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好了,终于有种用我名字命名的武器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tent>

    在姜亘目瞪口呆的表情下,郭琛取出灵魂刻刀,蹲在地上一点点的勾画。

    这里是弩身、这是弩片、这是弩弦以及扳机。

    没错,郭琛想说的就是一代神兵——弩!

    姜亘眼神越来越亮,弓弩本就脱胎于弓箭,只是多加了蓄力的工具,他闭上眼睛心中估算,完全有制造出来的可能性。

    他盯着郭琛一阵赞叹,“这真是一件奇思妙想的武器!”

    在古典时代,伴随着弓弩和火枪的发展,个人武力在军队中越来越弱势,相比较人口众多又特别能生的人类,这种军国利器拿到洪荒世界就会成为人类压倒兽人最后一根稻草。

    “此种武器叫什么名字?”

    “弩!”

    “弩?”姜亘摸了摸下巴;“倒是一个贴切的名字!”

    他顿了顿,抬手指向郭琛身后:“你的族人好像来了。”

    郭琛一回头,看到身后林间影影瞳瞳,符季和其他赤发野人全都提这武器盯着姜亘。

    他眉头一皱,“怎么了,不是让你们在下面等我么?”

    “尊使,刚刚听到山上有闷雷声,害怕你有危险,便擅自带人上来了。”符季唯唯诺诺的回答。

    “哈哈哈,无妨,我和这位小友正在探讨兵器锻造之事,你们在旁稍待片刻。”

    看到姜亘红光满面,毛发须张,符季看着郭琛,下意识的问道:“这位是?”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炎帝之后连山氏姜亘,这位是九黎符氏符季。”

    郭琛介绍时并未觉得奇怪,可是符季的表现却吓坏了郭琛。

    只见符季听到姜亘的名字时,身体像是施了定身法一样,定在原地一动不动,嘴唇哆哆嗦嗦却无法发声。

    缓了足足两分钟,符季这才推金山倒玉柱的朝姜亘行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

    “晚辈九黎符氏,参见炎帝四子姜亘大统领。”

    额炎帝的四子?

    郭琛心中一愣!

    我去,刚刚姜亘说自己是炎帝之后,是真的‘炎帝之后’!

    我还以为是对自己祖先的尊称,原来炎帝真的是他爹!

    他一摸胸口悄然吐出一口浊气,当身处历史中,身边全是历史人物的时候,他依然有点不适应,甚至会生出荒唐的错乱感。

    身为炎黄子孙,我刚刚竟然骂炎帝的儿子傻逼我是不是再骂自己的老祖宗。

    看到郭琛露出诧异的表情,姜亘再次指着郭琛哈哈大笑:“你还真是个山野之人,我没想到大荒之上居然有人不认得我姜亘的名字。”

    他的语气中满含骄傲,这是发自骨子里的那种骄傲,祖祖辈辈无数先祖奋斗到此,终于在他们这一代成功击败了蚩尤,他也确实有种这骄傲的资本。

    “晚辈郭琛!见过炎帝之子!”郭琛礼正外衣朝姜亘深深一礼。

    “郭琛!好名字,等着弩制作完成,我便叫他郭弩!”

    郭琛又是一脸黑线。

    这时候姜亘突然看到符季背后五花大绑,用木棒穿着手脚像是提野猪一样拴着的鸦胜,奇道:“你们抓这蚩尤作甚?”

    郭琛走过去拍了拍鸦胜桀骜不驯的虎脸道:“回前辈,我抓个兽人,看看能不能给驯养成奴隶。”

    “奴隶,哈哈哈!有想法!有想法啊小伙子!”姜亘兴奋急了,他双手一拍继续道:“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次回炎城我一定也要驯养两只兽奴!”

    他从怀中取出一面金色令牌递到郭琛手中。

    “若是路过炎城可来寻我,此乃我随身信物,持此令牌可直入王城。”

    “哈哈哈!我去也!”

    姜亘脚下一踏,身体宛若惊鸿,几个箭步便跃出黑云峰。

    直到姜亘消失在视野之中,符季又再朝他的方向连拜三下,这才起身。

    “相传自逐鹿之战后,姜亘大统领便游戏人间,没想到竟然能再次让我等遇到,真乃真乃此生修来的福分。”

    他转身看向郭琛却又越发恭敬。

    虐杀虎老,生擒鸦胜,与姜亘侃侃而谈,甚至被他用其名字命名武器,这位郭尊者的实力犹如无尽之渊,越是探究越是被他震撼。

    郭琛却盯着手里的令牌看了许久,这令牌非金非木,上书一字正是“亘”字。

    最重要的是这盾牌一入手,便出现了一行小字。

    【恭喜你获得王城令牌,你可以到达炎城王城,用其开启一段隐藏剧情。】

    ‘这面令牌竟然可以开启隐藏剧情,这大荒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郭琛思索一会,便将令牌放入探索空间。

    王城离这里不知多远,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捕捉吞炎王蛇,这里因为姜亘在此锻锤,噪音巨大,四处生灵已经逃走。

    他和符季商量一下,决定再往黑云峰顶峰深入一段距离。

    众人扛着鸦胜上到一处小平台,这里地势平坦,平台上并列三池岩浆。

    这里更靠近岩浆口,温度更高,岩浆沸腾像是烧开的开水一样咕噜噜的冒着赤炎水泡。

    随着符季的一声令下,众人立刻行动起来,黑云峰上盛产吞炎王蛇,但也不是这么好捕捉的,大部分王蛇平日里都在岩浆中休眠,极难寻找,除非姜亘这样的神人,否则没人敢直接跳下岩浆摸鱼一样抓蛇。

    所以九黎部的人早就慢慢研究出了一种独特的抓蛇手法。

    只见狼牙从腰间取出数种草药,用随身石臼捣碎,混上青绿的果酒倒入鸦胜嘴里。

    “你!你们要干什么!”已经服下软骨散的鸦胜,此时,身体疲软完全用不上力气,眼睁睁的看着狼牙给他灌下药酒。

    这酒不过小杯大小,入嘴不值一口,可是灌下去之后,鸦胜还没挣扎两下就晕倒过去。

    实际上,本来为抓王蛇会提前准备一些小动物,可是有了鸦胜,这就被简化了。

    郭琛心中虽然好奇,但是为了维持高人的形象,脸上依旧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符季掐准时间,取出一把小刀在鸦胜手腕处一割,浓稠的绿色血液顺着伤口缓缓流出。

    说来神奇,这血液中竟然有着一股淡淡的无法明说的味道,闻起来似乎像是变质的鸡蛋味道,但是里面有掺杂了各种草汁的样子。

    他取出一颗石钟粘上绿血,拿出小锤轻轻敲击。

    “当——”

    石钟嗡鸣,不断颤抖,上面的绿色血液被震散成了水分子状态,一层层的向外飘荡。

    “当——”

    又是一声钟响,余音由绕空际,只见黑云峰顶,呼噜一声,飞起一道红光。

    “找地方隐藏!它来了!”

    </tent>

    诸天养蛊模拟器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