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 失败中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见过陈宫,外加和陈宫共事过的都知道陈宫是个什么鬼情况,虽说这个计划确实是对曹操有利,但从另一方面也绝对是故意搞曹操的典型,而曹操敢搞砸了,陈宫能当场和曹操打起来。

    “公台当年也算是曹司空手下的头号谋臣吧。”刘晔望着房梁思考道,“说起来他们一开始不是配合的挺好的吗?”

    “这俩人三观不合,他们两个算是始于信仰,终于三观的典型,一开始都觉得复兴汉室应该是为之努力的信仰,然后两人搅和到了一起,时间长了,发现三观不合。”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曹操和陈宫的三观偏差很大,而陈宫讨厌曹操和程昱就是因为这俩不择手段。

    “一个是为了信仰选择手段,一个是为了信仰不择手段,你个异端!”贾诩笑骂道,“于是陈宫极其刚烈的将曹操踢了,最后就成这样了,实际上陈宫的做法有些过于激烈了。”

    “所以曹司空不可能犯傻的。”郭嘉摆了摆手说道,“陈公台盯着司空呢,司空要是犯傻了的话,真得会上演陈公台手撕曹司空,从某种程度讲,陈公台性格就有些过于刚直,再加上智慧高绝,很难对付的,搞不好就出大乱子了,这点司空应该有体会的。”

    何止有体会,当年陈宫哇的一声,将曹操兖州老巢给掀翻了,曹操能将陈宫记一辈子,不过现在这俩又搞到一起去了,在国外的话,这俩的三观居然又没了之前那种冲突了。

    “将密信抄送一下,发往未央宫和曹司空的家里。”贾诩敲了敲桌面说道,然后将另一份密信递给陈曦。

    “哎,段忠明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在他面前晃的多的西凉将校他也记得差不多,“追封新丰亭侯,武威段氏在长安的子弟挑其出色者擢拔为侍中,适龄子弟交于太学旁听,适合者入太学,另,其子继承亭侯,抄于长公主吧。”

    贾诩一挑眉,前面那些还算是正常,唯一一个算是比较高的就是擢拔一人为侍中,相当于补官,而其他的都算一般,最大的问题反倒是段煨的儿子继承新丰亭侯的爵位,实际上这就相当于实封了。

    “也好。”贾诩点了点头,没给追封官职,反倒实封了爵位,倒也不算太过。

    “让人去通知一下丁夫人。”陈曦摆了摆手说道,这种事情好歹还需要通知一下曹家的女眷。

    至于曹婉本人,那就不需要通知了,到时候自然有他们家的家人去通知,自古以来,除非是私奔,这种大户一般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啥好说的。

    未央宫的玻璃墙内,刘桐和丝娘看着外面已经完成了大半的天之圣堂感慨万千。

    至于说为什么是玻璃墙,没办法,之前那次锐士出剑将这一面墙全部砍塌了,重建的时候刘桐觉得照以前的重建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就建成了玻璃墙,完全透光的那种,刚好用来瞭望,反正这边她也不怎么住,需要的时候放下帘子就行了。

    “建的好快啊。”刘桐看着已经冬天了,还在不断修建的宫台,颇有些自得,虽说自己比不上那些先祖,但是架不住手底下人能干啊。

    “是啊,这才一年,两座宫台都快起来了。”丝娘也颇为感慨的说道,明明翻史书的话,这种工程都应该是严重劳民伤财的,结果放在她们这一朝却一点霍乱的声音都没有。

    “大概是因为陈子川强的离谱吧。”刘桐想了想说道,“从未来拿钱到现在来花的能力啊,我也好想要啊。”

    “切。”韩信在玉玺里面嗤之以鼻,“你别想了,这辈子你都做不到,你以为你是陈子川啊,你要是陈子川,当年你爹说不定能平安下场,看着简单的东西,才是最困难的。”

    “可某位大人物,也没做到从未来窃取军团的力量,拿到现在来用啊。”刘桐对于韩信的嘲讽完全不当一回事。

    “我做到了好不好!”韩信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没做到,能成现在这样,只能躺玉玺里面?”

    韩信之前被陈曦的理论忽悠瘸了,也尝试着从未来借取力量,这种做法的难度非常高,但韩信是什么人,兵仙啊,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经过大量尝试修正,靠着新开发的军阵666号完成了这个从未来借取力量的计划。

    完成的那一刻军团的战斗力一路飙升,飙升到直接发光了,韩信兴奋的狂拍桌子,而问题就在这里,韩信不想还回去。

    没错,韩信压根就没有还这个概念,我凭本事借的,为什么要还?

    最后军团的力量被收回的同时,韩信也躺了,现在躺了半个月,还是碎了一地,拼都拼不起来的那种,只能躺在玉玺里面叽叽歪歪。

    “都说了,有借有还才行,你非要不还,结果成这样了,大概多久才能恢复啊,现在这种只能说话,没影子的情况,太像玉玺的器灵了。”丝娘绕着玉玺转了转之后,叹了口气说道。

    “小半年吧,大概小半年就能恢复了,我没说不还啊,我只是说晚点还而已。”韩信非常不满的说道,“你看陈子川压根就没还过,他明显就是拿未来的钱现在花了,然后运转到未来的时候,已经自行填补掉了那一部分,我也是这么想的。”

    “别骗人了,你根本是想在你死后还的。”丝娘翻了翻白眼说道,她和刘桐都去围观过韩信那次实验,韩信当时狂到都表示准备用和关羽相同的方式截断未来,封闭成环,于是韩信翻船了。

    “我死后还也是还啊。”韩信非常不满的说道。

    “你借的太多了啊,军团都发光了啊。”刘桐扶额很是无奈的说道,陈曦好歹还算是还钱的,虽说套取未来的钱比起最后产生的资本要少很多,但不管怎么说,陈曦好歹是还的,而韩信压根就不想还。

    就如罗马十一忠诚克劳狄军团一样,这军团的做法是自我献祭,但好歹也是归还的,虽说归还的方式不太要脸,但比起雄厚的根基,对方是能承受的起这么玩的,可韩信的做法直接是不想还。

    借的多也就罢了,用禁卫军作为根基,一口气借到发光,这个已经非常离谱了,相当于小孩抡大锤的程度了,可这还不算完,韩信还想用借的这些力量,将借取的未来砍掉,这不是找刺激吗?

    “可只有借的够多,才能截断未来归还的可能啊。”韩信毫无节操的说道,刘桐和丝娘皆是扶额,行吧,您就继续这样玩吧。

    “不过说起来,借取了那样的力量,禁卫军居然没事,也挺见鬼了的啊。”刘桐有些好奇的说道。

    “我都差点将借取的未来砍死了,他们哪里来得及收利息。”韩信翻了翻白眼说道,“我给你说啊,只要你够强,操作够狠,就算是欠了大额,对方也不敢让你死,你死了他们从什么地方收利息啊。”

    “丝娘,咱们还是别陪他聊天了。”刘桐无语的看着面前发光的玉玺,算了算了,淮阴侯三观不正啊。

    “喂,喂,喂!”韩信看着真离开了的刘桐和丝娘有些绝望的叫道,自从这货被反噬了之后,到现在连人影都化不出来,刘桐和丝娘每天担心这货寂寞,还是会过来和这对方聊聊天,但三观不正啊。

    毕竟有着完整的人类意识,是有寂寞这个概念的,以前不管怎么作死,至少还能来回跑,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了,就跟彻底瘫了一样,没个人天天陪着聊天,过不了多久韩信就会理智蒸发的。

    “啊啊啊,生气了啊。”韩信悲痛的叫道,无人的未央宫侧殿,全是某个人的吼声,而身在宫门外的侍女则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

    【未来天地精气还会继续回升,区区一个禁卫军的力量从那个时代牵引过来都能达到顶凸世界壁垒的程度,果然从未来借取力量才是正确的选择。】韩信心中狂叫道,他有些怀疑,之前自己之所以能完成666玄襄军阵,很大可能是未来有人在接引自己。

    否则的话,韩信所完成的军阵就本质而言,最多是借取这个军团未来的力量,而不是其他军团未来的力量,可那种突然传递过来的强大力量,韩信当时还没思考到这一点,但本能的想要切断联系,强行留下这份力量,结果跪了……

    另一边刘桐这边也收到了政院那边发过来需要刘桐核查的公文,对于这种刘桐一般都是看都不看直接加盖印玺就完事,不过这一次有了不同的内容。

    “丝娘,快过来看。”刘桐对着丝娘招呼道。

    “怎么了?”丝娘不解的看着刘桐询问道。

    “看。”刘桐将关于曹操和巴拉克结亲的公文递给丝娘,丝娘看了看也是大吃一惊,“啊,这不是当初要迎娶你的大月氏吗?”

    “你就不能不提这个吗?”刘桐嘴角抽搐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