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九百九十一章 没什么意见吧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ntent

    碧落关正中心,有一座孤峰,高达千刃,孤峰之上,一座大殿巍峨屹立。

    对碧落关数万将士来说,这孤峰所立既是禁地,亦是支住,此地乃老祖闭关清修之所,未得召唤,任何人都不敢随意踏足打扰。

    一道流光从下方掠来,很快便到了大殿前,落下身影,正是西军军团长钟良。

    目光一扫,只见到守护在大殿前的几道熟悉身影,没见杨开踪迹。

    不在这里?钟良有些愕然。

    他方才几乎将整个碧落关都掀了个底朝天,依然没能找到杨开的下落,唯独这孤峰所在,因为牵扯太大,他不敢随意窥探。

    如果说杨开还有什么地方能躲的话,那绝对就是此地了。

    谁知如今前来一看,竟依然没有发现。

    这让他不免头大,如今杨开没有藏身此地,那他还能去哪?

    冲守护大殿的那位孙师兄远远地行了一礼,钟良转身便要离去。

    孙师兄忽然开口道:“师弟来此,是找那杨开的?”

    钟良驻足颔首:“正是!”

    孙师兄一笑道:“若是如此的话,师弟可在此等候。”

    钟良不解道:“为何?”

    孙师兄道:“那杨开得老祖召见,正在里间,想必一会就出来了。”

    钟良不由张大了嘴巴,满面愕然无语。

    杨开居然被老祖召进大殿里面去了,这……这还搞个屁啊。他总不可能冲进大殿内把杨开给抓出来,换句话说,只要杨开在规定的时限内躲在大殿内不出来,那这一场赌约他就输定了。

    这小子赖皮啊!

    不过想想自己方才铺展落下小乾坤的手段,也显得有些赖皮,倒是一报还一报了。

    “老祖怎会忽然召见他?”钟良苦笑询问。

    孙师兄笑道:“我亦不知,那小子方才忽然来此,行色匆匆,似有什么急事,老祖便召他进去说话了。”

    钟良顿时恨得牙痒痒,心中暗道小子奸诈,在方才斩断自己锁定他的那一道气机之后,恐怕就立刻朝这边来了。

    不过他本人恐怕也没想到老祖会在这个时候召见,原本的打算应该只是借助此地的特殊阻挡自己的追击。

    至于孙师兄口中的行色匆匆,似有什么急事,方才的动静不小,孙师兄虽然坐镇守护老祖闭关之地,但肯定也已经洞悉了事情的原委,要不然也不会笑的这么揶揄。

    钟良忽又想起一事,急问道:“老祖伤势痊愈了?”

    算算时间,自上次击退墨族至今,也有八年时间了,老祖闭关疗伤这么久,若是痊愈的话也有可能。

    孙师兄摇头道:“不知,不过这是最近这些年,老祖第一次对外传讯。”

    钟良闻言顿时心头了然,老祖怕是还没有痊愈,毕竟九品开天受伤想要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应该已经有所好转,否则也不会把杨开召进去。

    回头瞧了一眼西军军府司前的大香,还剩下两三成左右,还有一些时间。

    就这么走了也不甘心,既然还有一些时间,那就只能留在这里,看看在时限到来之前杨开会不会出来。

    大殿前一时静谧无声。

    大殿内,杨开盘膝坐在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面前。

    这老者身形干瘦,身穿一件皂袍,银发如雪,就连胡子都是雪白一片,他赤着双足,身上毫无九品开天该有的威势。

    杨开甚至没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力量波动,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相遇,杨开绝对要将此人当成一个寻常的老者,而不是修为攀至巅峰的九品老祖。

    老祖的修为怕是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否则绝不会给杨开这样的观感。

    忽得老祖召见,杨开也是极为意外的。不过他在来到碧落关的头一天,就有意要面见老祖,只不过老祖那个时候正在疗伤之中,无缘得见。

    此时此刻,杨开正在老祖面前演示净化之光的诞生,这也是老祖的要求。

    老祖看的极为认真,待那净化之光形成之后,更是伸手一摄,将那一团光芒摄于手心之中仔细查探。

    杨开不敢多言,静静等待着。

    过得片刻,老祖微微颔首,又示意杨开伸出双手来,查探他双手手背上的印记。

    杨开不知他看出了什么,但老祖查探的一丝不苟,神色也极为严峻。

    好片刻之后,老祖才微微颔首,忽然一笑:“这净化之光确实玄妙,灼照幽莹也不愧是远古大能,非吾辈能及。”

    杨开闻言大吃一惊:“老祖何必如此自谦?”

    听老祖之言,竟有些自认不如灼照幽莹的意思。这让他如何不吃惊,九品老祖已是人族战力的最巅峰,杨开本以为这样的人物与灼照幽莹可以分庭抗礼的。

    老祖摇头道:“并非自谦,不过事实如此,当年老夫初晋九品之时,曾前往混乱死域,与那两位切磋过一场,记忆尤新啊。”

    他没说切磋的结果如何,但杨开隐约感觉老祖怕是吃了什么亏。

    “关内之事,我已了解,净化之光是克制墨之力的手段,你既得此机缘,那便好生为族人效力吧。”

    杨开恭敬道:“谨遵老祖法旨。”

    顿了顿,杨开又道:“老祖,弟子还有一事要禀告。”

    “你说。”老祖微微颔首。

    “弟子并非通过不回关进入的墨之战场。而是通过一处虚空甬道!”

    此话一出,老祖眼帘一眯:“仔细说来。”

    杨开无不从命,将在黑狱中发生的事一一道来,谈及那王族死后,虚空甬道成型,自己孤身深入其中,以空间法则封印那虚空甬道,直至现身在一处小秘境之中。

    “那秘境处于墨族腹地,弟子抵达那里的时候正碰到墨族在探索,出口虽被弟子施以秘术封印,那小秘境如今恐怕也已经崩塌,但虚空甬道肯定还是存在的。”

    “此事有多少人知道?”老祖沉声问道。

    杨开道:“我没与旁人透露过,弟子在那小秘境中遇到一个叫蒙奇的墨徒,施展净化之光救下他之后,他告诉我此事重大,非老祖不可禀告,所以弟子一直没与任何人说过此事。”

    “那蒙奇呢?”老祖问道。

    杨开叹道:“弟子本想带他离去,他没有同意,在弟子走后,自陨而亡。”

    老祖微微一怔,旋即明白其中关键,一声赞叹:“人族忠良之士,我碧落关英魂碑上理应有他的名字。”

    英魂碑这东西杨开是知道的,每一处人族关隘都有一座,记载了在与墨族抗争之中战死的各家弟子的名姓。

    碧落关的英魂碑,高达百丈,里面留下的姓名数不胜数。那每一个姓名都代表了一条人命。

    “虚空甬道之事,到此为止,以后切莫再与旁人提及。”老祖叮嘱道。

    “弟子明白。”

    老祖点点头,忽然又深深地瞧了他一眼:“只身封印虚空甬道,化解了三千世界一场劫难,你于人族有大功。”

    杨开摇头道:“墨之战场上族人与墨族拼死血战,无数先辈的付出才让三千世界得以安宁,与他们相比,弟子所做不值一提,最起码,弟子眼下还活的好好的,英魂碑上那诸位先辈才是真正的有功之臣。”

    “亡者有功,生者亦有功。”老祖这般说着,忽然抬起一手,伸出手指朝杨开额头处点来。

    他的动作明明很慢,但在杨开眼中却又奇快无比,而且他根本没有半点反应时间,那手指便点在了额头上。

    一触即收,老祖微笑道:“外面那一炷香燃尽了,你可以出去了。”

    杨开愕然,这才明白老祖虽然在此地闭关不出,但碧落关任何事都瞒不过他,自己与钟良的赌约他肯定已经知晓,否则不会说这些话。

    甚至此番老祖召见,或许都有帮他一把的意思。

    杨开起身,恭敬道:“多谢老祖。”

    老祖闭眸不语,杨开躬身退去。

    大殿打开,杨开摸着自己的额头陷入沉思。

    方才老祖一指点来之后,他也没察觉有任何异常,不知老祖那一指所欲何为,但身为老祖,做任何事都不可能无的放矢,这让杨开实在不解。

    殿外,钟良一脸无奈地望着走出来的杨开。就在方才,西军军府司前的大香彻底燃尽,按照他与杨开的赌约,这一场他算是输了。

    心中满是不服,若不是老祖横插一手把杨开给召进去了,他应该不至于会输。但却不敢有半点抱怨,老祖行事,岂容他来指责。

    杨开先是与那孙姓前辈见礼,这才看向钟良,鼻孔朝天,一脸桀骜道:“军团长,弟子这就要点齐人马出关去了,军团长没什么意见吧?”

    钟良脸皮抽搐不停,恨不得一巴掌把杨开给打残了,让他留在关内好好养伤。

    想归想,真这么做是不可能的。

    忽又换上笑脸:“杨小子啊,有话咱们好好说,不管什么事都能坐下来谈一谈,不要动不动就出关去,外面有什么好的,哪有关内逍遥自在?”

    杨开梗着脖子:“不行,我就要出关。军团长,愿赌服输,你该不会耍赖吧?”ntent

    武炼巅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