!”

    唐邢到了可婚年龄,自然不愿意等,便约白蕊出来,以自己的生日为借口准备求婚。

    出门时,唐父叫住了他,给了他一叠资料,说:“你要确定了,如果还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走,就不要怨任何人。”

    坐在车里,唐邢看着唐父送来的资料,很简单。

    在他和白蕊重逢的半年前,白家生意遭到同行的疯狂打压,白父开的连锁店已经关了一半。

    为了只支撑店面,白父卖了所有的不动产,希望能周转过来。

    可惜,局面越来越紧张,在这临危的时刻,两年前,他和她相遇了

    唐父给的资料没有说任何话,简简单单的几个归纳,但是唐邢看懂了。

    他拿着那叠资料,站在和白蕊约好的酒店门口,唐邢伸手撕掉了那些扔进垃圾桶。

    然后大步跨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尤其是人为的历史。

    唐邢在包厢的门口听着白蕊打着电话,和对面那不存在的人说着那些话。

    “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我才会重新找上他。

    我不能让爸爸背着几千万的债务,他会疯掉的。

    我是故意勾着他的我也不知道爱不爱他”

    唐邢靠着门,听着她说完,感受着她曾经的绝望。

    绝望?

    白蕊没有他狠心,他知道,白蕊选择在这一天,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她的目的,是在给自己选择的余地。

    我是故意接近你的,你还要求婚吗?

    求还是不求,就介于这扇门之间。

    唐邢笑了笑,答案?

    不言而喻。

    他推开门进去,看着白蕊说:“打电话?”

    白蕊瞪大双眼看他,其实,两人都知道的,但他没点破,白蕊也只能说:“嗯。”

    “你带户口本了吗?”

    白蕊摇摇头,唐邢说:“我带了,我载你回去拿。

    白蕊,我们领证吧!”

    竟然,你让我选择,递出了这把钥匙,那我便接了,这扇门,即使伤痕累累,谎言重重,我也依旧要打开。

    如果,你想要利用我帮白家渡过难关,那么我会尽全力护着你们。

    不要怨任何人?

    我只会爱她护她一生。

    白蕊慢慢站了起来,收起手机,看着他,然后说道:“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