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帅哥你哪位?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本站域名更换为ow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第二百七十六章 帅哥你哪位?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tent>

    凌霄宝殿玉帝坐,点将化身聚仙神。

    源起海神一奏本,四海孽妖将临恨。

    怪那西方目无人,三番挑衅轻神君。

    长庚献策稳中稳,借尔弃子报天恩!

    ……

    虽然都是玩化身的行家,但自己册封自己化身这种事,李长寿还真做不出来。

    凌霄宝殿,某大型精分现场。

    天将华日天一身黄金锁子甲,披着雪白斗篷,头戴塑金盔,左手扣着腰间佩剑,跟随东木公快步而来。

    到了高台前,在李长寿的注视中,华日天面容肃穆,单膝跪地行礼,口称:

    “末将拜见陛下!”

    玉帝陛下端坐在高台之上,白衣之上金光闪耀,手握天帝印玺,道一句:

    “今封你为荡妖元帅,与海神一同,率十万天兵,清扫四海妖魔!”

    华日天定声道:“末将领命!”

    李长寿:……

    化身与本体的对话,竟能如此声情并茂、感情流露,玉帝陛下平日里,应该没少自己跟自己玩耍。

    这枯燥天帝的自娱日常。

    待玉帝陛下亲自点了玉帝陛下为主帅,李长寿就暗中提醒了木公一句,让木公主动请命,做个督军。

    玉帝心热归心热,总不能真的让玉帝的化身冲锋陷阵;这若传出去了,天庭岂不是被各方大佬笑话。

    东木公本是有些犹豫,觉得自己做督军也没意思;

    但考虑到海神从来不会坑自己,木公还是主动站出来,请命前去督军。

    玉帝不假思索便答应了下来,封东木公为天庭督战元帅。

    当下,华日天、东木公、李长寿,齐齐领旨谢恩,离开了凌霄宝殿,赶去通明殿商议具体战事。

    东木公看着华日天的背影,眼中带着几分不满,正要去给华日天摆摆神威;

    还好,李长寿的嗓音在东木公心底及时响起:

    “木公你品,细品。”

    东木公闻言皱眉思索,很快就想到了什么。

    ‘莫非,陛下是在试探我,有无争权好胜之心?’

    当下,东木公立刻警醒了,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赶向前去,与华日天仔细叮嘱行军征战之事。

    天庭此时,真正带兵打过仗的天将不多,东木公好歹指挥过驰援龙宫的那一战。

    李长寿见此状轻笑了声;

    与月老老铁不同,东木公的仙职生涯,明显增加了一丢丢的生命力。

    因神位不全,天庭此时凝旨慢得要命,但调兵遣将却是十分高效,三日后就可调动十万精锐天兵。

    ——若非要操训仙豆兵的战阵,其实几个时辰便可出征。

    虽然李长寿已经极力偷懒……咳,极力让出功劳,但各事敲定之后,他赫然发现,自己依然身兼数职。

    管后勤、管协调、提供一些小战术,还要安慰某位老神,那脆弱敏感的苍老心灵。

    除此之外,李长寿必须再准备一批纸道人,与十万预备的仙豆兵,作为关键时刻救场的援军。

    前后算下来,还真不如做个主将舒心。

    通明殿中,东木公与‘华日天’召集了十多位天将,开始商量具体调兵遣将之事;

    李长寿道:“我先去与龙族那边联系好,确定出兵之日。”

    华日天也拿出大将之风,拱手笑道:“有劳海神操劳此事了!”

    “应该的,应该的。”

    李长寿笑着答应几声,暗中打量了几眼这位玉帝的化身。

    今天的玉帝陛下明显兴致高亢,这具化身眼中一直带着璀璨的亮光……

    ‘也不知,玉帝陛下这化身,要在天庭存在多久。’

    控制这具纸道人回了天庭海神府,李长寿片刻不得闲,立刻派了一具纸道人,赶去了东海龙宫,磋商有关龙族出兵之事。

    李长寿的这一计,对天庭和龙族算是双赢。

    深海妖族的聚集地,一在南海深处,一在西海深处,且大多都是业障缠身的妖物。

    对于深海大妖,龙族还有几笔旧账需清算。

    此前,龙族一是腾不出手,四海叛军搞事不断;

    二是妄动兵戈,极易折损龙族本就微弱的气运,容易引发更麻烦的后果。

    所以龙族大多时候,若非必要,不太会轻易起兵。

    今日,天庭主动邀龙族出兵助拳,龙族非但不用担心折损气运,还可借此提升一波气运。

    这种好事,来一百次,他们龙族必然接一百次!

    李长寿的纸道人到龙宫后,又被龙族‘感激涕零’了一番。

    还好龙族此时已知晓,海神大人不喜享乐,不好女色男色,除却会拿龙族一点拿来铺地的宝材之外,近乎无欲无求!

    于是,李长寿与东海龙王,单独商议龙族出兵具体事宜时……

    敖乙在隔壁偏殿,帮自家教主哥哥,收起了一批又一批自家的宝箱。

    这条小龙的笑容是那般灿烂,满足感洋溢而出。

    龙族这般热情,真让李长寿也有些不好意思……不收。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李长寿就与龙王爷敲定了具体事宜。

    龙族方面,将由敖乙作为龙族兵马总指挥,两位龙族长老作为副手,动三百龙族高手,三万仙蛟兵,十八万虾兵蟹将,并全权负责侦查索敌之事。

    这些兵马的数量,都是李长寿与龙王爷仔细斟酌后,最终定下来的。

    ——既不能太多,以免喧宾夺主,也不能太少,显得龙族毫无诚意。

    而李长寿思索再三,还是对龙王爷暗示了一句:

    “此次天庭主帅非同小可,龙族兵将万万不能冲撞了此人,上下当令行禁止,听天庭主帅统一调配。”

    “当如此。”

    龙王爷抚须点头,自是明白了主将是谁。

    ——上次玉帝的化身华日天在敖乙大婚时,就已被东海龙王认了出来。

    龙王爷含笑问:“这位……竟这般重视此事?”

    “也不能说特别重视,毕竟是天庭对外主动用兵,与前次驰援龙族又有不同。”

    李长寿笑着回了句,将那句‘陛下其实也是闲的’摁回了心底。

    李长寿又道:“龙王爷,此次对深海妖族用兵,还需注意,不能走漏了消息。”

    “海神可有妙计?”

    “可安排一股海族叛军流窜到深海妖族之所在,龙族表面派兵疾追,到时再将剑锋调转,剿灭海族大妖。”

    “善,”东海龙王含笑点头,“依海神之计。”

    倒是意外的好说话。

    与龙宫约好三日后出兵,李长寿就命敖乙先一步赶去天庭,代表龙族听候天庭荡妖元帅调遣。

    他走的每一小步,其实都有深意。

    李长寿此次略施算计,一手给深海妖族打了口水晶棺木。

    此乃天庭征伐战事,大部分因果都是天庭承接,而天庭大运,也非区区两支妖族余孽就可撼动。

    “就是不知,西方教会有什么反应,此事当速战速决。”

    李长寿本体喃喃一声,继续算计绸缪。

    稳妥起见,他安排纸道人外出,本体趁机溜回了小琼峰上。

    虽然度仙门此时那丝薄润滑的护山大阵,对他而言一掌可破,但在仙门之内,就是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安稳之感。

    大概,是距离圣人老爷,近了一点点。

    ……

    天庭与龙宫暗中调兵的第二日,李长寿又定好了几个后备方案,由敖乙转交给了东木公。

    玉帝陛下这是变相的御驾亲征,李长寿在天庭的纸道人,也会随驾同行。

    一对化身君臣,倒也算妙事。

    ‘小’战在即,李长寿其实还想多拟定一些应急预案,以防天庭-龙族大军着了西方算计。

    但他还没来得及打开思路,灵娥就匆匆而来,喊他前去破天峰上观礼;

    李长寿不敢怠慢,本体现身,与灵娥一同赶去了破天峰。

    他在外面奔波劳碌时,有关师伯转世身拜师之事,已经定了下来。

    由忘情上人收徒,赐道号‘酒诗’,为了与酒施区分开,平日里大家都会唤她做‘酒雨诗’。

    定下此事,自然就是要正式拜师。

    江林儿忙前忙后,好生张罗了一番;

    忘情居来了几位长老和太上长老,而一直在闭关养伤的掌门也闻讯而来凑热闹。

    酒字九仙齐至,各自与新入门的小师妹见礼,也大多知道皖江雨之事。

    酒玖更是异常振奋,将酒雨诗拉在手边,逢人就说这是自家小师妹。

    李长寿带着灵娥,刚驾云抵达忘情居前,酒玖就拉着酒雨诗跳了出来,昂首挺胸轻喝一声:

    “呔!这两个小辈,还不快来见过你们小师叔!”

    灵娥顿时笑不成声,向前欠身行礼;

    李长寿也像模像样做了个道揖,一本正经地喊了声:“弟子李长寿,拜见师叔。”

    酒玖莫名有些心虚,而刚得了道号的少女连忙向前,反过来对李长寿欠身行礼,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长寿笑着在怀中拿出了三瓶丹药,言道:“恭喜师叔拜入门内金仙门下,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些是充饥丹,山上不比凡俗,莫要饿到了自己。”

    一旁灵娥笑道:“师兄你还不知呢,雨诗师叔会在咱们小琼峰上修行,玖师叔代师传道,才不会饿到雨诗师叔呢!”

    “哦?”李长寿顿时笑了声,如此,师父也能多点机会了。

    话说回来,师父去哪了?

    这般重要的时刻,师父按理说该在此地才对。

    李长寿将丹药递过去,少女雨诗俏脸泛红,小心翼翼地接过。

    一旁酒玖好奇地凑了过来,打开一瓶丹药看了眼,随后那张俏脸额头挂满黑线。

    灵、灵丹品质的充饥丹?

    李长寿微微一笑,迈步进了忘情居,对着各位门内前辈行礼后,就去角落中静静站着。

    灵娥自行留下与酒玖一同行动,陪着酒雨诗在此地接待宾客。

    ‘等龙族之事过了,要不要忽悠一些度仙门人上天庭?’

    李长寿心底如此思索着。

    他早有推算,封神大劫除了南赡部洲的主战场之外,三教仙宗应该也有一场大劫,度仙门在量劫中并不安稳。

    若是提前将自己亲友带上天庭,也能尽量避开这般劫难。

    这算不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应该不算吧,他肯定不会安排度仙门门人去他海神帐下,天庭空缺的神位那么多……

    “长寿,咳,来了。”

    突听身旁传来有些陌生的嗓音,李长寿扭头看去,禁不住气息上涌,低头咳嗽了两声。

    却见一银发青年正从另一个角落,朝自己迈步而来。

    他身着绸面蓝色长袍,脚上套着一双黑布靴,腰间束着金玉环,面容白净、身姿挺拔,双目炯然有神,也可称的得上剑眉星目、翩翩美男。

    若非此人身上还有一缕,李长寿无比熟悉的浊仙气息,怕是当真要问一句:

    ‘帅哥你哪位?’

    齐源,这是自家师父齐源老道!

    苍了个天的……

    “师父,您!”

    “怎么?”齐源顿时有些紧张地问,“这么打扮是不是,有些奇怪?”

    “不不,怎么会,”李长寿竖了个大拇指,“师父英俊潇洒,弟子原本就是知道的,就是一时间看着有些不太习惯而已。”

    李长寿想了想,还是传声提醒了师父一句:

    “只是师父,转世虽是同真灵,却已非昔日故人,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师父知道,师父知道,”齐源连连点头,与李长寿站在一起,笑着传声回道:“为师只是在今日这般打扮,想看她再拜入师门。

    为师余生不过万载,不敢多想与师姐之事。

    师姐的这一世,为师想在旁守着、护着,待她成仙问道,为师也就没了牵挂。”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底轻轻一叹。

    浊仙……地仙道……

    “师父,”李长寿传声道,“有一位大能号地仙之祖,弟子若有机会便去拜访一番,问一问地仙修行之法如何。

    而且师父若入天庭任职,寿元可增数倍。”

    “不必如此费心,”齐源传声轻叹,“长寿,为师日后会拼命修行,早日修成真仙。

    为师知你已踏出了度仙门,有望长生道果,莫要分心挂念为师,照顾好你师妹就好。”

    言说中,齐源老道偷偷看了眼门外,看到那笑容腼腆的美丽少女,随之便收回目光,眼底一片安然。

    “徒儿?”

    “弟子在。”

    “谢了。”

    李长寿:……

    师父您要再这么瞎客气,那地府转世定制尊贵套餐,弟子提前就给您开始安排上了!</tent>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