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5章 几个菜喝成这样?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ntent

    某视频网站。

    评论区。

    “这个预告片有点东西!”

    “何止是有点东西,简直碉堡了好吗?!”

    “果然前段时间的那个消息是真的!他们真的打算将全息技术用在国庆的庆典上!”

    “不可能吧,那个视频里头的全息投影仪,就电筒那么大,咋把整个体育馆都给包进去?!我敢肯定又是噱头!”

    “我是全息投影行业的工程师,利益相关就不说在哪家公司上班了。目前业内技术方面做得最优秀的是日国的ntt公司,只有他们才掌握了这种大型体育馆内搭建全息投影系统的技术。我们公司虽然也能给舞台搭建全息投影系统,但无论是规模上还是画面的拟真度都差了整整一代的技术。技术优势不是靠宣传海报yy出来的,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可是前段时间放出的那个视频里……被吓到了的好像就是ntt集团的工程师?”

    “人家只是被吓到了,这能说明什么?我扔一坨翔到你脸上,你还不是得被吓到?”

    “好想快点到国庆,太让人期待了!”

    引发热议的不只是国内各大视频网站的评论区,外网上讨论的声浪也是一波高过一波,很久之前在那段星空科技工程师展示全息投影仪的视频刚刚放出的时候,墙外的吃瓜群众们就在议论着这款技术会不会出现在十月份的庆典上了。

    现在看来,还真让网友们给猜到了。

    华国国家庆典办公室不只是打算在庆典上采用全息投影技术,而且单看这预告片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他们似乎还打算将整个体育馆都沉浸在全息影像之中。

    相当于,整个体育馆都是舞台。

    这得用多少台全息投影仪才能做到?

    不管是从事该领域工作的工程师,还是坐在电脑前的吃瓜网友们,都无法想象。

    也正是因此,这场庆典的热度不断的升温,甚至于有点儿超出了庆典办公室和星空科技这边的想象。

    除去通过各种渠道送出的票之外,第一波放出的一万张门票,居然在刚刚放上官网的一秒钟就被抢光了。

    原本在开始放票之前,欧主任还在和陆舟开玩笑,这门票会不会放出来就秒光,结果没想到还真特么秒光了。

    玩笑变成了现实,欧主任反而有些慌了。

    毕竟这种国家庆典,主要还是为了给全国人民看个热闹,赔本赚个吆喝,靠门票赚钱是不存在的。

    一个亿的硬件投资,再加上两千万的制作成本,国家庆典办公室光在这场庆典上花费的预算就高达12亿rb。

    按照两百块一张的入场门票,就算是把三万个临时座位也加上去,卖他个11万张票,也才2200万rb的进账。

    算他能拉到两三千万的赞助,撑死了也不过五千万的进账而已。即使是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国家庆典办公室依然要在这个项目上“亏”至少七千万。

    这还不考虑场地租金。

    但相对的,如果这七千万能够买全国人民一个高兴,让国家更加的团结、有凝聚力,那也不存在什么亏不亏的问题了,哪怕再多花点钱都是值得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却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抢到票。不只是如此,绝大多数的票还让经验丰富、设备先进的黄牛们给卷走了。

    各大二手票平台上已经开始出现黄牛票源,并且价格不约而同地都翻到了十倍以上,普通票卖出了贵宾票的价格,最贵的甚至飙到了五千。

    这样的结果,可没把欧主任的鼻子都给气歪了。

    为了打击黄牛,庆典办公室很快修改了售票方式,将原先的零点统一放出一万张票的策略,改成了实名制举牌,随机摇号放票,并且售出的门票与身份证绑定,这样一来才算是勉强遏制了黄牛市场。

    不过相对的,一般人想要拿到门票到现场观看,似乎变得更难了?

    几乎就在购票策略调整之后的一个小时里,实名制举牌买票的人数便超过了2000万,并且还在持续增长,被抽中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

    2000万是什么概念?

    上京市的常住人口也才两千多万而已。

    可想而知,民众们对于这场国家庆典的热情,究竟有多么的庞大了……

    ……

    高铁上。

    二等座车厢。

    在乘务员小姐姐的帮助下,陆邦国和方梅将行李放上了行李架,坐在了座位上。

    也许是列车型号的问题,车厢首排的座位自带一张可以用餐的桌子,桌子的两边都有座位,而且是相对摆着的。

    凑巧的是,对面坐着的也是一对老人,看面相年龄和陆邦国他们也都差不多大,甚至连气质都像极了。

    列车开动了之后,闲的无聊的陆邦国偷偷地打量了对面那个老头一眼,发现那老头儿也在打量着他。

    一不小心,两人就这么对上了视线,大眼瞪着小眼。

    这会儿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又显得有些尴尬,再加上老陆又是那种嘴巴和手都闲不住的人,于是便主动扯开了话匣子。

    结果没想到的是,对面那个老头也是个健谈的主,俩人聊着聊着,没过一会儿便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似的,谈天说地了起来。

    “你们是去上京干啥的?”

    “看阅兵!”

    “阅兵?呵,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看的。我就没见过谁看阅兵,是坐二等座去的。”

    陆邦国呵呵一笑,正要驳回去一句,我儿子不但能看,还坐特等席上看,站着看躺着看都没人管,结果不但被坐在旁边的老婆给掐了一下,还挨了一记白眼。

    “少给你儿子添麻烦!”

    “我就是……”

    “什么你就是?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你知道有没有人在拍你?你想给大家伙看看,大院士的家人怎么飞扬跋扈的吗?”

    听到这句话,陆邦国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说哪有人那么无聊天天开着摄像头。

    不过涉及到儿子的事情,他也不敢和老婆顶嘴,只得委屈地小声嘀咕了句,为自己开脱道:“这也算飞扬跋扈啊……”

    “这还不算!你别以为我知不知道,你刚才想说啥!”

    看着夫妻俩人咬着耳朵,坐在两人对面的老头呵呵笑了笑,眼神中却是不禁有些羡慕。

    真好啊。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恩爱的。

    不像他,老婆一上车就在打瞌睡,理都懒得理他。

    注意到自己和老婆拌嘴的时候,似乎忘了对面还坐着个外人,意识到这一点的陆邦国赶忙轻咳了一声,结束了和老婆的絮絮叨叨,重新摆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

    “那你们呢?”

    “看庆典!”

    “庆典?”

    见陆邦国一头雾水的表情。那老头的脸上顿时浮现了一抹自豪,但还是假惺惺地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

    “哎,我那儿子啊,别的别什么,就是太孝顺了!鸟巢那边不是要搞什么国家庆典吗?非要请我们过去玩,还给我和老伴儿买了两张鸟巢的门票。据说贵宾座位两千块钱一张呢!”

    “两千块钱一张?!那你啥座位?”

    “两百块一张的。”

    “……”

    陆邦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似的张了张嘴,紧接着看向了坐在自己旁边的方梅,小声问道。

    “鸟巢要搞庆典?什么庆典?我咋没听儿子说过?”

    方梅无语的白了他一眼,说。

    “你天天看新闻都不知道?我都看到了!”

    陆邦国不好意思一笑。

    没有他儿子的新闻,他基本上都打瞌睡过去了。也许是看到了吧,但他根本没往心里去,可能吃完饭也就忘了。

    原本他对庆典的东西也不咋感兴趣的,但一听说是在他还没去过的鸟巢举办,而且别人好像都挺期待的,他的心里头不禁也有些痒痒了,于是拉了自己的老婆一把,小声地提议道。

    “……这阅兵咱们也看了几回了,但几次来上京都没去那鸟巢体育馆……要不这次,咱就去看那个什么庆典?”

    方梅有些心动,但表情还是有些迟疑。

    “不会给儿子添麻烦吧?”

    陆邦国摆了下手说:“这有啥麻烦的,才两百块的门票,他也不差那点钱。要不是不会网上购票,我自己都买了。”

    “那……等下了车打电话给他,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将两人的对话从头听到了尾,坐在两人对面的那个老头呵呵一笑,脸上没有更多的表示,心中却是不屑地哼哼了两声。

    几个菜喝成这样?

    又是在飞机上,又是看阅兵,还弄什么贵宾票……瞧把你能的。

    一句话,真特么能装!

    ……

    另一边,乘坐飞机的陆舟,也平安抵达了上京的机场。

    当他和陈玉珊在礼宾司的迎接下,穿过贵宾通道之后,一辆黑色红旗已经停在了出口处。一位穿着西装的公务人员替他拉开了车门,当他上了车却是发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个男人,好像……

    有点儿面熟?

    “陈叔?”

    “爸?”

    几乎是异口同声,坐上车的两人发出了意外的声音。

    心情复杂地看着后视镜中的陆舟,看着那个让宝贝女儿过年都加班回不了家的男人,两鬓微霜的陈宝华沉默了一会儿,想骂两句又不太敢,最终叹了口气。

    “陆院士,你好啊。”

    总觉得这声“你好啊”里面透着无尽的意味深长,但陆舟这会儿也没那个功夫去细品了,不好意思一笑说道。

    “陈叔好。”

    “我一般好,你好就行了。”

    陆舟:“……?”

    见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陈玉珊有些不满地看着老爸说。

    “爸,你咋不和我打招呼?这样不好吧?”

    “你是爹还是我是爹,跟你打什么招呼!你和我打招呼就行了!”

    “切,直男!”

    看着父女俩拌嘴的样子,陆舟的嘴角不禁翘起了一抹笑容。

    说起来,学姐也好久没有回家了吧。

    在外地工作确实不容易。

    虽然看着好像很自在,但果然时间长了,还是会有些想念……

    就在这时候,陆舟忽然想到,自己的父母这会儿还在路上,于是看向了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陈叔,不好意思说。

    “那个,陈叔,麻烦你……能帮我安排辆车,去接下我爸妈吗?他们——”

    陈宝华::“我知道,在高铁上,班次g5xx,还有25分钟到站,我已经让我的同事去接待了,这个你放心。”

    陆舟:“……你们还真是神通广大。”

    陈宝华终于有点儿得意地笑了笑。

    “那必须的。”ntent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