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男主角问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喜欢一个人,就想把最好的送给她。

    陈述觉得自己有钱了,有名了,还是一家文化公司的老板,说到这里心里还真是有一丝丝小小的膨胀……他有理由也有资格给自己女人最好的生活和礼物。

    结果他发现自己很难做到。

    孔溪是众多品牌的代言人,她家里面的名牌包包奢侈品手表项链数不胜数,大部份都是品牌方赠送或者赞助的,还有一些是合作伙伴或者业界同行的礼物,孔溪只有出席重要活动时才会佩戴,平时就将它们束之高阁难以想起。

    人们常见的能够拿来送给女孩子的礼物,孔溪都不需要了。那些东西对她没有任何意义和诱惑力。

    以他们的故事原型为她写一个剧本,由她来担任这部剧的女主角,然后把这个剧本的命名权送给她……在她的生命长河中留下一个重重的印迹。

    这就是陈述想要送给她的礼物。

    孔溪大为感动,接过剧本捧在怀里,说道:“真的吗?为什么要我命名啊?你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一定提前想好了名字吧?”

    “我想好了。”陈述说道。

    “那就用你之前想好的名字吧。”

    “但是现在已经忘记了。”陈述说道:“这个剧本必须要由你命名才行。不然我宁愿它没有名字。”

    孔溪想了想,从口袋里找出签字笔,在上面端端正正的写上三个大字:萤火虫。

    “萤火虫?”陈述看向孔溪,笑着说道:“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和你分开后的很多年,我每次看到萤火虫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们一起在村外看萤火虫的不快乐时光。你还记得吗?有一次你捉了很多萤火虫装在一个玻璃瓶子里,我看到之后很生气,就让你把萤火虫都放出来。你不愿意,说为什么别人可以捉就你不能捉,我不知道如何反驳你这句话,就直接动手把你推倒在地上,然后把瓶子抢走,把里面的萤火虫全都给放出来了。”

    “以我的性格,一定咽不下这口气拼命抗争和你打个不死不休吧?”

    孔溪眼神怪异的看了陈述一眼,说道:“并没有。你坐在地上委屈的哭了。”

    “……”陈述面红耳赤。

    我怎么能哭了?我怎么能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后来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情,心里就特别的后悔。心想,当时我要是不推你就好了,当时我要是没有抢走你的萤火虫就好了,当你在哭的时候,我蹲下来劝一劝你就好了……感觉人生有太多的遗憾,却担心再也没有机会来弥补。”

    “在很多年的时光里,萤火虫成了我的一道心结。现在,我所有的遗憾都得到了弥补,我终于可以再一次和你一起看萤火虫了。这个心结自然而然就解除了。所以,我想把这个剧本的名字叫做《萤火虫》。因为它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没问题。”陈述欣然同意,说道:“别说是萤火虫,你就是叫它屎壳郎

    我也没意见。”

    “……”

    “你说,当年要是我捉了好多屎壳郎在玻璃瓶子里,你让我把它们放了,我不同意,你就生气的打我,还抢走了我的瓶子……多年以后咱们再次相见,我为你写了一部剧本,你说这是你的遗憾,你要以它来命名我们的剧本。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孔溪眼神凶狠,说道:“信不信我咬你?”

    “不要生气。”陈述笑着说道:“就当是上的一点点探讨。”

    “我才不要和你讨论那么恶心的东西呢。”

    “你对屎壳郎有偏见。”陈述说道。

    “不许再说这个了。”孔溪挥舞着拳头。

    “好好好,不说了。”陈述看着剧本上面孔溪用签字笔写下的三个漂亮大字,说道:“那么,我们的《萤火虫》就由你来饰演女一号了。”

    “当然。”孔溪一脸笃定的说道。“当仁不让。不让我演,我看看其它女人谁敢来演这个角色。”

    “就是。不给她们任何机会。”陈述附和着说道。

    说完之后,俩人相视而笑。

    陈述看向孔溪,说道:“这部剧和公司名字一样,会有影响吗?”

    “当然会有影响。”孔溪说道。“不过这是好的影响。剧本我已经看过了,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了。我演女主角,宋导这样对爱情戏极其擅长的名导来导,我相信,《萤火虫》一定能够大红大火。《萤火虫》火了,这部剧的出品方萤火虫文化不也一起跟着火了吗?这是为公司扬名的大好时机,我们可不要错过了。”

    陈述大为赞赏,说道:“我们家小溪真聪明。”

    这是陈述最喜欢孔溪的一点,真实不做作。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什么。她不会拒绝利益,但是更不会因为利益而牺牲自己的艺术创造和演艺生涯。

    她知道什么事情是应该放弃的,而有些东西是一定要力求争取的。

    譬如为公司扬名的机会,譬如爱情。

    “那当然了。”孔溪得意洋洋的模样,说道:“不然的话,怎么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

    “如果你是如来佛祖的话,我愿意做那只翻不出你手掌心的孙猴子。”陈述伸手握住孔溪的小手,脉脉含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都不愿意有任何的挣扎。”

    “陈述……”孔溪感觉自己要被融化了。真是奇怪的事情啊,演了那么多爱情剧,别人和她说的那些台词,她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有时候身体还会起一层的鸡皮疙瘩,感觉男人和女人之间为何要说这么肉麻的话呢?

    现在她有了陈述之后,才知道这不是肉麻,这是……真情流露。

    她觉得,这样的话她永远都听不腻。

    “而且我还不会像那只孙猴子一样随地小便。”陈述认真的补充了一句。

    “讨厌。”孔溪拍了陈述一记,说道:“人家正感动着呢,被你一句话给破坏掉了情绪。”

    “我不希望你感动。”陈述说道:“因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甘之如饴。”

    “我也是。”孔溪痴痴的说道。

    “对了,你希望谁演这部剧的男主角?”陈述问道。

    孔溪看向陈述,说道:“你来决定。”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