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回京过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金太太对家里多了一个教官并没有在意,说实话,她觉得魔都的金公馆,还小了一点,服侍的人也少了一点。

    特别是儿子几个月的时间,就赚到手了几十万,她恨不得有几百人来伺候儿子。

    两个妻子知道周臻现在热心健身,也支持他把身体练的更强壮一点,所以更没有意见。

    王子平原本还想托人送信回家,不过知道下个月周臻他们就会回京城过年,他也能跟着回山东,就安心住进了金公馆。

    家里的人不多,周臻专门把副楼佣人房那边空出了一间房当练功房,尽量避免在母亲面前暴露实力。

    几个月之前,他还是一个普通人,现在成为高手,实在解释不通。

    只有王子平知道周臻的实力,把周臻当做了一个练武奇才。

    周臻力大无穷,体力充沛,格斗技巧高超,特别是一双腿,玩的出神入化。

    两个人私下比试,他还打不赢周臻。

    周臻唯一欠缺的就是挖掘自身的潜力,缺乏调动全身力量到一线的技巧。

    除此之外,他最多也只能教周臻八极拳和查拳的一些技巧了。

    而通过王子平,周臻也接触到了一个不同的圈子,那就是民国的武林。

    相比后世,如今的武林有实力的人更多,也少了那些浮躁,多了许多内蕴。

    江湖各门各派,各种武学,哪怕练武的人水准有高有低,但也各有绝学。

    就以精武会为例,这可不是霍元甲开办的,他只是精武会的武师。

    精武会是粤瑞祥少东家陈功哲在1910年与姚蟾伯,卢炜昌三个人联合创建的,再加上东瀛留学归来的武术家陈铁生,合称精武四杰。

    陈功哲祖籍广东,疯狂迷恋练武,为了精武会的发展,把家产都花了大半。

    后来陆续在广东和其他省份,建设了十多座精武会的分馆。

    每一家分馆,都招聘了当时著名的武术家传授武功。

    也是这个时期,华夏北方的拳法,大量流传到广东,南洋等地,造就了后世南方地区的拳法荟萃。

    后世的电影宣传南拳北腿,其实大部分拳法,也是北方传到南方的。

    周臻结识了精武会大量武术家,这一时期的武术家们,也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都不想被其他教官比下去。

    在他们这里,周臻又学到了不少各派的发力技巧。

    这是一个跟现实世界差不多水平的世界,没有内功,却有几百年来各门各派流传下来的武术技巧。

    哪怕这些人都不是周臻的对手,但是这些精粹的发力技巧,恰好是周臻需要学习的。

    周臻得知精武会日子难过,每个武术家自动减少报酬,就为了推广武术,混口饭吃。

    所以他大方的捐赠了一万银元,作为精武会的发展经费,这一善举通过媒体报道,全国的武术界都知道了,也让周臻第一次在武术界留下了名号。

    周臻在学习各派技巧的时候,也在考虑,自己现在已经把这个纯爱的世界变成了娱乐世界,再改变成武侠世界,似乎改变更大啊。

    只是,改变这么多,会不会让世界意志发现呢?

    到了十二月中旬,马路天使这部电影已经在全国各大城市上映,场场爆满,票房已经达到了两百二十多万。

    这不是因为看的人少,主要是拷贝不够,所以只能一场一场地放。

    靠这一部电影,现在电影公司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百万,而且后续还在收钱。

    黄金绒派了超过两百人在各大城市蹲守,监督电影票房,根本没有电影院的老板敢偷票房。

    周臻为之付出的不过是一人一月二十大洋的报酬,两百个人,一个月也才四千大洋,跟收入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

    周臻将大部分资金都收到了自己的手里,一部分换成黄金,放在了自己的空间里,另一部分,存在了银行中,换成了兑票。

    在这个世界,空间几乎没有什么用,出入有护卫保镖,周臻在空间里面就放了一把左轮手枪,还有一盒子弹,根本没有使用的机会。

    腊月十五,他跟已经来了魔都一个月的母亲一起返回京城,这次蒋妈没有回去,留在魔都守家。

    现在有钱了,周臻直接包了一节车厢,在车厢一头摆了几张床,能让母亲和两个老婆旅途舒坦一点。

    护卫和随从也都坐在这节车厢里面,占据了后面的位置。

    抵达沧州的时候,王子平问周臻借了两百大洋,派了一个徒弟送回家。

    他没有下车,准备陪着周臻一起到京城,拜访天下第一高手孙禄堂后,再回家过年。

    对孙禄堂,他比周臻更加崇拜,天下武林人士,他佩服的不多,孙禄堂占据了顶层的位置。

    他的这个态度,让周臻也有些期待起来。

    他现在接触的大部分武林人士都是有一些真功夫的,哪怕比不上他的体质,但是在技巧方面各有擅长。

    孙禄堂能被所有人推崇为第一高手,显然是值得期待的。

    车行到德州的时候,天降大雪,火车的速度几乎就在二十公里每小时,还走走停停。

    这也导致了后面的旅途非常缓慢,花了五天的时间,才抵达京城。

    京城也下了大雪,总理府接到了电报,掌握了这趟车的时间,直接派了车队,开到了站台上。

    让周臻意外的是,三个哥哥和两个嫂子,加上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全部都来车站接他们。

    只有大嫂留在家中,筹备晚宴,迎接他们回家。

    这不仅仅是因为金太太随行,更因为周臻现在变成了大富豪,几个哥哥现在都想巴结他了。

    在周臻的建议下,大哥二哥都被金铨安排到了军中,虽然没有直接领兵,却也算弃笔从戎。

    还别说,这个行为被媒体报道出来之后,金铨的声誉更好了。

    只有大哥二哥不开心,他们在街面上浪荡惯了,现在每天都要待在军营里面,每月只有三天假期,他们都有点受不了这个约束。

    不过,他们自己没有赚钱能力,要靠家里养活,也不敢违逆父亲的意思。

    这次见面,三个哥哥对周臻都客气了许多,言辞之间的态度,更趋于巴结。

    周臻也准备了几张五千银元的兑票,准备作为礼物送给兄弟姐妹们。

    只要他们不来烦扰自己,花点钱买个清净。

    车队回了总理府,金铨也推掉了行程,待在家中等他们回家。

    一进门,周臻和两个老婆就在他面前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父亲,儿子回来了。不能在父亲身边伺候,实为不孝。”

    金铨依旧端坐在沙发上,却眉开眼笑。“不用多礼,你现在能做出一番成绩,就是大孝。快起来……”

    周臻带着两个老婆起身,回头看了金荣一眼,他立即会意地端上来了一个托盘。

    周臻来到了金铨的身边,笑着说道:“父亲,孩儿有礼物送上。这次在魔都见到了一副董其昌的真迹,作为新年礼物,另准备了二十万银元,已经交给了母亲,留作家用。”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金铨原本伸向董其昌作品的手,也一下子停住了。

    金铨虽然是一家银行的董事,每年的分红也不到一万银元,金家毕竟不是生意场的人,家中资财一共也就几十万,不到一百万。

    这二十万可是现金啊!

    老大金凤举立即问道:“老七,你现在发大财了,可不要忘记哥哥们啊。”

    “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一人五千银元,花旗银行的兑票。送礼物不知道你们的嗜好,干脆送银子直接了当。”

    周臻笑着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九张兑票,给三个哥哥,三个嫂嫂,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一人发了一张。

    小妹金梅丽刚接到兑票,就被二姨太一把夺了过去。“你个小姑娘家的,手里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先保管到我这里,给你留着当嫁妆。”

    金梅丽是二姨太生的,是庶女,不敢反驳,撅起了嘴,拉着跟她关系最好的白秀珠的手臂。“嫂子,给钱都落不到我手里,我就等着你的礼物了。”

    白秀珠笑道:“好,一会儿你到我房间里挑……”

    一句话说的金梅丽又笑了起来。

    几个哥嫂依次道谢,一家人寒暄了一阵,金铨说道:“都散了吧,休息一会儿,准备吃饭。燕西你留下,跟我说说在魔都做的事儿。”

    几个哥嫂得了兑票,一个个都急着回房商议到底是存起来还是开销。

    就连金太太也准备先回房休息一会儿,大厅里就只剩下了父子二人。

    周臻回到了金铨身边坐下,金铨拿着董其昌的山水图看了半晌,才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这董其昌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山水画,这一手字,却的确是大家风范。”

    周臻点了点头,他盯着周臻看了半晌,说道:“去魔都了几个月,反而还壮了,显然你更适应魔都的气候。”

    周臻笑道:“有父亲遮风挡雨,孩儿自然活的逍遥自在。孩儿虽然在魔都,但是京城的消息魔都也能知道,父亲为国为家操劳,辛苦了。”

    金铨现在春风得意,周臻夸他,也正戳到了他的得意之处。“只要你们争气,我就是再累也开心。电报里面有些事也说不清楚,跟我好好说说,东方日报最近怎么一直偏向新派呢?”

    (这个世界的功夫设定跟现实世界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些发力技巧。不争论功夫的真实性,实战性,只当强身健体的技巧训练。)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