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心动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玉林身材魁梧,面相憨厚,但是能在武林闯出名号,也不是简单之人。他朗声说道:“金兄弟,我的一身功夫,大多都在双臂。我先以大半力道来跟你对战。”

    周臻笑道:“跟我对战,不需要留力。我天生神力,到现在为止,没有见过谁比我力大。”

    说完,他气沉丹田,像一个大猩猩一样,微微下蹲,双腿向外微弓。

    然后他运力左脚一跺,一声巨响,青砖铺成的地面就被周臻踩出一个坑,中间几块青砖变成了碎末,四周的青砖四溅开来。

    右腿迅速抬起,踢中了一块飞起的半截砖,脚面触及到了青砖后,才猛然发力,半截砖被他一脚踢向了南边的影壁。

    又是一声脆响,青砖砸在影壁上面,变成碎末,留下一个浅坑。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被惊呆了,盯向了周臻的双脚。

    周臻右脚的布鞋因为运力巧劲,没有什么损伤,但是左脚的布鞋被他一脚猛力,鞋面四分五裂,鞋底也断掉了。

    王子平打开了包裹,里面装着一双新鞋和一身备用的长袍,裤子。

    把布鞋递给了周臻,他才笑着跟众人说道:“金公子跟我比试,还要留力。论实力,他远超于我,我这个教官,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

    孙禄堂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金公子,你既然已经有了如此身手,还想跟老朽学什么呢?”

    周臻抱拳道:“我的力量虽然大,但这是天赋。王师父虽然力量远逊于我,也不如我身手敏捷,但是凝聚全身力量于一点的技巧,我远远不如。所以,我想学的是太极,形意,章,当了编辑后,近水楼台也能先得月。”

    她们家就母女俩,人口简单,十五个银元,够她们两个人过上温饱生活了。

    老太太表现的就热切多了,扭头跟冷清秋说道:“去魔都,一个女人家,到哪里能找到这么清闲又拿得出手的工作啊。”

    冷清秋问道:“金少爷,我很奇怪,金总理算是保守派,为什么你们的报纸却赞同革命呢?”

    周臻摇了摇头笑道:“对革命我们家还是比较支持的,但如果仅凭喊几句口号,吹几句牛,就想治理好这个国家,是不可能的。所以,革命可以,如何革命才是问题所在。

    冷小姐,你还年轻,不要一直想着远处,如何安身立命,才是眼前的问题。等你能在社会上站稳脚跟的时候,再考虑革命也不晚。”

    她斜瞥了周臻一眼。“你好像比我还小半岁,却在我面前装老气横秋。”

    周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向门外。“人的成熟与否,与年龄有关,却又不是完全寄托于年龄大小。今日过小年,也祝你们过年快乐。”

    冷太太连忙说道:“清秋,去送送金少爷……”

    冷清秋默默跟在周臻的身后,将他送到了院子门口,才开口说道:“金少爷不歧视女人工作吧?”

    周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白莲花一样的脸蛋,看的她有些脸红了,才开口说道:“我不歧视,我只担心你这么漂亮,会不会让其他同事无心工作了。”

    冷清秋脸色羞红,低头说道:“谢谢你帮我送来欧阳的信和礼物,也祝你过年快乐。”

    在家里过了小年,此后的几天,周臻就一直在孙禄堂的家中,跟他学习形意拳,八卦掌,太极拳的发力技巧。

    这个时代的武术家,大部分都胸无点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是孙禄堂不同,他可是已经出了三本书了,善于总结。

    知道周臻的所求,他就根据周臻的需要,把三种功法的发力技巧身体力行地传授给周臻。

    这些东西,是看书根本学不到的。

    许多地方,就像蒙了一层窗户纸,没有戳破的时候,你看的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但是一旦戳破,才会豁然开朗,原来是这样。

    最简单的比如课本,再聪明的学生,也需要老师来点拨,没有谁能靠自己看教科书就能从小学一直考进大学。

    武学更需要经验的传授,这涉及到了身体的运用。

    周臻每天早出晚归,原本的那些狐朋狗友都找不到他的人,也知道周臻是在故意避着他们。

    想到原剧里面,金家破产后,金燕西这么多朋友,找个工作都找不到,就知道这些朋友有多么不靠谱了。

    这些人,不搭理为好。

    金铨知道周臻每天在干什么,对他疏远那些狐朋狗友非常支持,还经常拿周臻来给三个哥哥做榜样。

    要是以前,他们免不了冷嘲热讽,可是现在,看在得了周臻大笔银钱的份上,都不敢跟他较劲。

    春节的几天,周臻陪着金铨拜访了一些重要人物,每天都是当乖儿子,乖晚辈,陪着那些大人物吃吃喝喝,闲聊一番。

    他这几个月赚了两百万可瞒不了了人,电影的票房还在增加呢。

    如今,电影票房已经将近四百万,一半都是他的。

    这部电影如今街头巷尾人人皆知,有心人都知道。

    所以,周臻如今也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惹来了不少嫉妒和羡慕。

    值得一提的是,白雄起过年也回来了,他得知周臻短短半年赚了百万,跟白秀珠关系一直很亲密和谐,对金铨更加尊敬了。

    现在他没有了反对金铨的想法,而是坚定了跟这个老师绑在一起的念头。

    他们是一家人啊!打断骨头也要连着筋。

    不过有一点周臻很头疼,那就是白秀珠跟几个嫂子说了在魔都的悠闲生活。

    那里比京城繁华,吃的玩的更丰富,上面又没有长辈约束,一个个心都飞到了魔都。

    周臻才不愿意她们撺掇几个哥哥也去魔都呢,要是他们也要去魔都,自己躲那么远还有意义吗?

    (有情人的情人节快乐,像我这样单身狗们,天天快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