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四章 权杖到底是什么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个真没有,凑一千还行。”贝洛纳叹了口气说道,从艾索特回来之后,卡贝奇真的就像是疯了一样,并且在之前的战斗中获得了前往长安接人的资格。

    没错,谁去接公主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艾索特自然不能少,毕竟这群人中汉话说的最溜的就是艾索特,那么剩下的护卫头子就需要其他人来争取了,卡贝奇表示自己没别的本事,打架特别强。

    靠着惊人的意志将自己那些异父异母的兄弟全部击败,获得了护卫统领的任务,接下来没什么说的,征召强大战力,组成迎接队伍。

    “没两千,那我们现在有多少?”卡贝奇恼怒的询问道。

    “一千三吧,从老乡那边借点一个月应该能凑到一千三吧。”贝洛纳想了想之后,带着估测的口吻说道,北贵这边能在山里面苦熬的士卒,信念方面其实不比汉室差多少,但北贵这边缺少肉食,故而练气成罡的比例略低于汉室一些。

    至于南贵那边,那真没办法,别看当年智障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死了两千多练气成罡,可现在差不多都补回来了,神佛观想虽说毛病一大堆,但制造中层骨干确实是非常拿手。

    “一千三啊。”卡贝奇掰着指头算了算,然后摸了摸下巴,“去,派人去山区里面征召那些练气成罡的骨干,剩下的交给我。”

    贝洛纳扶额,无话可说,但还是去执行卡贝奇的命令了,谁让这货不仅特别能打,而且意志特别坚定。

    贝洛纳走后,卡贝奇看着麾下征召的精锐士卒,全都是内气凝练,规模都快有之前陈曦在国内征召的那一波大小了,北贵的根基确实是夯的很结实,就跟西凉那穷山恶水一样,士卒基础确实高过其他地方不少,不过对于卡贝奇来说这不够。

    “一个月,一个月之内我要看到两千练气成罡,我们大月氏百年夙愿,你们难道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卡贝奇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对着下面的狂热士卒吼道,“现在我们有一千三百名练气成罡,剩下七百个空位,留给你们,抵达练气成罡,就有资格和我去长安接郡主!”

    “吼!”麾下的士卒皆是欢呼,气壮山河,声传十余里。

    “你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达成练气成罡的可以随我一起前往长安,完成我大月氏一百一十二年一来的夙愿!”卡贝奇高声宣讲道,所有的士卒欢呼,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为集中的大规模加练状态。

    随后卡贝奇就出了营地,除了留下一队精锐看护,其他所有的士卒都振奋的进行加练,爱国主义思想?抱歉,大月氏真的没有,他们就是想要见见汉室的公主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样真的能训练出练气成罡吗?”卡贝奇出来之后,坎兰德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询问道。

    没办法之前和卡贝奇抢前去长安的护卫统领位置,结果被卡贝奇给打成了这样,动手的时候卡贝奇完全没有一丁点所谓的异父异母亲兄弟的意思,就是揍,谁敢和他抢,他就揍谁。

    “如果一个人自身主动在做,周围的环境也促使他在做,而且这件事还肩负着父辈祖辈的荣耀,他依旧做不到的话,那只能说这件事对于他而言本身就是做不到的。”卡贝奇看着一瘸一拐的坎兰德说道。

    “你好像很懂这些的样子。”坎兰德看着卡贝奇说道。

    “个体,环境,荣耀,三位一体而已,这种方式在我看来足够诞生所需要的一切强者,只是以前没有这种机会,我甚至不知道到底为何而战。”卡贝奇随意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悠悠苍天说道。

    “我之前才说了人活着就是为了公主。”坎兰德惊叫道。

    “因为没有一个让我持之以恒下去的目标,我大概都自毁了。”卡贝奇平淡的说道,“一开始这个理由只是我用来激励自己的,结果二十多年下来,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我人生的价值了。”

    “都一样啊,在山里面的时候,没点支撑,谁能熬出来,在我成为内气离体的那一天,我飞出了大山,去了白沙瓦,结果发现我和那边的人格格不入,我又回到了山里,过着曾经那种日复一日的机械生活。”坎兰德盘腿坐在原地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的军团其实是已经到了极限了。”卡贝奇平静的说道,“维持着士卒从兵役开始到退伍那一天机械性训练的信念和我们作战时的意志完全不同,南辕北辙吧。”

    “我觉得百年夙愿真的挺好的。”卡贝奇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癫狂了,实际上能成为内气离体,成就心象的又哪里会有傻子,只是现实让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卡皮尔那边怎么办?我问了巴拉克将军,他有些拖延的意思。”坎兰德叹了口气说道,他们这群人之中最优秀的就是坎贝奇,原本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卡贝奇会是巴拉克的接班人,也就是下一代的守门人,守着开伯尔山口渡过一生。

    “好聚好散吧,卡皮尔麾下的那些将帅和我们不是一路人,赛西老将军可能和我们一路人,但在南方那么久,我未曾见过有人能依旧保持着本心,陛下也早已不是大月氏的王了,他现在是南北贵霜的皇。”卡贝奇轻声的说道,“我们带走属于我们的就可以了。”

    “行吧,你们都这么认为,那我也就不下手了。”坎兰德撇了撇嘴说道,他是真的准备将那群人带走的。

    “你下手也拿不下的,帝国权杖,只能给一个军团补充一个吗?”卡贝奇随意的说道,“也许是的,也许不是的,我们未曾见过其他的形态,可有一个关键的地方在于,帝国权杖给自身是有加持的。”

    “那好吧,好聚好散。”坎兰德无可奈何的说道。

    “去通知山区里面愿意跟我们的一起迁出来吧。”卡贝奇带着几分自信说道,“也该让那些老家伙们开心开心了,本身我们都打算掀桌子反叛了,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有这样一个机会。”

    “发喜宴的拜帖吗?”坎兰德一挑眉询问道。

    “巴拉克将军会发的,但不是现在,现在要做的是提前联络那些愿意和我们一起走的人。”卡贝奇感受着营地里面的气势,“说起来,如果我们战斗的时候,士卒有这样的气势,我们手上早就该有了三天赋了,可惜了。”

    “呃,我能问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吗?”坎兰德思虑了一会儿看着卡贝奇说道,他们几个都很有潜力,但卡贝奇明显更有潜力。

    “关于帝国权杖的?”卡贝奇笑问道,坎兰德默默点头。

    “帝国权杖的军魂构成啊,虽说很不可思议,但那确实是军魂,主体大概是将军对于某些存在的渴求。”卡贝奇缓缓地说道,这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说不是秘密的原因就在于,贵霜没有帝国意志却有军魂,而是秘密的原因在于,很少有人知道原因。

    “这样也能成就军魂?”坎兰德诡异的看着卡贝奇说道。

    “万众一心的话,帝国意志都能诞生,何况是军魂。”卡贝奇随口说道,而坎兰德缓缓地点头。

    “海洋,还是?”坎兰德喃喃自语道。

    “也许是阎膏珍皇帝求娶的武德长公主也说不定。”卡贝奇就像是敷衍一样说出了某种让坎兰德炸毛的话。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用云气储备技术,帮这边加大一下云气,如果他们的意志够强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卡贝奇起身,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我去后方巡逻一下,这边你看着。”

    坎兰德看着卡贝奇离开的方向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隔了良久之后缓缓地压下心中的波澜,可有些事情被说出来之后,人根本无法控制自身对于某些东西的疯狂思考。

    毕竟相比于海洋这种让赛西塞利安殿下渴望的东西,能万众一心,能众志成城,所有人都渴望的东西,公主说不定更现实一些。

    “军魂,不过是将意志彻底具现化的一种现象而已,而军魂军团之所以能持之以恒的诞生军魂,只是因为自身也信奉,也执行着某种信念,并且背后有着一种更为庞大且近似的信念支持。”卡贝奇轻声的自语道,他不知道他父亲当年告诉他的东西是否正确,但就卡贝奇的观察而言,应该偏差不远。

    如果依着这种思维去思考的话,现在的帝国权杖应该是没有发挥出来极限的威力,因为和其他军魂不同,帝国权杖恐怕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大月氏信念解放器,不过当卡贝奇拉着那些原旨党离开之后,帝国权杖恐怕永远用不出来的极限效果了。

    【赛西殿下,您当年截取的大月氏共有的信念到底是什么呢?】卡贝奇提着长枪朝着东方前行,脑中不由自主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可接近五十年的岁月,已经掩盖了一切。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