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颜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陈述的父亲陈沥母亲许洁从人群中间走出来,许洁趴在车窗边沿,对着陈述喊道:“快回去,开到车库里面去,别把人家姑娘吓着。”

    还没进门呢,就已经开始担心儿媳的安全问题了。

    陈沥的身板挺的笔直,站在车头前面,挥舞着大手说道:“散了,散了,都散了……二爹你让一让,别让那毛头小子一脚油门踩下去碾着你。”

    “我敲断他的腿。”二大爷拄着拐杖喝道:“光屁股长大的小猴子,反了天不成?”

    陈沥便怂了,对陈述招手,说道:“下车。”

    陈述只得按了手刹,推开车门下车,对着围拢在四周的街坊邻居们问好作揖,说道:“二大爷好、三嫂好、哎哟,刘奶奶您也在呢……外面冷,快回去吧,一定要注意身体。”

    “陈述,我们要看你媳妇。”有人出声喊道。

    “对,听说你和大明星谈恋爱呢。大明星在哪里?”

    “小猴子,把你媳妇带出来让大家看看,入了咱们陈家的门,就是一家人了,不兴害羞……”

    -------

    一个小胖子冲了过来,一把拉住陈述的胳膊,满脸焦急的问道:“三哥,你当真和孔溪谈恋爱了?不可能吧?孔溪可是我的女神啊……她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呢?”

    这是七哥家的三小子陈义,比陈述小了好几岁,现在还在读初中。很早以前就喜欢孔溪,家里也贴满了孔溪的海报照片,孔溪的每一张专辑都会买来不厌其烦的听,每一部电影都会翻来覆去的看。

    今天群里听人说陈述的女朋友是大明星孔溪时,他还对这个消息嗤之以鼻,认为陈述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陈述是什么人?孔溪又是什么人?

    当他正窝在家里打游戏,听说楼上楼下的人全部都去看陈述的大明星女友之后,陈义只觉得「咯噔」一声,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所以,他丢下游戏机就跑了过来,想要当场确认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

    陈述觉得这家伙很欠收拾。

    “三哥,你快说话啊。他们是骗人的,是不是?你和孔溪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陈述的嘴角抽了抽,一把握住陈义的手,说道:“小义,放假了?期末考试成绩还不错吧?听说你现在长年保持年级前十名,是不是真的啊?”

    啪!

    陈义的脑袋上就挨了一记狠的。

    “年级前十名个屁,没有垫底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七嫂肥硕的大手凶狠的拍在了儿子的脑壳上,喝道:“还不回去刷题?今天的卷子都做完了?”

    陈义脑袋吃疼,再加上今天考试成绩确实不怎么样,面对母亲的态度就弱了好几分,可怜兮兮的看向车门,说道:“我就想看看三嫂是不是孔溪。”

    “看什么看?是不是孔溪关你屁事?你赶紧给我上楼把卷子做完,一会儿我让你爸检查。”

    “三哥……”

    陈义拉着陈述的手臂不肯松开,希望陈述帮他说句话。

    “学习第一,回去做卷子吧。”陈述说道。

    “……”陈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述,就像是看到了魔鬼。

    正在这时,后车厢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陈莹率先从车上跳了出来,然后她站到一侧,伸手说道:“小心地滑。”

    于是,另外一只小手搭在了陈莹的手背上面,然后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先是伸出来一条大长腿,然后便是孔溪那让很多人熟悉的倾城容颜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各位叔叔伯伯好,大家好啊。”孔溪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陈莹的手,在给自己加油大气。她很紧张,非常紧张。另外一只手还是很热情有礼貌的向大家挥手打招呼,主动出声向大家问好。

    沉默!

    这种沉默让孔溪极度的尴尬,有种孤独无助的感觉。

    她求助似的看向陈述,希望陈述能够帮助她,能够让她脱离眼前的困境。

    “孔溪!”

    一声惊呼传来,打破了现场的宁静。

    “天啊,真的是孔溪?这怎么可能?”

    “啊啊啊,我要死了……孔溪竟然到我们小区来了……”

    “我的女神啊……”

    ------

    年轻人们在鬼哭狼嚎,他们即便没有看过孔溪的剧,也知道孔溪的名字,看过她的各种海报广告。

    而那些年纪大的长辈却放在孔溪的样貌身材上去了,二大老拄着拐杖连连点头,说道:“这娃娃长得俊俏,果然配得上我们家小猴子。”

    “好看是好看,就是瘦了些,一阵风吹倒似的……”刘奶奶上前拉着孔溪的手,说道:“孩子要多吃点儿。我们家有腊鱼腊肉,还有卤牛肉,一会儿我给你们送一盆去,可要多吃点饭,养结实一些。”

    “现在的年轻人以瘦为美,你不懂……不过这丫头长得真好看啊,跟仙女似的。”

    ------

    孔溪连连道谢。

    她无数次被人围观,但是,却是第一次让她感觉到手足无措,难以招架。

    陈沥给陈述打一个眼神示意,陈述点了点头,高声说道:“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嫂嫂,我们刚刚从花城回来,小溪怕冷,我怕她在外面呆久了会冻感冒了……我先带她回去加件衣服,过两天我们会挨家挨户去看望你们。对了,小溪还给你们带了礼物呢。”

    “对,让孩子赶紧回去暖和暖和。”

    “让路让路,别把孩子给冻坏了。”

    “听说花城现在还是夏天,回来了怕是不习惯……”

    -----

    人群中间好不容易出现了一条道路,陈述赶紧护送孔溪和陈莹上车,然后跳上驾驶室把车给发动起来。

    陈义面如死灰,小嘴哆嗦,喃喃说道:“鲜花插在牛粪上。”

    砰!

    脑壳上又挨了一记狠的,七嫂怒声喝道:“我看你就像是一坨牛粪。”

    ------

    当陈述推着俩个行李箱,带着孔溪站在自己家客厅门口的时候,更多的人迎接了上来。大姑二姑三姑以及三个姑夫、两个舅舅和舅妈,还有他们家的孩子……

    孔溪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意,毕竟,以她的情商智商,除了微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了。

    陈述伸手握着孔溪的手,依次介绍着说道:“这是大姑和大姑夫-----”

    孔溪就赶紧跟着喊道:“大姑您好,大姑夫您好。”

    这么一圈介绍下去,孔溪只觉得喉咙干痛,就像是要着了火一般。

    还是许洁心疼媳妇,让大家都坐下说话,然后亲自端来一杯茶水让孔溪滋润喉咙。

    有人赞美孔溪长得好看,有人赞美孔溪保养的好,还有人说孔溪的身材很棒一定是长期锻炼的缘故,还有人问孔溪是不是大明星,平时都拍了些什么片,父母家人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孔溪在人前是明星,在家里仍然是明星。大家对她的到来充满了好奇,很难相信孔溪这样的天之骄女会找陈述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男朋友……他们和高中生陈义的想法大抵是一样的。

    二十几号人聚集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陈述和孔溪把为大家精心准备的礼物送出去,这才结束了一天的「应酬」。

    孔溪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沉沉叹息,说道:“好累啊,比拍戏都累。”

    陈述满脸愧疚,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是这样……我以为我们是悄无声息的过来,我带你在洛城到处走走看看,走遍我们洛城的特产小吃,我们还要回到之前住的村子里面去看看。没想到大家都知道了,全部跑过来迎接……今天把你累坏了吧?我怕明天也会有不少人过来看你,要不明天我们出去住酒店?”

    孔溪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陈述也跟着躺下来。

    她心里很清楚,她应付起来累,陈述其实比她更累。

    他既要让乡亲邻居叔叔舅舅们满意,更要让自己满意,由始到终,他的视线一直都放在自己的身上,不让自己感觉到孤独,不让自己遭遇冷落。即便他和那些叔叔舅舅们吃饭喝酒的时候,他也一直在注视着自己,时不时的就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

    陈述听话的躺在孔溪的身边,鼻子里嗅闻着那淡淡的发香,精神也为之振奋了不少。一路长途跋涉,又遇到了这么一茬事,送走了满屋子的客人,也实在是把他给累坏了。

    “你觉得我不好看?”孔溪拉来陈述的手臂,把自己的脑袋枕了上去。

    “怎么可能?”陈述生气的说道:“刘奶奶都快九十岁了,还在一个劲儿的说这闺女真好看……难道我的眼神还不如刘奶奶?你羞辱谁呢?”

    “既然你觉得我好看,为什么不愿意让我住在你家里?要让我出去住酒店啊?”孔溪咯咯娇笑着问道。

    “因为我怕累着你。”陈述侧过身体,看着孔溪的眼睛,深情的说道。

    “我不怕累。”孔溪说道:“只有得到认可的幸福感。你知道吗?一路上我都在担心,担心你爸爸妈妈不喜欢我,担心你的亲戚朋友不喜欢我……直到我们把车子开到小区门口,看到那么多人等候在寒风中迎接,我的心才一下子踏实下来。他们是喜欢我的,真好。”

    “如果有人讨厌你,那个人得讨厌到什么程度?”陈述笑着说道。

    “不许你这么哄我。”孔溪「埋怨」的说道:“那样我就没有进取心了。”

    “这样更好。等等我,好让我配得上你。”

    “不。”孔溪伸手搂住陈述的脖子,说道:“你可以配得上任何人。而我,在很多年以前,在你还没有像现在这般英俊挺拔的时候,就已经是你的颜粉了。”

    “……”

    陈述脸色微红,被孔溪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心想,你也不要哄我了,不然我也会失去进取心,颜值就停留在今天再难以增涨。

    “和你商量件事。”陈述说道。

    “什么?”

    “我家只有两个房间。”

    “然后呢?”

    “我爸我妈睡一间,剩下就只有这一间了。”

    “哦。”孔溪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俩也要睡一间吗?”

    “挤挤暖和,你不知道洛城的冬天有多冷。”

    “那我睡沙发吧。”孔溪说道。“我觉得睡沙发挺舒服的。”

    “算了,我还是去书房看一会书吧。看累了就直接在书房睡了。”陈述说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