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绝对不亏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坎大哈新城,吕蒙靠着之前准备好的手段,轻易的将城池骗了下来,然后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决定在这里等待汉室援军的抵达。

    而就如同吕蒙所估计的那样,没过多久,一道钢铁的防线就出现在了地平线上,是虎卫军。

    “看来我猜的不错。”吕蒙右手拍着城墙大喜道,左臂到现在还是被固定着,没办法,谁让他不是内气离体。

    “去,接人,接下来我们去抄巴拉克的后路,就算是不能将那群人拿下,至少也能将之逼退。”吕蒙扭头对着潘璋招呼道。

    “没问题。”潘璋看着远远推进过来的虎卫军,之前一直还有些担心的他,彻底安定了下来。

    “仲谋,现在还担心吗?”吕蒙拍了拍孙权的肩膀说道。

    “还好。”孙权没有丝毫异常的感觉,就像是在自己老家一样,完全没有一丁点的不安。

    “嘿嘿嘿。”吕蒙颇为得意的看了看孙权,然后意气风发的开口说道,“接下来,胜利就在眼前了。”

    荀攸看着面前出现的潘璋也长舒了一口气,他们其实最担心就是吕蒙这群人冲的太深,结果被贵霜团灭,而现在吕蒙成功杀出来,荀攸等人就安心了很多,不过随即荀攸就反应过来,卡皮尔不是计划的制定者,因为对方明显不具备这样的脑子。

    “走吧,现在直接去卡巴拉克他们的后路。”荀攸心知兵贵神速,并不想在这里耽搁,毕竟前方和铁骑那边到底什么局势,根本没人能说得清,还是速速出手,让局势往汉军可以控制的方向发展。

    “好。”吕蒙点了点头,他之前就想去抄后路,但自家兵力不够,又不具备横在山道不退一步的能力,故而一直按着没动手,现在荀攸来了,吕蒙终于算是放下心了。

    “我先给巴拉克那边发个消息,让他们军心动荡两下,然后我们去堵这里。”吕蒙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而荀攸认真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哪里需要补充。

    “就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吧。”荀攸点了点头说道。

    “我这就放信鹰,说起来,我的信鹰都被放完了,这还是坎大哈城里面的鹰。”吕蒙叹了口气说道,信鹰本身就不好驯养,结果最近消息太多,吕蒙直接将鹰放完了。

    “放吧,有得用都不错了。”荀攸平淡的说道。

    放了信鹰之后,吕蒙和荀攸果断让人开始将坎大哈有用的物资带上,然后朝着巴拉克的后路冲去。

    “没想到这次我们居然会翻盘。”吕蒙对着荀攸招呼道,实际上他和荀攸并不熟,只不过这个时候不说话,吕蒙总觉得有些看不起荀攸的意思,故而努力的想着和荀攸能交流的话题。

    然而怎么说呢,荀攸一般在曹营的表现都是冷漠,无存在感,木讷,和吕蒙一贯的交流基本等同于军事往来,其他的基本没有,故而在这一次吕蒙贴上来和他交流的时候,荀攸的脑子里面只有一堆省略号,没办法,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人类交流。

    另一边以信鹰的速度,很快巴拉克那边收到了消息。

    顺带一提,这个消息虽说是吕蒙编的,但和真实的情况相差不大,都是卡皮尔被西凉铁骑,还有锐士给踹营了,然后被踹了一个半死,只是多了一个现在西凉铁骑追过来了,可能要抄巴拉克的后路。

    “哈?”巴拉克看着信鹰送来的密信陷入了震惊之中,卡皮尔的表现是不是有些太费了,那可是一个军魂五个三天赋啊,在坎大哈这种外围山道地形,横推就能推过去的地方,居然翻船了。

    “都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事?”巴拉克颇为头大的说道,然后将密信交给狄法纳四人,卡贝奇已经去了后方调整战线去了,因为不打算和汉室冲突了,所以巴拉克整体在收缩战线。

    “卡皮尔太菜了吧。”艾索特有些头疼的说道,“这都能失败啊,也太丢人了吧,我们北贵的脸都被他给浪费了。”

    “这么说有些夸张,但我也觉得太菜了,虽说我们打算和对方和谈,可卡皮尔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低劣,拉低了我们的水平啊。”贝洛纳有些头疼的说道,“这都能输啊。”

    “总觉得这么输了之后我的档次又跌了。”狄法纳一副调侃的神色看着巴拉克,而巴拉克额头的血管都出来了,这可是他要迎娶郡主的时候啊,卡皮尔你就不能给力点吗?

    “算了,将他们召回来,我之前还担心他太能打了,真的完成了古玛拉的计划,我们这边还会非常被动,到时候就算是想要和汉室结亲,也需要考虑一下卡皮尔他们,结果……”巴拉克有些失望的说道,“你们去各战区巡视,稳住战线,就地固守,别和汉室发生冲突。”

    “卡皮尔那边……”坎兰德再次询问道。

    “好聚好散,算了吧,反正也是废材。”巴拉克摆了摆手说道,“让卡贝奇去后方快点,他的口才应该能和那边过来的汉军进行交涉,打起来的话,我们双方的不会太好,让他小心一些,尽可能和平解决,但如果动手了,那就先打着。”

    “是!”三个区域指挥皆是起身对着巴拉克一礼,然后离开。

    “狄法纳,看得出来你有些不太满意。”巴拉克看了一眼狄法纳说道,实际上从联名信上就能看出来,狄法纳其实并不是纯粹的原旨党,只不过上了船下不去了。

    “现在还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都上船了,还能下去不成,以前在白沙瓦的时候只是听说北方山区的兄弟心生怨愤,但并没有想到这么严重,都这样了,还说什么。”狄法纳豁达的说道,“汉室至少也是一个不错的下家,更何况还有个清河郡主,很可以了。”

    白沙瓦的那些大月氏成员并不是不知道山区的大月氏有一些和他们不同的想法,也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人心中有怨愤之意,只是他们没有生活在这种氛围之中,自以为山区的那些人就算是有怨愤,也不会生出不理智的想法。

    然而现在狄法纳确定了,何止是有怨愤之意,这些人是在玩真的,按照现在的情况估计,就算是没有汉室,这些人迟早有一天也会选择分裂,哪怕这个国家是他们的先祖建立起来的,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分裂,不在这个环境之中,真的没有办法认识到那种感情。

    现在想想,当大月氏将一部分的核心迁往白沙瓦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祸根,从那个时候开始,环境造成的壁垒,让流淌着同样血脉的兄弟,逐渐的分道扬镳。

    白沙瓦的大月氏已经无法理解山区的那些弟兄,同样山区的那些大月氏也无法理解白沙瓦的弟兄了。

    “大月氏的根基已经分裂了,就算没有您,也会有其他人,大月氏的分裂近乎已经不可逆转了。”狄法纳叹了口气说道,“公主只能说是诱因,虽说这个诱因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根子上在于,白沙瓦和我们已经无法相互理解了。”

    实际上陈忠所言的大月氏分裂痕迹除了琐罗亚斯德教派以外,还有这些大月氏最核心的力量。

    正史韦苏提婆一世死后,阿尔达希尔能迅速打入贵霜,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大月氏自己分裂了,忍无可忍的山区人,选择了自己的方式,激烈的向白沙瓦宣告了自身的存在。

    然后明明在坎大哈,喀布尔,开伯尔山口都有驻兵的贵霜,瞬间崩盘,究其原因就在于,守在这边的,大月氏最精华,最能打,也是真正建立贵霜的那批人的后人选择了倒向阿尔达希尔。

    仅仅一年,一个庞大的帝国,分崩离析。

    和正史的阿尔达希尔相比于,汉室更强,而且还有着大月氏最需要的资源,也就是公主殿下,故而大月氏的分裂势力哪怕是没有成长到极限,在原旨党的簇拥下,也被迫卷入了分裂之中。

    对于这些早已忍无可忍的人来说,汉室本身就是一个选择,更何况还有这么大一个公主,投了投了,有个鬼的叛国压力,明明是为了五代人,一百一十四年的帝国夙愿,你们不选择公主的才是背叛了我等先祖建立贵霜的信念。

    “我是大月氏的原旨党。”巴拉克看着狄法纳平静的说道,“身为大月氏的后裔,活着就是为了汉室公主。”

    狄法纳闻言,咧嘴一笑,“我也是大月氏的原旨党,说的没错,身为大月氏的后裔,活着就是为了汉室公主。”

    巴拉克对着狄法纳伸出手,而狄法纳也没有拒绝,原旨党这种东西看似很简单,但真当公主出现的时候,巴拉克觉得这东西真的能像病毒一样感染大月氏那些对于公主有执念的家伙。

    “不亏。”巴拉克平静的说道。

    “何曾亏过,死后见到列祖列宗,还能道一句,大月氏百年夙愿于我等手中完成,至于贵霜,说的好像存在过一个统一的贵霜一样?”狄法纳轻笑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