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6章 叶公好龙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工坊是什么模样,船厂是什么模样,前面赵曙等人都看到了。

    他们觉着水军的船厂极好。

    可在高越这边的库房,他们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给老夫看看。”

    韩琦要了册子,仔细翻看着。

    “竟然都有画押?”

    “是。”高越介绍道:“谁领的,领了多少都要画押,便于追溯。”

    “这是什么?核算”

    “这是今日船台装配的数目,领取的物料要和这个能对上,多余的由船台那边封存,最后和仓库核对,有出入马上查,一查就能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老夫觉着头晕,那个韩相”韩琦喊韩相,这个有些搞笑。

    可在场的谁都没笑。

    韩绛过来,韩琦把册子递给他,“你是计相,你来看看。”

    韩绛翻看了几页,“极为简洁,一目了然就能看出出入账目,有这等账册在,谁想上下其手就难了。而且上面来巡查,只需查看这本账目就能知道船厂的大致模样,这堪称是谁弄的?”

    高越看向了沈安。

    韩绛苦笑着把账册递回去,“陛下,要不把沈安弄到三司去吧。”

    这个账目果然是极好啊!高越心中暗喜。

    赵曙笑道:“这个要看他自己。”

    唐仁就在三司担任判官,执掌钱庄。沈安若是去了三司,赵曙能安排什么职务给他?三司副使?

    所以此事不提为好。

    韩绛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自嘲道:“老夫这个三司使到了这里就是个生手,可见人要活到老学到老。”

    众人出了仓库,一路到了船台。

    所有的半成品海船和物料几乎位置一致,看着整整齐齐的。

    顺着梯子上了海船,就能看到那堆放整齐的物料。

    “赏心悦目啊!”

    这个比水军的船厂看着更整齐,而且井井有条。

    工匠们正在干活,赵曙见边上有账册,就拿起来看了一眼,“咦!”

    众人见他神色古怪,不禁好奇不已,只是没谁有胆子凑过去和他并肩而立。

    “这是什么?”

    赵曙把册子亮出来,众人一看竟然是一张图,上面画的好像就是船板,周围还有些数字

    高越说道:“陛下,这是沈龙图所说的工艺。船板怎么装配才好,咱们请了最出色的工匠来商议,最终得出了结论,就用这张图画了出来。每个人都要按照这张图来做,不可偏差,否则就是不合规矩”

    竟然达到这种境界了?

    彦博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微笑,可此刻微笑中却多了惊讶。

    “这有何好处?”赵曙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循环,每个人都有规矩,你按照规矩来就是好工匠。

    “陛下,工匠的传承不同,每个人的作法不一定一样,若是不能给出一个标准,每个人各行其是,那么一艘海船打造出来,外表看着高大威武,可内里就会留下隐患”

    高越的话让赵曙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说比如说朝中行各地,有的地方这般理解,有的地方那般理解,各地不同,最终出来的结果也不同。”

    赵曙说到这里,韩琦就想到了新法,“陛下,新法就是如此。有的地方觉着这样才好,那样才好,最终新法在下面就出了问题。”

    “妙啊!”

    富弼赞道:“用最好的工匠来制定规矩,其它的跟着做就是了,如此这艘商船当无比坚固。”

    众人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甚至让高越带着下去船舱里看了一遍。

    每一个工序都能看到册子,册子跟着工序走,每一步都能追溯。

    一艘打造的差不多的商船上,赵曙等人看着几个老工匠在顺着检查。

    他们的身边都有年轻人拿着册子跟着,一边查看,一边念给他们听。

    “陛下,这是打造好的海船,由老工匠们检查。”

    “那边上的年轻人是什么人?”

    高越笑道:“那些老工匠都不识字,追溯的账册看不懂,就让识字的跟着念,如此每一道工序都能追溯,都能知道优劣。”

    赵曙看完了,一言不发的出了船厂。

    一直到中午,他依旧坐在那里发呆。

    “圣人,陛下又在发呆了。”

    赵曙发病的时候,要么是焦躁不安,要么就是呆滞。

    高滔滔心中焦急,就带着人来了。

    “官家这是怎么了?”

    赵曙见是她,就摇头:“我无事,只是今日看到了些让人大开眼界的东西,要仔细琢磨一番。”

    高滔滔端着茶水过来,坐在他的边上,柔声问道:“是什么东西?臣妾可能听闻?”

    “是个宝贝,你当然能听闻。”

    帝王孤独,能有个分享心事的女人,那就是上天赐予的福气。

    “今日我和宰辅们去了船厂,见到了水军战船,本以为很是出色,可等到了打造海船的船厂,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宝贝。”

    “船厂的各色东西都堆放的很是整齐,一一有账册记录出入数目。这不算是什么,最多是出彩。可等到了船台之上时,堪称是井井有条,每一步都能追溯你想想,那些打造金银首饰的工匠,可有差别?”

    “有呢!”提到这个,高滔滔就来了兴趣,“有的好,有的要差一些,仔细看就能看出差别来。”

    “可在那个船厂,每一步都有规矩,你必须要按照那些规矩来做,就好比你打造金银首饰,多长、多宽、多高甚至是这里该敲击几下,那里该弯曲多少这些都有规矩。”

    “竟然这般细致?”高滔滔讶然道:“若是如此,每一处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可怕。”

    “是很可怕。”赵曙说道:“整个船厂被分解开了,每个地方都有规矩,你只需按照那些规矩做就是了,在这样的规矩约束之下,那些海船将会是最坚固的存在。”

    赵曙起身,“若是把这些规矩推行到各处,如何?若是把这些规矩套在天下官吏的头上,如何?”

    “官家!”高滔滔只是想了想就觉得不可能,“大宋的官他们喜欢歌舞,喜欢诗词,就是不喜欢规矩。若是强行用规矩来压制他们,怕是会怨声载道。”

    想想吧。

    一个官员的职责被分解为许多任务,每天你必须要完成什么任务,那些任务还有优劣的评价这样的日子对于大宋官员来说就是地狱。

    他们估摸着不会造反,但怠工是在所难免。

    “我知道,但以后寻机得试试才好。”赵曙真的心动了,“若是能用规矩套住他们,此后吏治就有了依据,照着查就是了。”

    那样很可怕吧。

    高滔滔想起了欧阳修。

    老欧阳就是潇洒做官的典范,从进入官场开始就是诗词歌舞为伴,身边从不缺女人,这样的人听到要用船厂的那种规矩来束缚自己,怕是会辞官。

    “官家,那人应当是个大才吧,此等大才就该为官。”

    在皇家的眼中,这个天下就是我家的,天下的人才自然也是我家的。在前汉时,听闻哪里有人才,帝王一份诏书下去,随后就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戏码上演了。

    赵曙看着她,神色古怪。

    高滔滔摸摸自己的脸,觉得很是细嫩,心想官家这是被我给迷住了?

    “是沈安弄的。”

    高滔滔刚端坐着,闻言腰一松,人就有些没了精气神。

    是那厮啊!

    高滔滔觉得沈安弄什么出来都不奇怪。

    “上次他教二郎在宫中弄出了火药,炸的满城风雨,今日又弄了这个宝贝,哎!可惜不是我家人。”

    赵曙很是无奈的道;“他若是我家人,还做什么官?”

    “祖宗规矩也有不好之处,该改改。”

    高滔滔只是随口一说,可赵曙却真是在认真考虑了。

    “这样的大才。”高滔滔嘀咕道:“早知道当初就下手了。当初他和娘娘家大打出手,那时候臣妾就觉着这孩子是个野的,没怎么在意。等后来他入朝为官,这一步步的让人惊艳,臣妾有些悔了,想下手,却觉着有些丢人

    这一迟疑,就被包拯抢了先,给他定下了杨家女,哎!”

    高滔滔是真的抑郁了。

    “臣妾的娘家也有好女子,若是能寻个好的嫁给他,如今也算是半个亲戚,还不影响做官,官家,你说这般可好?”

    赵曙在看着她,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会做白日梦。

    “那时候有包拯在为他做主,你以为包拯会答应?”

    高滔滔颓然道:“包拯定然不许。”

    和赵宗实成为亲戚就多了许多忌讳,老包不傻,自然会拒绝。

    “此事别想了。”赵曙突然笑了起来,“彦博怕是要想吐血了。”

    “为何?”提到彦博,高滔滔有些不屑之意。

    这事儿也不能怪她,老当年做的事儿有些没品

    当年彦博为了升官,和赵祯的宠妃张氏有些勾搭,经常送些好东西,结果成功升职为昭馆大学士。这事儿被唐介给揭发了出来,最终两败俱伤。唐介罢职,彦博降职。

    赵曙笑吟吟的道:“彦博说支持新政,水军的船厂就是明证。可他从沈安那边得的只是皮毛,弄出来看着就是个空架子。今日之后,大家定然会说沈安才是做事之人,而彦博只是叶公好龙罢了。”

    第三更,还有两更。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