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金蜈,出来吃饭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tent>

    自从金蜈蛊出现,黑羽蜂似乎感受到压力的存在,变的更加暴戾。

    它自从吞噬神性之后,身上总带着若有若无的威压,此时双翼一展,气势外放,真的如恐兽一般,舞动天风,玄色神光冲天,一对漆黑真翅的浮现出,拍击向前方。

    众人只感觉天空好像被压低,压低,再压低,直压得他们抬不起头。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在地上挣扎的鸦胜,他原本在地上宛若蚯蚓一样的向后挪动,看到黑羽蜂出现,他回忆起黑羽蜂噬咬时的渗入骨髓的疼痛感,吓的彻底不敢动弹。

    而被黑羽蜂气机笼罩的吞炎王蛇感受同样如此,不知是害怕还是体内药效上来,它浑身骨架松软,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可是黑羽蜂哪里会放过它,一头扑下直接趴在王蛇的七寸处,开始疯狂的撕咬。

    吞炎王蛇不断哀鸣,只是在地上滚来滚去,却连反咬一口的想法都没有。

    符季见过郭琛用黑羽蜂考问鸦胜,知道其凶残异常,立刻喊道:“尊使,请收尊蛊,莫伤了宝贝。”

    身后狼牙举着火葫芦跑了过来,他一拍葫芦的腹部,葫芦立刻发出了“蓬蓬”的鼓声。

    “赤龙香,回巢!”

    说来神奇,随着狼牙一声令下,红色的赤龙香裹挟着浑身松软的吞炎王蛇向火葫芦飞去。

    郭琛瞳孔颤抖化作黑羽蜂之眼望向这团红烟,这红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却好似有灵性一样,似乎是非常特别的一种烟蛊。

    这大荒之内果然无奇不有。

    仿佛知道自己一旦进入火葫芦将再无逃生的可能,吞炎王蛇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悲鸣,可是依然不能阻止进入火葫芦的命运。

    眨眼间便被吸入火葫芦中。

    就在此时,猛然听到“嘶嘶”又是一道嘶鸣,黑云峰上又冲出一道红光,众人抬头一看,竟然又是一条长约十尺的吞炎王蛇!

    这王蛇身上金线更加粗大艳丽,如明灯般的一双蛇眼,射出金色的光芒,阔口大张,露出四颗匕首一般的毒牙。

    从外形上来看,竟然比刚刚捕捉的这只还要狰狞凶恶得多。

    这第二条吞炎火蛇突然出现,气势较第一只还要猛烈,众人面色大变,不由自主的朝郭琛身后退去。

    此时,黑羽蜂刚刚飞回郭琛指尖,他抬头望向空中的王蛇,说来奇怪,这条王蛇出现之后,在黑云峰上盘旋了两圈,忽然露出畏缩害怕的神情,尾部急抖,竟然迟疑地不敢向下飞来营救自己的同伴。

    郭琛一笑,这吞炎王蛇怕是被黑羽蜂的威势吓住了。

    符季看的目瞪口呆,这黑云峰上生灵尽灭,就是被盘踞在上面的吞炎王蛇祸害的,平日里王蛇依靠飞射扑杀,不知害死多少来此捕猎的捉蛊高人。

    吞炎王蛇自己可不会起名,全是世间各部族人,用自己的生命堆砌出来北疆第一火毒的凶名。

    要不是自己族人有着独特的捕捉方法,也没人敢来此处绝地。

    可即便如此,巫老还是延请了一位尊者帮忙掠阵。

    只是没想到这位尊者竟然恐怖如斯!

    今天简直就像出了奇迹一样,这凶名赫赫的吞炎王蛇,死气怪样的缓缓飞前,半天也不近半寸。

    这北荒第一火毒,竟然,怕了!

    符季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他学着郭琛的话语缓缓吐出一句。

    “真是太吊了!”

    正在此时,郭琛一扬手指,指尖黑羽蜂一对羽翅震动连连,仿佛有一股大力要挣脱似的,化作一道又劲又直的黑光朝天际飙去。

    “嗖——”

    回到洪荒大地,黑羽蜂好似回到了家乡,身上肆意的气息越发狂放。

    那吞炎王蛇被黑羽蜂气势所骇,吓得怪叫一声,掉头就逃,真是连黑云峰顶都不敢回,而是慌不择路的朝山野大林中逃窜。

    看到王蛇逃走,此时有一物比郭琛还要心急,那正是被关在蛊匣中的金蜈蛊!

    只见金蜈蛊不停地用阔口旁的双钳叩动蛊匣的盒子,显得异常焦急,若是能吐人言它一定会大喊。

    “快放我出去!别让吞炎王蛇这孙子跑喽!”

    黑羽蜂平日食物不过是充满生命力的血肉,而金蜈蛊却以奇毒喂食。

    这北疆第一火毒——吞炎王蛇,对它来说不易于一顿送上门来的饕餮大餐,此时看到煮熟的鸭子要跑,金蜈蛊简直急得要死。

    郭琛立刻用意志锁死乙丑抽屉,黑羽蜂抓蛇还有可能留个全尸,看着金蜈蛊这个状态,一旦把它放出来,这吞炎王蛇被吃干抹净绝对没跑了。

    ‘你在里面乖乖的,这毒蛇,爸爸留着有用!’

    “嘶嘶——吱吱——”

    伴随着空中的嘶鸣,吞炎王蛇才逃出里许,就被黑羽蜂追上,它比上一只有骨气多了,回头就向黑羽蜂咬去。

    可是黑羽蜂的狩猎经验却比它不知道高出多少,它一个闪身咬住王蛇七寸就是一顿乱拧,吞炎王蛇一声怪叫,身体受不了疼痛改变了飞行方向,朝着郭琛飞来。

    还没飞出数百米,吞炎王蛇就发现这个情况,它调转蛇头想要再跑,黑羽蜂口器又是一拧。

    吞炎王蛇疼的直打哆嗦,不得不屈服在黑羽蜂的威势下,飞到了郭琛身边!

    郭琛一探手抓住吞炎王蛇的脖子,黑羽蜂大摇大摆的回到他的肩膀上,震动双翅一副炫功的表情。

    正当郭琛想要夸赞黑羽蜂两句的时候。

    身边符季大吼一声!

    “尊使小心!”

    只见装死的吞炎王蛇忽然睁开眼睛,它脖子诡异的扭动一下,竟然180度的调转头颅朝郭琛手腕咬去。

    滋滋滋。

    短刃般的毒牙扎入郭琛肌肉,顿时发出一阵阵好似电光激荡,又好似冷水浇在烧红烙铁之上的刺耳声音。

    “啊啊啊!”

    狼牙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尖叫,身边的其他野人也露出绝望的神情。

    符季更是已经拽出骨矛准备刺死王蛇。

    “你这畜生!百身莫赎!”

    符季心中一阵后悔,为何没有早早提醒郭琛。

    因为他们都知道。

    吞炎王蛇之毒。

    无药可解。

    “难道尊者就要就此陨落了么?”

    一阵阵尖锐的灼痛感从皮肤上传来,这是皮肤被毒素入侵的表现。

    郭琛满脸惊讶,他身负蛊匣,百毒不侵,对毒物的防御堪比圣驱,就是这样依旧挡不住这吞炎王蛇的剧毒,可见厉害。

    “你这家伙,竟然敢咬我!”

    他无奈的恰了恰腰。

    ‘哎金蜈,出来吃饭了!’

    </tent>

    诸天养蛊模拟器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