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师父,您看这边…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本站域名更换为ow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第二百七十二章 师父,您看这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tent>

    道理咱们都懂,但……

    去接师伯的转世身回山而已,怎么搞出了这么大阵仗?

    表面上,一个金仙、三位天仙,外加一名真仙、一名表面元仙,一名浊仙,还有个凑数的归道境弟子。

    也就是忘情上人、江林儿、酒依依、酒玖、有琴玄雅、李长寿、齐源老道、小灵娥。

    自然,被江林儿喊出来的李长寿,是在山中待着的纸道人。

    如果计算上李长寿为了保护师父师妹,而一并带出的纸道人,这股战力去攻打个小仙门都是绰绰有余……

    今天这事,与李长寿这段时间一直在度仙门附近搞爆破,也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

    尝试纸道人神通的极限,导致灵爆不断,冲击波隔三差五就搞一次护山大阵,让忘情上人与江林儿也无法静心【闭关】。

    于是,江林儿闲来无事,就来小琼峰上指点自己的徒子徒孙,搞一搞修仙之余的娱乐生活,和有琴玄雅、酒玖、灵娥,不断用纤指打磨那些精美的玉石方块。

    几轮麻将搓下来,酒玖问了句:“师娘,咱们啥时候去接那谁回来呀。”

    江林儿眨眨眼,一句“择日不如撞日”,就把小琼峰上的这些仙子老道都喊了出来,只留了熊伶俐在山中看守灵兽圈。

    顺便,江林儿还推翻了自己此前制定的计划,让齐源老道直接去面对此事,也多少能有些参与感。

    此时向南去的两朵白云上,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氛围……

    前边的白云上,忘情上人负手而立,身后站着一脸紧张的齐源老道,以及低头沉思装深沉的李长寿。

    后面的那朵稍大些的白云上,莺莺燕燕、笑语连连;

    ‘标准仙子’酒依依在前方驾云,‘穷凶极恶’小师祖、‘罪恶滔天’玖师叔、‘不知兄强’蓝灵娥、‘冰火双极’有琴玄雅,表面上正在那打牌玩乐,实际上却在不断商量后续的安排……

    灵娥施展风语咒,传声说着:“让师父去直接见面,会不会对师父冲击太大了?”

    “这没办法,长痛不如阵痛,阵痛不如短痛,”酒玖轻哼了声,“这事到了这般地步,就必须快刀斩乱麻了!”

    江林儿点点头:“嗯!你大你有理!”

    有琴玄雅静静思索了一阵,轻声道:“师叔祖,依弟子之见,倒不如在路上先告诉齐源师叔一声,免得到时出什么差错。”

    江林儿沉吟几声,又拉着几人商量了一阵,最后定下了安抚齐源老道的无上妙法!

    ——放长寿。

    李长寿:……

    听罢师祖给自己的传声,扭头看了眼后面云头上正齐齐挥拳,给自己加油的师祖、师叔、师妹,李长寿也只能抬手扶额,细细思量。

    片刻后,李长寿对江林儿传声叮嘱几句;

    江林儿立刻点头应答,对忘情上人笑着喊了声:“夫君君,过来指点下玄雅和灵娥修行之法。”

    李长寿手臂上顿时满是鸡皮疙瘩,而前方一直负手而立、高手风范的度仙门金仙高手忘情上人,闻言转身轻笑,脚尖轻点,身形飘去后方云朵。

    忘情上人笑道:“这么多弟子面前,林林你也注意一下,莫要让弟子们取笑了。”

    李长寿:……

    不知为什么,手里多了一只燃烧着三昧真炎的火把。

    忘情上人飞去后面云朵,齐源老道明显松了口气;

    等后面那朵云超过了齐源和李长寿师徒二人,江林儿还得意地喊了句:“你们搞快点,我们去凡俗边缘等你们!”

    李长寿: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等忘情上人、江林儿一行飞远,齐源老道总算放松了下来,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唉,”齐源叹道,“师父要去俗世玩耍,还要搞这般大的阵仗。”

    李长寿心底轻笑,这般大的阵仗,半数还是因为师父您啊……

    随之,李长寿看着这位,带自己入门、引自己入道的师父,心底莫名有些酸涩。

    世上之事难得圆满,师父的道基还有补全的可能时,自己修为浅、本领低微,除却【融仙丹】之法,想不出其他能助师父熬过天劫的策略。

    如今,自己已修成长生道果,又得太清丹道,甚至能求来九转金丹、九转灵丹。

    但师父,已化作了浊仙……

    第一次见玄都大法师时,李长寿就已问了此事,玄都大法师明确给了答复——浊仙走的是地仙之道,并非伤病、也非走火入魔,不需救,更无法救。

    大概,也就是师父的造化吧。

    “师父,”李长寿手指对着云上一点,那里顿时多了一只矮桌,两只座椅。

    他自然不会凝云造物的神通,只不过是从储物法宝拿东西罢了。

    李长寿又拿出一只酒壶,笑道:“整一点?”

    “哎,”齐源老道皱眉道,“你师祖、师伯祖就在前面,喝酒作甚!”

    “师父,”李长寿面露愁容,低声道,“弟子心有郁结,不知该对谁言说……”

    齐源老道正色道:“修道最是忌心念不畅,你且来坐下,为师陪你饮酒一二,你将心底郁结对为师说出来就是。

    你放心,为师必定为你保守秘密,不会告与第三人知晓。”

    前面云上,顿时有几只小巧的耳朵竖了起来。

    齐源老道还用自己有些浑浊的仙力,在周围布置了一层仙力结界,一本正经地拉着自己的大弟子入座。

    李长寿与师父坐而饮酒,最开始还是他编造一些修行上的不如意,但渐渐的,话语就引到了陈年往事上……

    等师父有些微醉,情绪也酝酿够了,李长寿突然传声道:

    “师父,蒯思道人死于雷劫大阵,弟子杀的。”

    齐源老道先是一愣,等回过味来,顿时双手一颤,瞪着李长寿,“你、长寿你乱说什么!这事可不能乱说!

    当真……真是你做的?”

    “嗯,”李长寿面色凝重,继续传声道,“弟子成仙劫后曾有飞升,实力不弱于真仙境。

    在门内大比之前,利用纸人之法,跟踪蒯思道人,去了北俱芦洲边界,用了些手段,将他灭杀在了荒山之中。

    神魂俱灭,不留半分痕迹。

    师父不必担心,没人能查到弟子身上!”

    齐源老道压低声音,传声道:“纸包不住火,做了就是做了,怎么还查不到你身上?

    此事……

    此事为师替你顶了!

    切记,你与蒯思之死无关,都是为师做的!”

    李长寿:……

    “师父,重点不是这个,蒯思道人之事若有人问到咱们小琼峰,弟子也有解决之法,师父安心就是。”

    “当真?”

    “当真!弟子不会拿咱们师徒三人的性命玩笑。”

    齐源忧心道:“为师算是已经废了,你跟灵娥万万不能出差错……你咋这么糊涂,平时的胆小怕事呢?”

    “弟子这个是稳重,嗯,稳重……”

    “师父,”李长寿清了清嗓子,斟酌了下言语,几次开口、几次沉吟,也不知后面的事该如何言说。

    他能舌绽莲花,忽悠大能高手,也能口吐芬芳,对线远古老灵。

    但到了这般时刻,李长寿委实不知该如何处置。

    怕师父受刺激,又怕师父道心震颤,‘嗝’的一声就抽过去了……

    给师父备个暖心炉?

    罢鸟,事已至此,也没别的好办法了!

    不行稍后就把师父修为全封了,等师父心境平静下来,再慢慢给师父解开。

    当下,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一面铜镜。

    他虽然还没修云镜之术,却可用借纸道人之法,纸道人所见即他所见,将自己心底所见投射到铜镜上,对他而言并非什么难事。

    李长寿拿着镜子看了一阵,就将镜子递给了齐源老道。

    镜中生云月,朦胧显妙境。

    却见镜中有位少女在花园走过,提着一把短剑,到了墙角树荫下,轻轻摆了几个姿势,仔细思量着。

    她面容娇美,十三四岁已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因此前被种下仙种,不染尘世污浊,此时更是由内而外散发着灵动秀美之感。

    一旁有侍女送来茶水,这少女拿起茶壶,对着嘴就喝了两口,随后就在那细细推演剑招,颇为入神。

    初看这铜镜中的少女第一眼,齐源老道就是浑身轻颤;

    看那少女第二眼,齐源老道已是瞪眼皱眉,禁不住站起身来,恨不得将头钻进铜镜中。

    李长寿笑道:“师父,再有几个时辰,咱们就到了此处,也就能直接见到她,将她收入度仙门门下了。”

    “真的?”

    齐源老道颤声道了句,随后便是老泪纵横,一时间怅然若失,又面露恍然。

    “弟子怎么敢用此事骗您?”李长寿笑着说了句。

    齐源轻轻叹了口气,将铜镜端在手中,细细打量、仔细观察,目光渐渐流露出几分……慈爱之感。

    等等……

    慈爱?

    李长寿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稳妥起见,还是问了句:“师父,您……明白了?”

    “唉,你都如此明显了,我如何还不明白?”

    齐源老道叹了口气,将铜镜端在手中,笑出了人间沧桑、百般苦涩,喃喃道:

    “师姐,这也是你安排的吗……”

    李长寿禁不住头一歪,啥玩意?

    齐源继续喃喃着:“放心吧,师姐。

    我定会全力教导她,让她成为跟长寿一般的仙才。

    师姐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我齐源一定会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把她与长寿、灵娥一般对待!”

    前面云上,江林儿和酒玖一时没忍住,噗嗤两声笑了出来。

    李长寿叹道:“师父……这个就是皖江雨师伯的转世身。”

    齐源老道一怔,而李长寿迅速将皖江雨遇难、投胎转世之事,详细与师父传声说了一遍。

    一时间,齐源老道又哭又笑,又是对着自己打了几计耳光,最后抱着铜镜泣不成声……

    这些反应,倒是都在预料之中,还好师父没有寻死觅活,吵着自己也要去转世投胎,再来一遭。

    最麻烦的这一关,也总算是过了。

    ……

    两朵白云继续朝着南赡部洲飞去,齐源这次精神明显有些过分亢奋,在云上来来回回奔走,一刻都停不下来。

    江林儿一声令下,命齐源把自己整的年轻些;

    齐源老道答应一声,也是不知该如何下手。

    笑闹一二,玩笑三四,有金仙富贵上人领着,不多时,南洲已然在望。

    也正此时,李长寿心底没由来的一震,神念跳动,心血来潮,似是有事在自己海神庙中发生。

    李长寿略微思量,这次倒是没有着急降临神念过去。

    前些时日刚骂走了燃灯道人,西方教应是见‘软’的不行,要给自己来点‘硬’的了。

    李长寿对西方教采取的策略,其实早有计算,但西方教具体会出什么牌、采取什么措施,这个倒是无法预测,只能见招拆招。

    李长寿笑道:“弟子先修行一阵,有些感悟。”

    得了江林儿应允,他立刻盘腿坐下;

    在灵娥、有琴玄雅、酒玖好奇的目光中,这具纸道人闭上双眼。

    神念降临安水城,李长寿也是眼前一亮。

    海神庙前,十二道身影在大街上站着,浑身散发着凶煞气息,三十二条手臂提着各类兵刃。

    最先四道身影,各自生有四臂,身着血色战甲,一看就不好招惹,其后八道身影都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与人族体型无异。

    这些不速之客,有几个显著的特点。

    第一,浑身散发着血气、凶气;

    第二,男的面容凶恶,身形魁梧,女的面容俏丽美貌,身段高挑,双瞳多为异色;

    第三,自身气息波动相当于真仙、天仙境炼气士,实力参差不齐,但自身道韵却颇为一致,似乎是同享一条与杀戮有关的大道。

    他们是……

    修罗?

    血海残存的修罗族,也已被西方教收服?

    这些修罗不必说话,已是将凡人们惊的双腿发软,不断奔逃。

    ——对方给了凡人逃命的机会,显然也是不想沾染杀凡人的业障。

    海神教一群神使正要冲出去,李长寿立刻暗中传声,让这些神使即刻退走,顺便招呼南海边缘的真龙护法们前来助阵。

    地下纸道人库开启,其内飞出了一只只纸人;

    数十里外的南海海滨,传来了阵阵龙吟之声!

    然而,几道血色身影自南海现身,朝龙吟之地猛扑了过去。

    在海神庙前的那十二名修罗,有一人手中银白长刀向前挥砍,一记十丈高的璀璨刀芒绽放,将海神庙的大门直接劈碎,在地面留下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又有一名女修罗用有些古怪的语调,大声喊着:

    “海神,出来,受死。”

    “哼!”

    就听一声冷哼,一道身影在海神庙正殿中走出,须发全白、身形清瘦,原本和蔼的面容上满是怒意,正是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

    而当这具纸道人踏出前殿的同时,地下已是有数十只纸道人就位,半数准备好了微型阵法,半数准备好了毒粉毒丹。

    迈入金仙境后,李长寿的实力有了全面飞跃;

    自己能同时控制的纸道人数量,也小小的增加了……几倍……</tent>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