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三章 争口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使臣回来的时候就在营门口遇到了陈宫,而这个时候王楷也不装自己是无名小卒了,对着陈宫一拱手。

    “看来成了。”陈宫笑着对王楷说道。

    “我觉得离间计未必能成,但北贵对于郡主的兴趣非常大。”王楷摇了摇头说道,“不若将郡主嫁于北贵将校,分裂北贵如何?”

    “我也没说离间计成了啊,我其实就是逗曹孟德而已。”陈宫撇了撇嘴说道,“巴拉克什么态度?”

    “拒绝了,但我认为这种拒绝并不是发自内心。”王楷摇了摇头说道,“其麾下的将校,倒是非常主动,我离开之时,有数名将校暗示于我,希望我在等等,他们必然说服巴拉克迎娶清河郡主。”

    “和我猜的差不多。”陈宫叹了口气说道,“人争一口气啊,大月氏的那口气就是公主,我盯着大月氏看了四年,没弄明白其中原因,但我知道大月氏没办法拒绝。”

    “曹公什么想法?”王楷一挑眉说道,这个时候他还能不明白陈宫的意思,这货压根就是故意的。

    “北贵的将校能撬翻巴拉克,强行将对方裹挟,来个民心所向,曹孟德还能拒绝我们?再说这么大的一块肉,曹孟德就算是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也忍不住的。”陈宫摆了摆手,然后朝着军营走去。

    很快巴拉克那边就派遣了一名优秀的使臣过来求娶清河郡主。

    “娶清河郡主?”正在吃中午饭的曹操,馒头直接掉在几案上了。

    “是的,对方派人来求娶族妹。”夏侯霸也有些懵,不是说好离间计吗?怎么突然族妹嫁人了。

    曹操狐疑的看了看依旧在那里埋头吃饭,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陈宫,这么简单的离间计北贵都看不出来吗?居然还敢来求亲,我曹操倒是敢嫁,你真的敢娶吗?怕是我女儿还没嫁过去,你就被后方的人拿下了吧,这是色令智昏?

    程昱也是一头雾水,没明白北贵是什么情况,不由自主的看向还在那里埋头吃饭的陈宫,这算什么?巴拉克自己想找死吗?

    “让他进来。”曹操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决定先撤了午饭,请对方的使臣进来,而后艾索特带着联名国书呈递给曹操。

    看着国书上面七个依旧留有内气痕迹的指印,以及下面的官职职位,外加下面一堆签名的人员职位,曹操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可怕,巴拉克的能力强也就罢了,军心居然这么可怕。

    四个分区指挥,一个中央战备指挥,二十二个军团长及其副将,七十三位牙将居然在这份巴拉克写的求娶清河郡主的国书上签字,按下手印,表示同意巴拉克迎娶汉室郡主。

    面对这种情况,曹操扪心自问,这种人真的能被离间吗?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就算是有人怀疑,整个集团军上下都认同这样的一位统帅,其他人的怀疑,真的能在战争年间动摇他的位置吗?

    能拿下巴拉克的只有韦苏提婆一世,离间计就算是让卡皮尔心生了怀疑,卡皮尔也动不了巴拉克,甚至连动乱的资本都没有。

    实际上曹操已经想歪了,巴拉克之所以要搞联名只是为了确定谁能在自己投汉室的时候,一同跟随,也同样是为了让汉室感受到清河郡主嫁我肯定不亏,只要嫁我,集团军加坎大哈白送。

    当然这个倒不是巴拉克想出来的,而是卡贝奇想出来了,巴拉克本身是想拒绝的,他不太想暴露自己想娶郡主,外加跳反汉室的想法,毕竟这个想法在巴拉克看来并不好,只是郡主吸引力太大。

    外加巴拉克也觉得自己最好不要暴露这个想法,万一被其他不认同的人知道了,自己就会很麻烦。

    结果卡贝奇拿着联名书去找一个个的谈,这群人的手下基本都是山里娃,大局观本身连区域指挥都不如,外加还都是靠着祖上传承下来的信念支撑,听说老大要娶清河郡主,签,不签不是人!

    谁敢阻拦巴拉克统帅娶清河郡主,谁就北贵的敌人,身为大月氏的后裔,活着就是为了娶公主。

    于是四个片区指挥下的将校都拍着胸脯当场签了,表示迎亲的时候绝对不能少了我,一辈子没见过汉室郡主,成一抔黄土之前一定要见一次,错过了这次机会,天知道下一次是不是自己就死了。

    可以说巴拉克麾下的军团,除了狄法纳的中央战备指挥下辖的部分将校对于这个联名有些不满以外,其他人都表示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见到如此盛事,没说的,巴拉克统帅,上吧!

    至于狄法纳手下那些不识天数的乱党,除了一个内气离体的强者有教育价值,其他的都因为蠢,而死于叛乱。

    没错,记录这件事的人就直接记录了一个这群人被南贵所蛊惑,发动了叛乱,好在卡贝奇将军有先见之明,在其秘议的时候将之击杀。

    卡贝奇拿着联名书递交给巴拉克的时候,巴拉克都愣住,然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他再一次庆幸自己遵从了自身的欲望,否则就现在这种情况,麾下别说是骨干了,精英都是公主党,迟早完蛋!

    完成了这一步之后,原本打算执行潜伏计划的巴拉克,直接上岸了,化作海豹上岸暴晒。

    这还用隐藏,这还用演戏?

    原本想着到时候靠着自己手下五个骨干,以及一些精英朝着那几个禁卫军的头头,外加卡皮尔隐瞒一下自己的真实想法,结果现在,隐瞒的意义何在,整个坎大哈,现在就是剧组,陪卡皮尔演戏就是了!

    卡皮尔要愿意最好,大不了双方一拍两散,看在昔日交情上,巴拉克不会对卡皮尔出手。

    可卡皮尔要是不识数,还要瞎搞,没说的,大义灭亲!

    生出这种想法之后,巴拉克悟了,这才是他们大月氏正常的打开模式,人活着就是为了公主,装什么装,释放自己内心的欲望,压制自身的欲望有何意义?

    忠诚在汉室公主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巴拉克果断上岸化作海豹,到处暴晒,然而老实的大月氏原旨党,还不停地恭喜巴拉克。

    “后撤了三十里?”曹操看着递交过来的国书,愣了愣神,也亏巴拉克有假节钺,否则国书是真没有了。

    “是的,巴拉克将军非常有诚意的后撤了三十里,从今日起我们双方可以进入无限期停战,直至郡主抵达。”艾索特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对着曹操说道。

    曹操愣了愣神,终于从离间计的死胡同里面转出来了,这不对味啊,什么叫做从现在可以无限期停战,直至郡主抵达。

    如果真要娶他女儿的话,这节奏不对啊,他们是交战方啊。

    曹操又不是真傻,绕了一圈勉强绕出来之后,诡异的看了一眼还在喝茶的陈宫。

    “陈公台,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曹操不知道该说是惊喜,还是该说是惊吓的语气对陈宫传音道。

    “送给你的礼物,北贵一个军团总指挥,五个片区指挥,十几个内气离体,十六万青壮正卒,送给你的礼物,要不?”陈宫端起茶杯吹了吹,一副随意的口吻。

    曹操被雷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完全没有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陈宫说话一贯是有的放矢,哪怕和曹操合不来,但绝对不会在大事上坑曹操,也就是巴拉克投了?

    可曹操现在连巴拉克为什么投了都不知道,能不让他慌吗?

    “你应下,你女儿过来之后,巴拉克就会投的。”陈宫可能也是看到了曹操眉宇间因为完全弄不懂局势的慌乱之色了,于是随口解释道,虽说这种解释完全不能解决问题。

    “可也。”曹操虽说弄不明白内中原因,但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一个馅饼,不吃的话,那就不是曹操了。

    “感谢曹公理解。”艾索特恭敬的开口说道,“不知郡主现在身在何处,我方又需要备下哪些礼物。”

    “清河郡主尚且还在长安。”曹操给了陈宫一个眼神,你的锅你来解决,而陈宫也当仁不让的站起来开口解释道,“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定例:天子一年,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不知道巴拉克将军娶清河郡主何期?”

    艾索特表示理解,“半年即可,还请将军允许我军派人随同汉室一同前往长安迎接郡主。”

    大月氏用的也是汉制,而且越是原旨党越重视这个,更何况对于原旨党来说他们娶得就不是公主,而是颜面,尊严。

    要是就那么接过来还有什么意义,要的就是风光,要的就是脸面,从长安一路迎送过来,最好再从乌孙过一趟,这才是大月氏原旨党眼中的娶公主!

    要不是怕汉室心生忌惮,艾索特都想表示我们派八万正规军前去迎接,这样才够隆重,当年乌孙迎娶的时候才几千人,我们要的就是气场,要的就是这种风光,人啊,就争着一口气!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