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不寒而栗!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被父亲当面训斥,王信并不敢出声反驳。从凌晨这件事情上面来看,自己确实是看走了眼。以前清清纯纯人畜无害柔美的就像是一朵小白花一样的女人,今日却向自己展露了那丑陋的嘴脸和凶狠的獠牙,连续喝了好几杯威士忌都没能把身体里面那种强烈的不适感压下去,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自己当真了解凌晨吗?」王信不由得在心里问出这个问题。

    以前他觉得自己懂,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是懂她的。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想要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摆脱泥沼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有错吗?

    现在他却不敢如此确定了。

    今天的凌晨是陌生的,比上一次她和陈述分手时躲在洗手间里面痛哭出声嘶吼着喊「我选择生活,有错吗」还要让人更加的记忆深刻。

    那个时候的凌晨还是个人,还是个女人。

    现在的凌晨就像是一头怪兽,一头瞄准了猎物双腿后蹬蓄力即将要扑过去撕咬的野兽。

    王信感觉到了害怕,在他独自面对凌晨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害怕。他竟然会畏惧一个比他瘦小孱弱的女人。

    “你觉得凌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王誉品着威士忌辛辣的泥煤味道,看着王信问道。

    “聪明。勤奋。有上进心。”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择手段。”

    “你总算是看明白了。”王誉轻轻叹息,说道:“一个聪明人,倘若没有道德束缚,她能够做出多么危险的事情?”

    “你是说凌晨可能会报复?”

    “可能?”王誉冷笑,说道:“是凌晨让你来和我商量的吧?”

    “是的。”王信羞愧的低头。他觉得凌晨是了解自己的父亲的,父亲也是了解凌晨的。而夹在中间的自己就像是一个代言人、传话筒,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智障一般。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啊。”王誉轻轻叹息,心想,要是自己的儿子有这般的心机手段,华美交付到他的手上也就没有任何担忧了,现在嘛,只能再等一等看一看了。现在的儿子,还是太稚嫩了啊。他以为书本上学习到的那些东西就能够帮他管理企业获得成功,真正的知识是书本上学习不到的。也好,就让凌晨来给他上这第一堂课吧。“她知道我会答应。”

    “爸,她太贪心了。”王信出声说道:“她要凤凰城小区那套江景房,我已经答应给她了。按照现在的市价,那套房子就能够让她获利两千万以上。但是她还张嘴要三千万现金,当我们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她才跟了我多久?两年的时间就想拿走半个亿……凭什么啊?”

    “不甘心?”

    “我是气不过。”

    “你是心里不服气。”王誉一针见血的说道:“原本以为养了一条听话的狗,却没想到那条狗突然有一天对着主人呲牙咧嘴还想要啃你的骨头吃你的肉。”

    “……”

    王信不想和老头子说话了。

    凌晨伤了他的心,老爷子却一直在伤他的人。

    难受。想哭。

    “你刚才也说了,她聪明,而且做事不择手段。在她做你助理的这两年时间里,她掌握了你的多少信息?又掌握了华美多少的秘密?手里握住了你多少的资源和人脉?这些,你都想过了没有?”王誉沉声问道。

    王信心脏猛地一帝,以前他爱凌晨,自然也信凌晨。凌晨是他的心腹,也是他的左膀右臂。一些他不愿意处理的事情,都是让凌晨去处理的。一些重要人物的洽谈,也由她在身边陪伴。

    更要命的是,她极擅经营,又懂得笼络人心,逢年过节的问候礼物不断,让自己的那些朋友和重要的客户对她观感极佳。

    在那个时候,自己自然是乐于看到她这般左右逢源的。但是经父亲这么一提醒,凌晨当真存心报复的话,她能够利用手里掌握的这些东西做多少事情?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或许帮助你成一件事情很难,但是他们想要坏一件事情的时候,那就非常容易了。”王誉谆谆教导,为这个儿子简直操碎了心。

    “那我们……就这样答应她的所有要求?”王信沉声说道:“我们就这样被一个女人威胁敲诈,就这样被她牵着鼻子走?”

    “又能如何?”王誉出声反问:“不过,你想想,为什么凌晨没有要一个亿,没有要五千万,为何选择了三千万这个数字吗?”

    “为什么?”王信问道。

    “因为这在我们的可接受范围之内。”王誉出声说道:“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是一个玩伴,那么,五百万我都觉得太多了。因为她是你的贴身助理,掌控了你太多的信息和商务机密,我为此愿意支付两千万。”

    王誉的视线转移到了桌子上那薄薄的一页检验单上面,说道:“这张纸值一千万。”

    “……”

    王信没想到自己的亲生骨肉,在父亲的眼里还不如那些商务信息重要。要知道,自从凌晨拿出这张纸之后,就让他方寸大乱,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才好。

    无论如何,那可是自己的孩子啊。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这一千万是买断钱。买断他们与我王家的情份。”王誉说道:“我不希望以后那个孩子还和我们之间有任何的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让凌晨放弃那个孩子吧。”

    “爸……”

    “当务之急,你要去做两件事情:第一,去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第二,说服凌晨放弃这个孩子。以凌晨的行事风格,想必她会同意的。”

    “是。”王信沉声答应,说道:“我会和凌晨谈。”

    “谈判的时候带上黄律师。”

    “……”

    王誉对着儿子举杯,说道:“来,祝贺你。”

    “祝贺我?”王信苦笑不已。自己落魄至此,还做了一桩这么失败的生意,父亲竟然对自己说祝贺?祝贺什么?

    “你想想,倘若没有这么一出的话,你在未来的漫长岁月里,每日要和一条冰冷的毒蛇共眠,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王誉出声说道。

    王信想像了一番那样的画面,不寒而栗。</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