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拜访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金铨虽然留学欧洲多年,思想进步,但是由于受老派人物的利益拉拢,实则属于既得利益者,成了保守派。

    保守派是没有好结果的,所以在原剧中,他被自己的学生造反,连个声援的都没有,可谓是众叛亲离。

    现在,周臻替他已经笼络住了欧阳于坚,东方日报在替他张言的时候,也偏向新派。

    这就塑造了金铨励志改革的新派形象

    金铨自己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认为自家的报纸不完全听自己的话,心里有些意见。

    不过他的一些指示,被周臻当做耳边风。

    所以这个时候,周臻必须要跟他解释一番为什么要这么做。

    父子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周臻解释了这个时代人们对变革的诉求,政治人物绝对不能逆流而上。

    金铨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意见,最少他对周臻的解释还是很满意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儿子是为了自己好。

    今日总理府的晚宴非常热闹,周臻用金钱把所有人的心都收拢住了。

    每个人都来跟周臻敬酒,周臻今日也稍微放纵了一下自己,喝了足有一斤半白酒,到达临界点。

    这个时候还没有喝醉,但是晕晕乎乎的,十分舒坦。

    晚饭后,王子平就出去了,半夜才回来。

    告诉周臻,他已经联系上了孙禄堂,明日孙禄堂会在家等着他们。

    因为两个老婆旅途疲惫,周臻也喝晕乎了,没有开战,刚好养精蓄锐,明日去会会这个天下第一高手。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周臻就醒了。

    大雪一直下,几场雪下来,外面的雪都有半米深。

    虽然寒风刺骨,但周臻依旧穿着单衣,在院子里活动着身体,把身体折腾的热气四溢。

    到了锅炉房这里,洗个热水澡,神清气爽,格外舒坦。

    因为雪太大,外面的道路车辆难行。

    不过因为明天就要过小年,采购年货的人很多,大街上依旧很多人。

    周臻为了躲避以前的那些不靠谱的朋友,饭都没有吃,就跟王子平两个人离开了家。

    他住的地方距离孙禄堂住的地方不是很远,如今的京城,到了三环就是郊区,坟场,本来也不算大。

    两个人没有开车,踩着冻成了几层的冰雪,走在热闹的大街上。

    雪下了三层,上面一层蓬松,中间一层是有空隙的冰雪,最下面就完全是冰了。

    每走一步,都发出簌簌的声音,有时候踩到空隙处,能听到冰块被踩裂的咔嚓声。

    每个人的鼻孔都喷着白气,仿佛修仙有成。

    不过一个个在寒风中哈着腰,让气势降低了不少。

    王子平裹着棉袄,哈着热气,把周臻带的礼物用麻绳绑在胳膊上,双手抄进了袖子里。

    周臻里面穿了一层羊绒衫,外面套了一件长袍,看起来就像一个学生。

    在普遍只有一米六的民众里面,周臻一米八五的身材显得非常高大。

    王子平羡慕地说道:“燕西,真是羡慕你这不怕冷的身板,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样,这冬天也不会冻死人了。”

    周臻对谁都是彬彬有礼,对自己人更是随和,从来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

    两个人熟悉了以后,周臻也不要王子平叫他公子,少爷了,直接以名字相称。

    王子平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叫的挺顺口。

    周臻摇了摇头说道:“只要国家富强了,自然不会再冻饿死人。”

    “难啊”

    周臻看到街边一处早餐馆人满为患,走近一看,是一家卖烧饼和羊杂汤的店铺。“不如就到这里吃,吃了身上也就更暖和了。”

    “你决定,我吃什么都行。”

    两个人要了一斤烙饼,一人一大碗羊杂汤。这家店的口味不错,烙饼外焦内嫩,清香扑鼻。

    羊杂汤汤鲜香浓,再放一勺红油辣椒,香辣可口。

    周臻喝了一碗还觉得不够饱,又叫了一碗,这才算吃饱。

    吃完早餐,两个人身上都暖和的多了,很快就来到了孙禄堂的住处。

    孙禄堂在武林的名号位于金字塔尖,三十年前就声名远扬。

    比武从来没有输过,各方名士拜入门下,比如英雄徐树铮就拜在他的门下。

    他如今还是总统府的武承宣使,他的日子比王子平要好过的多了,住的是三进的院子,门堂气派。

    王子平上前敲门,孙禄堂的一个徒弟来开门,他没有想到周臻他们来这么早,知道这是总理公子不能怠慢,慌忙打开了大门,迎了周臻他们进去。

    请了周臻的门房稍等,他进去通报。

    顷刻间,留着一丛大胡子,比王子平略瘦的老人就迎了出来。

    周臻看过孙禄堂的照片,但是见到真人,才发觉要比照片有气势多了。

    昨日王子平拜访显然已经跟他通气,远远就盯着周臻仔细打量,走到近前,用武林礼节抱拳说道:“金公子大驾光临,敝舍蓬荜生辉。”

    这句欢迎词说的有些不伦不类,但是周臻也能理解。

    他自小家贫,没有读过书。一直到了中年才开始研究易经,并且把易经融入了太极。

    他这一辈子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但是因为大部分精力倾注在武学上,其他地方自然有所缺憾。

    周臻也以江湖礼节抱拳鞠躬,说道:“末学后进久闻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不胜欢喜。”

    王子平笑道:“不用拜来拜去,今日咱们就是以武会友。”

    孙禄堂是1868年出生,今年已经64岁,但是身体强健,犹如中年,龙行虎步,气势逼人。

    一见之下,周臻就没有失望。

    三人走向正房,能看到不少壮年忙着捡盘子捡碗,显然刚才他们也是在吃早餐。

    一个容貌端庄的老太太站在正房门口,因为年岁已经花甲,不需要避见外客,她来待客,也代表了孙家对他的重视。

    孙禄堂有五个孩子,今日也全部出迎,周臻不等老太太说话,先快走两步,长揖到底。“见过老夫人。”

    老太太很和气,连忙过来扶。笑眯眯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折寿啊。”

    总理公子登门,对孙禄堂这个好名的高手来说,已经是值得炫耀的了,可不敢生受大礼。

    若是他们大咧咧地受了,传出去,京城这些官宦,可不会让他们好过。

    孙禄堂连忙插了进来,扶住了周臻的手,不让他拜下去,又介绍了自己的子女和得意弟子李玉林给周臻认识。

    相互寒暄完毕,周臻送上了礼物,他早已经得了王子平的通报,每个人的礼物都不缺。

    孙禄堂也送了回礼,是三本拳谱分别是形意拳学,八卦拳学,太极拳学,都是老先生所著。

    周臻对拳谱其实不在乎,他学过的武功比这个高深的多了。

    他现在只想学,如何在没有内功的时候,发挥身体的最大潜力。

    老太太收下礼物,带着女儿回了后院,孙禄堂将周臻迎进了正堂。

    请了周臻上座,众人依次坐下,孙禄堂吩咐弟子们铲雪,上茶,又忙活了好一阵。

    等他坐下,周臻就直接了当说道:“孙先生,在下一直对武学颇有兴趣,又因天赋神力,也算略有成就。但,见了王师父才知道,自己的天赋虽然高,自己闭门造车却是不成的。今日冒昧登门,想跟孙先生讨教一番,这太极,形意的拳法技巧。”

    昨天王子平登门拜访,已经跟孙禄堂说清楚了这件事,也说了周臻的水准高低,所以孙禄堂并没有意外。

    他笑着说道:“等弟子们将残血扫尽,你跟我的这个大弟子较量一番,也能让我知道你的真实水平。先喝茶”

    周臻看了看李玉林,对方憨厚地跟他笑了笑,一点没有铁臂苍猿的气势。

    除了李玉林,周臻还格外关注孙禄堂的次子孙村周。此人生性孤僻,沉默寡言,但是武术高强,被誉为建国后武术第一人。

    他比周臻要大几岁,已经结婚,有了两个孩子,他身材没有李玉林魁梧,却也气势不凡。

    因为相互之间的身份和年龄差异,双方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

    孙禄堂原本以为周臻会请教他一些武学问题,但周臻其实不认为这个世界有真正的武学。

    各种功夫,其实只是不同的技巧,能增加个人的格斗能力,想要跟笑傲江湖世界一样,完全不可能。

    如果不是为了研究发力技巧,他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人讨教,因为他相信,这种层次的世界没有一个人是他对手。

    所以双方只是闲叙了一会武林中的趣闻,听他们讲了一会儿故事。

    等院子清扫了出来,众人冒着飞雪来到了院子里。

    李玉林原本是李存义徒弟郝恩光的徒弟,属于带艺投师。

    他把李存义的东西学完了,在李存义的介绍下,来跟孙禄堂学武。

    他今年大约四十岁,对练武之人来说,正是最黄金的时候。

    他动作异常迅捷,力道异常浑厚,身体又松柔自如,功夫异于常人,享有“铁臂苍猿”的美誉。

    孙禄堂交待了一番不要攻击私处,以和为贵,还有些不放心,生怕伤到了周臻,下不了台。

    周臻心里不以为然,等他啰嗦完,摘下背在身后的包裹,王子平马上接了过去。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现在醒来码字,今天三更。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