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天帝起杀心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大军开拔,直奔西海。

    李长寿的纸道人化身紧跟在玉帝化身旁,却一心两用,不断思量着有关陆压道人之事。

    小琼峰的丹房中,李长寿拿出一张模拟仙生中的木牌,叹了口气,将这木牌扔了回去。

    我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封神大劫中与燃灯道人齐名,不断跳出来搞风搞雨,直接害死了赵公明赵大爷,最后还能全身而退的陆压道人,现在这个时间点就被自己给撞上了!

    他还是个刚迈入金仙境,修行不过几百年的人教小弟子啊!

    撞上也就算了,双方彼此的立场还决定了,他们必须针锋相对

    偏偏,自己现在又不是陆压道人的对手,也无法趁机出手将陆压道人给扬了,了断这段因果。

    想办法,必须想办法!

    这位陆压道人此时从属于哪方势力?

    李长寿沉吟几声,心底一阵琢磨。

    又或是,陆压道人靠着妖族积累修行,并未投靠哪方势力?

    妖庭虽陨落,但妖族留下的遗产不容小觑,比如那遁入混沌海中的混沌钟也就是东皇钟。

    陆压道人如果真的是妖庭旧太子,那他很有可能得了妖族之财。

    开天辟地时,盘古大神双眼化作日月,为太阴星、太阳星,镇压天地阴阳二气。

    上古典故,金乌族帝俊、东皇太一自太阳星中孕育而出,实力强横,各有至宝,后为妖皇。

    帝俊与妖后羲和生有十子,便是妖族十太子;妖族十太子皆有金乌真身,可短暂化作太阳星。

    巫妖大战持续了半个上古时期,断断续续,时战时停。

    在巫妖大战的一段沉寂期,有妖族太子与巫族大巫夸父立赌约,比脚力与飞速,这就有了夸父逐日。

    据人族典籍记载,其时夸父将赢赌约,十名妖族太子耍赖飞出扶桑树,化作十颗太阳,炙烤大地,暗中为难夸父,却令夸父干渴致死。

    这就有了十日同天的典故。

    巫族有擅射大巫名为后羿,举弓射日,一连射杀九只金乌太子,妖族大能及时赶到,救下了第十子

    这就是洪荒中流传的后羿射日了。

    值得一提的是,后羿射日其实不是人族流传那般,因妖族十太子烤死了不知多少人族,后羿为此大怒。

    这不过后来人族传颂时,习惯以人为本位罢了。

    后羿射日后,巫妖大战再次爆发,天地再次陷入无边战火。

    而最后逃过一劫的金乌第十子,自那之后就没了什么消息,妖庭破灭后更是不知所踪

    今日天庭来西海荡妖,陆压道人主动站出来阻拦,倒是意外暴露了他的跟脚。

    事后来看,今日之陆压道人,心机有余、沉稳不足,完全不配与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相提并论。

    陆压,六鸦?

    当年逃走的妖族太子,有可能并非是最小的第十子。

    小琼峰丹房中,李长寿起身来回踱步,细细思量着刚才在西海发生之事,分析着此事在今后可能产生的影响。

    刚才如果李长寿能不站出来,自然不想站出来。

    飞身向前阻拦斩仙飞刀,绝非鲁莽之举,也是有过细细的权衡与思量

    重点就在于,李长寿完全无法确定,玉帝的化身与玉帝本体之间的关系。

    按洪荒最普遍流传的化身之法,若化身被斩、本体便会大损,那玉帝平白无故重伤,后果必然难以控制。

    轻则玉帝大怒,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陆压,封神大劫剧本因此大改,圣人老爷提前有所感应;

    参照上次净道人之事,怕是会诱发其他因果。

    重则玉帝大哭,转身去紫霄宫找道祖哭诉。

    老爷啊!不知道哪来的瘪三都能把弟子欺负了,这玉帝当的也太窝囊了!

    然后,封神大劫提前,道门三教被劫运缠绕,三位圣人老爷对自己和陆压道人,投来温柔的目光

    想想就口怕!

    玉帝又是遇刚则刚的性子,忍下这口气自是不太可能。

    这是在他海神的地界,玉帝化身也算是因他一本奏本请来的,如果真的出事,李长寿便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而李长寿敢用纸道人去挡斩仙飞刀,所凭的,便是自己的纸道人特殊性。

    纸道人只有少量元神之力,却能实时与自身元神关联,自己心神能无视距离、无视普通阵法阻隔,寄托其上。

    这种原理,李长寿很难解释清楚。

    当年钻研纸道人时,也是一步步摸索,最后稀里糊涂的发现了,也就用了起来。

    但李长寿玩纸人这么多年,对纸道人特性的理解,已经十分透彻。

    当时是有一定的把握,才冲了上去。

    再者,法宝伤人,绝非无迹可寻。

    若斩仙飞刀是直接取人首级,自己纸道人死了就死了;

    若是斩仙飞刀直接斩元神,自己纸道人也无元神可斩。

    李长寿自然考虑到了,斩仙飞刀这件,在今后封神大劫中名声大作的大杀器,或许存在,顺着网线冲过来的微弱可能性

    所以,纸道人拦在玉帝化身前的那一瞬,李长寿已将那颗九转金丹扣在手边,并随时准备呼喊圣人老爷!

    第一只纸道人被斩后,李长寿迅速总结,发现这斩仙飞刀也没有所想的那么吓人。

    首先,这确实是一把斩元神之利器。

    先将元神定住,随之斩杀元神,最后取其头颅。

    斩仙飞刀发难时,李长寿看到了翻涌而来的血浪,自己的纸道人无法做出任何反击,已是被斩杀。

    但远在小琼峰的本体元神安然无恙,只是在心底,留下了少许惊惧之感。

    这就好比是,自己的纸道人能承伤十,斩仙飞刀造成了九百九十九的伤害,只能把纸道人毁的更为彻底,没有其他意义。

    于是,李长寿的底气更足了些,最后为了让陆压早些离开,还罕见地吹了一次牛

    今日之陆压,与封神时那个谈笑间,赵大爷惨死于床榻的神秘道人,差别确实有些大。

    李长寿没见过陆压道人之前,对这位左手斩仙飞刀、右手钉头七箭的道人,就已经无比忌惮。

    今天意外在西海碰了碰,李长寿心底的忌惮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了些。

    如今的陆压道人,必然还存在着再次提升的可能!

    斩仙飞刀似乎也不完美,定元神之法有待提升,这应是斩仙飞刀发动的先提条件。

    而且那有些玄乎的钉头七箭书

    有一说一,要不要稍作设计,让赵大爷提前搞掉陆压道人?

    心底刚刚泛起这般想法,李长寿捏了捏下巴,立刻就将其打消。

    若自己真的去这般做了,而赵大爷未能杀了陆压道人,反倒是跟陆压结下仇怨因果,这不正是合了赵公明的命数?

    稳妥起见,自己此时不能去多管封神之事。

    李长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而现在也算有了眉目。

    想要保住赵大爷的性命,绝对不能干涉太多、太早,必须要让赵大爷走到原本的命中大劫,在被封神时,稍微更改一下上天的方式。

    这里面大有讲究。

    被打死之后,一缕元神上封神榜,今后便是天道之傀儡,玉帝随便一道旨意就会被天道强制执行。

    肉身直接上封神榜,却是如李长寿这般,在天庭中任职,自己想走就走,有最基本的选择权。

    当然,最惨的还是被打死了,却没办法上封神榜之人,那是纯白死。

    想救赵大爷,最稳妥的出手时机,就是在封神大劫中,赵大爷应劫前的时刻。

    那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因果,只需稍微改变赵大爷上天的形式罢了

    现如今,自己在天庭尚且立足未稳,还是安心做好这个海神吧,那些都是后话了。

    李长寿轻轻一叹,将这些想法埋在心底,全身心做好自己现如今的本职工作。

    保护己方日天元帅!

    接下来,玉帝的化身去到哪,李长寿的化身就跟到哪。

    这可是功德金身,离体的功德金身

    磕着碰着,那就是漫天功德金粉!

    李长寿迫切想跟玉帝商量商量,自己把龙族扶上天庭,也不求别的了,玉帝陛下帮自己定制一个功德金身就够了!

    想桃子、想桃子。

    天庭与龙族的联军掩杀而至,西海群妖象征性地反击一下,随之就四散而逃。

    但逃出洪荒天地的路径,此时已经被完全封死,他们东奔西走,也只是给天兵天将增加一些脚程。

    用天庭官方的说法

    这一场大战,如火如荼、生死搏击,双方打的昏天暗地,海水之中海鲜欢腾。

    很快,浴血奋战、持剑砍妖的玉帝化身,豁然转身,看着一直跟在自己三丈之内的老神仙

    玉帝化身传声道:“长庚爱卿,你这!”

    “陛下您砍您的,不必担心小神,”李长寿含笑点头,传声道:“小神在陛下身旁守着,别让那道人杀个回马枪。”

    玉帝化身传声道:“爱卿莫要担心罢了。”

    看着眼前这慈眉善目含笑而立的老者,玉帝也是没办法端起天帝威严,转身继续率军冲杀。

    李长寿想了想,在袖口拿出两只纸道人扔出去,化作了两名银甲壮汉,一左一右跟在玉帝身侧,各自持剑、持枪与敌酣战,护卫在玉帝化身身旁。

    提供全方位保姆式,战斗服务!

    而在大战中,李长寿也发现了几个不错的天将苗子。

    比如自家二教主敖乙,一声不吭带着一批龙族兵马,啃最硬的骨头,杀最强的大妖,青龙真身不断翻腾。

    那个见一个爱一个的天豆元帅卞庄,这次也混到了一个小将军之职,带领两千天兵不断冲杀。

    意外的,卞庄在大战之中,还真有几分男儿风采,手中九齿钉耙更是大战之利器。

    也不知卞庄是否有水中斗法的神通,身形比在水外还要灵活,九齿钉耙之下,除却那些上了年岁的老妖之外,几无一合之敌!

    李长寿将这些都暗自记了下来,稍后还可以上奏给玉帝陛下。

    是人才就善用,天庭现在就缺这个。

    然而李长寿最后才发现,自己记录这些,完全没什么用。

    半日后,西海战事稍停,天兵天将与龙族兵马合军一处,随后便一南一北扫荡西海深处。

    玉帝化身总算做足了大将军的瘾,回了中军端坐,这让李长寿着实松了口气。

    该想个办法,让玉帝今后别搞这种御驾亲征的幺蛾子才行

    这股大军在四海中巡查半个月,将那些深海妖族杀的杀、抓的抓,也顺带袭击了几处海族叛军。

    龙族对天庭越发信任,那些龙族长老看天庭天兵天将的目光,也满是善意。

    待东木公道:“如今深海妖族已被驱逐,四海清宁!”

    前后不过十六日的天庭初用兵,热热烈烈落下帷幕。

    而东木公话语刚落,天地间出现了一道道金光,天道降下天道功德,化作漫天金雨,撒向了天庭与龙族大军!

    原本有些疲惫的天兵,被金雨落在身上,顿时精神抖擞;

    而龙族仙蛟兵、虾兵蟹将沾了毛毛细雨,也是激动莫名。

    天道降下的功德,一按此次征战中所做贡献,二按神位品阶高低,如此判定多寡。

    龙族一方,敖乙获得功德最多,一缕金色光柱被他接纳,自身境界又有小小上扬。

    其他龙族长老、龙族高手,各自都得了十多片金色羽毛,自身业障被清洗了少许,多多少少都表露出了自身的激动。

    功德虽少,却是希望。

    一龙族长老高声喊道:“天道有感,降下功德!吾龙族,终于又能得天道认可!”

    而场中,唯独华日天与李长寿,与这些金光无关。

    玉帝陛下要这点功德没用,天道也不会因此事就给玉帝单独降功德。

    而李长寿

    小琼峰上,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无视度仙门护山大阵,直接砸在李长寿头顶。

    哪怕这金光闪的迅速,只是转眼就消失不见,依然引起了不少关注。

    还好,掌门季无忧及时从度仙殿中飞了出来,站在小琼峰上方,在道道仙识瞩目中,自言自语道:

    “不错,贫道在此地设下的金光大阵,有效果了。”

    如此,帮李长寿遮掩了过去。

    季无忧也没办法,刚才这种情形,明显是玄都大法师在给小长寿搞功德。

    唉

    跟脚深厚了,就是幸福啊。

    与此同时,回返天庭的路上,主帅华日天,主动邀海神在云路上故意慢了几步。

    “长庚爱卿,这个陆压是个麻烦,我看他运道不弱,应当还有妖族复兴气运的加持,今后怕是个难缠的角色。

    不如现在你我合计合计,想个完全之策,将他尽早”

    日天元帅抬手轻轻一挥,眼中露出几分杀意。

    李长寿眨眨眼,随之明白了玉帝这杀意从何而来。

    啧,前朝太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