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4章 断与不可断之剑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赶上了!”

    皇太一撞入触手的重重包围之中。

    邪神也没有完全无视他的动向,尽管优先级的确是低一些。

    即使是现在,触手依然在对面包车不间断地进行攻击,毕竟是差点要了它半条命的一炮,邪神也非常清楚自己难以承受第二发或者第三发,一心想的就是趁着车子没有复原将他们直接摧毁。

    因为有司命的存在,它也无法窥视到车子的内部,这对于自以为全知全能的邪神而言不仅是一种极大的侮辱,更是能够触动它内心深处恐惧的不安定因素。

    如果邪神能够知晓一切都是因为司命在整备的时候太困睡了过去而导致的,说不好都会当场哭出来。

    你并不能知道你的敌人现在正在做什么。

    触手的速度相对于皇太一而言还是太迟缓,只要稍微加速就能够安全通过。

    好吧,绝对不能称之为安全,面前那个大概就是邪神的本体。

    “嘻嘻嘻,兄长大人真是个急性子,竟然抛弃掉同伴一个人来找我。”

    邪神的声音依然与皇绯剑一模一样,或者可以说就是黑化了的皇绯剑,这个年代,黑化属性已经非常普遍,就好像每个人心中都要藏着定时,眨眼之间就可以变成敌人。

    真是个微妙的时代啊。

    “对付你我一个人足够了,你也可以把它当做是战士的尊严,虽然我自己的确是不这么想。”

    皇太一尝试着下落。

    因为已经抵达了本体,脚下是有一些黑雾,也就是邪神的外壳存在的,试了一下果然是可以落脚,也没有什么不稳之处,除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冒出触手以外,大概也没有其他什么不好。

    在落地的瞬间变身!

    很寒碜就是了,除了腰带以外没有其他可以变出来的,这个就是低碳生活吗?现在连超级英雄都要讲究低碳了啊?

    “那还真是可悲,兄长大人的实力我已经完全了解了,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丑陋的挣扎。”

    邪神对皇太一的实力进行过评价和估算——这是事实,得出的结论也正是如此。

    其实和“事实”相差不远,假如真的相互全力战斗,没有特攻武器的皇太一属于压倒性的不利,司命的神力全都用在了修车上,短时间之内也无法再次赋予特攻效果,而不知为何非得要自己好好保存的剑,其实也不是能够尽情使用的神兵利器。

    会让皇太一连三分之一的力量都难以发挥。

    “要不要试试看?”

    皇太一将剑尖指向邪神的核心,那个东西看上去像个正在发育的胚胎。

    他不清楚自己与邪神力量的差距,但清楚这个差距一定很大,至少邪神可以无所顾忌地进行战斗,自己却不能。

    如果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让地面上的攻势缓解,至少也算是完成了最基本应该做的事。

    “是武器么,我承认那种武器对我是有效的,可是啊,一般的武器能够让兄长大人的力量发挥出多少呢?不要欺骗自己了。”

    “那么——大拔刀——飞龙乘云!”

    剑刃霎时间延伸了数百倍,附着了剑本身特攻属性的水之刃竟好像真的有一种能够将邪神一刀两断的魄力。

    其实还是大就是好的错觉,和很多东西一样,剑大起来之后就显得强力,和事实上是否真的强力关系不大。

    只是水构成的刀刃,劈落下去的时候,仿佛映出了太阳的光芒。

    “这种程度——”

    几根巨大触手挡在刀刃面前,但却被轻松斩断,几乎无法减缓下降的速度。

    接连增加了好几根触手,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无论是利刃的锋利还是横冲直撞的杀气。

    一根触手从侧面袭击过来。

    “哼,还是有办法的么?可是即使是你也不敢正面接招,你凭什么自大?”

    皇太一看似好像是被触手击飞,实际上在他只是借着对方攻击的力量变换了位置,有惊无险,但对邪神的斩击也不得不停止。

    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再一次举起了剑,轻轻在空气中画着花挑衅。

    知道了邪神也不能对自己的剑无视的事情。

    “即使是兄长大人也请不要怀疑我的力量,否则……会吃苦头的……”

    邪神本体的胚胎滴落了一滴小小的水珠——只是与它的本体相比较的话显得比较小,实际上大小已经和一般的成年人类相差无几。

    “喔……”

    皇太一能够辨别得出,邪神大部分的力量都转移到了水珠之上,前提是它不懂得该怎么隐藏力量,或者不屑这样做。

    即使是现在,邪神身上释放出的强大压迫感依然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到一样张扬。

    “我的力量……就让兄长大人好好体会一下……用我的剑就够了。”

    水滴转变成了黑色剪影模样的人形,脸的部分浮现出五官,身体也呈现出了肌肉的线条。

    身着学校制服的皇绯剑,手持武器的凛凛身姿,再一次出现在皇太一面前。

    这不值得惊讶,本身就应该是它能够做到的事情。

    “因为山穷水尽没有办法了,所以才会觉得我大概没法对她的身体攻击,作为一名反派你的格局还真是小。”

    皇太一是故意这样说的。

    他知道邪神以皇绯剑的姿态,或者说以“本体”现身是因为什么。

    是“自卑”。

    越是认为自己是不完全的,就越是渴望证明自己的强大,就这么简单。

    选择用剑的理由也是相同,如果能够取胜的话,自卑感也就被填满了。

    “兄长大人,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邪神的口气开始变冷,摆出的姿势可以比拟任何身经百战的剑术大师。

    即使是皇绯剑本人也未必有这个等级的强度。

    “只是说说的话,的确是不好玩。”

    皇太一早就做好了交战的准备。

    说来惭愧自己的剑法完全不能期待,说得夸张一点,应该是还停留在连续放光炮就能解决一切的层次上,道理上的确是差不多都能解决,至于战斗技巧什么的,多数也都靠的是经验和自身能力。

    “的确一点都——不好玩呢!”

    出招的瞬间,她脸上的表情由于发力而变得狰狞,左眼不自觉地紧闭着,右眼则张到几乎要迸裂的程度,整个眼眶都变成了四角形,眼角开始延伸的血丝侵占了一大半的眼眶。

    叮——

    皇太一的身体完全是在意识的支配之下行动,连对方剑的轨迹都没看清楚。

    好强!

    竟然被相撞的力量冲击得向后飞了出去,这还只是普通的一剑,不是必杀技。

    没想到就连单纯的力量上也有这么大的差距。

    第一招就落了下风。

    “哈哈哈哈怎么样!兄长大人只有这种程度吗!”

    邪神对战况的判断也是相当准确,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压倒了皇太一,剑的攻势也就变得更加猛烈。

    “说什么这种程度!反正你又没有办法赢过我!”

    皇太一放空了大脑,让身体主动去迎接一切角度到来,或者有可能到来的攻击。

    连绵不断的挥斩,突刺,以及随时变换方向的假动作,假如只是用眼睛判断的话,说不定一瞬间就败了。

    杀气。

    大概算是邪神比较突出的弱点,正因为力量过于强大,释放出的杀气就同样的猛烈,这反而成为了判断攻击虚实的标志,而心中的自卑是不允许它隐藏实力的,就像许多小说当中逆袭了的主角,不管怎么样反正先嚣张起来。

    手,好重。

    尤其响亮的一声金属碰撞声。

    “啊哈哈哈哈!”

    邪神得意的大笑声中,它向后飞跃了一步。

    “呜……”

    皇太一却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候如果捂住胸口的伤,对方一定会借着机会发动进攻。

    滚烫的血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将本来就艳丽的花朵染上了一层疯狂的华贵之气,死,这个概念本身就应当具有美的意义。

    “不愧是兄长大人,竟然没有露出破绽,这就看穿了啊。”

    邪神依然保持着随时随地都能够进攻过来的姿态。

    “这么浅的伤,连不小心撞到桌角都不如。”

    皇太一将单手握剑的姿势变成了双手,身体重心渐渐下沉,伤口可以无视,尽管距离心脏大概只有两三厘米。

    那其实是从距离很远的位置被波及到的伤,甚至连直击都不算。

    “到了现在还要嘴硬,对了,我有一个好主意,兄长大人的剑看上去很珍贵,除了它以外好像就没有别武器可用了,嘻嘻嘻。”

    邪神轻轻舔了舔嘴唇,目光落在了剑身之上。

    把它摧毁的话,皇太一就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

    斩断一把剑,并不算困难。

    它已经解析了皇绯剑拥有的异能,有着直接把皇太一的剑斩断的自信。

    “做得到就试试!”

    “那我来了!”

    其实并不存在这样的言语,只是皇太一觉得邪神似乎是这样想,邪神也有着相同的想法。

    因为两人战斗的速度已经跨越了声音所能够抵达的极限。

    两道银光压过了彼此的身影,以不可视的速度交叉闪过。

    两人的位置互换,彼此站稳之后才响起武器碰撞的声音。

    半截闪烁着金属光芒的物体以抛物线飞向高空,插进了青草鲜花混合的大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