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82章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正

    天才本站地址:!无广告!

    “若是你们能早些让晚辈过来给凌兄诊断,也不至于会如此时间全都被耽搁了啊!言尽于此,实在是抱歉!晚辈先行告辞了!”

    欧阳家主拱拱手,转身欲走。

    他也不是傻比,这种情况了,哪里还能指?再治都容易当场把人治死!

    凌彬彬连忙从祭坛上跳下来,跑过去紧紧抓着欧阳家主的衣袖,面色哀赡恳求道“欧阳世伯,请再想想办法吧!家父已然是这样了,无论什么办法,都请世伯用上试试!万一有效呢?”

    凌彬彬就差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实在是这么对他父亲不够恭敬,但言下之意都差不多,大家也都能懂。

    欧阳家主一脸为难的样子,只是推脱没有办法,却也没有再强硬的要离去。

    院中凉亭里费大强和张逸铭虽然一直在戏,但也有讨论过凌盈盈父亲的状况。

    确切的,是张逸铭在做推断,费大强一边听一边当捧哏,倒也是了解了许多。

    此时到房间中的那些作态,费大强实在是忍不住讥笑嘲讽“那欧阳家的老子还真不是个东西啊,都快把人治死了,还想着人家的酬劳没给他呢!”

    张逸铭顿时莞尔,却没有反驳费大强的话。

    他们俩是旁观者清,所以的很清楚。

    欧阳家主办法是肯定没有了,之所以走却又没走,绝对不是因为凌彬彬的拉扯。

    之前凌家可是答应要给他重酬的,人救没救回来并不影响他收取酬劳。

    这就好像世俗界的医院,不会因为病人死亡而免收医药费、手术费、住院费等等。

    “好歹他确实是消耗了一些神识,不能他完全在空手套白狼!”

    张逸铭仿佛是在公道话,可到最后,却比划了一个超级鄙视的表情和动作,表示对那位欧阳家主的不屑。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凌彬彬正在哀求欧阳家主再想其他方法施救,一时不得结果。

    凌盈盈则是珠泪盈盈,心中发慌,眼欧阳家主没什么招了,又想起自己好不容易请来的两位神识高手。

    当下,蹬蹬蹬的冲出房门,一路疾行至凉亭,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了,凌盈盈直接用期盼的眼神着费大强他们俩。

    “费先生,张先生,家父的情况你们也了解了,不知道是否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人?”

    想到先前的怠慢和失礼,凌盈盈一躬到底“刚才是我们的错,还请两位先生原谅!只要能救回家父,事后无论要女子如何赔礼道歉都可以。”

    “凌姐言重了!我们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刚才的事情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费大强大大咧咧的一摆手,随即堆起一脸的严肃表情,轻叹一声道“不是我们不想救令尊,实在是有些人胡乱施为,增加了难度啊!”

    “若是刚才没人打岔,我们已经出手施救,现在这个时候,不敢令尊已经痊愈了,但绝对是会有好转,神智也能恢复清醒。可惜啊可惜!被某些人胡乱瞎搞了一通之后,令尊的病症彻底恶化了啊!”

    “句实话,如今令尊的情况真的是差到了极点,被某些人搞坏到如簇步,我们也是没什么招了!”

    费大强倒是也不是瞎胡,而是张逸鸣刚才给他分析的。

    凌盈盈愣住了,美眸中当即有水雾升起,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结果听到的却是相同的消息!

    一时间,她如遭雷击,呆呆的不知该些什么好了。

    “放肆!两个无知辈,竟敢在这里诋毁老夫!简直岂有此理!”

    欧阳家主在凌盈盈出来的时候就加了注意,一直都在房中偷听着外边的交谈。

    此时,听到费大强如此诋毁,欧阳家主实在是忍不住了,顿

    时跳出来伸指怒吼“便宜话谁都能,事已至此,你刚才吹口气能救回凌兄,也没人能反驳了!”

    “哦!”

    费大强不咸不淡的翻了个白眼,才不会惯着这欧阳家主,当即反讽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刚才你的话也都是放屁,什么早点找到你就可以救回人那些话你怎么不早点找到你,你吹口气就能救人了?”

    “话回来,能不能救人不知道,你吹口气能把牛吹到上这本事倒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想不信你都不行!”

    要论骂人,谁能和费大强这货比?

    欧阳家主越发恼怒,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冷哼一声用力拂袖“可笑至极,老夫懒得和你等无耻人一般见识!”

    论嘴皮子功夫,他真的是拍马都赶不上费大强,只是略一交锋,他就清了这个事实,所以没有继续尝试,免得自讨没趣。

    凌彬彬此时正有求于欧阳家主,而费大强那边又同样拿不出办法来,所以继续挺欧阳家主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你们两个都闭嘴,身为江湖术士就该有江湖术士的自觉,欧阳家主乃是堂堂炼丹宗师,又岂是你们这两个江湖术士可以随意羞辱的?赶紧道歉,如若不然,别怪本少爷对你们不客气!”

    凌彬彬起来比欧阳家主都要愤怒,几乎是指着费大强和张逸铭的鼻子在骂人了“两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只知道信口雌黄,真要你们拿点本事出来,却屁用都没有!麻溜的来跪地请罪,然后滚出我们凌府!”

    骂完两人又转向欧阳家主,勉强堆出笑脸“欧阳世伯,你大人有大量,莫要和这些人物一般见识,家父的病情,还需要世伯费心”

    欧阳家主刚好拿这个当成台阶下,再次冷哼道“贤侄,不是世伯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你父亲确实是病入膏肓了,最多还能挺上一,明是断然撑不住的,赶紧安排后事吧!”

    完之后,就拂袖而去,好的酬劳也没再坚持要了。

    不知道是被费大强的没脸了,还是想等以后再来讨要,反正两个大族之间,口头上的承诺也不会轻易反悔才对。b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