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挖墙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乌孙国王喝了司马朗那杯践行酒之后就上路,没什么好说的了,汉室的外交一直都是霸权主义,以前只是没有将目光落在西域,现在看上了这块地方,很多东西就都发生了变化。

    大宛,康居,乌孙三家结盟自保,然而在司马朗带领百骑抵达王城,面对国王叩心三问之下,三家王室全部被回迁到了中原。

    体量和实力的差距就在那里摆着,汉室给了践行酒还不走的话,那真就只能给送行酒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给九泉之下的匈奴带上一碗,有台阶不下,难不成是真的想死?

    昔年大宛能在贰师城力扛汉室,除了李广利本身菜以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匈奴还在活蹦乱跳,汉室绝大多数的战斗力都被用于防备匈奴,而现在,匈奴的坟头可是养牛羊的好地方!

    故而卡贝奇等人来到西域的时候,乌孙已经成了历史,被降级为郡国,到处在兴建水利设施,铺设道路,植树造林。

    东汉年间的西域的森林还算繁茂,虽说已经不及西汉年间了,但基本上西域各个小国还是有着大片足以供养本国百姓的绿洲,而三十六国合并之后,名列一州,养上几百万百姓还是没问题的。

    司马朗不算后世自己兄弟司马懿篡国带来的加成,其本身也是名垂青史的五个治理地方的名臣之一,更何况在来西域的时候,陈曦就好好给自己这个族兄讲过该怎么治理西域。

    常规的集村并寨,颁布更适合的地方律法,移风易俗,儒家教化这些陈曦根本不需要给司马朗讲,这些东西对方比陈曦掌握的还要到位,陈曦给司马朗讲的更多是固沙,重布坎儿井减少地下水的流失,压制西域沙漠化的进程,尽可能的将西域建设成近乎中原州郡。

    毕竟这个时代的西域沙漠化进度才刚开始,大量的绿洲和河流还没有消失,依旧存在森林和繁茂的水草,只要固沙有效,后世那种积重难返的情况还有希望从源头遏制。

    终归汉室西进的道路已经打开,而西域无论如何都会成为桥头堡,和凉州结合之后,粮草如果能在西域就地解决,战士能在凉州就地解决,那中央政府的压力就会大幅减少。

    陈曦现在是真的受限于人口,不可能再继续提高产出了,而当前的大形势,陈曦要么搞动力机,想办法推进工业化进程,要么就是想办法提高人口数量,再要么就是两手都要抓。

    可问题在于这两手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堆积才行,尤其是工业化,初代的动力机现在都没有搞到能用的程度,故而陈曦也只能尽可能的发挥出人力的极限优势,让中原各地区发挥出极限水平,尽可能的减少自己这边的压力,为长远规划让道。

    故而陈曦对于司马朗的定位就是,将新州搞好,人口搞到豫州巅峰的水平,能以单个州的力量支撑外战,对此司马朗只能翻白眼,我是挺厉害的,但你那个要求完全不是挺厉害这个范畴能完成的。

    不过这些话不能说,听陈曦指挥就是,不就是固沙吗?我司马朗确实是不太懂固沙这些东西,但你陈曦的要求还是很简单的,不就是种树吗?种,西域的那些贼匪全抓了,然后安排去种树。

    以前各个地方的刺史,郡守其实对于地方贼匪并不太重视,就算是政治清明的时候,只要闹得不是太大,都不会主动治理,因为很多时候贼匪直接就是地方的百姓,农忙为民,农闲为匪,没事干打打野食而已,真正职业贼匪数量非常少,剿匪意义不大。

    可自从陈曦上台之后,贼匪?解决不了?从泰山年间就开始抓着贼匪打,主政一个地方打一个地方的贼匪,从青州达到冀州,从冀州打到长安,不信解决不了,到现在主政天下了,贼匪也被全部抓了。

    可以说西域的马匪,和沙盗在出现的时候,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中原那种环境的司马朗第一时间就上了军队。

    没错,平三十六国的时候司马朗也就是带了一个百骑过去好好和西域王室谈谈,而遇到盗匪的时候,司马朗将军队开了上去。

    本身西域的马匪,沙盗在前几年李傕干戊己校尉,搞西域霸权的时代就被打成了狗,这两年李傕去了葱岭,疏忽了戊己校尉的工作,前两年被杀都不敢冒头的马匪和沙盗才再次冒出来,结果……

    正规军剿匪,一处处的平过去,还有司马朗这么一个智者在后面谋划,地方贼匪全部被锤爆了狗头,现在全来种树。

    故而卡贝奇和艾索特来到西域之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和谐的情况,整个西域在汉室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到处都是一副繁荣发展的景象,人民看起来也颇为富足,商贸往来非常频繁。

    进入到这里之后,由于是艾索特等人是贵霜官方的迎亲队伍,而且也有曹操提前发过来的照会,加之司马朗毕竟干过很长一段时间曹操的手下,故而亲自来迎接这个队伍。

    其间司马朗对于北贵的战斗力也颇为震惊,哪怕是提前已经知道了北贵派遣来的迎亲人员组成,可真正见到和纸上描述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毕竟成建制的练气成罡,司马朗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让卡贝奇等人颇为得意,毕竟相比于自己从坎大哈北上时通过的那些汉室藩属地盘,这边的表现才像是正常人。

    之前卡贝奇等人北上时也难免通过了几个世家的地盘,结果那些世家皆是一副贵霜真浪费,这么多练气成罡组成队列去迎亲,难道能好过作为中下层的指挥?北贵真能造,太浪费了!

    再之后到葱岭的时候,李傕提前收到了大量世家的酸了吧唧的通知,直接拉出来了八万骑兵夹道欢迎,也亏卡贝奇和艾索特都是意志坚定之辈,否则光这么一个夹道欢迎,都足够让人心惊胆战了。

    不过也是经历那一杠子之后,卡贝奇终于摆好了自己的心态——在贵霜他确实是很厉害,他麾下率领的也确实是精锐,但他们要去的地方毕竟是世界的中心——汉帝国!

    “这位迎亲使节卡贝奇阁下,这位是副使艾索特。”刘先笑着给司马朗介绍道,而司马朗也一一见礼,然后邀请卡贝奇和艾索特停留一日,休整一番之后再行上路,两人也未拒绝。

    葱岭之前且不说,到了西域那就真正算是汉室的地盘了,哪怕是新纳之地,也必须要按照汉制,毕竟华夏乃礼仪之邦,而既然是正规的迎亲队伍,汉室对此也乐见其成,那么自然会安排食宿问题。

    虽说目前已经很多中亚建国的世家,对此提出异议,酸了吧唧的表示曹氏真是菜,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然而曹操对此表示呵呵哒!下三滥咋了,嫁个女儿,收聘礼有问题吗?不就是这个聘礼比较重,可那又如何?酸的话,你们也可以试试啊。

    总之曹操一边和中亚世家隔空打嘴炮,一边给这些人发请帖,邀请他们来参加自家嫡女的婚事,而各大世家则是一边骂人,一边不爽的给曹操嫁女准备礼物。

    毕竟他们再怎么酸,面子上也要过得去,更何况各大世家估摸着自家再短期内依仗曹氏的地方可不少,更何况这次婚事也刚好让副手过去,有些事情也需要副手坐在一起好好交流一下。

    之前还在思考该怎么组织这件事,以前都是袁家组织牵头,然而今年袁家和罗马就没消停,现在还在打,听说干死了一个古神,双方打打停停,虽说也不是腾不出来手,但很明显袁家今年不太想组织。

    至于说其他家族牵头,恐怕还真不行,哪怕各家都有想法,也很难搞起来,谁牵头就相当于谁主事,可现在哪怕是抱团的家族也都有了个封国,大家谁都不比谁高贵,凭啥你主持!

    有老大的时候,各家总想着推翻袁氏,我们不需要一个成天想要当他们爸爸的长兄,谁给我说长兄为父我将谁往死了揍,兄弟就是兄弟,提什么父亲,结果袁家今年腾不出手,各大世家真感觉到什么叫做蛇无头不行,哪怕这头是个垃圾,可还真的有!

    毕竟出来也一年了,靠着陈曦的贷款,以及购入的大量物资,现在各家好歹都武装起来了军队,不管战斗力如何,但至少看起来颇为光鲜亮丽,镇压各封国内部毫无问题。

    当然各大世家所建立的封国的经济算是糟的可以,自给自足什么的基本没有希望。

    早在今年夏粮下来之后,这群人就发现了这一问题,可继续购入粮食,那就亏了,于是破罐子破摔,夏粮全部征收,实行配给制度,然后大军镇压叛乱,干活发粮食,不干活直接弄死。

    可以说这群世家真的将帝制草菅人命的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也亏这群人是在安息这么玩,没敢对汉室百姓出手,否则早被陈曦拍死了,这种做法实在是,过于丧心病狂了,然而这种近乎肆无忌惮的做法,却成功的将各家封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

    军事管制带来的强大组织力,让各大世家强行维持了国家的运转,虽说麾下的安息百姓再一次因为冬季的到来开始成批的死亡,但政治实体却诡异的开始稳定。

    简单来说就是,这群世家建立起来的势力居然比阿尔达希尔建立起来的生活区还要稳定。

    到了这一步,对于各大世家来说只需要从明年开春开始重复祖先曾经做过的事情,强行用军事组织力将国家运转起来,用不了五年,他们的就会成为真正可以自给自足的封国。

    当然这一步会卡死不少的封国,故而迈入这一循环的各大世家也需要相互进行一下经验交流,而清河郡主的婚事,勉强算一个理由。

    谁让自家成天想当爸爸的那位长兄今年陷入麻烦之中不干活了。

    故而各大世家一边酸了吧唧的表示曹操真丢人,一边回信说是到时候肯定派人去,他们必须要有一个平台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以为接下来的大业准备。

    这些事情都在陈曦的桌面上摆着,但陈曦只是大致的扫了一下就放弃了,他是被刘备抓过来问询一些事情的。

    “玄德公,您又有什么问题吗?”陈曦有些奇怪的看着欲言又止的刘备说道,很奇怪,在他面前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

    “咳咳,我听说北贵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西域了,最多一个月就能抵达长安。”刘备轻咳了两下转移了话题。

    “是啊,可能都用不了一个月,他们的战马全都有内气,算得上宝驹,若不是上表说是要去巴里坤湖那边祭奠一下先祖,可能会来的更快。”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而且他们本身都是练气成罡。”

    “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安排?”刘备端起茶水遮住自己的面庞,而陈曦和刘备混了这么多年,能不知道刘备这话什么意思。

    “一个月的时间够不?”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我不会大月氏语言啊。”刘备长叹道,没有回答时间问题,一个月时间,区区两千人,我几天就认识的七七八八了。

    “这个没事,他心通珠子我们也还有。”陈曦望着一旁说道,对于曹操,陈曦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毕竟是郡主出嫁,选一个良辰吉日,剩下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想必公主也想见一见来自北贵的勇士们吧。”刘备轻声的说道,得,陈曦秒懂,见了摄政长公主,就大月氏求娶公主和汉室打匈奴一个强度的执念,这群人这辈子都会记得公主,到时候随便打点鸡血,曹操的兵马?曹操的麾下?你信吗?

    “行吧。”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毕竟是迎亲,肯定会见到长公主,到时候以长公主的名义飨食的话,说不定有奇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