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有毒吧!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虽然客服团队与运维工程师们有点小情绪,但流量意味着工资,加班代表着薪酬,想到加班费,大家又开心了。真是痛并快乐着。

    挺乐意见到这帮明星搞事,可为什么都喜欢半夜搞事啊!

    什么鬼习惯!

    spae内,方召弹了一曲,致谢之后便很快离开。这并不是他的专场,他得将舞台留给今晚受邀而来的乐队。

    然而,现在乐队众人压力山大,深深觉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方召进修之前实力怎样,他们也没个清晰的概念,进修之后水平怎样大家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清楚了。

    “我知道他强,但没想到能强成这样!”

    “近距离才能深刻感受到的那种强。”

    “只能执行plan b了。”

    他们之前就想好了,如果方召表现不如意,他们就执行plan a,演出时克制一点,挽一挽方召的面子,但如果方召太厉害,就执行plan b,挽一挽自己的面子。很显然,现在只能b计划。

    “以后跟他还是私下里交流算了。”

    “方召的结业音乐会在什么时候?哪里举办?咱弄几张票去现场听一听,他们那种结业音乐会作品未必会全部公开。”

    乐队众人还是有实力的,再加上方召在前面施加的压力,几人卯足了劲可以说是超常发挥,场内气氛也被带得火热,但方召带来的影响,并未因此淡去。

    纳缇伍兹这时候也顾不上其他了,他说了保证方召的安全,会挡下娱记和各种烦扰,也确实做到了,安排部分客户的签名之后就让人带着方召上楼歇息。毕竟方召今天闭关十多个小时,为了零点场的演出又没时间休息,现在也该累了。

    “好好睡一觉,这边的事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人打扰你。”纳缇伍兹将方召送上楼之后就匆忙去处理事情,今晚注定不会安宁,就上楼这么一会儿,他已经接到好几个电话了。

    方召的商业价值令人多少人眼馋,纳缇伍兹的一些合作伙伴或亲朋好友这时候也向他打探情况,有个与纳缇伍兹合作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也找到纳缇伍兹这里,询问是否能把方召拉进这档综艺节目里去,出场费好商量。

    对此,纳缇伍兹问过方召,都被方召拒绝了,他还在进修期间,不想分心去参加太多商业活动或综艺节目。

    纳缇伍兹当然也明白方召今天只是还他个人情,不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在店里露面。方召缺那点流量和话题?

    左俞今晚不打算睡觉了,刚才从窗户往楼下街道看了一眼,外面蹲了不少娱记,也不知道楼下spae店里有多少人混进来,他得保证方召的安全,纳缇伍兹派过来的人毕竟是外人,他这个正牌保镖可不能落后。

    守在房门口的时候,左俞又刷了刷网上新闻,果然,随手一刷就是关于方召的热议话题。

    #方召夜店指弹#

    #方召一曲封神#

    #真正的艺术家#

    还有从直播中截取的一段方召演奏的视频,以及场内的人从各个角度拍的有些杂音的视频,这些引起新一波争吵。

    “刚看了某主播剪辑的视频,只能说还行吧,没太大感觉。”

    “给我把效果器调好我也能弹得出来!我 效果器=方召,这么一看,差距也不大。”

    “不吹不黑,论弹奏技法,别说延洲,就我们学校都能数出十个不输给方召的!”

    “作为一名在现场听完的人,我就看着你们装比。不在现场的人很难想象那种大脑不受控制的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带着走了。可能这就是差距吧。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很多人更喜欢听现场的原因,真实的近距离才能深切感受到那种强大的表现力,方召能有如今的高度真不是虚假吹捧。”

    “已经有人上传他们的弹奏版本了,可听了这么多版本,牛人很多,无可否认,这些都弹得很好,也有人稍作改编增加了技法难度,但,还是不同的。听过现场你就会发现,方召演奏的时候有种非常奇特的感染力,无法复制。真不是夸大。”

    “确实,拍子看着稳定,但意境感很难表达,所以,前面那位别瞎吹了!加上效果器你也弹不出!”

    “技法方面有你们说得那么简单吗?我试了试,泛音好难,时机也不好掌握,弹得总是不顺畅,更别说意境啥的了。”

    “技法方面,方召还是有底子的,重要的是他那种无法复制的表现力。音律之道,果真神奇,可惜没能在现场感受。”

    “就是,召神可不像某些人,上台就只知道在那炫技,表现不出内涵!”

    “哎哎,说方召就说方召,别踩别人啊。咱不能这么比,风格不一样,艺术表现也不一样,有些人重意,有些人重形,有的作品重旋律,有的作品重节奏。”

    “咱先不说技法意境什么的,我就想问问方召弹的这曲叫什么名!我刚用听歌识曲没识别出来啊!!”

    网上吵成一团,spae外,陆续赶过来的记者们将出来的客人堵个正着。

    方召那一曲,感受深刻的并不止罗恩一个人,情绪被带进去之后,很难走出来,所以有一部分人在方召下台之后就离开spae了,没继续留在里面嗨。

    《齐安晨报》的记者正好在附近采访,收到消息之后也匆忙过来,只不过他们没有进spae里面,而是守在外面挑目标。

    好机会啊,方召这个话题人物可不能放过了,堵不到方召采访其他人也是可以的,整理整理正好放在晨间报道。

    眼瞧着几个人勾肩搭背从店里出来,记者赶紧过去。

    这几人一看就是喝多了。醉了好,醉了说话无顾忌,想什么说什么,真实度高。

    记者过去试探了下,知道这几人是来参加个小聚会的,他们毕业三十年了,最近凑巧有个机会,高中玩得好的几个同学在这里来了场小型聚会。

    “你们也听方召的作品吗?”记者问。

    被问的那个醉汉吸了吸鼻子:“听啊,不过平时听他‘睡你麻痹起来嗨’型听多了,猛一听他抒起情来简直……”

    “嗯嗯?”记者双眼发亮。

    “要人命啊!”醉汉又开始嚎了。

    他喝醉了,大脑有些不受控制,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想哭,像是一些压抑很久的情绪终于被牵引着疯跑出来,收不住了。

    四五个大汉突然又受了刺激想到什么似的,抱在一起嚎啕大哭,鼻涕眼泪糊一脸,场面十分辣眼睛。

    记者默默让开了路。

    他们是正经报社,得正经报道,昨儿个上头还说要端正态度,不要瞎编乱造,不要跟那些娱记一样为了吸引眼球而浮夸报道,他们今天虽然逮到机会来个街头采访,但还是得正经对待。

    很显然,刚才的采访,对方的描述过于浮夸,不正经,不实在,一点都符合他们《齐安晨报》的气质,还是换个清醒点的人。

    从spae出来的人这么多,干嘛要盯着这几个辣眼睛的呢?

    扫了眼从spae出来的人,记者选中一个人,嗯,这人看上去很清醒,没喝醉,瞧着还挺高兴,脸上挂着笑,肯定配合采访。

    记者有了信心,快步过去将人拦住。

    “刚才你也听了方召的表演?”记者问。

    “听啦。”

    “喜欢吗?”

    “喜欢!”

    “那……在你心中,方召这首是什么水平?”

    “什么水平?”那人满脸疑惑。

    “对,就是,在你心里,方召这首算什么级别?”

    那人认真想了想。

    “空气净化器级别!”

    记者:“……”

    那人抬手拍胸口:“啊所有灰霾被除尽的感觉!”

    记者:“……”

    这一定是方召的脑残粉!

    脑残粉不行,不符合他们《齐安晨报》的中立性质。

    那人可没管记者在想什么,保持着一脸的感慨万分,又扬起笑,拨开挡身前的娱记,哼着小调往出租车过去。

    吹了阵冷风,记者的助手在旁边弱弱问道:“咱还接着采访吗?”

    “采!”

    记者挑剔的视线来回扫过,很快,他选了个瞧着稳重冷静的人。这种一瞧就很中立。

    记者过去询问那人对方召今晚演出的评价。

    那人没拒绝采访,回答还挺认真。

    “评价?很好的作品,里面有忧伤,也有美好,我听着情感都丰富起来。”

    “我看到有人哭了,你听后难过吗?”

    “不难过。”

    “惆怅?”

    “不惆怅。”

    “开心?”

    “也不开心。”

    记者看着对方那张表情缺乏的脸:“……”

    你哪里情感丰富了!!

    “那你?”记者不死心。

    对方保持着一张高深莫测的冷脸:“你不懂。”

    记者:“???”

    “那种心境的升华。”

    “???”

    “听完回去写论文都感觉在赎罪。”

    记者:“……”

    有毒吧!!!

    方召一点不知道外面的人对他的看法,他进房间之后就接到了莫琅的电话。

    皇洲那边已经是早晨,莫琅早上一醒就被助理告知方召在延洲的事情。本以为方召回延洲是配合调查,没想到还能搅风搅雨,愁得老爷子赶紧拨了个电话过来询问。唉,果然还是方召被关在鲸岛的时候最省心。

    方召接到电话也给莫琅解释了这次事情。

    莫琅听后露出满意的笑,又继续道:“延洲那边的事情完了就赶紧回来,你还在进修期间,别总是请假,这次朋友邀约就算了,外面那些商业娱乐活动还是少参加的好,你手里还有火烈鸟的代言,也不愁钱,不用急着代言其他。”

    “嗯,知道的。”方召道。

    “知道就好。你弹的那曲是新作?确实很不错,不过不适合列入结业音乐会。”

    莫琅给方召分析其中利弊,学院派有学院派的评分标准,结业音乐会作品有结业的审核条件,他担心方召年轻容易被坑,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也再次强调。

    见方召态度诚恳,没有敷衍,莫琅欣慰不已,也就不多说了,不过挂断电话之前想起什么,问:“对了,你弹那首叫什么?”

    “《时间旅行》。”

    旧世纪,灭世纪,新世纪,跨越了不可思议的时间,更久以前的东西,方召以为自己忘了,这个校徽让他想起很多。

    地上的蚂蚁,天空的星尘。恒河沙数,芸芸众生。

    身处一条单向通道,只能往前。但是,记忆就在那里,偶尔会打开回到过去的大门,让他去看看更久以前的那些记忆,去看看时光变迁的秘密。

    就像,他以为他只记得灭世纪废墟之下的枯枝残垣,没想到还能清楚记得,教室外面的那排枝繁叶茂的梧桐,浓荫蔽路,惬意微风。

    方召看了眼放在收藏盒里的校徽,简单收拾一番后,也没去睡。

    嗯。

    状态不错,适合改稿。

    在门口挂上闭关的标示,方召摊开写了结业音乐会作品的笔记本,开始改谱。

    终于忙完一阵过来的纳缇伍兹,对着门上那个“闭关”的标示,陷入沉默。

    灵感这么容易的吗?

    是天赋差距还是我真的老了?( 未来天王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