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沙雕新闻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从第一张照片曝出,一小时内,娱记发出的那些新闻,基本都是——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品书

    真相?

    真相是重要,但流量更重要啊!

    这种时候,抢的是流量!

    谁能在第一时间抢到更多的流量,那是抢到钱!

    娱乐圈的造谣那叫造谣吗?

    那叫炒新闻!

    不然等真相出来,要是没什么话题炒怎么办?趁现在先赚一波再说。

    这些娱记们也不是纯无逻辑的瞎编,还给出了各种分析,说得跟真的似的。

    方召因为结业时间将近,要忙结业音乐会,再加鲸岛的事情,确实消失了一段时间。络大众看着娱记的分析,思维也被带着走。

    一想想方召之前失踪那么久……这些分析都好有道理噢。

    有图有真相显示方召最近在齐安市待了两天又匆匆离开,或许,如某娱记猜测的那样,是过来会情人了吧?

    或者,是隔壁那位娱记所说的不可见人事件?毕竟连警方都出动了。

    娱记们编得起劲,围观群众们看得激动。一些没赶第一轮抢流量的媒体人看着别人家噌噌往涨的流量,眼热了,也跟着进场。

    也有搅浑水的,不使劲踩一脚都对不起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绝不允许银翼把这次事情遮掩过去!

    当然,还有些人是不屑于此的,如王叠。不瞎编乱造,只要曝出来的,都是真凭实据。

    业务方向不一样,平时各赚各的钱,互不拆台,私下里怎么样不说,至少明面和谐相处。

    现在,王叠看着那些“真相帝”,嗤之以鼻。

    “方召那种人,真想藏什么,能被这群渣渣找到?”

    王叠虽然不敢明着掺和方召的事情,但这次的事情他也好,心痒难耐,他不是那种干站在旁边瞪眼的人,披马甲去凑了会儿热闹。

    “这一看是方召主动联系的警察,说不定是谁在方召手里吃了个闷亏,是不知道,谁这么倒霉。”

    反正不是自己倒霉,王叠乐得看别人笑话,也等着真相曝出来。

    雷洲,萨罗正准备小眯一觉,他这几天被他老爹扔去训练,一有空想多休息休息,别的什么都没心情。只是,刚一闭眼,武天豪的电话来了。

    “看刚曝出的新闻了没?某人要崩人设了!”武天豪笑得贼贱。

    萨罗打了个哈欠“崩崩呗,没意思,天天炒绯闻崩人设的,那些听着烦。”

    “方召惹事了!”武天豪语气亢奋。

    萨罗那睡意立马没了,“谁?!”

    鲸岛会议,雷纳家族的一些实权核心人物都去了不少,萨罗他爹也是其之一。他们知道方召,鲸岛期间关于方召立功的事情他们也知道一点。看看人家方召,再看看自家的崽子……想揍。

    因此,鲸岛会议结束之后,萨罗苦逼了,被他爹扔去训练,期间他听到最多的是“看看人家方召”!

    现在,一听有方召的热闹,萨罗兴奋啊!

    一搜,说什么的都有,萨罗激动得唾沫横飞

    “这种事情遮遮掩掩一看是心虚!以我纵横娱乐圈二十年多的经验,金屋藏娇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牛逼啊!我都不敢做的事情方召竟然做了!”

    雷纳家的长辈们早跟萨罗说过,谈恋爱交朋友什么的都给我明着来,别遮遮掩掩。没办法,雷纳家的长辈们也愁,不是他们管得宽,实在是萨罗这小子智商有限,家里人怕他一个不小心被人阴死。

    跟武天豪说得不过瘾,萨罗又联系了褚波。

    “波波,方召惹事了知道吗?”

    刚开完一场演唱会,因为没控制好爆了两句粗话而被家里群批一顿的褚波心情正不爽呢,都没,蹲录音棚里忧郁。萨罗带来的消息让他情绪立马振奋起来。

    “真的?!”

    褚波一跟斗翻起,刷新闻,嘴角都扬起笑,“他也有今天!”

    谈起方召,褚波感受复杂,他觉得方召这人是挺好,但自打那次演出被方召吓得消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有心理阴影,现在好不容阴影散开了点,但也没散完。

    现在看到方召也会惹这种事情,对方召的那点阴影又散去不少。

    瞧,方召也是个平凡人,没什么好怕的。

    想着,褚波给方召拨过去个电话,表示安慰,顺便问问需不需要帮忙。如果能让方召欠个人情,褚波认为,方召给自己的那点心理阴影也不存在了。

    褚波一直这么想的,我厉害的不会求到我这里来,不需要我出手,反之,需要我帮忙的,肯定是不如我的。既然不如我,那我还怕个蛋?

    于是,方召接到了萨罗、武天豪、褚波等人的慰问电话,那股幸灾乐祸的欢喜劲儿掩都掩不住。

    方召“……”这群小朋友皮痒了?

    当然,除了萨罗他们,方召还接到了很多人的电话,连莫琅都特意打电话过来问过,这些人是真关心。虽然现在因警方那边还在调查,不便透露,但方召也表示,不是什么大事,那些都是瞎说的,等真相好。

    在一片猜疑,左俞和严彪到达齐安市,先去方召家里。

    那里有两个警察守着。

    表明身份之后,左俞和严彪走进室内,看了看被翻得有些乱的室内,左俞扯扯嘴角,“老板该搬家了。”

    以方召现在的身份,住这里确实不合适,这里对于普通人而言,确实算豪宅,但作为公众人物,一个在娱乐圈有足够曝光度的人,有些不够看了。

    严彪看了一圈,视线停留在水箱,“八千万还在。”

    依照方召的吩咐,严彪打开通讯器,联系方召开启视频通话。

    “老板我们已经到了。”严彪给方召看了看家里的情况,“也不算很糟。”

    那边方召只是随意看了眼被翻得有些乱的屋子,便对严彪道“看看水箱是否为解锁状态。”

    严彪靠近看了看,“解锁了,水箱盖子能打开。”

    方召这次沉默时间稍长。

    “老板?”严彪疑惑地问。

    左俞在旁边也仔细检查一番,听说入室盗窃的那两人晕倒在这旁边,但他没发现任何机关痕迹。

    方召深深叹了叹气,对严彪说道,“你们贴个便签在水箱,‘剧毒勿近’,字写大点,醒目点。”

    左俞、严彪“……老板你的意思是……那两人……是被蛰了?”

    “嗯。”

    左俞和严彪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方召的视线一扫,看到客厅的两盆花被啃了。很明显,水箱里的“兔子”出来过。

    确认了心的猜测,方召第二天完课,便再次请假回到延洲。

    被送进医院的那两人终于脱离生命危险,只是还昏迷着。警方现在也知道那两人是了海蛞蝓的毒,有些问题还需要问方召。

    方召也配合,出示饲养许可和各种证件。证件齐全,饲养方面没任何问题。

    警方也查过方召家里的海蛞蝓饲料,海蛞蝓这种常见宠物,未经批准不准投喂剧毒饲料,警方虽然已经确定方召屋里的那些饲料都是完全无毒的,但这并不能证明之前给这只海蛞蝓吃的那些饲料也是无毒的。

    然后,多位研究海蛞蝓的教授经实验对数据,还特意从这只海蛞蝓的培育者那里拿到了更久以前的饲养数据,最后得出——

    “导致那两人躺着进医院的,也只是它靠着光合作用产生的能量自身合成的那点毒性,在感受到危险的时候才释放出来了,压根不关饲料的事,如果真是投喂有毒饲料,别说剧毒,稍微带点毒性,那两人没等来警察已经断气了。”

    警方“……”所以,那两人活该么!

    看看厨房里翻出来的锅和调味料,知道那两人的打算。

    只能说,那两人竖着进屋横着出来,都是自找的!

    活该被蛰!

    这还得亏人家方召没投喂有毒饲料!

    只不过,现在还有个疑惑没能解开。那两人身被蛰的面积太大了,不知道怎么弄的,难道那两人还抱着海蛞蝓打滚了?

    那些都得等那两人清醒了再问,现在,方召这边没什么问题。

    被银翼派过来解决方召此次事件的人,现在也舒了口气。难怪方召敢直接报警,还真没做违法的事,也没他想得那些黑暗手段,是他把方召想得太复杂了,方召这人,难得的清流啊。

    不过,事情也还不算完,各种谣言满天飞,现在需要警方帮忙澄清,不然银翼发话别人不信,还要联系几个权威媒体,那些人说话有分量。后续处理都由银翼这边的团队负责。

    于是,在事情发生一天后,延洲一权威媒体发布一条新闻——

    两通缉犯深夜潜入方召住宅欲将价值八千万海蛞蝓煮食,反被蛰进医院险丧命……

    等了一天终于等到第一个权威媒体出来发声的众人“……”

    全球各地看到这则新闻的人也震惊。

    “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沙雕新闻!”

    “这特么俩傻逼吧!”

    “对啊,都能潜入豪宅了,智商不至于……捉急啊,吃个海蛞蝓还差点将自己毒死!”

    “怀疑方召自导自演,哪有这么蠢的贼。”

    “又是方召?炒作吧?还是为了隐藏真相才编出来的?”

    “编什么编,刚才延洲齐安市警方已经确认那两人身份了,官方盖章,真新闻!那两人都在警方a级通缉令!这次方召家的海蛞蝓立功了呢!”

    “真?那两人真在警方a级通缉令?如果是真的,对那两人我要说一句——活该!”

    “不愧是我偶像,连养的海蛞蝓都会抓贼了!”

    曾对方召家两只宠物做出估价的《et》杂志某人,在看到这些的时候有种沉冤得雪的激动“我说了,那只真的超级危险!现在你们信了吧!!”

    当年戴了那么厚的手套,只是想摸一下而已,胳膊都差点被蛰废了!真不是我操作不当,那只“兔子”是这么凶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