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章 改造自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些事情,古玛拉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实际上在韦苏提婆一世下诏书之后,这件事就彻底没有转圜余地了,巴拉克不可能回头,汉室也没有必要回头,故而古玛拉调整好心态之后,该说的都说了。

    曹操对此并没有什么可惜的,能空口白牙拿到这么多的东西对于曹操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了,至于得陇望蜀这种事情,曹操并没有这种心态,能有这么一个地方都不错了。

    随着韦苏提婆一世的诏书,曹操已经先一步进入了坎大哈,而上了坎大哈高原之后,汉室这边的固有优势终于开始发挥自己的存在感了,种田,到处种田,只要有水,有土,我们就能种田。

    更重要的巴拉克对于这种行为并没有什么抵抗的想法,甚至开放了自家的防区任由曹操去整理北贵山区。

    说实话,北贵这边的生存环境确实不好,但在曹操看来倒也不是无法改善,更何况穷山恶水才能出雄兵啊,太好的地方只能将人养废,能打的兵源基本上都是在那种活着都很困难的地方,和上天搏命。

    再说汉室的自然改造技术可是很高级的,十多名水利专员实地考察,再三修正了计划之后,给曹操提供了一个可以养百万百姓的水利建设计划——赫尔曼德河改道计划。

    这个计划在后世占领过这边的帝国,只要繁荣起来都曾想过,然而哪怕是到现在,阿富汗人也没有完成,技术难度是一方面,组织力则约束着另一方面,总之就是建不起来。

    这个河道改道计划就内中逻辑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将身为内陆河的赫尔曼德河道往西北勒齐斯坦沙漠方向的河道掰往东南,强行缩小径流面积,然后制造耕地。

    赫尔曼德河的径流其实并不小,而且水流也算充足,在中上游甚至可以行船,但进入齐勒斯坦沙漠之后,就因为沙漠环境的问题,径流越来越小,最后硬生生流干。

    加之赫尔曼德河在齐勒斯坦沙漠的流域面积太广,蒸发量太足,以至于根本没有发挥出来这条河的径流优势,沙漠依旧是沙漠,连沿岸都很难变成水草繁茂的地方。

    后世阿富汗在赫尔曼德支流靠近坎大哈东北三十三公里处的支流上进行水网改建,直接改出来了四万多公顷的良田,而实际上作为赫尔曼德本身的主干道,阿富汗一直没有办法进行开发,只能任由赫尔曼德河流向勒齐斯坦沙漠,最后消失在那边。

    再加上沙漠吸水问题,赫尔曼德河流入沙漠,反倒会加重沙漠边缘土地的盐碱化和土壤侵蚀,其结果就是明明是一条很重要的河,结果硬生生将自家的周围的耕地全部给拖死了。

    汉室这边的水利专员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这些人思考的问题其实很简单,一劳永逸的解决这种问题。

    带头的就是乐浪王家,因为这个家族干过一件非常牛的水利工程,这个工程叫做治理黄河,这个工程一劳永逸的解决了黄河水患,王景修完黄河,之后一千年间,黄河没有出现过大改道,没出现过大洪水,故而有一个说法叫做王景治河千年无患。

    实际上后来黄河水患的问题其实是挫宋搞出来的,挫宋决了黄河大堤,水淹了中原,从那开始黄河夺淮后淮河入海口,就是不去黄海,可以说从宋朝之后出现的黄河问题,就是从那次挖黄河大堤淹自己人开始的,致使黄河在北方大地上乱跑。

    王家继承的就是这个家族,所以这家族干活的方式很粗暴,要么咱不干,要么就将这件事直接干到大结局,只要没人捣乱,王家的水利工程能和都江堰一样用到现在。

    故而乐浪王氏带头提了一个计划,赫尔曼德改道,包围苏尔曼山脉和兴都库什山脉在坎大哈西南侧的夹角,直接造出来一片按照万平方公里计算的冲击平原,然后精修水网,搞良田。

    这个计划非常大胆,对于曹操的冲击也比较大,因为太夸张了,直接造出来按照万平方公里计算的良田,这操作你们能不能搞定?

    实际上曹操在问这个话的时候,已经相当于想要这么干了,只是觉得难度太大,需要更为细致的考察。

    结果王家,李家,桑家都给了评估报告,得出来的结论是能干,就算是搞砸了也比现在干的好,更何况搞砸了大不了治水,而治水的话,他们三家都很专业。

    于是曹操犹豫再三之后,同意了这个赫尔曼德改道计划,而这三家人就地开始带着大月氏百姓为了美好未来奋斗。

    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大汉朝改造自然的方式,没有种田的地方?不可能的,就算真没有,有水有土,我们就能造出来一片耕地。

    对此荀彧等人则是乐见其成,双方语言不通这点很是问题,哪怕大月氏人还有那么一点中原雅音,但毕竟分离的时间太过久远,交流会成为一个大问题,这么一来编到一起相互劳作,反倒有利于加深双方的了解,毕竟集体劳动也是一种交流的方式。

    大月氏这边愿意跟来的都是真正的原旨党,而原旨党基本上都是军事管理最到位的团体,故而来到这边之中接受军屯并没有什么压力,虽说大月氏确实是不会种田,但汉室有的是办法教会这些人种田。

    对于曹操来说,不会种田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听指挥,那么迟早都能教会,更何况以曹操的资本也真做不到养这么多不干活的闲人,不过情况不算太糟,在军事化的管理下,很多东西都在有序的推进,等接下来清河郡主到了之后,曹操也就能真正来重编军团了。

    没办法,曹操又不是刘备,能将所有骨干的籍贯和长相都记住,他想要掌控这十几万贵霜青壮,那就只能重编,哪怕曹操愿意相信巴拉克不会反噬自己,他也会选择重编。

    没有刘备那个认人的本事,新的军团投入麾下,不进行重编的话,那是给自己添堵,真以为刘备敢将黄巾麾下的渠帅和士卒编在一个军团下面,让他们发挥出应有的极限战斗力,曹操也就敢这么说,刘备那属于有恃无恐,曹操可没那个本钱,也不愿意去试探人心。

    巴拉克对于这件事其实看得很开,实际上在他选择投靠汉室,去迎娶郡主的时候,他就做好了以后当一个米虫的心理准备,军团长的称号能保留都不错了,至于其他的他已经不奢望了。

    反正能迎娶到郡主,完成他们大月氏的百年夙愿,巴拉克觉得自己就算是失去这些东西也不算亏,毕竟自己的选择会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他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故而面对曹操的小动作,巴拉克开诚布公的表示,您不需要避开我,该整编就整编,我在选择迎娶郡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曹操听闻此言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巴拉克的肩膀,表示我曹操用人不疑,既然说好了你是军团长,那绝对不会落下你,安心就是。

    实际上曹操对于巴拉克虽说有忌惮,但也确实没有将巴拉克冷藏的想法,毕竟清河郡主是自己女儿,巴拉克是自己的女婿,要说信不过,那肯定有,可要说冷藏,那还真不至于。

    故而双方坐下来好好谈了谈,原本可能因为交流不通导致的隐患迅速消除,巴拉克对于曹操的大气颇为感叹,而曹操也对于巴拉克的行为表示欣赏,双方再一次恢复了翁婿和谐的情况。

    这个时候,卡贝奇和艾索特已经抵达了西域,这个时候的西域更像是一个工地,司马朗被安排在这里算是断了前途,但很多事情安排起来也更为容易一些,比方说三十六国合并。

    司马朗在将西域这边的国家统统敲死了之后,第一时间开始了道路修筑,他不需要那种通往各个地区的道路,他只需要一条能将西域各个国家全部连通起来的道路,然后再想办法将这条路和玉门关延伸出来的那条路连通起来。

    这条陈曦规划了五年的道路,到现在依旧没有修通,哪怕是以中原人基建狂魔的本质,以及大量自愿为汉室献身,努力工作的北方胡人奴隶,到现在这条路依旧有很多段没有完成修筑。

    说起来这么多年来陈曦所规划的基础建设,到现在只有几项是死活完成不了,西南大动脉,西北大动脉,大运河,以及地下管道铺设,这些工程,陈曦年年在喊,喊到现在依旧没有搞定,倒不是陈曦抽不出来更多的人去干这件事,只能说这几件工程确实是难搞。

    现在艾索特等人就在汉室西域的门口,看着那宽广的水泥路,啧啧称奇,一副不愧是汉室的神情。

    至于说原本打算的去乌孙耀武扬威什么,已经放弃了,乌孙国王室成员在去年已经因为违建问题被汉室迁走了。

    神话版三国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