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就是拼命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沪政,欢呼声经久不息,一整局,不,从第二局开始,积攒了整整三局,三个小时蹦极不带绳的煎熬,瞬间侠啊释放了出来,迸发出的激情,就是持续不断的呼声,喊声,以及拥抱!

    情侣间相拥热吻,兄弟间肩并肩的相搂。

    彻底的沸腾了,绝望中的绽放,真的,那一刻没人相信真的能赢!

    两场连胜下的sk已经进入了他们如日中天的无敌状态。

    但是狼队做到了,他们打破了无敌,击碎了sk的黄金圣衣。

    “哇啊啊!”游小熏欢呼着,又蹦又跳,脑子里面除了兴奋的快乐,一片空白……

    “学姐……哇啊啊……”

    快乐嘎然而止!

    在看到水晶爆炸的瞬间,她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以为身边的人是他……

    原来习惯从来没有变过。

    还好,被她一激动顺手捞过来的身边人是陪她一起的学生会的小师妹……

    游小薰沉默了,脑海里全是她和司马仪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认识,是他笨手笨脚的过来说手机丢了,借她手机给自己打个电话,真是蠢办法,但是越蠢越好用……

    第一次打电话约她,他居然叫她去打篮球,害她花了几百块买球衣球鞋,要不是她正好选修了篮球,谁要理这种笨蛋……

    第一次约会,他居然带她去网吧打游戏,要不是暑假的时候她表弟教她玩了英雄联盟……

    第一次做他辅助……

    第一次收到他的礼物……第一次送他礼物……第一次一起过生日……

    这一段时间自己都做了什么?

    或许道理上她是对的,但是真的考虑过司马仪怎么想吗?

    看着大屏幕和周围热闹的人群,一种冲动涌上心头,游小熏忽然就拔通了那个号码,电话刚一拨出去就通了。

    “司马,我们和好吧。”游小薰直接的说道。

    另外一边很沉默,这种反应让游小薰的心开始跌落。

    “小熏,我们结婚吧。”

    美国……

    周旭阳和许天也在振臂高呼,挥舞了一下周旭阳连忙坐了一会去,……奶奶的,刚刚只是冲动而已。

    周围的北美观众都很热情,他们固然喜欢看王者加冕,但是也喜欢勇士斗恶龙,周总的英语很好,他可以清楚的听到北美观众热情且夸张的赞美。

    “还剩最后一场,bo5打成bo1了。”许天重新坐回到座位上,长舒口气,这一场,是真的惊心动魄,说真的,从毕业到现在坐在这里,他都感觉跟做梦一样,英雄联盟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

    周旭阳已经恢复了平静,“淡定,sk在淘汰赛决断的bo5是全胜战绩,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打第五局。”

    许天点点头,“气势上我们小优,但这对sk不会有太大影响,双方队员都处于巅峰状态,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波动,关键看教练了。”

    周旭阳默默的点点头,说真的,他一开始真没看得起张球这个教练,甚至找人调查过,然而,他看走眼了,这第四局选出时光的时候,他想骂人了,在他看来这是错过了放手一搏的机会,然而……教做人了。

    教练就是教练,看来以后是要考虑一下自己喜欢干扰教练战术的问题了。

    “不过我刚刚看008下去的时候一直揉着腰……千万别出事儿啊。”

    在lpl,发哥腰伤的事,基本上都知道个七七八八,连打四场,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如果不是有影响的话,狼队也不会强行练“小号”。

    周旭阳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和许天问道:“小海的手艺怎么样?”

    “啥手艺?”许天愣了。

    “家传针灸,上次你手腕痛不是他帮你扎过两针?”

    “对哦!挺猛的!几针下去,很快就不疼了,老板,我去问问?”

    “看什么,去啊。”周旭阳翻了翻白眼。

    他不是针对谁,只是希望lpl的成绩好点,这样他的投资才会有回报,毕竟大盘好了,大家都好。

    许天美滋滋的一路小跑,怎么说呢,老板还是个非常有大局观的人。

    ng休息室。

    大家都很欢乐,008是扶着腰下来的,一走到后台,优越狗带着理疗医生一左一边把他架回来的。

    他已经很久没打这么长时间了,一回到休息室,就只能趴在按摩床上……那不全是痛,而是一阵又一阵的酸软无力,像潮水一样拍打着他的意志。

    “008没事吧?”张球既担心又后悔,第二场的时候,其实就应该轮换张断水上一场,让发哥中间休息一个小时……

    人都是贪心的,关键时刻收不住,选择孤投一掷是本性,但是,身为教练,他应该掌握好每个选手的极限,而不是把队员往死里用。

    头埋在按摩床的气洞中的008发出笑声,伸出右手,比出了一个ok说道:“放心了教练,只要死不了,我就一定能打!”

    话很轻松,大家也看不到发哥的表情,但是谁都听得出来,这话……是发哥呲着牙从嘴里面挤出来的。

    张断水双手绞着衣角,他只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菜,但凡他有点用,能顶个一场也好。

    李牧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喝着加了双倍糖的甜牛奶,吃着巧克力,和only的对线,很消耗很兴奋,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在休息的时候保持好状态。

    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敲响了,卓云海探头进来:“那个,方便我进来吗?”

    一般情况,休息室是不允许没有通行证的人进入的。

    “是小海啊,快进来。”

    张球热情的把卓云海拉了进来,“小海是不是有什么战术……?”

    不过话才说到一半,张球就愣住了,卓云海身后还站着个老卓,普通的理疗卓云海可以搞搞,但是发哥这种情况真不是他这样的二把刀可以随便弄的,但正好老爹也在。

    “发哥的腰……如果方便的话,也许我爸可以帮点小忙,爸,你看看吧。”

    原来叶芷萱请来的医生听到了情况,用英语询问,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在美国用针灸是要有许可证的。

    “老帅哥”面对质疑很淡定的点点头,是的,老帅哥不但有,而且还是这里的中医协会的副会长,在了解了老帅哥的身份之后,医生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弯变成了助手。

    老球万分热情的表达了感激,然后在李牧肩上拍了一拍,“老狼,走,我们去外面抽根烟。”

    两人出门,来到专门指定的吸烟口,老球点了根烟,猛吸一口,在李牧面前就不需要装逼了,好紧张,真他娘的紧张,日了狗的紧张。

    “小白和小夜的信心打回来了,要最后一把了,他妹的,你怎么想?”

    真正的最后关头了,赢,不仅仅是赢,是赢下sk,挺进决赛!

    见李牧不说话,张球继续自言自语,“我有点犹豫,是继续上一把的时光,还是让你打输出,我怀疑朱镇钟会给only拿功能中单,现在盘活全队的节奏更重要。”

    老球欲言又止,李牧笑了笑,拿过烟抽了一口,然后呛的难受,“靠,这破玩有什么好抽的。”

    要是换个时间点,老球一定怼回去,顺便教一下李牧什么是男人,但现在他没这个心情。

    “你是担心sk的调整能力,第四把之后他们一定会调整,如果前期被僵持住了,后面就没法打了吧。”李牧说道。

    张球猛点头,“不能小看这帮人,说真的,整体实力这块,我们差点,其实左右都是拼。”

    “让我来吧,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李牧笑了笑。

    是的,他等这一天,真的很久很久了。

    老球用力捻灭了烟头,左手用力的拍在李牧肩上,重复道:“懂了,看你的了!”

    第五场,绝对是最难的一场,战术博弈,心里博弈,最重要的是,核心是什么。

    没人知道结果,但必须选择自己的判断。

    烟抽完了,两人回到休息室,所有人都在等他们了。

    008也已经坐了起来,老卓正在亲手给他贴止痛药帖。

    张球拍了拍手:“兄弟们,我就不多废话了,第五局了,干掉sk,吃香喝辣去洛杉矶打决赛!”

    李牧深吸口气,全力的吼了出来:“狼队必胜!”

    瞬间,所有人气血都涌上了脸,“狼队必胜!”

    “狼队必胜!”

    “狼……”

    发哥也想吼,被老卓,一把按住了,一口气提不上来,没能喊出声,“你就别用力嚷嚷了,败气坏血,小声点没事。”

    “狼队必胜。”发哥听话的小吼了一声,嗯,舒服,腰还真没那么痛苦了,“卓医生,感激不尽。”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们老赢小海,不过……加油!”

    竟然一直古板的老帅哥都皮了一下,休息室里的气氛变得舒缓了一些。

    李牧嘴角露出一个下弦月的弧度,看看手机,没有消息,但他忍住没给悠悠打过去,相信悠悠也是在等他最后的胜利!

    他也会用胜利的行动告诉悠悠,而不是喊口号。

    第五场,就是拼命了。

    sk休息室……

    朱镇钟并没有和之前几局一样教训队员,而是主动的承担起了责任,“你们的表现已经完美,这一局,我的bp出了破绽,对方抓住了,是我低估了他们打野的奈德丽。”

    第三ban,应该给到豹女,而不是觉得对面打野的豹女一般,而把豹女当成将军的棋子放了出来,他的想法是,对面选了玩不好他拿到自己想要的,不选就可以让clib拿到梦寐以求的豹女打野。

    “但是,我们是sk,我们从来没在国际赛上输过五番战,接下来,你们要相信自己的实力,全力以赴的把实力拿出来,除了你们自己没有人能成为你们的对手,only,尤其是你,这一把,需要你承担更多,三连冠在等着我们,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sk必胜!”

    “必胜!”

    短暂的休息时间过去,随着双方队员的再次入场,体育场中,响起了bo5最后的战歌——银痕——silver scrapes!

    只有当bo5打到最第五局,才会出现的战歌,编曲: danny arthy、proto shredanoid (reix)

    现场,人们在战歌声中欢呼如潮,而在国内,lpl各大线下观赛活动的现场,所有人的喊声已经超越了想象,无法形容,从未有过的激动,紧张,刺激以及兴奋!

    张球听着战歌,全身战栗着,2012年,老woe在欧洲冲击世界冠军,对阵欧洲强队时,因为网络故障,那一场比赛,鏖战了八个小时!

    在这八个小时的暂停时间,现场播放的就是这首银痕!silver scrapes!

    最后,他们输掉了那场八小时的大战,失去了冲顶s2世界总冠军的梦想。

    时光流转,来到现在,他是一名职业教练,和他的队员在一起。

    “兄弟们!”张球深吸口气,“开始了!”

    设备调试完毕,双方进入禁用/选择(bp)阶段。

    解说台,寒星已经平复了情绪,和大家抱歉之后,正色的介绍情况道:“战歌结束,最后一场的bp开始了。再和大家介绍一遍,如果是刚刚打开直播的观众朋友,请注意,这是英雄联盟s6世界总决赛的半决赛现场,由ng对阵sk,目前赛况是2比2平,正在进行的是第五局的banpick。”

    “是的,经过四场鏖战,比赛来到了决定命运的第五局,这一场的蓝色方是sk,红色方ng,sk的前两ban已经出来了,瑞兹和辛德拉,而l狼队的第一手ban,给到了赏金猎人。”哈哈接着解说道。

    卓云海分析说道:“sk是不会把这两个英雄给老狼的,这是老狼的必胜英雄,而赏金是狼队这边绝对不能放给对面的英雄,下一手,狼队ban掉了豹女,上一场,tank的豹女已经证明了这个英雄现在是野区最无解的打野,也绝对不能给蓝色方的sk有一抢豹女的可能。”

    接下来,sk最后一手,ban掉了奥拉夫!

    “有些意外,奥拉夫其实sk可以留给自己首抢的。”卓云海有些不同的看法。

    “但是上一局clib的奥拉夫玩得太崩了,还是要考虑一下clib的心态问题的。”寒星用女性细腻的视角补充地说道。

    而张球最后一ban,给到了铸星龙王,only的龙王,就相当于李牧的瑞兹,比赛当中,从来没有输过。

    但是卓云海一脸凝重,“这样一来,杰斯、婕拉还有寒冰射手都放在外面,看sk一抢什么了。”

    随着禁用的结束,双方进入到选用(pick)阶段。

    “sk一抢卡尔玛!”哈哈叫了出来,很意外!

    “以ban代选吗,上一把,rider选手的卡尔玛辅助已经打出了自信了的。”寒星说道。

    “从sk的角度来看,狼队的下路组合,是他们最容易击溃的破绽,所以确实是有这种可能性的,但是毕竟是朱镇钟教练,后面肯定还会有变招。”

    “但是这样一来,他们是把寒冰射手放给狼队了,狼队会不会抢一手寒冰?”卓云海说道。

    “抢寒冰!”作战室,张球眼睛瞪大了,他其实做好的准备,是对面一抢寒冰的,现在sk一抢卡尔玛,那他肯定要把syer打出手感来的寒冰射手给抢过来,bp的核心关键,就是破坏对面的战术体系的同时,同步整合调整出己方的战术体系。

    寒冰射手艾希,显然是sk今天的最重要的战术核心英雄,在only退让绝对c位后,sk的多核打法,其实是更倾向于把比赛拖到adc可以接管比赛的时间阶段。

    至于第二选……

    张球犹豫了,这个时候,暂时不确定对面卡尔玛位置是中还是辅助的情况下,他想先给成封抢一手打野,在奥拉夫和豹女都被ban的情况下,剩下能用的打野,其实就只有蜘蛛和盲僧,毕竟对面是clib,选其他打野,在野区没有足够的刷野效率和作战能力的话,肯定会被他搞到鸡犬不宁。

    “老成,要不给你拿个蜘蛛吧。”张球考虑了一下,和成封商量说道。

    “球哥,你觉得这一把,clib那货,蜘蛛和盲僧,他会选哪个?”

    “应该会是盲僧。”

    成封笑了笑,坚定的找到了盲僧,点击亮了出来,“球哥,之前那局我没敢选盲僧,这一局,给我个机会,说实话,我今天不想再看到clib的盲僧。”

    clib的盲僧,是真的carry,但是ban位有限,如果成封能以选代ban……

    “你确定你能玩?”

    “能。”

    “有多能?”

    “赌上职业生涯的能!”成封深吸口气,三分玩笑,七分认真,他不应该有怯懦,队伍需要他,他知道如果让clib拿到盲僧,节奏就起飞了,对方这一把是要弄他。

    作为一名打野,怎么能不会玩盲僧呢,他是个老瞎子,很老的那种!

    “行,那就盲僧。”张球点点头,没说多余的。

    这一手,朱镇钟并不意外,能拿到盲僧最好,毕竟现在clib手感很热,但是没有盲僧的话,蜘蛛也是clib最有把握的打野英雄之一,这就是英雄池。

    反手,朱镇钟让sk拿下了荆棘之兴婕拉,以及未来守护者杰斯!

    轰……

    现场的呼声瞬间布满了整个场馆,杰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