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我不明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让汤大海帮忙打听出凌晨所在的医院,陈述第二天清早就开车赶了过去。

    医院门口有礼品店,主要是用来探望病人的鲜花和果篮。若是以前,陈述自然会选择鲜花。不,若是以前,他不会让凌晨出这样的车祸,出了事故也会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陈述买了个果篮,然后提着果篮步行到住院部。

    汤大海只打听出凌晨住院的医院名字,却不知道具体的病房号,所以陈述先到咨询处问道:“请问凌晨小姐住哪间病房?”

    “凌晨?”护士看了一眼陈述,一边在键盘上霹雳啪啦的打字输入,一边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朋友,过来看望她。”陈述出声说道。

    护士已经找到了凌晨的信息,出声说道:“凌晨小姐昨天已经出院了。”

    “出院?”陈述一脸惊讶,问道:“昨天什么时候出院?你说的是我要找的那个凌晨吗?”

    陈述听汤大海说过,凌晨伤得好像挺严重的,哪能那么快就出院啊?

    “住院部只有一个凌晨。”中年护士颇为不满的瞥了陈述一眼,说道:“因为她伤得比较重,当时院里是反对她出院的,是她自己要强行出院,她的父母也来了……这件事情还闹到我们住院部主任那里,最后还是主任签字放行。”

    “她为什么要出院啊?”陈述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护士说道。“当时不是我值班,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谢谢啊。”

    陈述对护士表达了谢意,提着果篮朝着外面走去。

    凌晨撞车住院,却在病情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出院……她的父母也大老远的从老家赶来了,那就证明伤得确实挺严重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着急?」陈述在心里想道。「她是要躲避谁吗?」

    正在这时,陈述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提着果篮朝这边走来。

    显然,他的目的也和自己是一样的。

    王信也很远就看到陈述了,那个男人一如既往的清秀修长,卓越不群。独自站在住院部大楼前面的廊台之下,朝阳的光辉挥洒在他的身上,让他不显得渺小,反而更加的熠熠生辉起来。

    「这真是一个让人妒忌的家伙啊!」王信在心里想道。

    当他发现自己的心里浮现这样的想法时,表情不由得为之错愕,就连脚步也情不自禁的放缓了许多。

    自己为什么会羡慕他呢?这可是之前都看不起的「废物」。

    他还记得陈述那次「辞职」时的场景,他故作镇定的在自己面前表演「一往情深」的桥段。可是,在他的眼里,那个时候的陈述孱弱、狼狈、不堪一击。

    他在心里想道,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对手?这样的人……他们的世界以后都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吧?

    可是,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站在比自己更高的地方,他在俯视自己。

    这种感觉让王信极度的不舒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王信在台阶下面站定。他觉得自己应该走上去,走上去和陈述并排站在一起。可是,就算并排站在一起又怎么样?在他的面前,自己又何偿不是个失败者?

    “和你一样的目的。”陈述说道。“凌晨已经出院了。”

    “出院?”王信眉头微皱,看到陈述手里提着没有送出去的果篮,又瞬间舒展开来,问道:“什么时候出院的?”

    “昨天。”陈述说道。

    “昨天就出院了。”王信喃喃说道,然后抬头看着陈述,说道:“聊几句?”

    陈述有些恍神,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沉吟片刻,陈述决定还是和他好好聊聊。毕竟,大家同事一场,而且他喜欢看王信此时失魂落魄的模样……

    住院部门口人来人往,着实不是聊天的地方。特意去找一间咖啡店坐着聊,大家没有这份交情也没有这份心境,万一刚刚坐下就把话题聊完了,那不是彼此都尴尬的不行?刚刚送上来的咖啡又让人打包带走,人家服务员也不乐意啊。

    所以,他们俩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同时在医院门口的树萌下站定脚步。

    大家也只有这么几步的情份。

    王信主动提出要和陈述聊聊,但是当真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如何张嘴了。

    沉默良久,在陈述正想着要不要假装自己有事先走的时候,王信终于开口了,说道:“你最近没有和凌晨联系吧?”

    “没时间。”陈述说道:“再说,我有女朋友,为什么要和别人的女朋友联系?”

    “我和凌晨分手了。”

    “哦。”陈述说道:“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王信有些烦躁的扶了扶眼镜,说道:“我并没有对不起她。我给了她房子,我给了她钱,能够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钱,这是无数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她们拼搏一生,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多的东西。”

    “所以呢?”陈述冷眼旁观,看着王信问道:“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

    “可是,我终究还是觉得对不起她。我对她有过承诺,说过要照顾她一辈子。如果她没有出这场车祸,我的心里对她就只有厌烦甚至仇恨。因为曾经犯过的那些错误,我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已经用金钱为自己赎罪。但是,她出事了,听说伤得还很严重……我的心里又觉得对她有了愧疚。毕竟,是我决定放弃她的。”

    “我别无选择,你知道吗?”王信看着陈述,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没有其它的选择。我是一个男人,我想要得到我需要的一切,我也要做出应有的牺牲…..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就能够成功。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

    “我不明白。”

    “……”

    王信表情呆滞,心里琢磨着自己找陈述这样一个家伙来做倾诉对象是不是个错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