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实际上西域三十六国不想迁徙的王族非常多,可面对汉室笑呵呵的邀请,大多数王室在第一时间便放下了自己的面子,自降一级变成列侯,去中原享清福了。

    对于这些识时务的王族,陈曦还是很给面子的,钱粮物资,金石玉器,珍惜的瑰宝,该给的一个都没少,当然在给了这些东西之后,很快就有钱庄上门给这些新列侯推荐各种投资产品。

    毕竟坐吃山空,没有点产业,钱再多迟早也会落魄的,要知道汉室现在已经不流行食邑那套了。

    除了长公主还有沐汤邑,其他列侯的食邑都基本已经外迁,当然不外迁也行,看看你的面子能不能压过陈曦就是了,故而是个列侯都将自己的地皮往外搞。

    没错,陈曦就这么丧心病狂,就这么狠,虽说有不少列侯对此颇为不满,但没人会在陈曦面前说,更何况陈曦很给力的表示列侯自己出国的话,国家有铠甲补贴,只要你能打下一块地方,就是你的。

    自然被迁到长安这边的西域王室,在没有食邑的情况下,吃成穷鬼并没有什么问题,别看这些王室成员从西域离开的时候,强行带走了一个国家的奇珍异宝,但不到长安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富贵。

    更何况坐吃山空懂不懂,没有进项的话,迟早会变穷鬼的,于是陈曦找专业人士给这些人推荐了不少的理财产品。

    一开始让这些人买理财产品的时候,这些人都是一副死了爹的表情,但毕竟现在在汉室的地盘上,更何况都到了这种地步了,甭管这东西到底是啥,汉室这边据说是后台很硬的部门派了专业人士来让你购买这个东西?能不买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了,于是这些人就本着破财免灾的想法,一人捐了一半的家产,这些人可是掠夺了自己国家大半的资产跑路的,司马朗对于这件事一直本着人家国家都没了,钱就当补贴了,就让这些人将能带走的全部带走了。

    故而这些人超级有钱,每一个都堪比一个顶级豪商,毕竟是最后一把抽了一个国家的血,不管百姓死活跑路的王室。

    陈曦从这群人手上拿到了价值千亿的各种奇珍异宝,然后以这些东西作为抵押发行了更大规模的货币。

    虽说陈曦靠着信用也可以大规模的超发货币,只要大环境能兜住就没什么问题,但没实体的话,陈曦终归是慌慌的。

    有了这一笔资金注入,汉室的经济运转的更加稳定和快速,当然年底的时候,也就是最近,这些人惊奇的发现了中央钱庄给他们每家发了一大笔的款子,说是所持理财产品的分红。

    当时西域王室就惊了,感情当时不是敲诈我们,是真的让我们来买理财产品的啊,而且在汉室呆了一年下来,这些来自于西域小国的王室真正的感受到了大国的快乐。

    这地方什么都有,吃喝玩乐什么的比在他们国家还要高几个层次,除了钱花的快,再有就是想搞个什么东西,经常是需要资质申请,而这资质很难搞,需要九卿级别的某个人才能颁发。

    至于不需要资质的东西,西域王室的成员有人尝试进入了一下,基本赚不上钱,因为一群国字头的玩意儿做起来又好又便宜,故而在长安呆了一年,只花钱,没找到赚钱的地方。

    因为向什么印子钱啊,放贷啊,这种根植在社会上的灰色生意在长安这边根本没有,汉室的百姓拿户籍证明去钱庄,常规的小额贷款直接放贷,各方面远比以前世面上流行的灰色渠道靠谱的多。

    说起来,陈曦搞的这个给百姓贷款的业务,放正常年代已经足够让世家站出来抵制了,毕竟大多数世家有很大一部分业务就是操控本地的灰色渠道,给本地百姓放贷,将良民变成自家的佃农。

    然而最近世家根本没时间管这种事情,放贷哪里有建国爽啊,再说最近他们根本没钱放贷,资金都拿去建国了。

    自从陈曦将原本暗地里搞的放贷行为搞到台面上之后,甚至有部分世家还尝试接触中央钱庄希望陈曦给他们贷款,毕竟陈曦这个利率特别低啊,建国什么的毕竟是要钱的。

    陈曦假装思虑了一番之后,就搞了一个专项贷款项目,叫做建国贷款项目,各大世家一开始有些懵,可缺钱,缺物资的他们在看到那仅仅一点二成的利率根本管不住手,老袁家自家有钱都贷了一笔。

    谁让这笔专项贷款项目,可以购买任何的物资,铠甲没问题,弩机没问题,棉衣没问题,马匹没问题,什么都行。

    可以说西域王室手上搞来的一千亿,所发行的两千亿资金都被各大世家贷出去了,靠着这些物资订单,陈曦手下的国营矿场今年一年加班加点,厂房就没见停过,各个制造局全都在生产。

    捞钱捞的非常开心,不仅将各大世家武装起来了,国内各个厂矿的工人也都拿到了十足的薪酬,而拿到钱的工人又刺激了国内市场,安息那边也随着世家的介入开始恢复秩序,一切都无比完美。

    故而到年底,买理财产品的那些人,陈曦在核算完之后,都给发了一笔不低的红利,而西域王室看着那一大笔的分红双眼都红了,尤其是确定这不是汉室坑自己,而是所有买这个的都拿到了分红,当即眼就红了,果断又去买理财产品。

    不过这次陈曦这边直接拒绝了,因为受限于人力和基础机械水平,国营厂矿的产出已经到极限了,至于说再继续扩大国营厂矿的规模,这个陈曦也没办法了,因为路上现在连乞丐都没有了。

    脱产人口就这么多,军队的规模,国营厂矿的工人,建设队伍,已经没有多余的人了,现在国内人口都快掉下四千万了,陈曦就算是神,排满了订单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在扩大了。

    故而也就没有吸纳西域王室家财,以及其他百姓购入理财产品的想法,好吧,这种玩意儿与其说是理财产品,还不如说是国债。

    这等相当高的回报,让很多人想要继续购入,甚至在年底分红出来之后,很多人围住钱庄希望继续购入,闹得很乱,最后被靖灵卫驱赶,然后陈曦站出来表示就这么多,等以后有了再说。

    于是西域各王室突然觉得汉室其实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汉室这波分红发给他们的钱并不比他们一年的结余少多少,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他们那颗受到了伤害的幼小心灵。

    加之之前将汉室想的太过狠毒,结果现在回过头来发现汉室并没有薄待他们的意思,毕竟到手的利益其实是最现实的,故而这些早早就迁过来的西域王室也不闹了,学着汉室那些长安的有钱人,快乐的生活在长安,一切都感觉特别首发

    唯一感觉不好的也就是乌孙了,这是一个大国,至少是他们自己认为的大国,故而对于汉室的做法是挺抗拒的,加之这个国家是唯一一个真正迎娶过公主的国家,哪怕公主是宗室罪臣的女儿册封的,但不管怎么说确实是有皇室的血统。

    故而乌孙一直觉得自己是西域三十六国的老大,虽说乌孙在那些真正大佬的眼中是个杂鱼,比方说曾经纵横西北的大月氏,就将乌孙国王的脑袋拿去踢球了。

    可以说乌孙和大月氏的梁子也是从那个时候结下的,不过这两家在有匈奴的时代,都自称自己是汉室忠诚的小弟,后来到宣帝年间,乌孙甚至混成了汉室的属国,只不过后来又分了。

    这一次汉室要求的很直接,乌孙这边很是犹豫,拖拖拉拉,有点不想走,司马朗一开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修路,等司马朗亲自抵达的时候,乌孙这边还没有搞定,于是司马朗就代替乌孙决定了。

    连城都以违建给铲平了,乌孙国王气的要死,表示要状告司马朗,然后司马朗笑了笑表示掏出来一个东西,这是乌孙早年的黑历史,是关于给匈奴当小弟,以及两汉之间那段时间北匈奴控制西域的时候,乌孙再次倒向匈奴的资料。

    司马朗只是笑着将这份资料塞到了乌孙国王的手上,然后就像是兄弟一样拍着乌孙国王的肩膀表示乌孙王城是违建的,又偶尔提了几句匈奴人的坟包上已经长满了草,养牛羊很不错,不知道匈奴人在九泉是不是寂寞,是否需要有人去看看之类让人听不懂的话。

    乌孙国王气的发抖,然而司马朗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如沐春风。

    “我记得当年破胡壮侯讨伐匈奴的时候,是矫诏出兵,然而干掉了匈奴之后,回去不仅仅没有受罚,元帝还打算赐予爵位,而且多数大臣也觉得理应如此,而如今匈奴复辟……”司马朗望着前面强拆的城墙笑呵呵的说道,乌孙国王的气瞬间消了。

    不仅气消了,连一点愤怒都没有了,北方所有的国家都清楚汉室和匈奴的矛盾,如果司马朗报个匈奴复辟回去,乌孙这边别说王城了,地皮都能给你翻一遍,到时候就算没找到匈奴,就凭这份资料,还在气头上的汉室都能将乌孙王的皮扒掉。

    实际上因为匈奴反反复复,时不时诈尸,汉室按住匈奴棺材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过不了太长时间匈奴就又出现了。

    就像之前一次,汉室又发现了匈奴的泛胡意志,以至于到现在汉室都怀疑匈奴还没死透,主要是汉室干掉匈奴的次数太多,杀了三四百年了,汇报匈奴死透了这一消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每次过不了十几年匈奴就又出现首发

    这就很无奈了,故而司马朗真报一个匈奴复辟,汉室这边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肯定会来看看。

    汉朝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算是优秀,但有一个弯是转过不去的,那就是匈奴,哪怕是汉室承认匈奴是夏后履癸一系,可汉室和匈奴之间却是真正意义上的你死我亡。

    在其他任何正常的时代,敢矫诏出兵的,只要皇帝还活着,那对方肯定死的连渣滓都不剩,不灭三族都算是仁德了。

    然而汉朝矫诏打匈奴,不仅无罪,只要你真的打赢了,战绩优秀,没问题,你就跟凯旋之士一样,各地夹道欢迎,具送酒食劳军,回来皇帝补诏书,然后该赏赐继续赏赐。

    陈汤矫诏怼匈奴,打赢了回来,元帝先确定打赢了,手下大臣表示矫诏这个例子不能开,应该责罚,但就算是和陈汤有仇的大臣,落点也只是责罚,没一个说是将矫诏出兵的人干掉。

    元帝自己则是确定是真干掉了一个单于之后,一边表示你们说的很有道理,矫诏确实是大问题,一边让沿路的各县准备酒食犒劳有功之士,然后先口头嘉奖陈汤和甘延寿等人。

    直到刘姓宗室站出来表示矫诏是矫诏,怼匈奴是怼匈奴,打赢了就是有功,干死单于就得封赏,简单点,矫诏这个罪也不算严重,补个诏书这事就没问题了,免罪不究,弄死单于是大功,按照旧例,当封侯,这才是正事。

    元帝果断就驴下坡,实际上本身就没拿矫诏当回事,打匈奴是正事,矫诏就矫诏呗,打输了数罪并罚,那是理所当然,打赢了还提啥矫诏,我知道你们几个站出来抓着矫诏不放的都是和陈汤等人有仇,可你们看看局势行不行。

    于是元帝按照旧例给有功之士封侯,然后特赦矫诏打匈奴无罪,有罪的只有一条,你打败了……

    实际上后面陈汤翻船更多是因为陈汤本人纵兵劫掠和贪财的关系,与矫诏一事没半点关系,同样矫诏打匈奴的甘延寿,没出一点事,一直平稳晋升,最后死在任上,谥号壮候!

    故而汉室对于矫诏真没什么太深的感触,只对匈奴有感触,同样司马朗如果报个匈奴在乌孙复辟,乌孙王的皮不被扒了才是怪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