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金蜈大仙,您吃饱了么?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tent>

    九黎部的村寨,实际比郭琛从外面看起来要大非常多,而且更加复杂。

    这里所有的茅屋房门并非朝南开,而是全部对着村寨的正中心,所以郭琛跟着众人从外向内走的时候,看到的全部都是房屋的背面,房屋之间又有羊圈相隔。

    郭琛双眼如扫描机一样来回扫描,很快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不由低声赞道:“有趣有趣!”

    房屋高低错落,隐隐约约似乎暗合某种气机,若是无人带路,外人很容易就会迷失在模样相同的房屋中间。

    听到郭琛赞叹,符季也颇为自得,“巫老曾去丰沮玉门随大巫学习巫术,这村寨布局就是借用了《舆地纪胜》中的山水之势。”

    “等等,还请带我去拜访一下巫老,我有事相求。”

    娭毑老母点头道,“那是自然,巫老已在祖屋中等候多时了。”

    符季原本还好奇为何郭琛还要跟他回部落,现在看到他对巫老如此上心,自然明白了其中原因。

    所以进入了部落的核心区域后,符季并没有直接将郭琛带往自己家,而是先去了氏族的祖屋。

    一路上,几个穿着华丽兽皮的部族武士,沉默无声的加入硬接郭琛的队伍。他们不像其他野人那样披头散发,身上打理的非常干净,而且各个都携带着石骨类的兵器。

    郭琛用眼睛一扫,果然和符季一样,也是有名有姓的武士贵族。

    祖屋外的人更多,满是好奇的看着郭琛,想来,路上已经有人将消息传过去了。

    九黎的祖屋看起来像是一个宽大的蒙古包,用大块大块的兽皮匝制而成,在帐门口还铺着一层层已经发白的凶兽头骨,一看就是在夸赞勇武。

    郭琛抬头看着毡帐,好奇这祖屋有必要造得这么大?

    等到所有人都涌进屋里时,面对扑鼻而来的腥膻之气,郭琛才觉得这么建造还确实是有道理的。

    至少这大帐中上开通气孔,下面还有火塘石板,既能保暖也能通风。

    而且这帐篷被用兽皮从中间隔开,后面还有层层稻草和木板床,几个奶孩子的妇人正好奇地向外看来,想必这里是属于那种既可以当成议事厅也可以当成育儿所的综合场所。

    虽然破旧简陋,却处处透着人情味。

    九黎部的巫老,身材精瘦,身上披着梅花鹿皮,头顶顶着巨大的驯鹿角,一双火眼,精光爆射,与刚刚见到的娭毑老母不同,他身上没有多余的物品,只在手里握着一卷兽皮,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紫色葫芦,那葫芦简直跟火影里我爱罗的沙葫一样,足足有他半个身体这么大,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这巫老看着邵玄的时候,就像是大荒中的凶兽盯过来一般,沉稳而又威严。

    “尊使果然信守承诺,本说是一月之期,没想到只十日便回来了。”巫老头顶巨大的鹿角微微下沉,朝郭琛颔首致意,然后他看向郭琛身后的狼牙和符季,“符首,吞炎火蛇可曾捕到?”

    狼牙上前一步,拔开身后火葫芦的壶塞,一拍葫腹,只听一声闷响,一道黑烟从葫中喷出落在地上。

    待到黑烟飞回葫芦时,这才露出吞炎王蛇,这吞炎王蛇卖相极佳,一头金线格外耀目。

    此时这王蛇在火葫芦关了好几天,已经完全昏迷过去,饶是如此其身上的凶煞之气还是扑面而来,屋中众人见到此物无不惊叹万分,交头接耳宛若菜市场一样,更有不少武士上前猛拍符季后背夸耀其勇猛。

    “回巫老,吞炎王蛇七尺六寸,除后颈处有一处皮肉伤外,其他位置未伤分毫!”符季此时同样兴奋,夸功一样道出这王蛇的信息。

    巫老颔首道:“好!吞炎王蛇十年才长一尺,这条雄蛇怕是有七十多年头,年份刚好!”

    他又问,“可有人受伤?”

    符季转身看了一眼郭琛,回道:“回巫老,一路有郭尊使庇护,未伤一人!”

    “好!好!”巫老火眼中猛地爆发出一道精芒,他显然没想到郭琛如此上心,心中一阵感激,毕竟每一位外出捕蛇的都是族中青壮。

    他立刻从身边桌上取出一个石碗,上前两步走到郭琛跟前,他一拍后背的紫葫芦,只见这紫葫芦的壶塞自行打开,一道黑色的浆液从中喷射出来,正好落在他手中的碗里。

    他双手端碗递到郭琛面前,“没想到尊使如此尽力,我九黎部地寡民少,没有什么天材地宝,只有老夫炼的这碗雪农汤还能入口,请您尝尝。”

    额郭琛看着巫老手中黑不溜秋的浓汤,光他能看到的就有一只紫头蜈蚣的头颅还有一个蝎子的敖钳飘在黑汤表面。

    这东西能喝?

    还雪农汤这叫五毒汤还差不多。

    可是身边众人却殷切的看着他,狼牙看着巫老手中的浓汤还咽了咽口水,一副隔壁家的小孩都馋哭了的表情。

    这时候骑虎难下,要是拒绝不喝,非得打起来不可。

    眼看着郭琛没有抬手的意思,巫老身后几位武士的表情已经阴沉下来,郭琛心中忽然灵机一动。

    他退后一步,朝巫老一拱手道;“多谢巫老!”

    然后伸出两指搭在巫老的石碗上。

    ‘吃货金蜈,快给我出来,开饭啦!!!’

    金蜈似乎已经对‘开饭啦’三个字起了条件反射,郭琛刚一打开蛊匣,它便猛地窜出,顺着血脉直达郭琛指尖。

    只听‘嗡’的一声震鸣,它浮在半空中开始吮吸碗中的黑色液体。

    本来看到郭琛不愿接碗,巫老还心中有气,待看清郭琛指尖飞出的金蜈蛊时,他握着石碗的手竟然不由自主的一颤。

    他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

    郭琛身上的蛊虫浑身披甲,目射金光,长有八足八翅!

    而且八支翅膀每支上面都好似生的一只假眼,肋下开着鲨鱼鱼鳃一般三道竖鳃,不停地吞吐黄绿色的毒雾,悬浮于空中之时竟然没有半点声音。

    “这是!!!”

    巫老还未出声,站在郭琛身边的娭毑老母却已经尖叫出来。

    “大哥小心,可是洪荒至凶之物——多目金蜈!”

    “啊!”

    巫老本来还不确定,听到娭毑老母的叫声,端碗的手立刻开始颤抖,其他人更是连连退步,胆小者已经准备夺路而逃。

    传闻洪荒至凶生灵,共有二十一种,五虫七禽九兽。

    五虫之中,有多目金蜈蚣,多足繁目,身若黄金铸造,水火无侵、风雷不入,无惧刀剑兵伤、无畏神力碾压。

    多目金蜈多匿于暗处,吞吐黄雾、目射金光,好袭杀生灵。

    那金蜈胁下黄雾、目内金光,可束缚世间万法,能腐蚀金刚躯体,生灵落得其中,必要恹恹不得动弹,经日化为脓水,一身精华为金蜈吸食,故有凶名。

    郭琛手里的这只多目金蜈虽然只有八足八翅,但是发起狂来,吞吐黄雾,整个部族估计无一人能够幸免。

    越想巫老的手越抖越厉害,金蜈飘在半空中,两次低头都没有饮到雪农汤,不由抬头瞅了瞅巫老。

    这一瞅不要紧,巫老立刻用手压住手腕,竭力克制自己继续颤抖。

    直待金蜈将碗底添了个干净。

    “咕噜!”巫老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用从没有过的温柔语气问道。

    “金蜈大仙,您吃饱了么,不够,老夫这里还有。”

    ps:求推荐票

    </tent>

    诸天养蛊模拟器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