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三章 你将这叫叛乱?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原旨党大胜利,大致就是如此,巴拉克最后也屈服在了大月氏百年传承下来的信念上,没办法,没这种信念,从生到死都在这种除了山就是山的地方磨炼自己,早疯了。

    或者更应该说,大月氏的原旨党这么多年下来已经疯了,汉室的公主近乎都成了他们一直在山区里面坚持下去的信念了。

    所有人欢呼,而巴拉克感觉到对不起韦苏提婆一世的同时,内心深处又难免有些窃喜,毕竟汉室想要将清河郡主下嫁给自己,祖辈百年的渴求,最后居然在自己的手中实现了。

    生出这种想法之后,巴拉克突然觉得卡贝奇说的很对,身为北贵的成员,娶公主才是人生的巅峰,大贵族身份,边军统帅,韦苏提婆一世信任的统帅什么的,貌似都不重要。

    【抱歉了,陛下,我其实是拒绝的,但是手下人将我绑架了,如果汉室真的愿意下嫁郡主的话……】巴拉克略有愧疚的想到,但是想起来汉室真的要下嫁给自己一个郡主,【将心比心,我觉得换您的话,也会同意的。】

    北贵不存在不渴望汉室公主的成员,最多是程度深浅的问题,诸如坎贝奇,贝洛纳这种原旨党,属于那种国家都只是我们为了迎娶公主的台阶,只要公主能嫁过来,台阶不要了也没什么。

    至于狄法纳能稍微好点,毕竟接触的繁华多一些,至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国家思维,稍微会考虑一下国家的利益,还知道脱了铠甲去投汉室,不会像卡贝奇这种原旨党,只要公主嫁过来,军队都可以投靠。

    再之后就是韦苏提婆一世这些真正北贵的统治阶层,他们虽说也很希望尚公主,但公主于他们而言是小于这个国家,他们迎娶公主的目的更多是为了实现祖上未曾完成的伟业,更大的扩充帝国根基。

    巴拉克其实是原旨党,实际上北贵常年在山区的那些人,都是靠近原旨党的,因为他们需要一种信念,一种支柱,维持他们这种年复一年,永远没有尽头的训练。

    这其实也是北贵内部分裂势力的诱因,对于原旨党来说,和南贵死磕的意义真的没有兵出西域再问一遍“听闻汉家有绝色,我王越岭求娶之”更让他们激动。

    当初韦苏提婆一世在白沙瓦的朝堂吼出派使节前往汉室,求娶公主,原本混日子的北贵从上到下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精气神十足的时候,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

    “回撤吧,后退三十里,就地固守吧。”巴拉克看着群魔乱舞的手下摆了摆手说道,“减少和汉室的冲突。”

    “卡皮尔那边怎么办?”坎兰德询问道,这是一个狠人,之前还在阻拦卡贝奇,但真当巴拉克点头之后,坎兰德关注的方向瞬间出现了变化,而且眼中的恶意直接没有遮掩。

    “通知他们吧。”巴拉克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道,实际上这已经是一个试探了,如果卡皮尔收到通知还继续的话,那就说明对方跟他们不是一路人,至少不是原旨党了。

    卡贝奇闻言高声欢呼,而巴拉克则是拍了拍手,“回去稳定一下军心,管好自己的亲卫,别乱传,也别乱说。”

    几个片区下辖的军团长对视了一眼皆是点了点头,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一方面疏忽的。

    “将军需要将您家人从白沙瓦迁出来吗?”坎兰德将其他人打发走了之后,只留下四个片区指挥和刚刚赶回来的狄法纳,然后认真的询问道,说实话,一旦主动从白沙瓦将家人迁走,那就不可能回头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狄法纳一脸不解的说道,“怎么突然要从白沙瓦将将军的家人迁出来?”

    “将军准备娶汉室的郡主了。”第三防区军团长艾索特瞟了一眼狄法纳说道,“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完了,我的郡主没了。”狄法纳闻言登时捂着心脏说道,“我好不容易说服了汉使,表示只要郡主嫁给我,我帮他拿下你们四个,汉使听说你们四个都是内气离体,而且都是片区军团长,都点头了。”

    “……”巴拉克鄙夷的看了一眼狄法纳,放之前这种不忠贞的手下,巴拉克就算是现在不收拾,接下来也会逐渐送去坐冷板凳,可现在大哥不说二哥,大家都是原旨党,为了公主奋斗吧!

    反倒卡贝奇、坎兰德、艾索特、贝洛纳四个家伙很默契的看了一眼狄法纳,这才是正经的大月氏后裔啊。

    其实狄法纳并不是原旨党,只是这家伙很聪明,听到坎兰德说是要从白沙瓦将巴拉克的家人迁出来就明白了情况。

    又看了看卡贝奇、坎兰德、艾索特、贝洛纳四人的神色,狄法纳瞬间明白,这都说不上是叛乱了,还有啥说的,投了投了,娶不上公主,能看看也不亏啊,至少一饱眼福啊。

    北贵还能真有对公主没有兴趣的人了?不存在的。

    于是狄法纳也果断上船,这还有选择吗?不,应该说,这还用选择吗?军团总指挥,四个片区指挥加一个中军战备指挥,这叫叛乱?搞不好不同意投的才是叛乱吧。

    “你们四个该不会也都是这个想法吧。”巴拉克看着周围的五个骨干,突然询问了一句。

    这五个都是巴拉克手下的骨干统帅,麾下士卒也属于在接下来只要不出现团灭危机,就能迅速晋升为双天赋的精锐军团,外加五个军团长全都是内气离体,而且随着天地精气的回升,基本都能拥有心象。

    这些人属于北贵之中资质非常好的那批,实际上贵霜原旨党反倒更容易出心象,可能是因为这些人够单纯,信念也够明确,能熬得住寂寞年复一年的在山区磨炼自身,没有被花花世界所侵染。

    “娶公主不是我们大月氏人传承久远的信念吗?”卡贝奇认真的说道,“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就是如此!”

    “五代人一直的渴望,看到了希望不出手的话,我等也就不是大月氏人了,所谓的忠诚只是因为没有见到公主。”艾索特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父若在此,绝对不会否认我的选择。”

    “公主是我等五代的信念,是我等百年的渴求,是我等的尊严和梦想!”贝洛纳说这话的时候无比的认真,神情颇为肃穆,这一刻那种积攒在内心一直无法贯穿的信念直接转化为心象笼罩了在场几人。

    强烈而璀璨的信念扭曲着周围的环境,结合天地精气,以及内心的觉悟形成了贝洛纳的心象——心之渴望!

    狄法纳沉默的看着这么一幕,他知道,自己真的不用下这艘船了,巴拉克不上船,这群人就敢将巴拉克丢下去,自己开船走人了。

    “哈哈哈,我的心象都在承认我的话。”贝洛纳大笑道。

    “身为大月氏后裔,活着就是为了汉室公主!”坎兰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唔,难道我还不够坚定啊?为什么我没诞生心象!”

    “不,你不够坚定。”贝洛纳否定道,“像我就成功了。”

    “你啥心象?”卡贝奇好奇的询问道。

    卡贝奇在此之前是巴拉克五个骨干中唯一一个诞生心象的年轻将帅,没想到贝洛纳居然会因为这种信念诞生心象,作为一个原旨党之中的原旨党,卡贝奇觉得贝洛纳应该是自己的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纯意志类型的,将内心的渴求转化为真实不虚的实力。”贝洛纳的信念很纯粹,就是汉室公主,这种渴求最后被转化为心象了,故而贝洛纳都不用测试就知道这是什么能力。

    “好兄弟,到时候我们一起。”卡贝奇竖了一根大拇指。

    巴拉克则是心下暗叹,他发觉自己还好是想通了,滚回了原旨党的势力之中,否则的话,自己迟早得完蛋,麾下骨干全是公主党。

    “做好去白沙瓦接人的准备,将狄法纳和古玛拉的家人也接过来,和汉室接洽吧。”巴拉克果断不准备回头,直接从后方将家人接过来是个人都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做了之后,也就不用回头了。

    狄法纳点了点头,都现在这局面了,他也不用想下船了,他要敢有其他的想法,他肯定会完蛋,死因还会是他狄法纳叛乱。

    没错,狄法纳去告密的话,肯定是狄法纳叛乱啊,毕竟北贵这边现在上下一心,打算娶公主了,而且这还是大月氏百年支柱信念,在这种情况下狄法纳阻拦,那肯定是狄法纳叛乱啊!

    【得,一起算了。】狄法纳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仔细想想的话,这算叛乱吗?好像不算啊,老实说的话,卡贝奇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其实是在正本清源,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不就应该是娶公主吗?建立贵霜,成就帝国本质上就是兼职副业啊。】

    另一边曹操完全不知道他的离间计彻底歪了,如果早知道的话,他肯定将自己的长女,清河郡主曹婉带在身边,而不是留在长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