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丑媳妇总得回去见公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我说,那个孩子不是陈述的。」

    听到凌晨竭尽全力喊出来的这句话,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了无言的沉寂之中。

    凌国强和谭月华都是比较传统的中国父母,一个是小学老师,一个是企业小组长,一辈子在那个略显偏僻的沿海小县城里生活,有着千百年来约定束成的道德审美和行为准则,他们很难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

    倘若是别人家的女儿做出这种事情,谭月华可能还要在家里骂上几句「真不要脸」、「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要是我的女儿,我非要打断她的腿不可」……

    可是,这种事情偏偏就生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而且,他们还不能打断凌晨的腿,甚至连一句苛责的话都不敢说。

    “不是陈述的?”谭月华看着女儿惨白的小脸,小声问道:“那是谁的啊?总要有个男人吧?”

    潜意识里,仍然觉得这是一件很羞辱的事情。家丑不可外扬,大声说话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已经不重要了。”凌晨说道。就算说出王信的名字又如何?让他来看望自己?提一个果蓝虚情假意的表达一下关心?

    不管他脸上表现的多么难过嘴上说的多么动听,怕是心里一定乐开了花吧?

    「这个女人是自作自受!」

    「看看呐,这个女人离开了自己就像是一条落魄狗一样……」

    「贱人,你也有今天?」

    --------

    王信不了解她,但是她太了解王信了。

    她知道王信一定会是这样的表现,绅士般的礼仪,以让人无可挑剔的姿态和父母寒暄洽谈,内心深处却视你们这些人如草鸡土狗不屑一顾。他看不起自己,更不会看得起自己的父母。

    她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人过来呢?

    “怎么会不重要呢?”凌国强沉声喝道:“原本以为这孩子是陈述的,我还想着找机会和陈述好好谈谈……”

    看到女儿脸色难堪,凌国强赶紧改口,说道:“但是,无论这个孩子是谁的,你有责任,他也有责任。所有的后果都让一个女人来承担,算是什么男人?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完了。我得找那个男人要一个说法。这不是欺负人吗?”

    “他本来就算不得什么男人。”凌晨沉声说道。“所以,就不需要多此一举了。”

    “晨晨……”

    “爸,就这么决定了。”凌晨出声打断了凌国强的话,说道:“这件事情由我一个人承担,不用找任何人来承担责任。你不用和其它人联系,更不要和陈述联系。千万千万不要和陈述联系。就算陈述主动打来电话,你也不要告诉我这边的任何状况。”

    “可是你一个人……”

    “爸,我一个人扛得住。”凌晨脸上浮现一抹森然的笑意,说道:“都走到这一步,死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承受不住的呢?”

    凌国强沉沉叹息。

    他看不得女儿受委屈,他也希望能够帮女儿讨还一个公道。可是,女儿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愿意说起,他们老俩口又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爸,妈,我累了。我想再休息一会。”凌晨出声说道。

    “好好。”凌国强赶紧站了起来,说道:“我和你妈去给你买点吃的,你躺了几天都没吃过东西,现在肚子肯定饿了。医院的东西都是清汤寡水的,怕是不合你的胃口……我和你妈去给你买碗汤回来。”

    “谢谢爸妈。”凌晨笑着说道。

    等到父母离开,病房门再次关上,凌晨抬头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眼角流敞出大颗的泪珠。

    「凌晨,你真可悲。」

    -------

    陈述很忙。

    剧本发给宋子林导演后,他对剧本的最终版本非常满意,而且他个人也非常喜欢《萤火虫》这个名字。说这个名字原本就应该象征着青春,象征着青涩美好的爱情。他们所要做的正是这样一个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

    听说这个名字是孔溪亲自取的之后,宋子林导演还开玩笑说就凭这件事情就可以炒作一波。当然,前提是陈述和孔溪同意曝光他们之间的感情状态。

    虽然圈内的大部份人都已经知道了,但是孔溪的粉丝以及吃瓜群众们还不能确定。至少孔溪的粉丝们是不太乐意看到她恋爱结婚的。

    陈述是剧本编剧,宋子林亲自执导。孔溪是女主角,男主角却不是李如意。陈述把李如意给推荐过去了,但是宋子林觉得李如意是业界新人,还需要打磨几年演技,而且他和孔溪的身份地位还不够对等,他更希望成名已久的胡戈来搭配孔溪饰演一对情侣。

    陈述早就知道宋子林有自己的考虑,而且胡戈也确实在方方面面更适合这部剧的整体基调。包括后期的收视和宣发,也是占有巨大优势的。不过陈述还是推荐李如意来饰演男二号,那是男主角儿时的玩伴,也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角色。能够在出道后的第二部戏里面就直接和影帝胡戈视后孔溪来飙戏,这种机会和资源的力挺是其它新出道艺人难以想像的。

    导演和艺人合约已经签署,剩余的就是整个项目的码盘了。这一块的业务太复杂繁琐,陈述专门找了一个业界的资深制片来负责,他还要负责萤火虫文化的整体业务。

    陈述是几天后知道凌晨撞车的事情,那是一群朋友聚集在公司喝茶聊天的时候,汤大海不停的对着陈述打眼色,陈述没好气的说道:“想说什么就直接说,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看到谢雨洁一脸狐疑的看向自己,汤大海担心女友误会自己有什么秘密,赶紧说道:“凌晨被车撞了。”

    砰!

    谢雨洁一脚踢在汤大海的小腿上面,生气的说道:“你说这些做什么?”

    谢雨洁和孔溪是极好的闺蜜,孔溪现在和陈述恋爱,她对陈述的前女友也有所了解。对于陈述来说,凌晨已经是个过去式,汤大海这个时候当着孔溪的面提起凌晨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

    汤大海一脸委屈,抚摸着自己疼痛的小腿说道:“是陈述让我说的。”

    “我让你有什么话当面说,但是没让你说这个。”陈述出声说道。心想,难怪前几天接到了凌晨的电话,那个时候他以为凌晨还在纠缠,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在他的认知里,我可以不恨你,但是我也不可能再爱你。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也不想再有任何的牵扯,就让大家成为彼此之间的陌生人。

    都已经分手了,你还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再说,万一让孔溪看到了,她怀疑我们之间旧情复燃怎么办?

    当然,以孔溪的聪明智慧,她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万一她连怀疑都没有,那自己心里不是更难过?她是不是不在意我了?她是不是对我的爱没有那么深了?

    陈述才不愿意自寻烦恼自找麻烦呢。

    没想到的是,她却撞车了……

    “没关系。”孔溪捧着茶杯,笑呵呵的看了陈述一眼,却对汤大海说道:“伤得重吗?”

    “据说伤得挺严重的,现在还在住院呢。”汤大海出声说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说道:“我也是听人说的,这件事情闹得挺大的。还听说凌晨和王信分手了,她拿了一大笔的分手费。”

    砰!

    谢雨洁又踢了汤大海小腿一脚,说道:“分手就分手呗,她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自己的好闺蜜不方便说的话,不方便表达的情绪,她都要替她说出来,表达出来。

    再说,汤大海这个时候说凌晨分手了这些破事做什么?难道还要给他们制造机会啊?

    “这不是茶余饭后的闲聊嘛。”汤大海哭笑不得的模样,说道:“我就是在群里看到这么一条信息,所以就随口提了那么一嘴。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咱们还是接着聊我们婚礼的细节问题吧。你梦想中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

    “我以前就没想过要结婚。”谢雨洁酷酷的说道。她以前觉得结婚是一桩很累赘的事情,有可能还会影响自己的艺术创作。但是遇到汤大海之后,却又发现也没有那么的难以接受。

    至于梦想中的婚礼……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她不做这个领域的梦。

    “其它人的也行。你觉得谁的婚礼比较好,咱们就按照那种模式来?”

    “那多没新意?结婚还要抄袭呢?”陈述出声补刀。“我们得自己想一个有新意的,能够让人终身难忘的。是不是,小溪?”

    “对。”孔溪点头。“毕竟,对于大多数女人而言,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仪式。”

    “……”

    孔溪转身看向陈述,说道:“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看,但是我想这个时候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我了吧?你去看看吧,毕竟,曾经相识一场。”

    陈述沉吟片刻,点头说道:“好。”

    三言两语便决定了这桩事情,没有过多讨论的必要。

    孔溪知道,陈述是不可能再爱上凌晨的,也不可能再和她有任何的牵扯。她相信陈述,更相信自己。

    陈述也知道,就算自己答应了去看凌晨,孔溪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快。这只是曾经做为朋友的一场问候,就像是知道某一个老同学老朋友得了一场重病,不管有仇的没仇的大家都会去看望一样的道理。

    陈述看着孔溪,说道:“下个月就要过春节了,你跟我一起回洛城吧?要是让我爸妈知道曾经的那个丑丫头现在成了他们的儿媳妇,一定会大吃一惊不可。”

    孔溪咯咯娇笑,说道:“这不好吧?我们还没有订婚呢,我就跑到你们家去过春节,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别人不会说我不懂矜持吧?怕我爸妈那一关都过不了。”

    “咱爸咱妈那边交给我来搞定,实在不行我和咱爸再好好喝一顿,非要喝到他开口同意不可。”陈述自信满满的说道。孔溪在的时候,他经常陪着孔溪一起回去看望岳父岳母。孔溪出去演戏或者参加一些商务活动的时候,他也会独自过去看望俩位老人,陪岳父喝酒下棋,向岳母请教厨艺顺便干些杂活。现在孔溪的父母看到他就跟见到了亲儿子一样,对他亲热的不得了。

    “会不会太快了?”孔溪小脸燥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怕什么?”陈述伸手握住孔溪的手,说道:“丑媳妇总要回去见公婆。”

    “我才不丑。”孔溪昂起小脸,骄傲的说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