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5章 归来!解放的灵魂!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不可能……”

    邪神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愤怒,再到愤怒过后重新归来的震惊,短短数秒之间发生了三次变化。

    它手上的剑是以自身的力量具现的物体,但意识到皇绯剑的能力之后就选择了坚硬的合金,可以说能够压倒世上一切武装,无论是坚固还是锋利。

    然而,剑却断了。

    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明明具有将一切斩断的能力,结果却被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的剑当场折断。

    “你说的那句话,是反派经典的flag,看来你没有这方面的自觉。”

    皇太一解除了大〇一刀流的收尾动作,转身继续面对着快要发狂的邪神。

    “不可能啊啊啊啊!”

    邪神的手指变得像蜷缩起来的鸡爪一般,以狂暴的巨大力量握住剑柄,剑身一点点的生长了回来。

    “不信你可以试试,要做好接受结果的心理准备哦。”

    皇太一只是态度上显得比较轻松,只有他自己明白与邪神交战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精神必须紧绷到极点才能够在技巧上稍占上风。

    是的,可以做到稍占上风。

    “不会再有第二次的运气了!”

    邪神也懂得假如剑法混乱就必定会落人之后的道理,它的攻势没有因为愤怒而露出更多的破绽,力量和速度也更上了一筹。

    两把剑刚一相交,皇太一即使用双手用力格挡,也还是直接被轰得飞向高空。

    不好!

    力量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

    皇太一从来不觉得自己低估了邪神的能力,难道它也是会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强的类型?这是不是主角光环?

    “后悔了吗!”

    邪神在空中直接改变方位,行云流水地冲向斜上方,想要追击皇太一。

    “重要的不是后没后悔而是直视自己啊!”

    皇太一在空中难以躲避,准备以力量抗衡。

    “愚蠢——什么!”

    邪神正要全力将皇太一连人带剑一起轰碎,眼中的人影却稍稍偏移了一下。

    只是看上去“要比拼力量”,可是实际呢?

    皇太一的假动作切实骗过了邪神,两个人的剑的确是碰撞到了,但是却不是正面的交锋。

    以顺滑的力度避开最危险的一击,皇太一做到了这一点。

    邪神的剑术也巧妙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它察觉到事态的变化之后,没有收敛攻击,而是以更强大的力量追击。

    剑气。

    规模比皇太一的水刃还要巨大,锋利无比的弧状闪光,毋庸置疑,只要沾到一点就会被直接斩断。

    皇太一却反而冲向了剑气。

    看起来只是找死的行为,邪神尽管感到可疑,但现在的状况对它有利。

    “哈哈哈哈你还没想明白啊!”

    皇太一双手握剑力劈,直接劈在了剑气的中央

    剑刃穿透了被撕裂的剑气,造出了一个v字形的缺口,缺口当中,皇太一的身体也跟着穿过。

    邪神以手中的剑还击。

    “你完了!”

    “胡说八道——啊!”

    邪神愤怒的咆哮当即中止。

    皇太一的剑将它的剑再一度击断,并顺势斩断了它的身体。

    即使是邪神也依然存在着痛苦,它的身上的伤口在被切开的同时就开始快速愈合,但心中的屈辱和愤怒却没有那么容易消失。

    “你很惊讶吧,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皇太一谨慎地拉开了一点距离,笑着挑衅道。

    “我的剑……我的剑不可能那么脆弱!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邪神是不可能那么容易被杀死的,它双眼血红,狠狠盯着皇太一。

    “你知道她的力量吗?就是任何的东西都可以斩断的力量,过去她甚至斩断过心中的执念,那真的是相当了不起。”

    皇太一叹了口气,脑中浮现出些许回忆。

    “你在说什么废话,那种记忆只要读取出来就能清清楚楚!”

    “那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呢?”

    “明白什么?”

    邪神在愤怒的助燃之下已经变得暴躁。

    “明白了你的剑比她的要钝这种事情。”

    皇太一挑起剑尖,指了指邪神手里的剑。

    “胡说什么!她根本没有用过什么像样的武器!”

    “没错,但是所有的武器都能够成为她的力量,在她坚定不移的信念之下化作了能够斩断一切的剑,那必须经由对万事万物的理解才能够做到,而你——现在心里依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迷惘,甚至连自己都无法相信,这样的剑能够斩断什么!”

    “我的剑……我的迷惘……你……”

    “我没说错吧,明明自命为神却因为自己的不完整而不安,与皇绯剑融合之后又反而厌恶她的存在,你从始至终都在怀疑自己,存在着迷惘的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她的剑有多大威力只存在一个因素,那就是心,那种东西你是没有!你是只有一张皮的怪物啊!”

    “你去死啊啊啊!”

    邪神终于被彻底激怒,背后涌出几十根被黑雾包着的触手,它已经不想与皇太一用剑一决胜负,准备以异形的力量将他碾成碎片。

    如果能够将声音传递给真正的皇绯剑,现在应该是最好的机会。

    邪神的意识处于最混乱的时刻,那么……

    “绯剑!给我好好听着!这就是我要传达给你的意志——”

    皇太一身体周围被雪亮的剑刃所缠住,螺旋形的一击穿透了触手,也穿透了邪神的身体。

    “哼哼哼,只剩下这么点力量了,你还能做什么?我的力量可是无穷无尽的,甚至只要去吸收世界上‘死’的力量我就能……我……我就……”

    “你做不到了!”

    司命气势爆炸的喊声不知为何会在高处响起。

    “来了啊。”

    皇太一抬起头,看到了正在下降中的面包车,而司命竟然站在车子的顶上。

    “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

    邪神的身体不再是人类的形状,很快就融化成一堆粘稠的肉块和触手。

    “因为你被斩了,就这么简单。”

    车子落地,司命抱着双臂,直视着已经变得丑陋不堪的邪神。

    “我……我为什么……是她!竟然是她!”

    邪神终于明白了是什么斩了它,也明白了被斩断的是什么。

    “没错,你体内小绯的意识已经在阿太的呼唤之下醒过来了,并且斩断了你的‘不死’,现在你已经没有那种力量了!别小看人类啊!人类可是能为了自己的理想牺牲一切的生物!是很伟大很伟大的!”

    司命手指着邪神,双目含着泪光。

    “这是她给我的机会,不会在这里放弃的——去死!”

    皇太一的剑猛烈无情。

    他知道皇绯剑的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因为她已经和邪神融合,斩断不死的意义,就等同于放弃自己的生命。

    “啊啊啊区区人类……区区的……”

    邪神的身体被斩断之后,没有复原。

    它已经陷入了濒死状态,一块块碎肉蠕动着企图拼合到一起,却做不到。

    “你这个被人创造出来的赝品本身就是个悲剧,是谁,是谁创造的你!让你来袭击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司命从车上跃下,大声质问。

    车窗里,班长和梅菲斯特向皇太一摆了摆手,班长的气色貌似不大好,脸上身上也有不少的伤。

    大家都……

    “哼哼哼……哈哈哈哈……都是命运当中应有的循环……你应该比谁都……比谁……”

    邪神的残骸突然被涌出的火焰吞没,火焰中响起的声音迅速变远,是绝对不属于邪神的声音。

    “可恶!我会抓到你的!我们要准备走了,这边的世界已经……”

    司命恨恨地跺了跺脚,转身呼唤皇太一上车。

    “等等,这边没救了吗?世界……”

    皇太一已经做好了世界会崩溃消失的心理准备,但实在是过于突然。

    “没办法,邪神的力量已经消失了,世界本身就是它创造出来的赝品,尽管世界现在还存在,但邪神的崩溃很快就会传递过去,我能做的也就是带着你们逃出去,对不起啊。“

    司命低下了头,头顶仿佛有一双飞机耳。

    “如果……把邪神的力量和世界的联系彻底分离开会如何?”

    “也许这个世界会以一个新世界的种子重生吧,没办法一开始就恢复成现在的样子,但总有一天会以现在为模板恢复成正常的……哎?”

    司命刚注意到谁在和自己说话。

    “绯剑!你……你怎么样!”

    皇太一刚伸出手,指尖却被灼热的火焰烧到。

    焚烧邪神的火焰当中浮现出皇绯剑的身影,宛如重生之后的凤凰。

    “我明白了,尽管不是我本人的所作所为,但我的存在还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法想象的灾难和悲哀,现在我必须赎罪才行。”

    皇绯剑对着皇太一轻轻摇了摇头,让他不要靠近。

    “可是……你这样做的话……”

    皇太一已经明白皇绯剑要做什么。

    他的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回头一看,是被梅菲斯特搀扶着的班长,一脸憔悴地以眼色暗示自己不要冲动。

    “对不起,我们的旅程几乎还没有开始,不过我没有悔恨,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皇绯剑的掌心凝聚出一柄长剑,她双手抓住剑柄,将剑用力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皇太一脑子一片空白,甩开班长的手就要往火焰里冲。

    “连接的力量……脱离了……可是这个代价……这个代价不行!”

    司命忽然猛地抬起头,撞开了皇太一的肩膀,抢先一步冲进火中,抓紧了皇绯剑的手。

    “放开我!”

    “别说话!你想斩断自己的业障直接去死也没关系!但是你还想继续活着吧!想和我们一起继续快乐的旅行,想和我们一样在阿太身边!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既然想死那就死了之后再活过来啊!”

    “那种事情做不到啦!”

    “没关系我说能做到就能做到!”

    “呜呜呜不管了!我……就算是我也想继续活下去!也想要继续前进啊!”

    无形的世界当中,有什么东西被斩断了。

    一个极为年轻的世界断开了与造物主的联系,像一颗飘落到大草原上的种子,等待着生根发芽的机会。

    也许需要几亿年,几十亿年,但终究会有成熟的一天。

    虚空。

    连星辰都没有的空旷宇宙当中,皇太一发现自己漂浮在空中,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

    “看那边。”

    班长恢复了一点体力,指向远处有一点光芒存在的地方。

    “是绯剑姐姐。”

    梅菲斯特向着哪里飘去。

    附近还有大字型漂浮的司命,正在大口喘气。

    “她……”

    皇太一凑近问道。

    “没事,大概吧。”

    司命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哇哇哇烧起来了!”

    梅菲斯特被突如其来的火焰吓了一跳。

    看似已经失去了生命的皇绯剑,身体上重新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火焰的生命力无比旺盛。

    在火光当中,她的双眼缓缓开启,逐一打量了一下围着她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皇太一身上。

    “欢迎回来。”

    皇太一松了口气,脸上终于有了微笑。

    “我回来了……”

    一滴泪水从皇绯剑的眼角滑落,无论如何凶猛的火焰却无法将她的泪水烧干。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