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相互的试探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沉吟良久之后,太攀终于还是选择了问这个问题,想要借此机会搞清楚这个被埋葬了近三千年的秘密。

    而且,玄绝先生的传承成为禁忌的原因,要说清楚,势必还要提及当时的局势,以及玄绝先生的来历等等,而这其中所牵扯到的东西,对于每一个修行者而言,都是珍贵无比的信息。

    “原因的话,云道友其实已经猜到了不是吗?”袅袅的烟气之前,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求道才是出声。

    “玄绝先生的传承,有着控制人心的力量,高祖登极的时候,帝国境内,神境大修五千余,然而这五千多的神境大修当中,有着超过两千人,都是在不知不觉间被玄绝先生控制。”

    “这些人当中,既有散仙,也不乏有九大宗派的存在……”

    “在诛杀了玄绝先生之后,众位人间半仙们,也参悟过玄绝先生的传承法门——他化自在经。”

    “至于参悟的结果——三位半仙巨擘,在不久之后莫名横死!”

    “于是,玄绝先生的传承,便是成为了彻头彻尾的禁忌,且不留文字,在各大宗派的记载当中,也只是以禁忌两个字,一笔带过。”

    徐求道简明扼要的,将太攀想要知晓的东西,讲了出来。

    “不过云道友,很多时候,知晓了不该知晓的事,并非是一桩好处。”徐求道的目光当中,不乏威胁之意。

    “徐道兄知晓最为稳固的联盟,需要什么条件吗?”太攀从云床上起来,在这静室当中,一步一步的往前,最后停在徐求道的面前。

    “第一,是双方有着共同的目的和利益。”

    “第二,双方若是没有共同的信仰,那最好,就各自捏住对方致命的把柄。”

    “如此,才能保证双方不会莫名的自相残杀,相互谋算。”

    “今日我对向道友之前,若是传了出去,风雷道势必是杀我而后快。”

    “然后,徐道兄的秘密若是也传了出去,那徐道兄的境遇,也不会比我好。”

    “故此,到现在为止,我和徐道兄,才算是有了彼此信任的基础,不是么?”如果说在之前,太攀还有着要和徐求道结交的想法的话,但在太攀从徐求道口中,知晓了玄绝先生的传承名为他化自在经之后,太攀便是彻底的绝了这想法。

    这一方天地当中的修行者,或许不明白‘他化自在’这四个字的分量,但太攀的脑海当中,还有一段幻梦一般的经历,而在那经历所带来的无数已经发生过的,亦或是将要发生的那些传说当中,有一条传说,便是关于‘他化自在’的。

    佛祖成佛的时候,有天魔跨界而来,与佛祖辩法,虽然输了,但这天魔留下的一句谶言,却是叫成佛之后的佛祖,为之落泪不止。

    那天魔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破坏你的佛法。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

    而那天魔的称谓,便是,他化自在!

    虽然这一方天地之内,并没有佛的传说和痕迹,但这并不代表者,佛不存在——这一方天地,只是天庭之下,恒沙一般,不可计数的天地之一而已。

    太攀相信,佛,是存在的——传说被佛镇压的齐天大圣都出现了,与齐天大圣并称大圣之名的覆海大圣,也出现了,以及天庭,亦是出现了,那佛的出现,当然也是理所应当。

    至于说玄绝先生一卷化神贴祸乱天下成为禁忌之事,在他化自在这四个字出现的时候,太攀就已经是相信了徐求道的说法。

    他化自在天魔,本来就是惑乱人心的天魔。

    除了这无与伦比的忌惮之外,令太攀断绝了和徐求道结交的想法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从太攀的眉心天门,从这眉心天门的更深处,从那一个才刚刚凝结成型的神胎当中传来的一种感觉,一种厌恶,且不屑的感觉。

    恨屋及乌之下,连带着太攀看向徐求道的目光当中,都是有了隐隐的敌意。

    “那么,下一个问题。”感受着太攀身上陡然而起的忌惮之一,徐求道丝毫不以为怪,若非是他得了玄绝先生的传承的话,他对这传承的忌惮,绝对比此时的太攀,还要来的剧烈。

    问出第二个问题来的时候,徐求道也是从衣袖当中,取出了一个玉瓶,放到了面前的几案上,那玉瓶当中,便是先前徐求道允给太攀的春秋孕元丹。

    “道兄请问。”太攀将这丹药收起。

    “道友为什么会选择我?”

    “昆仑山,风雷道,乃至于其他,道友的选择,应该有很多,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跟我合作?”

    “不要说什么一见如故之类的话。”徐求道沉下脸色,目光当中,满是森寒。

    而太攀此时,心下也是一片压抑。

    徐求道的问题当中,丝毫不掩饰其间的杀意,这也即是意味着,若是太攀的答案,不能叫他满意的话,那两人虽然还不至于彻底的撕破脸皮见个生死,但绝对不可能在合作下去,而且在今日之后,两人都会想尽办法的,将掌握了自己秘密的对方,给逼进死地。

    “理由?徐道兄难道不知吗?”太攀的脸色阴沉,目光当中,也满是压抑,良久之后,太攀才是叹了口气。

    “九大宗派,高高在上,几乎是掌控着这天地之间的一切,无孔不入。”

    “灵药,法器,经典等等,无一不在九大宗派的控制之下。”

    “如我之辈,天资纵横又能如何?”

    “九大宗派覆压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更不要提成就半仙等等。”

    “就好比这一次,这玄绝洞府之行,若非是时局紧凑,徐道兄你已经来不及找到其他的人,那你会选择我吗?”

    “恐怕不会吧!”太攀冷笑着道。

    “我要什么?”

    “我要的,就是这么天地大乱!”

    “只有天地乱了,才有我等出出头的机会!”

    “若是在这过程之间,各大宗派,各大势力,重新洗牌,那更是天大的幸事!”太攀的言语之间,冷漠当中,又夹杂着无与伦比的疯狂。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