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5章 一蹶不振的大食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中医传承的时日太长久了,无数年来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平头百姓,大伙儿都是靠中医来保护自己的健康。

    不管是天灾,还是沙场征战,中医就是这个时代的保护神。

    华夏文明延续千年,不只是那些先贤的思想在闪光,中医功不可没。

    沈安一家子就是受益者。

    沈家不管大病小病,都是中医诊治。当年包拯倒下了,沈安悬赏弄出了救心丸,至今还在发挥作用。

    但有些郎中的手段沈安就看不上。

    比如说这位年轻的郎中,看他针灸的手段就知道是个老司机,可你就不能先消毒再下针吗?

    给银针消毒,这是沈安早就提出来的一个观点,经过御医们的推广后,渐渐深入人心,让沈安颇为欣慰。

    特别是酒精的推出,更是让消毒事业蒸蒸日上,不管是伤口还是器械,酒精就是病人的最后一道防线。

    “哎……”

    蒲顺叹息一声,茫然睁开眼睛。

    “无碍。”

    年轻郎中起身,王天德问道:“不用开药方?”

    “不用。”郎中随意的道:“脑子长包,开也只能开活血散瘀的药方,自己好吧。”

    这货莫不是兽医?

    等郎中走后,蒲顺清醒过来,沈安笑眯眯的道:“告诉某,大食如今怎么样了。”

    蒲顺摸摸后脑勺上的包,沈安淡淡的道:“这里是汴梁。”

    把你弄死在这里,谁都不知道!

    想起沈安在汴梁的名号,蒲顺纠结的道:“大食如今还好……”

    “好什么?”

    如果大食好的话,后续怎会有什么东征?

    沈安打个哈哈,起身道:“老王,你来收拾他。”

    什么使者,只想要好处的不是使者,而是讨债鬼!

    王天德狞笑道:“安北你放心。”

    沈安才将走到门口,蒲顺就喊道:“大食正在煎熬之中,那些突厥人疯狂的在扩张,我们只能看着,不敢干涉,就怕他们再次攻打……”

    这个才是实话!

    沈安回身,目光锐利,“西边的那些人……如何了?”

    “他们……”蒲顺不敢隐瞒,说道:“那些入侵者让人胆寒,大食给了他们领袖速丹和东西方之王的名号,他们不可一世!西边……西边小人不知道。”

    大食帝国竟然就这么一蹶不振了?

    沈安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欢喜。

    局势越乱越好啊!

    乱了大宋才能成为渔翁。

    “好生招待他。”

    沈安准备回去了。

    “沈龙图……”蒲顺绝望的道:“您答应的支援。”

    “你想多了。”王天德得意洋洋的道:“大食能给大宋什么好处?”

    蒲顺说道:“贸易!大食能带给大宋无数贸易的机会。大宋的货物只有大食商人才能带着流通世间。”

    “你错了。”王天德笑道:“安北说过,大宋贸易只能依靠自己。谁也不能做什么海上马车夫。你们不行,别人也不行。最终大海的主人只能是大宋。”

    “大海的主人?”蒲顺傻眼了。从来大海的主人都只是大食人,什么时候轮到宋人了?

    “你会看到的。”王天德觉得大食人就是棒槌,充满了商人思维,却不知道大宋喜欢的是坦诚和真诚。这个蒲顺出使遮遮掩掩的,一下就让大宋君臣多了恶感。

    不过这些都不关某的事啊!

    王天德想起自己最近包的那个女妓,不禁浑身发热。

    沈安一路进宫,赵曙诧异于他的速度,见面就问道:“难道那大食人不妥当?”

    “遮遮掩掩。”沈安一言就把大食人丢进了对头的行列里,然后说道:“官家,大食人如今被对头压制的不能喘息,臣以为,他们以后再难有出头之日……”

    赵曙眯眼,“那他们的对头如何?”

    既然不是对手,那就丢在后面去。

    这种帝王思维很欢乐。

    “他们的对头正在东征西讨,臣以为若是不能遏制,迟早会成为大宋的敌人。”

    时至今日,沈安也不知道以后的历史会怎么演变。

    蒙元人……等辽国覆灭之后,排在蒙元人前面的大佬金人将会再无出头之日,那么蒙元人呢?

    呵呵!

    沈安觉得让他们来种地兴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但目前首要是商路!

    “官家,海贸要紧啊!”

    沈安一句话就让赵曙纠结了。

    海贸现在收入越来越多,让大宋欲罢不能。

    可现在的海上马车夫大食人眼瞅着就要生活不能自理了,大宋怎么办?

    难道和大食人的对头联络?

    不!

    大宋没那么低三下四!

    赵曙问道:“你以为大宋目前最要紧的是何处?”

    “北方!”

    沈安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从这块土地诞生了国家开始,北方草原就是这些政权的最大敌人。

    哪怕是到了大明,草原依旧是最强大对头。

    所以北方必须要安定,否则终究会成为大宋的心腹大患。

    赵曙满意的道:“你清醒就好。”

    海外对于大宋而言,目前只是锦上添花,而北方却是眼前的威胁。所以大宋此后一段时日的主要任务就是干掉辽人。

    “官家,可海外也不可轻忽啊!”

    等大宋此后展开大航海,哪还有什么航海先驱的事儿,等航海先驱出生时,大宋早已占领了那些新大陆,他们就蹲家里啃掺和了锯木面的面包吧。

    “水军……”赵曙想起了最近船厂的事儿,不禁龙颜大悦,“明日去船厂看看,看看让大宋水军无敌于天下的战船。”

    官家有些膨胀了啊!

    沈安在枢密院前被文彦博的人拦住了,“文相想问那大食人如何了?”

    “那是使者。”

    沈安丢下这句话就走了,等文彦博得知后,不禁苦笑道:“在老夫的面前他竟然装傻……可见连外藩人都知道老夫在朝中不能做主,哈哈哈哈!”

    第二天,赵曙兴致勃勃的叫了宰辅们作陪,一路去了水军船厂。

    到了船厂外面时,常建仁和刘华已经在等候了。

    “常建仁。”

    赵曙对这位排骨悍将的印象颇为深刻,也颇有好感。

    “见过陛下!”

    常建仁如今看着很是沉稳,让赵曙更多了些满意。

    “上次文卿说船厂被查出了不少问题,后来又励精图治,焕然一新,朕想来看看,有功,赏。有过,罚!”

    这话就是奔着赏赐去的,让刘华不禁喜笑颜开。

    “陛下请进。”

    门子昂首挺胸,目光锐利的分辨着赵曙的随从。

    “此人是谁?”臣子走完之后,侍卫们被拦住了。

    “我等乃是亲事官!”

    这些亲事官保护赵曙还是第一次被拦截,都有些不满。

    “要查验身份。”门子严苛的态度得到了赵曙的夸赞。

    “这让朕想到了细柳营!”

    前汉时,周亚夫屯兵细柳,文帝来视察,却被拦截在军营之外,直至使者进营……

    这便是军令如山的典范,古往今来都为之赞誉不已。

    文彦博说道:“水军船厂如今算是脱胎换骨了,臣担保陛下定然不会失望。”

    老文这段时日在船厂蹲点,盯着各处的改进,真的很辛苦,所以自信满满。

    沈安只是笑了笑。

    随后进了船厂,赵曙兴致勃勃的登上了船台。

    “好大的战船!”

    雄伟的战船激起了赵曙的兴趣,他仔细询问着战船的构造,又问了海上的风浪,最后才听取了刘华的介绍。

    “从文相来指点之后,船厂各处都分解了活计,每日定下了数目,完不成的罚,完成的赏。如此工匠们都奋勇争先,船厂上下焕然一新。”

    那些工匠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忙活,看着确实是很勤奋。

    “好!”

    赵曙看了沈安一眼,想到这厮最近太过嘚瑟,就忍住了夸赞。

    而文彦博的真抓实干不能不赞许。

    “文卿雷厉风行,船厂上下有这等脱胎换骨之变,皆赖有你。”

    “臣不敢当此夸赞。”文彦博笑道:“此乃沈安找到的症结,臣不敢居功。”

    “文卿高风亮节啊!”

    今日文彦博算是加分满满了。

    稍后出了船厂,韩琦问道:“商船的船厂如何?”

    他只是随口一问,沈安却挑眉道:“据说也不差,官家要不去看看?”

    “好!”

    既然来了,大宋海贸的重要节点自然不能不去。

    一行人到了高越的船厂外面,门子直接被吓尿,打开大门压根不敢查验什么身份。

    “这就比水军的差远了。”

    有人在嘀咕着。

    沈安听了只是笑。

    一群蠢货,见到皇帝来了门子还敢一一验证身份,你真以为周亚夫后来有好结果?

    什么细柳营故事,牛皮哄哄的成为了治军典范,可后来的周亚夫却被冤入狱,绝食而死。

    高越激动的浑身颤抖,一路说着船厂的情况。

    “这是拉货的。”

    几辆大车在沿着固定的路线向船台驶去。

    “去船台看看?”

    高越有些纠结,回头看着沈安。

    “按照工序,一一看去。”

    沈安早就准备给大宋君臣好好上一课了,今日机会难得,怎么能放过。

    于是君臣来到了库房。

    “好整齐的库房。”

    一进库房,大家就看到了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物料。

    “这是什么?”

    赵曙好奇的拿起物料边上的小册子看了看,却是数目。

    高越介绍道:“官家,这是物料的数目,领取了多少,谁领取的,剩下多少都有账目。”

    “很清楚。”

    这个手段看着不打眼,但赵曙等人却有些莫名的仪式感。

    一路视察过去,最后是总账。

    “这里有各等物料的总数记录,今日领取多少,本月领取多少……剩下多少,都能查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