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蠢话!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不要生气。”凌晨拍拍王信的手背,示意他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在情绪控制上面他一直表现的都不够好,甚至都不如那个时候一无所有的陈述。从小到大,他是被人宠坏了,所以不知人间疾苦商场险恶。世界上很多事情,哪能不是对就是错呢?“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现在我们就要分离了,也算是你判了我的死刑吧?”

    “以前什么事情都要顺着你,所以很多话不敢说也不能说。现在要离开了,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以你父亲的性格,如果你不能改变自己的话,你觉得他会当真把华美大权交付到你手上吗?就算最后迫不得已的转给你,怕是也会另外安排人手过来辅助你或者直接指定职业经理人……那些又是真正可信的人吗?”

    “别说了。”王信出声喝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恐怕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凌晨笑笑,说道:“我知道。以前用感情换生活,现在用生活换金钱。我一直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我不会给你的。”王信说道:“我爸也不会同意给你。”

    “不。”凌晨轻轻摇头:“你爸会同意的。”

    “没想到世界上会有你这样的女人。”王信满脸嫌弃的盯着凌晨,说道:“你还算是个女人吗?”

    凌晨轻笑出声,看着王信问道:“我当初可以放弃陈述,为什么现在不能放弃你?更何况,是你主动想要把我踢到垃圾桶里。难道你指望我一声不吭或者哭哭啼啼苦苦哀求?对不起,这都不是我的人设。”

    “你什么都休想得到。”王信抓起那份检验单,起身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凌晨甚至都不再看他一眼,只是视线再一次转移到了珠江夜景上面去。

    两岸灯光璀璨,水面之上也闪烁着银光。

    偶尔有游轮渡过,就像是那漆黑天幕上的一颗流星,划出一道长长的光束之后,瞬间便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能够永恒?

    --------

    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音,王信赶紧站起身来迎接。

    王誉脱掉身上的风衣外套,身后的助理默契的接过去帮忙挂在衣架上面。

    “董事长,您要喝点什么?”酒庄的经理亲自走过来招待。这是王誉的个人酒庄,主要是为他以及他的客人服务。所以,到了这里就像是到了他们自己家里一般。大多数时候,王誉都是在这里度过自己一天的时光的。

    “给我一杯大摩。”王誉惬意的躺坐在沙发上面,又招了招手,说道:“点一支雪茄。”

    “好的董事长。”经理答应一声,赶紧过去安排。

    王誉看了一眼王信的晕红脸色,出声喝道:“少喝点酒。你现在是华美传媒的总经理,就你这幅模样怎么出去见人?要是公司有紧急事务需要你处理怎么办?”

    “是。”王信低头认错。

    “说吧,急急忙忙的找我有什么事情?”王誉问道。

    王信一言不发,把手里的那份检验单递了过去。

    王誉接过去看了一眼,眉头微皱,问道:“确定了?”

    “应该可以确定。”王信说道。

    “确定就是确定,没有「应该可以」这四个字。”王誉又想发脾气。自己怎么生了这样一个儿子啊?以前觉得国外的学校好,送他出国可以开拓视野,学习最先进的管理和金融经验。但是也同样的让他与中国的环境脱节,让他那么多年生活在象牙塔下,却难以适应国内的人际关系和商场法则。这需要时间来进行锤炼和培养,希望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时间吧。“如果自己不能确定,立即去给我确定。”

    “是,我会确定。”王信连连点头,看着父亲说道:“确定了呢?”

    王誉接过雪茄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烟沫,看着王信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已经决定了要和她分手。”王信说道。

    “嗯。”王誉终于对儿子点头了。这是他一直强迫王信做的事情,现在总算是迈出了这一步。当然,他了解自己的儿子,他也知道他最终会向自己屈服。因为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你和她谈过了?”

    “是的。”王信说道。原本想说是凌晨找自己谈的,但是这么说显得自己太不主动,也太没有担当,于是点头说道:“今天和她摊牌了。”

    “想必她胃口不小吧?”王誉端起威士忌酒杯喝了一口,颇为轻松的看着儿子问道,脸上竟然还浮现出很是舒畅的笑意。

    王信颇为诧异的看向王誉,说道:“爸,你都知道了?”

    “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了。”王誉冷笑出声,说道:“她抛弃之前的男友去跟你,难道当真是因为你英俊潇洒才华横溢?”

    “……”

    “那些女人爱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愿意在结婚前玩上几年,这也没有什么。分手的时候给点钱或者送辆车打发了,想必那些女人也会开心的不得了。她们能有什么损失?但是,倘若有些才能的女人,那就不是一点点小钱能够打发的了。这样的女人自视甚高,给少了觉得是对自己的羞辱。所以,她们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的。”

    “你为了向我说明她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好女孩儿,又是学英语又是学法语礼仪的,我听了没有感动,只有担忧你知道吗?她确实是勤奋的,但也是贪婪的。为了抓住眼前的一切可以不辞辛苦,不择手段。她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又岂能轻易让你脱身而去?”

    “我让她什么都得不到,我什么都不会给她。”王信恨声说道。以前为了让父亲接受凌晨,他做了很多事情。在父母面前尽可能的赞美凌晨,多多制造大家的相处机会和凌晨为家人准备的惊喜。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父亲……面前坐着这个抽雪茄的老人都是对凌晨不屑一顾的态度。

    那个时候,他的心里甚至埋怨起自己的父亲。凌晨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你如此的讨厌和嫌弃,到底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这样会让自己的儿子夹在中间很难受吗?

    现在他知道了,父亲只是比他看得更多更远一些而已。

    “蠢话。”王誉出声呵斥。“说出这种话,证明你根本就不了解凌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