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十星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也好。”荀攸基本确定卡贝奇所言没有问题,虽说其中有不太理解的东西,但荀攸并没有深究的意思,“如果我们现在去对付卡皮尔的话,你们会如何打算。”

    “卡皮尔?”卡贝奇愣了一下,隔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道,“原来如此,这样的话,之前的密信应该是战术欺瞒,或者说从一开始我们就遭遇到了算计,还好达成了和解,不过这样也才对。”

    荀攸平静的看着卡贝奇,而卡贝奇也就明白了自身的推测。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建议你们去对付卡皮尔,倒不是我们这边不愿意下手,而是卡皮尔本身并不弱,他的能力很强,曾经有觉醒精神天赋的资质,然而却选择了修炼成为内气离体,不过意外的在于他的心象之路失败了。”卡贝奇毫不客气给荀攸将卡皮尔的老底倒出来,反正也不是一路人,以后搞不好还要兵戎相见,毫无压力。

    “不过就算是这样,卡皮尔依旧有着智者的本质,他在常态,也就是无压力的情况下,能轻易的辨别出真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还原出整体的面貌。”卡贝奇仔细的讲解,而荀攸闻言也认真了起来。

    “无压力的情况下?”荀攸咀嚼这三个字,已经懂了对方的意思。

    “对,就和你猜的一样,当真正重要的时候,他的能力会大幅下降,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正常的时候他几乎具有和古玛拉参谋近似的智慧,但真正决定生死的时候……”卡贝奇笑了笑,在那种时候卡皮尔甚至不如他们这些人。

    “是因为心理压力,还是?”荀攸皱了皱眉头,第一次听说这种情况,颇有些奇怪。

    “可能是心理压力,在压力过大之后,他的性格也会发生一些变化,变得更为猖狂,不过这种猖狂在我们看来更像是伪装,怯懦的伪装,古玛拉怀疑他小时候应该是经历过什么才会如此。”卡贝奇双手一摊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荀攸。

    实际上古玛拉猜的很正确,卡皮尔在无压力情况下表现出来的智力和决断丝毫不逊色于他,再加上内气离体的实力,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但心象成型之时失败,以及压力大的时候整体智略、决断下滑,性格出现猖狂性变化,反倒暗示了一些其他的问题。

    “卡皮尔是赛西家族的族长,而赛西老爷子去了海上,将赛西家族的青壮都带去了,只有卡皮尔留在了白沙瓦。”卡贝奇带着些许的嘲讽说道,“故而古玛拉推断说是赛西卡皮尔可能是被赛西老爷子的压力压垮了,无法面对某些东西。”

    “心理阴影啊。”荀攸默默点头,他能理解这种心态,因为汉室也出现过这种情况。

    皇甫坚寿的资质不好吗?实际上以皇甫嵩的能力随便教一个人,都不会比现在的皇甫坚寿差,更何况皇甫坚寿的资质本身就很不错,结果现在却还不如普通的将校,有时候父辈太强了,子辈就有可能会被压力压垮。

    实际上关平当年就差一点被压垮了,不过最后还是跨出来了。

    卡皮尔实际上比其他人更惨一些,他被赛西塞利安认为是唯一一个能继承自己一切的孙子,儿子已经废了,于是将一切压到这个他认为的天才上,而卡皮尔的资质也无愧于赛西塞利安的评价,就像海绵一样吸收了赛西塞利安传承的一切,然后崩了。

    努力绝对不会背叛,然而卡皮尔见到赛西塞利安认真起来的状态,终于发觉某些现实,这貌似不是努力就能达到的水平吧,之后陷入到了自我怀疑之中,而赛利安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继续加大力度培养,最后卡皮尔被折腾到半废,赛利安可谓是追悔莫及。

    实际上卡皮尔的资质真的已经非常好了,也许比不上阿文德那么变态,但绝对不会次于拉胡尔,但赛利安的目标是将这家伙培养能补全自家体系的程度,也就是四圣级别……

    “不过就算是他有心理阴影,但他并不弱,如果将他逼急了,你很难保证他到底是会变弱,还是会变强,而且他手上的帝国权杖,很有可能不是一个军团只能弥补一个缺憾。”卡贝奇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过告知于荀攸,猜测也同样告知。

    “可以七合一?”荀攸神色凝重的说道,别说七合一了,三合一荀攸估摸着都能合出来一个真正无缺的三天赋。

    “大概是能的,但卡皮尔他们应该缺了很重要的一项支撑,七合一应该是做不到,我怀疑少了那个支撑之后,他们连二合一都做不到,但我不敢保证。”卡贝奇好歹也是王室成员,该知道的知道不少,不过荀攸要是知道这货是王室成员,还叛国的话,脸色肯定会很怪异。

    “缺了很重要一项支撑?”荀攸看着卡贝奇带着疑惑复述道。

    “嗯,缺了对于汉室公主的渴望。”卡贝奇随口回答道,荀攸愣了愣神,没明白这是什么回答,而卡贝奇也没有解释。

    按照卡贝奇父辈的分析,帝国权杖应该是小型的帝国意志,万民信念的结合体,虽说是被年轻时的赛西塞利安牵引成型,其对于海洋的追求最多不会超过百分之二十,剩下应该是对于汉室公主的集体渴望,以及对于强大的持续追求。

    这两项应该是对半分了,故而依着这个推测的话,帝国权杖现在绝对不是最大输出,而且加持的人也绝对没有办法达到最大强化,为何而战,以及为何而使用权杖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过卡贝奇估计到时候就算是他们这些原旨党离开了,帝国权杖也不会崩,因为剩下的那些人依旧渴望汉室公主,准确的说北贵从上到下都渴望汉室,最多是这种渴望程度的区别。

    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不渴望汉室公主的,绝对不是他们大月氏的人,现场随便拉一个人,问是否渴望,都会得到统一的答案,区别只在于程度不同而已,原旨党可以为公主抛却江山,而非原旨党只能为公主抛却自己的生命,统治阶级则会权衡一下利弊。

    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了,要说不渴望,不存在的,韦苏提婆一世也是想要公主的,不想要的肯定是间谍。

    荀攸默默地点头,明白接下来是否动手已经不影响整体的局势,故而点了点头,准备从赫尔曼德河沿岸那边撤回去,虽说走山道也可以,但有些时候还是谨慎为上。

    “稍等一下。”荀攸准备离开的时候,卡贝奇突然招手。

    “什么事?”典韦扭头闷声说道,他能感知到对方是对他说道。

    “我想感受一下半神到底有多强,之前在战场上见到了一个完全不是对手的,而赛罗那将军那边一直躲着我。”卡贝奇对着典韦说道,他是真的想要试试半神有多强,虽说直觉告诉他,对面三拳,他就凉了,可身为武者精神让他迈出这一步,他要试试。

    典韦愣了愣神,很少见到有人要找他单挑,不由得扭头看向荀攸。

    荀攸想了想之后给了典韦一个放点水的眼神,毕竟他也听程昱说过当年典韦去参加人家百羌会盟,遇到了百羌长老,对方挑衅了一句,然后典韦将之抓住,直接朝着地上丢去,据说丢到了地下数百米,直到现在百羌都不知道那个长老跑到哪里去了。

    “你的身子骨太脆,我怕一拳将你打死,要让我过手的话,你先全力以赴。”典韦看了看卡贝奇,内气离体极致,有破界的资质,但他是精修,双方距离不到两步,就这距离,他全力出手,对方还没有防御,他就能一击将对面打穿。

    “……”卡贝奇沉默了两下,果断绽放内气,强悍的墨灰色内气从身上涌出,化作甲胄将卡贝奇包裹的严严实实,他不是嘴炮党,更何况他能感受到典韦很强,虽说一拳击毙很夸张,但全力防御没问题。

    典韦上下打量了一下卡贝奇,也没见蓄力动作,直接一拳朝着卡贝奇轰杀了过去,那一刻卡贝奇真的感觉到自己就像是面对狂风的蜡烛一样,而典韦这一刻的气势就像是准备猎食的顶级猛兽。

    拳出,卡贝奇看着典韦拳头挥过的路径上出现的扭曲褶皱,再到破碎的裂痕,卡贝奇毛都炸了,拼命的朝着一旁闪了过去,而典韦则在打中卡贝奇之前停了下来,仅仅挤压的空间褶皱就挤炸了对方的内气铠甲,卡贝奇的冷汗不由自主的流淌了下来。

    一阵风吹过,卡贝奇默默地拉开距离。

    【我刚刚绝对是疯了,居然想要和这种怪物过手,刚刚那一拳如果硬接了,我大概大半的骨头都会碎掉,甚至不及时救治的话,可能真的会暴毙,半神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卡贝奇看着收拳的典韦,终于认识到了没有云气压制的半神的强大。

    而后在卡贝奇的观念中,半神的战斗力被提高了十星。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