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八百一十章 走火入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他在琅琊之中可是深刻体会过人气高的女子,在同门师兄弟们眼中有多大的影响力。

    眼前这个陶凌婉虽然性格羞怯至极,但本身无论实力还是容貌皆都是上上之选,在阴阳天内必定人气不低。

    又劝说几句,陶凌婉始终没有应声,对杨开劝说之言只是摇头不断。

    杨开顿时头大,根本没想到陈修走了之后竟丢给自己这么一个难题。

    想了想,杨开走出房外:“我去随便转转,师妹自便!”

    说完也不等陶凌婉有什么表示,便自顾离去了。

    陶凌婉没有自便,而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约莫十几丈的距离,仿佛随时听宣的小侍女。

    情况更严重了,这要是让阴阳天的人看到,想不误会什么都难啊,所以杨开只在外面随便逛了一下,便又返回了自己的住处,眼看陶凌婉又乖乖地站在门口处,杨开决定不理会她了。

    径自关上房门,闭关修行。

    他能感觉到,自己距离晋升七品已经不远了,事实上,在从破碎天返回之后,若不是还惦记着与曲华裳的百年之约,他就应该闭关冲击七品。

    只不过考虑到冲击七品非一朝一夕之功,看老板娘的情况就知道了,她已经闭关一两百年,却一直没能成功晋升。

    所以他一直在等,等处理完阴阳天这边的事,再去冲击七品之境。

    不过这些年来,他虽然没有怎么修行,但因为体内小乾坤的特殊,自身底蕴也无时无刻不在增长着。

    尤其是现在得许意修行大荒经的助力,小乾坤的时间流速已是外界正常的四倍之多,自身底蕴增长的速度更快不少。

    不过他也花了不少精力去培育玄阴竹,玄阴竹的成长培育需要消耗的是小乾坤的底蕴,若非如此,杨开估计自己早已摸到七品的门槛。

    接连半月,陈修毫无音讯,杨开不免有些疑窦丛生。

    陈修之前离去的时候,说是探听一下消息,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无论怎样也该有所收获,毕竟他也是阴阳天的内门长老。

    而且曲华裳本身就在闭关之中,只需要打探到她闭关的地方即可,又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陈修的久不露面,隐隐让杨开感到有些不安。

    这一日,杨开正在修行中,忽听门外传来嘤咛一声,那声音显得有些压抑急促,极为怪异。

    杨开眉头微皱。

    陶凌婉一直都站在门外,发出这声音的无疑就是这性格胆小的女子。这半月来,她没有半点声音也没有半点动作,就如木头一般,杨开心里其实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的,只不过之前劝说不动,便由得她了。

    此时此刻,这女子好像出了什么意外……

    杨开侧耳倾听,却又什么都听不到了,正要感知一二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一声闷响,仿佛什么东西跌倒在地。

    匆忙起身,三两步间来到门口,推开房门,定眼瞧去,只见陶凌婉蜷缩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一股浓郁的寒气自她的身体内弥漫而出,将四周墙壁和地板冻成冰霜。

    不但如此,她体内的力量也是极为不稳定。

    走火入魔!杨开大惊。

    有些搞不懂这女子怎会突然间走火入魔,她这些日子一直都只是站在外面,杨开也没感觉到她有修行的痕迹,根本不应该走火入魔啊。

    而且她如今已是六品开天,实力强大,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难道是以前修行时留下的隐患?

    来不及多想,杨开连忙弯腰将她抱起,入手冰凉,仿佛抱住了一团亘古不化的坚冰,偏偏那身躯娇软至极,显得极为矛盾。

    似是感受到了热度,平日里羞怯胆小的陶凌婉此时有些无意识地往杨开怀里拱去,仿佛要将整个人都融入其中,只为寻求那一丝丝温暖。

    杨开被她搞的一阵不自在,连忙来到床边,想将她放下,却被她双手环住了颈脖,如。余香蝶既然来了,杨开无论如何也是要见一见的。

    不过无需他开口回应,余香蝶强大的神念扫过时,瞬间便找到了杨开所在之地,下一瞬,一道身影闪过,来到房门前。

    “余师叔!”杨开躬身行礼。

    在星界中,他是星界大帝,掌控星界世界树,与各大洞天福地的外务使有平起平坐的资格,但是在这里,他不过是一个晚辈。

    余香蝶微微颔首,目光一扫,看到了盘膝坐在床上的陶凌婉,瞬间脸色大变:“你……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杨开尴尬的要死,连忙解释:“余师叔误会了,陶师妹方才好像不知怎地走火入魔了,我随手帮了她一把,没想到还有些效果,并没有做什么。”

    余香蝶闻言张着小嘴,好半晌才悠悠一声长叹:“作孽啊!”

    见她这幅表情,好像自己犯下了什么大错一般,杨开心头不禁咯噔一下:“师叔这话从何说起?我与陶师妹真的什么都没有。”

    与此同时,慢一步而来的陈修也赶到了,站在门口处,抬眼望内一瞧,微微一笑,一副尽在掌握中的神态。

    余香蝶扭头怒视他:“这下你满意了?”

    陈修摇头道:“师妹说什么,我不太懂。”

    余香蝶一脚踹过去,陈修却早有防备,轻松躲开。

    “师妹这是做什么?”陈修一脸讶然。

    余香蝶咬牙切齿:“卑鄙无耻!”

    言罢,不再理会陈修,转头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跟我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