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一章 再现“类狗招”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要说在围棋中,“目外”和“高目”这两种开局起手式还是挺有意思,它们不像“星位”,“小目”,“三三”那样普通和寻常,是绝对的主流开局,这两种下法算是一种“非主流”。

    但它们也不像“超高目”,“五,五”,以及“天元”这些开局那样罕见,后面这几种,以及比这更怪异的开局,那在围棋中就只能称为是“趣向”了。

    假如有职业棋手在重大比赛中运用这一类开局的话,那大伙基本不会从技术角度分析他们为什么这样下了,而是会从心态角度看待问题,分析他们是出于什么心理,或者说是出于什么心情,才会选择这样的下法。

    而“目外”和“高目”,那可能还够不上“趣向”的标准,算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一种开局起手式。

    它们之所以够不上“趣向”的标准,那是因为在曾经的岁月,这两种下法,那人家也是当过绝对主流的呀。

    而“这个岁月,”这当然就是当年日本人在发展“小目围棋”岁月,李襄屏一直认为,日本人那也是真的狭隘,他们从中国人这里学会下围棋,可是他们在发展“小目围棋”的过程中,却明显是矫枉过正了,竟然把中古棋中围绕“星位”的下法完全屏弃。

    他们认为“星位”很难掌握,因此把“星位”当成“禁手”,从学棋时候就不推荐棋手这样下,至于“三三”,那更被他们当成是什么“鬼门关”。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早年的日本围棋当中,更精确的说,是在吴和木谷两位先生发动“新布局革命”之前的日本围棋,“目外”和“高目”那也是当过主流下法的,地位虽然不能和“小目”相比,但也是仅此于“小目”的存在。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说日本人在发展“小目围棋”的那几百年当中,“小目”算是他们的主食,那么“目外”和“高目”呢,那就算是他们的“主菜”。

    等到吴和木谷发动“新布局革命”,“星位”和“小目”慢慢融合,下“目外”和“高目”的棋手渐渐少了,这两种下法不知不觉变成一种“非主流”。

    不仅如此,李襄屏甚至可以预见,等再过上个10多年时间,等到围棋ai横空出世,那么这两种下法只会越来越少,它们最后会变成一种真正的“趣向”。

    理由当然没啥好说,因为在狗狗的棋谱中------

    不管是什么狗狗,无论是洋狗还是土狗,并且是从一代狗到三代狗,它们是从不下这两种起手式的,它们认为只要这样下,那么立马掉胜率。

    说句心里话,李襄屏其实是并不相信狗狗们在这个时候显示的胜率的------

    他不是不相信狗狗的实力,只是认为狗狗在开局之初就显示的胜率,那可能多半就不靠谱,什么一两手之后,狗狗就能显示精确到小数点后面零点几的胜率,李襄屏完全找不到让自己去信服这些数据的理由。

    不过还是那句话,虽然李襄屏并不完全信服狗狗们显示的胜率吧,但谁让人狗狗的水平比人类高一大截呢?硬实力就是硬道理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李襄屏也有样学样,他在穿越之后也从来不采用这样的开局起手式。

    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当他听老施指示自己这样下之后,他也第一时间认为这是老施的“趣向”------

    既然是“趣向”嘛,那么在第一时间,李襄屏当然不会从技术上去审视这手棋,而是从心态上,他在考虑自己外挂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对局心理,才会在这样一局比赛中运用这样的开局。

    李襄屏越想越觉得有趣。

    是的,李襄屏是真的觉得这事有趣-----

    首先第一点,从这第一手棋就能看出,老施对于这次的比赛,他的心态还是蛮放松的,他甚至都并没怎么很在意胜负-----

    毕竟对于狗狗的研究,老施也全程参与了的,狗狗从不下“目外”这件事情,认为下“目外”掉胜率,那老施当然早就知道。

    第二一点,也能看出老施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至少在他的内心最深处,他肯定是认为自己要比常浩同学强不少-----

    要知道像“目外”这种下法,在中古棋中只会在让子棋中才出现呀,不能说老施就把人常浩同学当成“胡铁头”了吧,但这样一种上手心态,却在这一手棋当中不知不觉流露。

    “按理说以老施这性子,他也不是喜欢浪的人呀,难道这步“目外”,还真是他最近研究的新功夫不成?这个好像也不太可能呀,毕竟在老施看过的狗狗棋谱中,那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下法,因此新功夫的可能性不大那老施到底是啥意思呢,嗯,现在看来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在揣摩施大棋圣对局心理的时候,李襄屏当然也想过这样的问题,只不过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当然是看不到答案。

    也正是因为看不到答案,这倒让李襄屏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他想看看老施今天到底想干嘛。

    只是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他对老施的起手式感到意外,而其他旁观者看到这手棋之后呢,大家同样感到意外,甚至外界对这手棋的反应,那比他本人要大多了。

    仔细想想这当然也很好理解,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整个世界棋坛的焦点所在,更是全体职业棋手的研究对象------

    不用多说了,类比在前世的时候,李沧浩就在现在这个时期,他有段时间突然喜欢下一个“小目单关守角”,就这样就能成为整个围棋界的话题。

    而现在的李襄屏,大家对他的关注度当然比同期的大李还要高,毕竟两年8进决赛这是大李都没等达到的高度,那么在这样一盘世界大赛决赛中,李襄屏突然采用一个他之前从未下过的下法-----

    至少在大家关注他之后,从没见过他下过的下法,那引来众人议论纷纷理所当然。

    只不过对于外界的反应,李襄屏暂时还不知道,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他除了感觉常浩同学今天下棋好像有点慢之外,他倒也没有其他太多感觉。

    因为在接下来几十手棋当中,他并没有看到自己外挂有什么精彩表现-----

    不是说老施下得不好,事实上当比赛进行一个多小时之后,这盘比赛下了30多手棋,李襄屏认为黑棋的形势其实不错。

    然而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是那种没有落后的“不错”,那种没有达到李襄屏期望值的不错。

    “咦,老施这是啥意思,难道他今天下一个“目外”,就真的只想浪一下吗”

    李襄屏产生这样一个念头,大概是在上午11点半左右,这时比赛已经进行了一个半小时,两人总共下了38手棋。

    两分钟之后,当李襄屏听到老施的指示,他指示自己落下这盘比赛的第39手-----

    李襄屏当时就知道了:这一手棋,在赛后肯定会成为大家议论焦点的,无论输赢都会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

    只不过就在那一刻,李襄屏还有另外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他认为在那手棋之后,施大棋圣应该很难输出去了。

    是的,尽管才39手,但李襄屏认为这棋已经很难输出去!

    因为在李襄屏看来,老施刚才这是一步好棋,这又是一步无比接近“狗招”的好棋。

    “唉,类狗招啊,老施也终于下出一步类狗招了”

    <b首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