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6章 你怎么又翻车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实在是非常的抱歉!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在下将来会努力工作补偿的!”

    皇绯剑对所有人低下了头。

    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等等这说话的口气是不是哪里不对劲?是因为与邪神合体之后获得了什么没有必要的知识吗?算了,开心就比什么都好。

    “我觉得还可以,至少事情还没到产生太大危机的程度,况且说到添麻烦这样的事,应该还有人更专业一些。”

    班长看着司命说道。

    她的话没有办法反驳,全都是事实。

    所以才讲事到如今已经完全不怕谁来添麻烦了,只不过这种事应该不能当场直接说,好像也不能当做安慰的方式。

    “是呀是呀,完全没有问题,结局好就是真的好!”

    梅菲斯特双手放在脑后,半躺着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嗯,就像她们说的一样,完全没关系的,而且最后我们还是都得依靠你才行,有点自信啊!”

    皇太一不知道是不是该去拍拍皇绯剑的肩,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

    “那个……谢谢你们……在下正在猛烈地感动中……”

    皇绯剑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和她平时耿直的风格产生了偏差。

    讲话的方式绝对变得很奇怪了!你是哪来的隐退剑豪吗?

    产生偏差的还有一个,就是正在努力工作的司命。

    现在她的头顶不断冒出像枯草模样的符号,眼眶边缘涂了一层厚厚的黑眼圈,看上去的确应该是在工作,但总有种变成了丧尸的奇怪感觉,或许“行尸走肉”这个词指的就是身体在工作但灵魂上没有在工作的人。

    在不得不工作的时候,司命每次都会主动承担下责任,尽管一脸不情愿,十分勉强。

    没办法,面包车的技术含量实在是太高,就连拥有很高技术力的梅菲斯特都一筹莫展,用她的评价来形容就是——请不要把玄学和科学混为一谈。

    司命不断抱怨假如能够拿到神器就好了,但因为整个世界并不是真实,完整的东西,况且还要缓慢重生,这一次没有办法拿到神器,这令她火大到不行。

    现在应该也是一心想着去和某个家伙拼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将仇恨化作力量吗?

    敌人是拥有黑色神力,能力和司命相似的不明人物,尽管她没有主动提及过,不过从现有的状况还是能够推测出来应当也属与神一类,且和她应该有着很深的渊源。

    内心深处另一个自己?阴暗面生出相反人格?

    嗯,非常合理。

    大家也都很默契不去主动提及,而司命本人也始终都是一副对此事摸不着头脑到处都是知识盲区但只能装作理解理解的样子,这个就很愁首发

    当一件事只有当事人有可能清楚,但当事人恰恰就一点都不清楚的时候,世人往往称之为死猪不怕开水烫。

    “那个……可以提一个很小的……很小的请求吗?对不起,在下知道这很任性……”

    皇绯剑似乎想要让皇太一答应她什么。

    “你说啊。”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继续用……用兄长大人称呼……”

    开口之后,她的肩膀就开始颤抖。

    “那个……那个应该没问题,嗯,没问题。”

    皇太一记得自己好像的确是比她大一点。

    “多……多谢!小女子不才……以后……以后还请兄长大人多多指教……”

    皇绯剑得到了皇太一的答复之后,肌肤的颜色就随着脸瞬间变成红色,身后开始冒出蒸汽。

    ”呼……“

    班长意味深长地看了皇太一一眼,好像是在叹气但脸上的表情绝对是在嘲讽。

    “很好呀很好呀,这样的说话方式非常好,反正绯剑姐姐的风格就是那种一本正经的女骑士,然后在兽人的……呜……”

    梅菲斯特的嘴里被皇太一塞进去一根棒棒糖。

    “喂!”

    皇太一虎着脸瞪了她一眼。

    都不记得糖是什么时候从司命哪儿拿的了,现在的话题绝对不能继续下去。

    梅菲斯特轻轻哼了一声,闭上了嘴,开始吃糖。

    “我不干了!”

    正好,司命已经工作到掀桌的程度,不是比喻,而是真的把身边装着糖纸和杯子的托盘掀翻。

    “别,不干就不干,你冷静点。”

    皇太一走过去,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

    顺手拍了下她的头。

    “好吧,我把现在的情况说一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就是那个一直想要和我作对的冒牌货干的,这一会虽然搞定了很多事但是我发现那家伙的移动轨迹正好在我们回地球的最短路线上。“

    司命随手动了什么装置,在车厢当中出现了类似宇宙的投影,上面能够看到闪光的点,以及标注着“已完成”的点,也看到了“最初所在的地球”的那个位置。

    “皇同学所出生的世界,很感兴趣呢,上面的黑色标志大概就是我们的敌人。”

    班长大致看明白了地图的构造。

    “司命大人,如果追上去和它交战的话……”

    皇绯剑考虑事情的方式比较耿直粗暴,虽说直接把敌人干掉的确能够解决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

    “做不到啊,现在还完全没修好,至少还要有一两个神器才行,目前除了长距离旅行以外,大多数的功能都还是坏掉的状态,以我自身储存的神力是根本不够填补的。“

    司命摊了摊手表示不行。

    用一个比喻可以简单理解,比如说现实中的卡车,有些出众的大力士能够推着车或者拉扯着前进,理论上也是让车子动了起来,但如果想要外出旅行的话总不能让他们继续推下去,效率和车子真正发动起来也有着天壤之别。

    “那么敌人究竟在什么地方呢?我是不觉得它会在这个黑漆漆的标志上一动不动,就算是我也知道只有在游戏里最终boss才会呆在一个地方不动。”

    梅菲斯特伸出手向司命索要零食。

    皇太一和皇绯剑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我倒是觉得……它真的有可能在这里,司命同学也说过这条路是我们的必经之路,选择在路上伏击也是很正常的想法,你们还记得吗?它所抱有的憎恨和执念,那些东西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同时也会让一个人拥有空前的行动力。”

    班长同时摆了摆手婉拒了司命递过来的各种垃圾食品和零食。

    “唔……这么说的话的确……我们要如何判断呢?司命,这个点就是我们下一个跳跃的目标?现在只能看到敌人的标记,其他的都不清楚啊。”

    皇太一也记得这一路都是通过在不同的平行世界当中一步步“跳跃”前进,每当神器让“车”修复一部分,从地图上看,可以跳跃的距离就会变长,也就是加快回家的效率。

    “这个我也调查不出来,只能在那里发现它存在的痕迹。”

    司命两手一摊,方才就是调查这个导致掀桌的。

    “我们可以绕路吗?”

    皇绯剑小心翼翼地举手问道。

    “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要绕很远的距离,想要找到适合孕育神器,而且我们还能安全抵达的世界也不是那么容易。”

    司命回答道。

    “不,绕路的话,结果恐怕不会有什么区别,从现在的状况来分析,敌人应该已经把握了我们的行动路线,而且它已经先一步有了部署,在我们绕路的时候它也同样有执行计划的时间首发

    班长摇了摇头。

    “最讨厌连一点行规都不懂的反派了,给我在两个星期之内完结剧情啊!”

    梅菲斯特一脸厌恶。

    “那怎么办?”

    皇绯剑皱着眉,一筹莫展。

    “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要先确认一件事,司命同学,我知道这辆车是能够继续成长的,成长到完全体之后能不能精确地捕捉到敌人所在的位置并且直接移动到那里?”

    班长沉思片刻之后,问道。

    “可以,大概……至少在理论上是……”

    一如既往,智障的表情。

    “不能确定啊,那就只能赌一赌了,毕竟敌人也可能考虑到我们会这样想,那么要怎样做呢?”

    班长对皇太一投去询问的目光。

    “那还不如直接去踩一踩雷看看那边到底有什么部署,反正哪里都是危险,至少这边我们还能做点准备。”

    皇太一闭上眼睛思考了数秒钟之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也就是正面对决吧,无论是英雄还是反派,正面对决是最有意思的了,我同意!”

    梅菲斯特第一个举手。

    “堂堂正正的战斗,这样也好。”

    皇绯剑立刻把话接了过来。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司命也争先恐后地叫着,看上去仿佛只是跟风。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班长一如既往地叹了口气,对这群平均智商偏低且容易莽的队友们表示失望。

    但真要是莽起来,她也属于不甘落后的那种。

    “好!大家的意见都是一样的!我们出发!”

    司命斗志十足地举起了拳头。

    虚空之中,一辆很神秘地漂浮着的面包车化作疾速的电光,消失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轰——

    从天而降的车子整个扎入了地面。

    “司命!司命!”

    皇太一抱着失去意识的司命,脸色苍白,一声高过一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