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tent>

    “真的好香啊!”

    蛊匣这次似乎得到了郭琛的提示,不再抗拒,那异香灌入鼻子,郭琛竟然也不由自主的左摇右晃,眼神微睁微闭,进入了一种介于现实与虚幻间的玄妙状态。

    眼睛闪烁之间,仿佛感应到一道道混沌灵气的轨迹。

    那一道道混沌灵气,沿着篝火旁部族族人的头顶蒸腾的汗水,缓缓的朝天际游荡,

    他看到了火塘边,一个个摆动手脚,围着火塘跳动的欢快灵魂在无限放大。

    平日中的痛苦、疲劳、压抑在此刻释放,精神与身体逐渐舒缓。

    一种愉悦的情绪自心底萌发。

    “飞天虎,祭祖先,佑得孩儿根骨壮。”

    巫老的声音响起,这次的祭品更加珍贵,是一只两丈多长肋下生翼的猛虎,巫老用祭刀插入它的咽喉,随着它的鲜血落入龟甲当中。

    滋滋滋!

    仿佛滚烫油锅中溅入水滴,龟甲中血水翻滚,滋滋作响。

    “回魂草,祭先祖,佑得亡者还故乡。”

    巫老又取出一把紫色的小花,甩入篝火,顷刻间,紫色小花毫无声息的化为粉末,落入血水当中。

    最后巫老郑重的取出吞炎王蛇,也不宰不杀,直接丢入龟甲的雪水中。、

    腾的!

    一道巨大的蛇影出现在火焰之上。

    仿佛滚烫的龟甲被盖住一般,原本翻滚的血水表面变得平稳宁静,但是血水下面却暗流奔涌,慢慢的呈现出微微的紫色。

    原本猩红的血水变成了绛紫色,水面平静,水下却疯狂的翻滚,暗流奔涌。

    “最后,炎黄血,巫祖肉,天佑九黎。”

    巫老的声音微微颤抖,有些凝重,却又带着些许的期待与兴奋。

    他取出背后的紫葫芦,拔开壶盖,将一股股黑色的血液倒入龟甲。

    轰!

    一声巨响,龟甲中绛紫色的血水陡然间直冲而起,高约丈许,在空中飞的旋转,形成一个漩涡。

    “九黎儿郎可听唤,入祖血,成巫王!”

    随着巫老最后一声大喝,他拔出祭刀直接切断自己手腕,殷红的鲜血似在真空一般漂浮在空中,然后炸开,如血雾般降到族人头顶。

    郭琛感觉身边颤动,他立刻从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中退出,回头一看,只见身边的狼牙和夷妹好似牵线木偶一样,被人提起,以一种特别奇怪的姿势朝篝火上的血池走去。

    他立刻运转望气之术朝两人望去,只见头顶上空,那轮明月轻轻一转,月盘震动,像是有大片洁白的月辉洒落而下,片片晶莹,隐约间有铿锵之音发出。

    整个部落仿佛都笼罩在一片迷蒙之中,混沌翻涌,像是雾霭,朦朦胧胧,这是一种本源的力量,像是宇宙初开,天地刚成形一般,星辰闪耀,光耀万物。

    一片月华如水波般流淌而下,射入龟甲的血池内,龟甲中的血池绽放出巨大的白色能量,这能量就像是柔和的手掌在所有部族野人身上摸索,然后它提起狼牙和夷妹,还有人群中另外一个小孩,朝着血池走去。

    突然,郭琛灵台内的缓缓转动的蛊匣,竟然开始剧烈的颤动,他感觉灵台一空,苍凝古朴的蛊匣竟然第一次主动脱离他的身体,浮现在他的头顶!

    没有光泽,亦无能量波动,朴实无华。

    郭琛心中涌起滔天骇浪,蛊匣竟然自己跑出来了,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它安静的悬在半空中,微微扬起抽屉对着天空中的月盘微微颤抖,那动作似乎像是在和老友打招呼一般。

    那三个孩子已经在月华的牵引下,进入了龟甲的血池中。

    血液开始渗入他们体内,他们身上也出现了血色的纹路,这些纹路遍布全身,一个个小块状的纹路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抽象的、如同飞蛾一般图形。

    就在这时,天空中洒落的月辉骤然加大,一道巨大的白色能量从血池中探出直朝郭琛涌来。

    就在光柱接触他的一瞬间!

    蛊匣一闪而没,再次进入郭琛的灵台深处。

    可是那光柱没有任何犹豫,绞住郭琛腰部直接将他拉向血池。

    “我去!”

    郭琛感觉一阵巨力袭来,整个人都被拉入血池之中。

    他感觉自己被推入了火坑,眼前一片血红,一团团核桃大小的火苗围绕着自己,它们从每个毛孔中钻入自己体内。

    这火焰不疼不痒,反而有种回到母体的温暖感觉,随着越来越多的火苗飘过,仿佛有无边无际的大火袭来,自己好似回到了胎息状态,被火焰托举到了空中。

    郭琛感觉脑子有些胀痛,体温升高,热流聚集到眉心,又由眉心开始扩散,额头、面部、脖颈、躯干,四肢……

    巫老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祭祀神血渗入郭琛体内,在神血的锻造下,他体内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强。

    “不!不可能!他居然还没有被巫血锻体过,那他是怎么练出多目金蜈的!”

    巫老简直无法理解,一个还没有被巫血锻体,没有筑基的人,是如何拥有洪荒至凶的蛊虫的。

    “难道!他拥有天生蛊脉?不可能!蛊脉一族不是早已被蛊神灭绝了么!”

    总所周知,蛊师的每一只蛊虫,都要用自身的精血滋养,但是这血并非凡人之血,必须拥有一丝巫蛊一脉的精血。

    因为,若是饲养寻常蛊虫还好,一旦蛊虫品级过高,蛊虫得不到足够的血脉滋养,定然会反噬主人。

    所以决定一名蛊师的上限,就是看他体内这能够容纳多少巫蛊之血。

    但是,洪荒十巫的神血岂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九黎部每十年便搜集天下奇虫异兽,开祭祖大典,请巫祖意志降临,为的就是选拔合格的巫蛊苗子。

    今年能有三颗苗子,已经是了不得的‘丰年’!

    可是,这郭尊使到底是闹得什么鬼,这血池内的神血就他数吸收的速度最快!

    而且,巫老抬起头,望向天上这颗比平时大上数倍的月轮这似乎还是巫祖的意思。

    ‘这些天材地宝可是九黎历经十年方才搜集齐的宝贝。巫祖,您老人家怎么就把它当做嫁衣送人了呢!’

    巫老一叹,这都是巫祖的意思,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tent>

    诸天养蛊模拟器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