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邢和白蕊4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唐邢和白蕊4

    “唐衍,你听说了吗?

    你哥和白蕊分手了。”

    沈贝贝冲进教室坐到唐衍身边问。

    就和当初沈贝贝冲进来告诉他两人在一起一样,今天沈贝贝依旧是一脸激动地冲进来说。

    唐衍只是皱了皱眉说:“分了?

    分了就分了吧!对了,贝贝,你考哪个学校?”

    沈贝贝一愣,对唐衍勉强笑了笑,然后说:“哦,我看看啊!我还没想好。”

    唐衍便点头说:“嗯,等考完慢慢想也行,一般京都的大学各个专业都有。”

    沈贝贝嗯了一声,赶紧转身溜了,不然又要被唐衍抓住学习了。

    分手后的第一天,白蕊先到的教室,唐衍看见白蕊背着她的书包,一脸呆滞地进了教室。

    走到座位那里,才发现,自己和唐邢还是同桌。

    唐衍看了看她,便叫他身后的女生去和白蕊一起坐,两人在同一排,只是不同组。

    女生看了看白蕊,她是班上唯一对白蕊无感的人。

    她没觉得白蕊有什么问题,也不羡慕白蕊有唐邢做男友。

    这也是唐衍会拜托这个女生的原因,女生点了点头,就整理了一下东西过去了。

    将一大叠书砸到桌上,吓了白蕊一跳,受惊地瞪大双眼看过来。

    女生爽朗的笑了笑说:“叫我小夏吧!剩3周,我和你一起坐,怎么样?”

    白蕊愣愣地点点头,她就看见小夏把唐邢的东西随便一整,就扔到了唐衍身后的那桌。

    然后回到白蕊的身边坐下,把东西放好,看着白蕊说:“以后多多指教了。”

    白蕊勉强笑了笑,说:“嗯。”

    唐邢来到的时候,白蕊已经和小夏两人一起纠结着一道物理题,唐邢看了一样白蕊身边的位置,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唐衍在座位上叫了唐邢一声,唐邢转身看他,唐衍指了指自己的后座。

    唐邢又看了白蕊那里一眼,然后提着书重重地丢在了唐衍后面。

    白蕊听到声音,回头看他一眼,脸上表情淡漠,没有爱意也没有憎恨,只是非常普通地看了一眼。

    然后又收回目光和小夏继续讨论那道题目,看着小夏,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就是两人分手后的第一天,唐邢想过无数种两人再见面时的情景,唯独没有想过会是现在这样的。

    放学的时候,白蕊整理好课本,将书包背起,扯了扯书包带,和小夏挥挥手,就往外走。

    以前和唐邢在一起的时候,白蕊白天出门后,就等到晚自习结束后才回家。

    中午和傍晚她都是跟着唐邢,不是在食堂就是在操场散步,或者就是两人一起在教室,唐邢会教她那些她不会的题目。

    如今,已经没有这个必要,白蕊和学校申请了不上晚自习,所以放学的时候,她就直接背着书包出去了。

    正好和唐邢一群往食堂去的人在门口相遇,那群人都被唐衍交代过唐邢和白蕊分手的事情。

    因此,看见白蕊,那些人有些尴尬。

    白蕊笑了笑,她本就已经长开,长的又好看,只是周身带着的气质让她生活上麻烦了点。

    此时,笑一笑,竟然看出了勾人的意味。

    但是这群人明显已经知道了白蕊的特性,也没在意,大家都让开了位置让白蕊先走。

    白蕊点点头就背着书包出去,唐邢在人群里看着她的背影,一时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和她分开。

    两人在一起,其实很开心,他很开心地,只是他怕自己并不喜欢她,从而耽误她。

    接下来的三周,白蕊便日日如此,带着呆滞的表情来上课,然后每次到面带微笑地从他们面前离开班级。

    只有唐邢注意到,白蕊似乎瘦了。

    高考前的三天假期来了,唐邢和唐衍开始收拾书桌上的东西,这是他们最后一天在这个学校。

    唐邢看向白蕊那里,只见白蕊也在收拾东西,东西非常多,大部分的学生都在当天就扔了。

    放假的三天老师提议不要看书,尽量休息,养精蓄锐。

    唐邢和唐衍在家里有自己的书房,这些书倒没有准备丢,一会儿会有唐家的司机来帮忙拿书。

    唐邢看着白蕊整出来的一箱书,她吃力地抱着往门外走。

    唐邢想上前,被唐衍一把拉住,唐邢回头,就见唐衍对他摇摇头:“竟然断了,就断干净。”

    唐邢皱眉:“你能做到?”

    唐衍便说:“不知道,但是,旁观者清。”

    唐邢甩开他的手,门口白蕊往这边看了一眼,唐邢心里一动,再顾不得其他,想要上前帮忙。

    就听到门口传来白子杭的声音:“姐姐,给我吧!”

    “你自己也要准备中考,今天这样过来没事吗?”

    白子杭不是市一中的,他是从学校偷溜出来帮白蕊拿书的。

    听白蕊担忧地问,便说:“没事,中考不难,试卷我全都会。

    箱子给我吧!”

    说着,唐邢就看见白子杭特有的圆滚滚身体进来了,是的,白子杭这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其实白子杭是一个长相普通,有点微胖,圆头圆脑的少年。

    十足的白父基因,第一次见白子杭是在小学的时候,那时候白子杭还算可爱。

    再见白子杭在白蕊跟着自己的时候,白子杭已经越长越圆,在他和白蕊确定关系后,白子杭已经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唐邢曾经一度怀疑过这姐弟两人是不是同一个父母,不过显然,在白蕊的眼里,白子杭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弟弟。

    白子杭接过了白蕊手上的箱子,正好看见了唐邢愣愣站在那里,他皱眉,然后瞪他一眼,就拉着白蕊走了。

    这就是唐邢以为的,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高考很快就结束了,唐邢往外走着,听着身边的人讨论着题目,对着答案,他只有一片平静。

    他有些想她了,这是分手后,他第一次超过一周见不到她人。

    唐邢没有特意找过她的消息,几天没见面的煎熬,致使唐邢虽然高考失常,但好在高三的那些题目对于他来说都不难。

    所以即使发挥失常,也没让他成绩落下,只是出现了几个不大不小的错误。

    在两人分开的第十天,唐家父母快要奔溃了,他家两个儿子都失恋了。

    沈贝贝无故失踪,唐衍锁在房间不出来,唐邢分手后到现在开始想和前女友复合,每天坐在沙发那里碎碎念。

    唐父感觉很头痛,唐母更是皱眉,郁郁寡欢。

    报考那天,学校通知了学生去学校,那时候报考还不如现在方便。

    第一批报完,还有一次补报的机会。

    唐邢没能把唐衍从房间拉出来,唐母便说会帮唐衍报考国外的学校。

    唐邢便稍微整整,急匆匆去学校了。

    让唐邢没想到的时候,报考这天,白蕊也没来。

    唐邢志愿都没填就去找老师,老师当时还愣了一下,然后说:“白蕊啊?

    早上他家里人说她身体不舒服住院了,我让数学老师给她送到医院填了。”

    唐邢一愣,问:“怎么生病了?”

    老师皱眉说:“这就不知道了,听说挺严重的,这次高考也没考好。

    唉,考前成绩虽然没有很好,但不至于考成这样,可惜了。”

    唐邢一下子就身坠冰渊,周身都是刺骨的寒意,体内的血液都冻住了。

    他颤抖着嘴唇问:“她考了多少?”

    老师叹口气说:“315,她从来没考过400分以下的。

    这次的难度也不大,看了一下,她第一场没去考,这就差了150分了。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家里人倒没说什么,只说该多少就多少。”

    唐邢闭了闭眼问:“她在哪家医院?”

    老师便告诉了唐邢位置,唐邢便匆匆赶了去,老师先是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在后面喊:“你还没报志愿呢!唐邢!”

    唐邢赶到医院的时候,白家一家都在走廊那里坐着休息。

    看见唐邢来了,白子杭生气地起身,皱眉说道:“你来干嘛?”

    唐邢一脸呆滞:“我我看看她。”

    白子杭小小的个子,力气倒是不小,他推了他一下说:“你走,我姐姐不要你看。”

    唐邢自然不可能走,他说:“我就看看她,她她怎么样了?”

    白子杭皱着短短的眉毛,转头去看白父。

    白父也是一个圆润的胖子,他看着唐邢说:“你就是蕊蕊的男朋友?”

    唐邢点点头,白父便起身走到唐邢身边,一拳打了过去。

    其实,白父的拳头动作不快,唐邢看的清楚,但他还是站着没有动,这一拳他该受的。

    白父打完后说:“你不要再来看她了,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怎么回事,就当我做父亲的偏心吧!她高考前就长期吃不下东西,所以在参加高考的路上晕倒了,后面的三场考试,她都是硬着头皮去的。

    我们没有发现她吃完转身就吐,是我们失职。

    但高考后,我就注意着她的饮食,她吃不下去,一吃就吐。

    所以,这一拳我是为她打的,作为她的父亲,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唐邢听到这里,只觉得心里被千刀万剐一般,流下了泪水。

    他如一个大男孩一眼,擦擦眼泪说:“求求你,让我进去看看她吧!”

    白父还想拒绝,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白蕊的声音:“爸爸,让他进来。”

    白父回头看了房门一眼,然后不甘地开门,对唐邢说:“进去吧!”

    唐邢对他说了句谢谢,又对三人鞠躬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走入病房。

    房间里充斥着医院特有的那种消毒水味道,这是单人间,白蕊就躺在那里,淡定地看着唐邢。

    唐邢走到床边,白蕊对白父说:“让我和他谈谈。”

    白父同意了,等白父出去,白蕊才看向唐邢问:“你来做什么?

    看我可怜吗?”

    唐邢坐到她身边,低头,刘海遮住他的双眼,他说:“对不起,小蕊,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白蕊眨眨眼问:“因为我现在很可怜?”

    唐邢苦笑:“不是的,小蕊,不是因为你可怜。”

    白蕊便奇怪地看着他:“不是可怜?

    那你为什么来?

    唐邢,我不可怜了,你都不来看我了。

    我生病了,你就来了。

    你是不是看我可怜?

    反正是不是,我都不会相信了,都是假,假的,唐邢。”

    唐邢似乎被白蕊的话伤到了,他握紧拳头,但还是用力咬住牙齿以免自己失控。

    他闭上眼,喘口气,然后低头认真地看着白蕊说:“我爱你,因为爱你啊!”

    白蕊便笑了,她笑起来那么好看,如绽开的一朵莲花,唐邢听到她残酷的话语:“你爱我?

    那太好了,唐、邢,你听好。

    我白蕊这辈子爱谁,都不会再爱你了,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白蕊顿了顿,说:“你走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